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卧夫
卧夫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59,087
  • 关注人气:4,607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世上有几多人挣扎在圈套当中?

(2011-01-18 16:03:08)
标签:

上帝

圈套

木头

情感

分类: 也许是诗

  严以律人,宽以待己,这是人的习性。可是,如果做到宽以待人,多宽的心胸最合时宜?如果严以律己,会不会让自己喘不过气来?其实,这些都是我们给自己或别人设的圈套。
  虽然上帝让我们看不见摸不着,虽然上帝给我们虚构的每个早晨都有漏洞,但是上帝比人心可靠。上帝不会戏弄我们,不会蒙蔽我们,更不会伤害我们,上帝也绝不会更改爱我们的初衷。上帝还会告诉我们:谁爱谁有几分,太平洋有多深。
  上帝的伟大之处,是让我们感知、拒绝或者接受某些圈套,尽管我们经常身不由己。

 

世上有几多人挣扎在圈套当中?
 

  我终于可以踏踏实实写这首诗了
  
  (一)
  
  刚才我还以为我装哭的时候把自己哭死了
  为此,我在深夜和凌晨的缝隙里
  血淋淋地挖好了一个洞
  准备安放自己。因为我一直都没忘我地热爱过我
  弄丢了一条围巾,我不想找回来了
  这是一种克制。决心把字写在别的水上
  如果找不到水我就信口开河
  你知道我不喜欢排队去买东西
  宁可到郊外去挖野菜
  不过,我终于可以踏踏实实写这首诗了
  
  (二)
  
  不要吵醒我,我在梦里
  一左一右拥着两个女生。我们去吃东西
  我听见你在喊我
  你说:狼,快过来陪我的客人喝酒
  当我们走进包间,你却打开窗户跳了出去
  你把我吓一跳。仔细一看
  你跳的是一楼,根本就摔不疼
  我想带着两个女生扬长而去
  你在美容院门前望着我们
  你面无表情。你刚给自己做完美容
  
  (三)
  
  我和你在一张床上睡觉
  房间哗哗漏雨,并塌了一面墙
  另一个女子满脸幽怨地砌那面墙
  后来我和你偷偷逃走
  被几个日本兵持枪追赶
  我们没走康庄大道,选择了一条山路
  却被军犬发现,他们跟踪过来
  我们登上山顶,山的那边是我的家乡
  我说:这回就不怕了
  我有很多朋友可以帮助我们


          2011/01/18/零点时分/卧夫制造

世上有几多人挣扎在圈套当中?

 

  上帝虚构的每个早晨都有漏洞
  
  (一)
  
  我应该没有资格相信疼痛
  那些明显的钉子,就钉在我的左肋
  我听到了腐朽的声音
  那声音出自大街小巷
  和死胡同。溢出来的泥水已经弄脏了台阶
  我背着我的尸体与我失散多日
  甚至找不着哭的地方
  饼干和秤砣本来也能填饱肚子
  可我不喜欢这种充饥方式
  而且我想喝水
  
  (二)
  
  天气还是以前的样子
  过的桥经常是独木桥
  你可以不读我的诗了。以前你已经读过
  为此,你还勤奋地爱上了我。你要记住
  鞋子是你自己弄丢的呀!今后你可要小心
  上帝虚构的每个早晨都有漏洞
  蚂蚁上树的时候忘了可以看得更远
  8848本来是一座山的高度,中间塞进一个字母
  我不会再艰苦卓绝地去种玫瑰
  或许和女妖下几盘中国象棋
  
          2011/01/05/卧夫制造

世上有几多人挣扎在圈套当中?

 

  圈套
  
  太阳又出来了,这种感觉突然很好
  而且我疯狂地爱上了我给自己设的这个的圈套
  而且我钻进了圈套里等待两种结果
  一是像狗一样被人牵着
  一是把自己吊死。炉火在我梦里越烧越旺
  猪们在其它地方哼着流行歌曲
  为了把沧桑写在脸上,我挣扎了好几十年
  今天早晨7:23分,只有心在跳动
  花盆里的植物渴死了好几种
  上帝告诉我,你刚刚把自己感动了一点点
  
  上帝告诉我,我果然是给自己设了圈套
  上帝还告诉我,灰喜鹊偶尔去向不明
  上帝总是告诉我们许多事情
  唯独不知道我不喜欢数学和外语
  我甚至想把我藏起来
  直到我自己都找不着我藏在什么地方了
  天上的鸟群呵你停一停,给我一根羽毛好不好
  玻璃外面,过客来去匆匆
  也许你可以远行。我将在圈套里
  死心塌地为你祝福

          2011/1/12/晨/卧夫制造

世上有几多人挣扎在圈套当中?

 

  几种幻想
  
  我曾幻想能找到一份看大门的工作
  门里是一位女诗人的单位
  我幻想没有翅膀我也能飞起来
  我要高谈阔论:狗如果戴上帽子
  比不戴帽子的狗更像职业流氓
  我还幻想我能遇见但丁
  我告诉他有些诗人往自己身上埋了厚厚的土
  并在土里伸出五指,与拾荒者猜拳行令
  我幻想人民警察如果习惯于面带微笑该有多好
  我幻想是否还有谁敢大声说话
  
  我生病的时候,你总不能让我不难受吧
  我难受的时候,你总不能限制我呻吟吧
  可我这个中国病人理想小得只想告诉别人
  我为什么呻吟
  面对南墙,我一步一步后退,一直退到床上
  我掉的那颗牙没咽进肚子里
  而是丢在地上找不着了
  通过幻想,我打垮了一部分假设的敌人
  直到弹尽粮绝
  我才回到人间


          2010/12/13/于香港/卧夫制造


世上有几多人挣扎在圈套当中?

 

   木头以前是树
  
  木头以前是一棵小树
  后来被砍成了木头
  树被砍成木头的时候没流过血
  但疼痛过。木头因此动了感情
  木头是想提醒那些革命战士不要慌不择路
  不要相信木已成舟
  更不要过河拆桥
  木头亲历了鸟语花香
  被制成了旗杆、担架或武器
  
  木头曾经是树,如今流尽了所有的口水
  躺在诗歌旁边复习一种颤栗
  木头知道庙里的和尚是花和尚
  风向说变就变
  在刀刃上舞蹈,真的不是很好玩的游戏
  木头,偶尔也怀念自己是树的时候
  怀念那种对脚下的土地有滋有味的信赖
  附近的河穷得只剩下了河床
  上游被截流
  木头可能没有机会浮起来了
 

                2011.01.09.于燕郊

世上有几多人挣扎在圈套当中?

 

  不为瓦全
  
  我在鱼缸里挖出几双筷子,和稿纸
  然后,把一块圆形的石头奉为至宝
  海子说:把石头还给石头
  可我总是想起麦子。那绝望的麦子呵
  你的墓地种满了别人的树
  前些时候,诗人还是诗人
  和尚都懂礼貌,而不是破门而入
  如今就不同了
  淋雨的人找到了淋雨的理由
  醉酒的人找到了醉酒的理由
  
  我往海边的烛光吹了一口仙气
  对一些摇旗呐喊的男女冷笑几声
  听说,海水哗啦一下就能被导演成碎玻璃
  可我分明看见更多的动物最想说普通话
  幸福的海子呀,你是多么幸运
  不管三七二十一
  还可以不关心天下的乌鸦穿的都是什么衣裳
  我擦完鼻涕,把一页诗稿撕裂的时候咬牙切齿
  不为玉碎
  不为瓦全
  
          2010/04/05/于安徽怀宁,为海子扫墓期间

我的更多文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