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青春,在创业中闪光

(2015-05-01 16:14:39)
标签:

教育

it

创新

分类: 光阴故事

    而今是“大众创新,万众创业”的时代,而我,作为一个曾经在母校的怀抱里创业失败的中年人,只能作为一个旁观者,看着自己的学生们在创业的大潮中纵横驰骋,为他们鼓掌喝彩。哈工大的计算机从来都是全国前五,而且工科色彩很重,却始终没有一个以领先的核心技术为基础的哈工大自主品牌的高科技IT企业,这是哈工大人的遗憾。同时,哈工大计算机学院的校友在各大企业里做总工的很多,相对而言,自己创业做老总的不多,在互联网领域里尤其如此。


    本文是笔者借五一假日之闲,从老师的角度,介绍10余位我实验室毕业生的创业历程,他们有的创业多年,有的刚刚起步,有的侧重技术发明,有的侧重商业模式的创新,前进的路线不尽相同,但都在各自的道路上满怀激情地奋斗,谱写着一曲曲互联网时代的青春之歌。我由衷地为他们感到骄傲,又经常有作为师长的下意识的担忧,在这么激烈的瞬息万变的市场竞争下,当年的那些稚嫩的20岁上下的毛头小伙儿,他们行吗?


1. 王震、陈儒、高立琦(微众)

 

    2003年,我在哈工大校内各学生们做了一次演讲,谈IT行业的发展,会后有一个大三的学生走过来向我问了几个问题,问的是什么,我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都很难回答,其深度超出了他的年龄范围,其独立思考挑战师长的勇气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我立即邀请他加入我实验室,并在空间很紧张的情况下给他提供了一个独立的座位,他就是王震。大学期间他交游广阔,思路新奇,经常口若悬河地给小伙伴们讲他的新见闻、新想法,那时的他已经下定了创业的决心。

    2004年,硕士二年级的陈儒跟我一起作为乙方去参加一个课题验收会,甲方只允许我方派一个人进入测试现场,陈儒独自进去了,作为老师,我在外边如坐针毡,两个小时后,测试结束,完美通过。2002年的夏天,在一个阶梯教室里,车万翔向我介绍了一个大一的脸上长着青春痘的高个子东北男生,他叫高立琦。

 

    2012年,微众公司成立,王震、陈儒、高立琦开启了新的征程,公司的主攻方向锁定为“社会化媒体微营销“。王震的嘴角上永远挂着微笑,每次见面他都会滔滔不绝地讲述微营销的远大前景,尽管至今我仍然搞不清他到底要做什么,但我隐约地认同微众的商业模式是可以对竞价排名产生颠覆式效应的,可能投资人也相信了这一点,所以清科、鼎辉先后投资微众,微众的队伍不断壮大,市场不断拓展。王震很忙,但他是一个内心非常坚强沉稳的人,作为一个创业企业的CEO,他扛着巨大的压力,但很少见到他有情绪的起伏,这种定力和静气让我这个40多岁的老男人自叹弗如。

 

    陈儒是一个技术奇才,一双闪亮的大眼睛透着聪明,他每天买纸板报纸,酷爱看书,他的工作台上电脑两边都摞着很高的书,他的脑袋就埋在书里。他有洁癖,洁癖也体现在他干净的代码中,他在创业之余还写了一本书《Python源码剖析-深度探索动态语言核心技术》(陈儒著),在电子工业出版社出版。高立琦大学一年级就进入我们实验室,本科期间的学习成绩是哈工大同年级400多人中的前10名,高大帅气,谦和有礼的立琦一直是老师们心目中的好学生、乖学生,但他骨子里藏着莫大的勇气和执着,这份勇气和执着使他在硕士毕业后放弃出国深造的机会,拒绝大公司的诱惑(他曾受到一位互联网名人的青睐),投身创业。

 

    微众成立三年来,从理念到应用,从技术到产品,从团队建设到对外宣传,做得有声有色,得到了业界的认可,成为小米、中国好声音等知名品牌的微营销技术平台提供商,2014年微众被评为当年中国最具投资价值企业50强,王震还当选了北京市软件行业协会执行会长。微众的口号越来越响:为好产品代言。

