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赴野三关记-千里奔赴

(2009-05-26 13:54:23)
标签:

野三关

奔赴

杂谈

分类: 社会

赴野三关记-千里奔赴赴野三关记-千里奔赴赴野三关记-千里奔赴赴野三关记-千里奔赴赴野三关记-千里奔赴赴野三关记-千里奔赴赴野三关记-千里奔赴赴野三关记-千里奔赴赴野三关记-千里奔赴

汉大赋

定下来去野三关,立即去火车站购票。湖北的网友说,经宜昌去是唯一陆路通道,网上查询,天不负我,居然有火车直通宜昌,无锡-宜昌空调普快。路过徐州,可能只有站票了。老天!站16个小时,这可是考验。果然只买到了站票。呵呵不过这事难不到走南闯北的汉大赋,这车走的是冷线路,上车应该能补到卧铺。汉大赋信心满满,与夜里11点许进站,立刻找到列车长要求补卧铺,好象是有英雄暗助,列车长居然说有卧铺,不过只有中铺,下铺要给带小孩的女同胞,汉大赋大喜过望,说应该这样安排,随即补票上车。

火车12点多开出徐州,已经是晚点20分钟了。睡觉前不断有网友打电话来表示支持,嘱咐注意安全注意休息,让汉大赋感动。一觉醒来车已经过了漯河,车窗外是大片的麦子,汉大赋心情复杂的看着这些麦子,看到长势良好的心情舒畅,看到枯黄稀疏的心情不免沉重。经济危机到最后就靠粮食救命了。中午列车提供盒饭,10元一份,饭能吃饱,菜不难吃。白天更多的网友来电支持壮行,而且和先出发的网友正义之剑联系上了。他走武汉,直接去了恩施州。约定到了宜昌再联系。

下午4点火车终于到达终点站宜昌,下车后耀眼的阳光刺目,找不到出站口。看到有列车员走天桥,觉得可能是走天桥出站,跟着上了天桥。走到桥中间,车站广播欢迎来宜昌,出站请走天桥。汉大赋暗笑,还真蒙对了哈哈。走出宜昌站,原来车站是建在高台上,远远望去宜昌市区树木葱茏,汉大赋感觉很好,这城市不错呀,呵呵。马上联系也赶往宜昌的强国论坛网友,他说火车晚点30分钟4点30左右到,只好等他了。宜昌的太阳确实灿烂,居然火辣辣的。看到车站对面高台边有树阴,有供行人歇脚的条凳,汉大赋走过去坐下。抬头看见宜昌站报时钟,时间是4点05分。

宜昌火车站好象很有灵气,在车站建筑上有很多喜鹊在跳跃玩耍。汉大赋想这是不是吉兆呢,保佑英雄,老天有眼呀!路上不断走过放学的孩子,非常活泼可爱,个个英气逼人,虽说身形小巧,似乎秉有青山碧水的俊秀。终于上海开来得快车到了。一小伙子过来,看了一眼走过去打电话,哈哈应该是他。汉大赋起身打招呼,握手互报姓名。汉大赋介绍了过来的情况和先行网友去处,简单商量后决定立刻赴野三关。这时一行人插话,问是不是到野三关,去野三关要坐小车还是面包车。汉大赋马上问要多长时间到野三关,多少钱。行人答到要四个小时,每人小车70元,面包60元。汉大赋立即说,坐小车,山路不能坐面包车,不安全。

70元一位,很快说妥,行人带着汉大赋和网友走向一个停车场,车上有一位已在等候,坐上去车就开了,汉大赋和网友感觉还比较顺当。看着时间刚5点,估计差不多9点就到野三关了。谁知司机在宜昌市区又是接人又是接货,磨蹭了近一个小时,才算出发,汉大赋看着下去的夕阳,担心着沟深林密的山路,担心很晚才到野三关的吃住。车行在长江大桥上,看着清澈的江水,汉大赋心情也舒展了起来,这清水好像是三峡大坝的作用哦。很快车子驶上了山路,路面相对较好,车速很快,只是三个大块头坐在后排,略显拥挤,腿和脚都不是很舒服。特别是盘山的公路,几乎是180度的转弯,让在平原长大的汉大赋的身体一会倒向左一会倒向右。由于有做大巴夜过秦岭的经历,汉大赋也没觉得怎么惊讶,看着翠绿的山峦,感觉气象万千。忽然汉大赋注意到司机是一只手把着方向盘,在盘旋的山路飞快的急转、会车,这让汉大赋捏了一把汗,有心想说说司机不要打手机了,注意安全,可看到同车的两个当地人视若无睹,和司机说得很热闹,暗想是不是这里的司机习惯一边打手机一边在山路飞驰?果然司机的手机不断,差不多都是一只手把握方向盘。汉大赋只要安慰自己,山区的司机技术愣是好呀,突然小车颠簸起来,路况变得很差,居然是搓板路,搓板山路!车速也慢了下来。这下子把一车人都颠的七荤八素,汉大赋居然想起了许世友,最喜欢坐军用吉普,在搓板路颠簸,据说是疏松筋骨。这次连司机都笑了。

