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证券律师
证券律师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3,734
  • 关注人气: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汪亮解诉国家体彩中心500万元彩票弃奖纠纷案代理词

(2008-06-19 10:33:05)
标签:

法律

彩民

民事合同

体育彩票

汪亮解

北京市

分类: 法律文书
            汪亮解诉体彩中心500万元彩票纠纷案代理词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

    北京市炜衡律师事务所接受汪亮解的委托,指派刘金海、杨航远律师作为汪亮解诉国家体育总局体育彩票管理中心和北京市体育彩票管理中心一案原告汪亮解的代理人,出庭参加诉讼。代理人认真研究了案情,现在依法发表意见如下:

   一、原告汪亮解是全国联网体育彩票第07087期“七星彩”特等奖的得主,是体育彩票“28天兑奖期限规则”的利害关系人

    在法庭调查阶段,原告向法庭出示了全国联网体育彩票“七星彩”第07087期号码为“0 3 5 2 6 1 1”的体育彩票和2007年9月11日的《假日休闲报》。由于体育彩票是无记名的,依照无记名彩票“谁持有即归谁所有”的原则,即证明汪亮解向体育彩票发行机构购买了该彩票,是该彩票的所有权人,享有基于该彩票产生的包括兑奖在内的所有权利。第二份证据表明原告购买的号码为“0 3 5 2 6 1 1”的体育彩票中得了第07087期特等奖。

    这两份证据证明:被告关于兑奖期限28天的规定损害了原告汪亮解的合法权利,原告有权向人民法院提出该条款无效的诉求。

    二、被告在体育彩票上印制的“本彩票以当期开奖次日起28天为兑奖期,逾期不再予以兑奖”的条款无效      

   (一)彩票合同是民事合同,合同主体双方法律地位完全平等。
    彩票发行人虽有政府的行政背景,但在彩票合同法律关系中,基于民事合同当事人各方法律地位完全平等的固有法律性质,发行人不应具有管理者的身份,他也只是一个普通的民事主体,与彩民的法律地位完全对等。  
     (二)彩票合同是格式合同,法律赋予格式合同提供方更多义务以避免利益失衡。

    格式条款是指合同当事人为了重复使用而预先拟定,并在订立合同时未与对方协商的条款。包含有格式条款的合同为格式合同。

    体育彩票发行销售过程中适用的所谓“规则”,不是体育彩票发行机构与中奖彩民协商一致的真实意思表示,尤其兑奖期的规定是体育彩票发行机构单方规定的,作为利益相关方的广大彩民并没有参与该条款的协商和谈判。该条款是典型的格式条款。

  (三)、被告单方规定兑奖期限的条款于法无据       

    彩民购买彩票不是为了取得彩票本身,而是为了获得中奖的机会,因彩票本身并无价值。购买彩票后,购票款的所有权转移给体彩中心,彩民的主要义务其实已经履行。开奖后,没有中奖的彩民与体彩中心的合同关系因履行完毕而消灭;而中奖者与体彩中心形成了确定的债权债务关系,只要其提供出真实有效的中奖彩票,就该轮到体彩中心履行其兑奖义务了。

    从民商法理论层面分析,被告对彩民所负的兑奖义务,就是民法上的债务。民事债务的消失有几种情况,第一种是债务的履行;第二种是法律规定;第三种是债权人放弃。

    本案中被告没有履行兑奖行为,第一种情况不在我们讨论的范围内;第二种情况,没有法律规定彩票中奖人在一定期限内不兑奖,则其兑奖的权利消灭,而且本案也没有法律规定的导致不能履行债务的其他情形;第三种情况,彩民对自己的债权享有完全的处分权,处分权利必须是其真实的意思表示,且只能以明示的方式作出。因此,亦不存在债权人放弃的情况。

    法律没有限制的即权利。不要说28天,即使超过两年,根据民法规定,彩民丧失的也仅仅是主张兑奖的胜诉权,而没有丧失债权。因此,被告单方设定期限剥夺彩民实体权利的做法于法无据。

