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耿翔
耿翔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0,946
  • 关注人气:90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首尔有约

(2015-11-05 16:25:25)
标签:

耿翔诗歌

首尔有约(组诗1)

 

首尔有约

 

把汉语放在中国,把酒杯

也放在中国,一个人向东

 

天空越来越蓝

我的心情,在远离

一家人的高处,开始寂寞

也在大海,要把我辨识为外国人的

分水岭上,更加寂寞

向下望去,一片茫茫水域

已经不是,我的国家

 

只身赴约,我的心

能否被汉江,就地俘获

能否读出,遍地失声的汉字

我不知道。而我远行

一定要见的人,他除了大声向我

朗诵首尔,还有什么

可以一生,把我感动

 

首尔有约,最好让我

先放下,身上的寂寞

 

 

第一夜

 

在首尔,我无法浪费

我略带,秦腔的语言

 

那怕出口,是金

而在只剩下,我一个人的时候

也要咽回去,或者让这些

没说出的话,躺在舌尖上

慢慢熬夜

 

然而首尔,迟迟不肯

拉上它的夜幕,让我用陌生人

有些警惕的目光,看一座

失足在汉江的城

如何出浴

 

在首尔,我省下语言

却付出,彻夜的目光

 

 

    中国脸

 

你不说话,你的手上

是牛排,释放的芳香

 

等我用汉语,点赞这一桌

干净的烧烤时,你用眼神

暴露了,你的身份

 

在首尔,能在饭桌上遇见

出国的感觉,很像一个人

饥饿了,回家

 

我不会问你,叫什么

能记下这张脸,就行

 

 

二十八层的高度

 

把我放在,你的肩膀上

香格里拉,接受了你的高度

我不会,白白睡去

 

二十八层,是我与首尔

约定的高度,而所有能放开的夜空

我都想看看,一个与雾霾

一直战争着的人,他懂得

这个高度以下的,空气

对于芸芸众生

多么重要

 

今夜,我一个人

就在这个高度,失眠了

也很干净

 

 

在首尔醒来

 

在首尔醒来,我的身体

被快寄到千里之外,一城生色

需要慢性接近

 

没有一朵云,我能认得

也没有一棵树,我用寂寞仰望过

身边的汉江,也不是

我投身解过一年大暑的,那条汉江

如果让目光,升得再高些

一定会碰到,很多

警惕的山尖

 

也是山的缘故,首尔

会在不同的高度,望见日出

山两边的人,很像八卦里的阴阳鱼

黑白地醒来,黑白地游动

被汉江切割,水让城市

动荡起来,街上的

绿色,也不拥挤

 

在首尔醒来,我的嘴巴

对着这群能写些汉字,但不会

读音的人,不知说啥

 

 

景福宫

多好的汉字,挂在这里

像挂在,邻家的大门上

 

一个国家的,象征

像另一个国家,象征的微雕

因此,走来走去

很像在故宫,一个人漫步

一个人想着,民间的事

看红墙绿瓦,有没有

一些回声

 

历史留下,太多的门

无法一扇,一扇地打开

只有借一束,首尔今天的阳光

和今天空气,放下一些抚摸

放下一些眼神,也放下

时间走在,我身上的

一些疲惫

 

抬头,那些很好的

汉字,像挂在心里

 

 

落地的杏子

抬头,一树黄亮的杏子

告诉我在景福宫里,也有

村野的气息

 

来不及观察,杏树的年龄

在首尔,能有一棵民间之树

陪我坐在,这些宫殿

剩余出来的泥土上

多年死在,他乡的情

会在异国活

 

而一丝,看懂我的风

拂面吹来,没有吹乱

我生硬地,投向杏树的目光

却把一枚,带有野性的

杏子,很讲礼仪地

吹落在地上

 

不能拒绝,这份天意

就像不能拒绝,首尔之约

我的胃,最懂得记忆

 

 

一把扇子

带上一把扇子,像带上

一座宫殿,先前的风气

 

藏在丝绸里,这些

先前的风气,随时被我

小心翼翼,又疯疯癫癫地打开

一盏青灯,一卷残书

坐在一把扇子上的心

沉重如历史,也如

清风拂面

 

带上一把扇子,像带上

一座首尔,先前的风气

 

 

月山纪念馆

像在一个人的心里

穿梭,只听见心跳

 

这颗心,最初

是和满山滴血的,杜鹃花

一起跳的。这座山

就叫月山,站在海边

最后看守着,这个

半岛的落日

 

这座山的,儿子

也叫月山,他用心中的

伤口,一生擦拭着杜鹃花

十字架前,他挺立的

身子,是故乡月山

最传神的剪影

 

世界,也在这里穿梭

世界,也在这里聆听

 

 

北村韩屋

延续皇室的脉气

在安静的韩屋里

 

北村韩屋,离景福宫

只隔着一道,旧年的宫墙

日常生活,原来离皇室

这么亲近,织布机或捣米的

声音,也会翻墙

没有阻拦地,落在皇帝

朱笔未点的奏折上

 

北村韩屋,让我想起

同样的东西,在我的国家

多在一些穷年,旧巷里流落

富裕的衣锦,难还

文化的真乡,非遗

我也最怕,这两个

死亡般的汉字

 

韩屋,以出奇的静

延续着皇室的脉气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济州岛
后一篇:回望月山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济州岛
    后一篇 >回望月山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