 

    当年的大学生,80后,而今已经是30多岁的成熟的创业者,他们走过无数艰辛:王震,在资金多次断流彻夜难眠的夜晚;陈儒,在无数次辞别江南的家人踏上的开往北京的夜车上;立琦,在带领研发团队鏖战一夜终于排除系统故障的黎明。他们还在路上,在通往成功的路上,但经过暴风雨洗礼的天空,已格外晴朗。

 

2. 刘桂平、张文斌(本邦)

 

    今天早晨,看到刘桂平和张文斌发的朋友圈,本邦科技入住中关村软件园了,从辉煌国际到中关村软件园,只有几步之遥,却也需要积年的努力。

 

    2005年,刘桂平来找我读研时对我说:“老师,我只花了1/3的时间用于学习,就获得了保研资格”,这样的自我推销让我无法拒绝。桂平精明干练,讲义气善交往,具有超强的执行力。2008年,他组织的实验室新年联欢会非常成功,其形式比以往有天翻地覆的变化,小品、乐器、舞蹈、游戏五花八门,整个一个小春晚,结束时全体师生合唱《相亲相爱一家人》,不少人泪花闪动,桂平的组织力由此可见一斑。

 

    张文斌身材魁梧硬朗,技术扎实而勤于探索,他从腾讯辞职加入本邦,成为技术合伙人,使桂平如虎添翼。而今,他们正专注于移动互联网通讯录社交产品的研发,这也是我没有完全听懂的大招啊,正在进行A轮融资,看到这里的投资人可以关注一下。

 

3. 孙宇、罗磊(快仓科技)

 

    孙宇和罗磊都来自哈工大软件学院,都在搜狗工作过,都瘦削、高挑而帅气。我原本是没有想到孙宇会创业的,但后来发现他把北京的家里都安上多台服务器布置成工作室了,知道他对技术有发自内心的热爱,不久后就听说他在上海与人合伙创办了快仓科技,做仓库机器人了,用术语说是“自动化仓储分拣系统解决方案”。再后来,师弟罗磊也去了,罗磊对技术有同样的狂热,而且罗磊口中无虚言,在实验室里他如果不同意我的观点,是会当面指出的,不会因为他只是一个小硕而有什么顾忌。

 

    2015年实验室新年联欢,毕业生们纷纷从外地发来贺岁视频。快仓最出彩儿,视频中孙宇、罗磊身着统一的工作服,脚踏仓库搬运机器人(有点儿像滑板车)从仓库的集装箱之间穿梭而出,一段拜年话儿说得温暖洒脱,继而机器人开始自己表演,自动地把集装箱一个个推送到指定位置。在机器人时代已经来临的今天,快仓那彪悍的未来已经无需解释。

 

4. 王彪、汪卓民、刘飞(小矮人科技、嘟嘟美甲)

 

    2010年,帅哥王彪从威海分校来到实验室读研,他过人的综合素质很快引起了我的注意。他注定不是一个程序员,尽管到硕士毕业时他的论文写得很好,而且他对技术的兴趣之高甚至偶尔萌发读博的冲动,但他的文艺范儿明显掩盖了他理工男的一面,他领衔主演了实验室第一部小电影《牵手》,作为主人公的王彪在剧中叫“阿彪”,先后与三个师妹擦出爱情的火花,表演自然流畅,不温不火,校园实景轻幽默,自嘲之余还不忘吐槽实验室每月给硕士的补助只有二百五。

 

    那时实验室已经成立10年,我有一个醒悟,不能只培养“规格严格,功夫到家
”(哈工大校训)的工程师,要根据学生的性格、志向分类培养。我把硕士生分成学术型、工程型和管理型三类,各占1/3,学术型是要读博士当教授的,工程型要有扎实的软件开发能力,管理型要喜欢与人打交道,将来做产品经理,创业,或者从政。王彪明显是管理型,研究生二年级,我破例把他推荐到小米公司去实习,2012年王彪硕士毕业正式加入小米,2014年在小米产品经理的位置上工作不到两年,却已得到了充分的历练,带领60多人的团队。此时,我劝他出来创业,他毅然放弃了小米的期权(注意,小米如果上市,那是怎样的想象空间),与师弟汪卓民等开始了创业,主题是美甲O2O。