  (四)、电脑体育彩票游戏规则不是法律、不是行政法规、也不是部门规章

    作为电脑体育彩票规则性质的界定,基于彩票合同作为民事合同的性质,他的每一个条款都与普通民事合同的条款没有任何区别,并不因为其制定机关的身份关系而有所改变。该规则既不是法律、又不是行政法规,也不是部门规章。相反,当合同相对方对该规则提出异议而引发诉讼时,其合法性必须要接受法律的检验。

  (五)兑奖期限条款的设定不因报请财政部批准而不再接受法律审查

    被告一再声称带有兑奖期限限制条款的所谓体育彩票游戏规则得到了国家财政部批准,但很遗憾,这与规则中的条款是否合法、是否有效无关,这其实是一个很简单的逻辑关系,经过了财政部的批准并不能够代表该规定就一定合法,不要说是经过国家部委批准,即便是国家部委本身作为民事合同的主体一方,也应当遵从国家民事法律的基本规范。因此,并非是经过了财政部批准的规则,在民事合同相对方提出异议时,就不再需要接受国家法律的审查而当然认定合法有效。其经过批准的行为,应当仅仅理解为其发行彩票的行政审批行为,系其内部关系,与民事合同相对方的彩民无关。

  (六)原告购买彩票的行为并不当然表明其接受兑奖期限的条款

    原告投入资金购买彩票,仅仅表明其期待中奖的结果并能够接受没有中奖的后果,对于附加的兑奖期限的限制性条款,则不能理解为当然接受,如同商店、超市里的“本店售出商品概不退换”的店堂告示,并不因为我们购买了该店的商品就要受到该规定的约束,因为该规定本身违法无效。因此,认为购买彩票就等于认可兑奖期限规则的观点是错误的,尤其彩票是垄断发行,这种观点等于剥夺了异议彩民购买彩票的合法权利。

  (七)被告规定的兑奖期限亦没有以适当的方式通知彩民

   《合同法》第39条明确规定:“采用格式条款订立合同的,提供格式条款的一方应当遵循公平原则确定当事人之间的权利和义务,并采取合理的方式提请对方注意免除或者限制其责任的条款,按照对方的要求,对该条款予以说明”。本案被告提出的免除、限制其责任的兑奖期限条款,并没有在其各个彩票销售网点公示,也没有通过其他合理方式提请彩民注意。被告虽然在彩票上印制了该条款,但彩票只有当彩民购买后方能获得,如果发现彩票上有这样的条款而不能同意,只能通过要求退货的方式解除合同,但这显然是不可能实现的。由此,被告严重违反了合同法第39条的规定是毋庸置疑的。  

    综上所述,被告内部所做的“不在28天内兑奖即视为弃奖”的规定,不具有法律效力,而且该规定没有以适当的方式通知彩民,对彩民没有约束力。《合同法》第40条规定:“提供格式条款一方免除其责任、加重对方责任、排除对方主要权利的,该条款无效”,体彩中心通过设定期限的方式排除了合同相对方---中奖彩民的主要权利,所以,该条款是无效的。

   三、28天兑奖期限的规定既不公平,也不合理

  (一)从社会现实层面考察,28天兑奖期限的规定是不合理的。

    在法庭调查过程中,被告人提交了有关国家关于彩票兑奖期限的限制性规定,这些规定表明,根据国际惯例,彩票的兑奖期一般不低于一年。这种时间期限的规定主要是基于当地的地域面积和通讯发达情况。如果地域面积小,通讯发达,则彩民就容易知道是否中奖的情况,获取中奖信息的时间成本和经济成本就比较低,相反,则比较高。被告人所列举的几个国家和地区的规定所覆盖的面积都不及中国的一个省,且经济和通讯都比较发达。我国全国联网的体育彩票发行面对的是全国人,覆盖的地域是960万平方公里。况且,我国的经济和通讯发展很不均衡,而我国的人口流动又很大。考虑地理和通讯因素,规定28天兑奖期,既不公平也不合理。

