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古天一寒
古天一寒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980
  • 关注人气:2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旧文重拾】回到曾经的时代

(2008-12-12 20:01:58)
标签:

散文

随笔/感悟

文化

文学/原创

情感

分类: 【一寒之散文篇】

【旧文重拾】回到曾经的时代  

  很多年前的家乡是很穷的,那时的房子多数是土房子,只有几家稍微富裕的盖上了青砖瓦房。那时我家住的是土房子,冬天很暖和,夏天却很闷热。家里没有电,唯一的照明光源是点着的煤油灯,那时的煤油不叫煤油叫洋油,大概是受当时经济观念的影响,自行车叫做洋车,铁钉叫做洋钉,火柴叫做洋火……凡是与先进沾了边的几乎都加上个“洋”字。      
  夏天屋子里不能消夜,一些村民们就把床搬到院子里,孩子们精神十足睡不着就到当时村里的小店里看电视,那是一家马姓开的商店,只卖一些生活用品。马家在当时是村子里为数不多用电户之一,那时村子里很少电视机,更不用说彩色电视机了,马家在当时是富裕户,是唯一有彩色电视机的人家。      
  能看上电视对于当时的孩子们是多么了不起的事情。每每夜晚来临就挤到马家小店里看电视。马家人好脾气,见房间拥挤就把电视机搬到露天地里,哪天不巧停了电,马家就用蓄电器来备用。看电视的人多了,小店的生意自然较之别家兴隆许多。      
  孩提时代曾经守过夜,但如今人大了也懒得在除夕夜守夜了。现在想想挺佩服那孩提时的精神。  

  当时的春节晚会是什么样子不大记得了,如果用现在的观点来看很土,只偶尔有个小品相声是了不得的,但在当时孩子的眼里,有电视看就是莫大的恩惠了,至于节目谁演谁唱的,孩子们并不在意。   

  直到电视里传来新年的钟声,我们这些小观众们才依依不舍的离场。纷纷回家放迎新年的鞭炮。有的孩子很小,出小店时老爱迷路不知家在何方。我是跟着姐姐回家的,村子里黑咕隆咚的,只依稀地记得当时姐姐手里拿着小半截蜡烛在前方探路。现在每每和姐姐谈起,姐姐说早忘记了,然后快乐地逗一旁三岁的外甥女。  
  孩提的回忆离不开小学的,家乡的小学校园很美,留下我许多美好的回忆。很感激当时有那么多关心我的老师。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小学校园算是孩子们眼里一个绝佳的乐土了。校园里种了很多四季常青的植物,青松和冬青是两种不可少的植物,在校园里特别醒目。      
  特别是冬季来了,下点雪啦。青松高高的顶着雪帽子,冬青不高,常被修剪成八九岁孩子等肩的高度,一溜儿的排得很齐的站在教室的窗前。在冬天里冬青上积上一层厚厚的雪,这些雪就成了孩子们娱乐的武器。      
  小孩子是耐不住寂寞的,课余十分钟自然是最热闹的时候。倘若下雪的时刻赶到上课时分,孩子们是听不进课的,心早已飞到窗外了。下课铃声刚响就纷纷冲出教室打起雪仗,只留几个胆小的待在教室趴在窗户上羡慕地看我们嬉戏。 

  孩子们是天真可爱的,偶尔也会搞恶作剧,故意把雪团砸在窗台上,吓得窗内的同学惊跳起来,引来众人一阵大笑;或者有的趁别人不注意把雪塞在对方的贴身衣服里,被塞者自然不能善罢甘休,也抓起雪来还以颜色;有的干脆在教室的门口堆雪人,还没堆到一半就被同学摧毁了,彼此并不生气,只是感觉好玩儿。      
  十分钟的课间休息总感觉很短暂,每每玩得兴起,上课铃就不合适宜的响起,我们走进教室,脸和手都红扑扑的,浑身冒着热气,各自讨论着刚才的玩法,直到老师走进教室讨论声才依依不舍的停止下来。    那时的雪是美的,每年下得很厚,记得那时的雪是没膝,没孩子们的膝,应该有一尺多厚的样子。雪很厚很干净,是可以制雪酒的,记得母亲每年都会把一些干净的雪装满坛子,然后加上红塘密封起来,密封几天后打开坛子,斟一杯喝着很甜。这几年母亲也不做这样的雪酒了,母亲常说现在的雪太脏了,入不了口。   
  我八岁的时候搬出了老宅子的土房子,那一年我开始上小学。搬家也谈不上真正意义上的搬家,只是将家挪了个位置,新家和老宅之间大约三百米的样子,中间隔着一条沟。      
  在我印象里,家乡是没有河的概念的,只有离家几十里外有条叫涡河的河称得上河,只要能储存雨水的塘在我的家乡都统称为沟的。新家和老屋之间的沟不是很宽,大概二十米宽,但很长,横穿村子把村子分为西东两个部分。   
  这条沟也是我孩提时的乐园,每逢冬季冰封沟面的时候,我和小伙伴们就溜到冰面上玩耍,偶尔大人们也会陪着一些更小一点的孩子在冰上走动,小孩子兴奋的叫着笑着。      
  这几年,沟里的水少了许多,到夏天的时候总容易干涸,村民们就趁机填土建房,近几年沟是明显变小了,逢夏至暴雨,雨水漫得满村到是,会把沟间唯一的土坝子淹没,若是哪家有事过沟只能绕着村子走,很不方便。      
  最近这些年的水质也大不如先前了,以前夏天孩子们可以在沟里洗澡的,但现在不行了,本来是死水,又常被村里的农忙时节排出的浆水污染了,冬季也很难结冰了,自然孩子们少了一个好玩的去处。    

  无声息地,枣树花儿开了一年又一年,枣子结了茬又一茬。那时的孩子们现在都长大了,有的成了家立了业,有的远离家乡在外求学,各自忙碌各自的事情。愿他们都过得好吧,谨写此文留念一二。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