夜色渐渐上来了,山变得黑幽幽的,车进了一个小集镇居然不走了。问了半天原来司机的同伴的车坏了,司机请修理行的去抢修,在讨价还价!汉大赋这次抗议了,这什么时候才能到野三关那?都还没吃饭,要出人命的哈!司机依然是在讨价还价,足足半个多小时才算安排妥当。再次上路,大家都不说话,突然司机陡然从树丛开上一条小路,坡更陡,弯更急,夜色中看着前方以为直冲山谷,不料司机方向盘一兜,居然又直冲高坡而去。真是惊心动魄,唯司机神态平和,全不当回事,手机照打,聊天照样言笑晏晏。汉大赋等虽然惊心,却也觉得司机还是可靠的。询问司机为什么走乡村小路,这样狭窄单行不能会车的路?司机说路面好,还可以少跑20多公里,这时也没有对面来车,原来是这样。汉大赋看着车穿行在树丛中,爬坡下冲也不为意。尽快赶到野三关就好!

虽然山路险峻,但车行时间较长,当地人又习以为常。渐渐的就说起话来。原来野山关一带的丛山峻岭,曾是贺龙红军活动的地区,是革命老区,对中国革命做出过贡献的。现在是湖北最不发达的地区之一,目前国家在这有三条线建设,西气东输经过这里,沪蓉高速公路经过这里,宜昌至万县的铁路经过这里。果然不时看到隧道、高架桥、管线在高山峡谷中,景色很是壮观。恰巧同车的有一位铁路工程部的调度,说起当地的民风和物价,感慨很多。说建设队伍到那里,那里物价就上升,他们是西气东输、高速公路后的第三期建设者,物价已经被前两期的工程带高了,他们在山沟里享受高物价。说起建设质量,他感叹现在是承包制,能省就省,远不如毛泽东时代建设的工程质量高。他举例说拆除毛时代的工程,看那时的水泥浇灌,那叫一个百年大计。用钻机打眼都打不动,十厘米钻头就断了。那是真建设!汉大赋不由得想起了汶川的桥坚强了,大家都乐了。

颠簸停了,司机说这就是野三关。汉大赋等下车环顾四周,这小镇看起来还不错。司机说镇上有居民5万人呢。在恩施州是准县级的镇,打算升级为县。批准建设经济开发区。这是开过来一辆车,司机招呼我们坐这辆车,说他还要赶到另一个镇,请这位司机送我们去住宿。上车后汉大赋请司机带我们找个住处,司机把我们送到她的一个熟人开的宾馆,递上名片没要钱就离开了。

宾馆三层楼,老板老板娘热情招呼。汉大赋到三楼看了房间还比较清洁,能洗澡,价格标间80元一晚,当即交钱住下。这已经是晚上11点多了,从中午到现在还没吃饭。问老板那有吃饭的地方,老板说宾馆就有,就在前厅。下到前厅,老板娘端上热茶、瓜子。汉大赋和网友坐下来喝茶抽烟,直达目的地的冲劲,才慢慢松弛下来。张望着宾馆外,这雄风宾馆在哪里呢?邓贵大是个什么人呢?汉大赋和网友默默地喝茶思忖着。老板娘看到我们比较沉默,过来和我们说话。汉大赋问了问野三关的基本情况,告诉老板娘我们来旅游,前来打前站,后面还有驴友过来。看看野三关还要去巴东等地。老板娘忽然说,你们不知道邓玉娇吗?呵呵,她居然主动说此事,汉大赋和网友立即接过话题,知道呀,你们怎么看呀?

沉寂的局面打破了,大家兴趣都来了。只听老板娘说,当时大家都去看,汉大赋插话雄风宾馆在哪里?老板娘说就离这不远,上去就是。看来宾馆住对了,哈哈。网友问你看到了什么?老板娘说看到邓贵大被抬出来了,身上都是血。看到邓玉娇吗?老板娘说警察拉的有警戒线,看不到的,不过周围很多人看热闹的。汉大赋问你们了解邓贵大吗?老板娘有些得意,我们都认识,很熟的,他经常来我这里打麻将的。又说邓贵大人不高,只有1.6米多。那天可能喝大了,要不邓玉娇怎么能推开他?酒喝得没力气了。还说,我老公告诉他们,喝酒了就不要到我这里来,不喝酒可以来打麻将。我是做生意的,不要闹到我的客人,我这里是安全的。要让客人感到安全。汉大赋说这个事全国都知道了,野三关出名了呀。明天去看看雄风宾馆,要是能到邓玉娇家里看看就好了。这时老板把菜端上来了,汉大赋要了当地的苞谷酒尝尝。饭后结账90元。乖乖,刀还是蛮快的!

回到房间网友在电脑上发了些信息,就睡了。呼噜打得不错,汉大赋用他的电脑回了些信息,看看已到了凌晨3点,也就睡下。野三关,汉大赋千里长途奔赴,终于到了!

赴野三关记后续见闻将陆续刊出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