  (二)从中奖概率层面分析,应当给彩民足够的发现中奖的时间。

    众所周知,每期能够中奖的彩民毕竟是少数,而对于特等奖,概率则只有上千万乃至几千万分之一,本案的原告中得的这个大奖就是当期全国唯一的特等奖,正因为这么低的概率,对于兑奖环节,不能引起彩民的足够重视其实是非常正常的,不仅是本案原告,发生在任何一个人身上都是很有可能的。彩票中心除了广做宣传,提醒兑奖外,给出彩民足够长的发现中奖时间是很有必要的。  

  (三)从价值层面分析,28天兑奖期的规定损人不利己。

    首先,28天兑奖期的规定极大的伤害了中奖彩民尤其是中得大奖彩民的感情,本案的原告在知悉不能兑奖后遭受的巨大痛苦让能够理性的换位思考的人们感同身受。

    其次,该规定直接损害了彩民的经济利益,超过一定期限不予兑奖也明显有违民法中的公平原则。

    再次,体育彩票管理中心对中奖彩民兑奖权限不合理的限制伤害了彩民的购买彩票的积极性,不利于体育彩票事业的长足发展。况且,28天兑奖期的规定使得体育彩票发行机构有侥幸沾彩民便宜之嫌,显得不够大气,损害了国家机构的形象。

相反,如果不设置28天兑奖期限的规定则对彩票利益相关方更有好处。对于彩票管理中心来说,由于其兑奖工作是持续的,中奖彩民延期兑奖不但不会对其工作增加负担,而且为其提供了更宽松的资金环境。对于彩民来说,其兑奖的权利得到了更充分的保证。对于社会来说,则减少了纠纷,促进了彩票事业的发展和社会的和谐。

    四、如果在一定的时间内找不到中奖彩民,体育彩票管理中心可以通过提存的方式履行兑奖义务,而无需做出兑奖期限的规定,更不能成为其免责的理由

    兑奖的奖金是属于中奖彩民的,不属于被告。即使彩民不来兑奖,奖金也不当然的属于被告所有,被告没有所有权就没有处置权。根据《合同法》第101条、103条、104条的规定,对于较长时间不能兑奖的彩民,考虑到工作的有序进行,被告完全可以用提存的办法来消灭与下落不明中奖彩民与彩票中心之间债权债务关系。

所谓提存,是指由于债权人的原因,使债务人无法向债权人清偿到期债务,债务人将合同标的物交付给特定的提存部门(如公证机关),从而债权债务关系消灭的制度。

    采用以上方式,既不违背法律规定,更不失为一种很人性化的解决方法,也不会因此增加彩票中心的任何负担。

   五、二被告是适格的被告主体

    二被告在法庭调查和法庭辩论阶段都拒不承认其为适格主体。其辩解是不成立的。

    国家体育总局彩票管理中心是“28天兑奖期限”条款的制定者,又是本案争议彩票的发行人,对基于其制定的违法条款在彩票兑奖中所产生的纠纷应当承担相应的责任,故是适格的被告。

    北京市体育彩票管理中心与原告是本案中奖彩票的合同主体双方,“28天兑奖期限”是该格式合同的一个条款。原告主张“28天兑奖期限”条款无效,作为该合同权利义务承受人的相对方,根据合同的相对性原则,当然是本起诉讼的被告。

 

    综上所述,二被告基于“28天兑奖期限”的违法条款,不予原告兑奖,违反了《民法通则》第4条、第88条的规定,和《合同法》第39条、第40条的规定,侵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故恳请法庭确认28天兑奖期限的条款无效。

    请法官拿出足够的智慧和勇气,帮助国家体育彩票事业完善制度,帮助弱势群体维权!从而让社会多一点公平,一点和谐!

 

代理人:北京市炜衡律师事务所

                               刘金海律师

                               杨航远律师

                             2008年5月16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