 

    王彪是85后,汪卓民是90后。汪卓民的绰号叫汪小胖,以至于我经常想不起他的大名。他生得眉分八彩目如朗星,体态微丰故名小胖,其思想之成熟,处事之机敏,意志之坚决是大幅度超越同龄人的,他是天生的创业者。大四,他一边跟我做毕业设计,一边儿在校园内创业,做送餐O2O,创业非常忙碌,但他每天一回到实验室,就能够静下心来写毕设的程序,而且他的毕业论文做得比其他不少同学还好。毕业后,按照父母的意愿,他去一所大学的管理学院读硕士,我力劝其辍学创业,经过半年的犹豫,他终于说服父母开启了本来就属于他的创业人生。

 

    刘飞是典型的文艺青年,在实验室的联欢会上穿长衫说传统相声,他毕业后先在锤子做产品经理,继而找师兄们创业去了。

 

    2014年10月,他们创业只四个月,即获得红杉领投的千万美元的资金,消息传来,让我这个当老师的又欣喜,又慨叹。欣喜自不必言,慨叹的是:一代更比一代强,我当时对什么叫O2O都没搞清楚,他们就快速起步了,而且在多个城市疾风暴雨似的铺开。当然,快速起步的背后是高强度的工作,经常会看到他们在朋友圈晒出的集体工作照,时间是凌晨2点前后。

 

    他们的公司起步阶段是七个小伙子,公司名叫“小矮人科技”,为白雪公主(美甲客户)服务,产品名“嘟嘟美甲”,这一系列名字散发着年轻人草根化、娱乐化的味道,很容易赢得客户的心。互联网+的浪潮滚滚而来,不断地冲击、梳理着传统行业,在美甲这个切入点做深做透之后,他们还会向哪个领域进军呢?

 

5. 刘龙(水木辉煌)

 

    刘龙是条西北汉子,老家在延安,我不曾设想过他独立创业,但如今他踏上了征途。刘龙并不喜欢高谈快论,但他的果决踏实执着是无人出其右的,大学时可以每天跑万米。刘龙义气深重,他的部下总是紧密地团结在他的周围。刘龙勤于思考,善于思考,对行业动态与趋势有自己独立的见解。

 

    他在做什么,我还没搞清楚,但我坚信他要做的事儿,一定能做到底。老刘家的一条龙,加油!

 

6. 张一博(牛电科技)

 

    张一博,这哥们太酷了。大学时自己搞了一个乐队,唱歌、弹吉他都是顶级的,极具男人魅力。打篮球是院队儿主力,学院联赛中是最有价值球员(MVP),业余时间还考了个国家一级篮球裁判。大家出去郊游,他一个人烤羊肉串给全体吃,手艺相当不错。

 

    我一看这伙计肯定不是写代码的料了,研二送给我的朋友,小米副总黎万强,跟着阿黎搞市场,两年多的时间,在小米不分昼夜地奋战,迅速成长。最近阿黎亲口对我说:一博是A级人才!

 

    最近,张一博加入了李一男的牛电科技,成为第三号合伙人,市场副总裁。李一男是什么人?当年的华为少帅,任正非最赏识的青年掌门,后来的百度CTO,怎么能找一个硕士毕业不到三年的人做合伙人?是不是太轻率了?值得怀疑,呵呵。

 

    我实验室还有多位加盟创业企业的毕业生,我了解得不够清楚,在此权且略去不表。


    当今的互联网大佬们,都是我的同龄人:70后。如果再过10年,仍然是这批人以互联网教父的身份对80后、90后指点创业之路,则将表明互联网的发展速度已经减缓。经过前辈们的积累,新一代青年的互联网创业平台已今非昔比,你们赶上了属于你们“大时代”。时代的潮流呼唤着80后、90后,乃至00后的快速成长,而我所看到的青年们的进步足以让我瞠目叹羡,你们的青春如此耀眼,好好珍惜!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