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寒 夜

(2009-07-27 12:09:50)
标签:

杂谈

  女人面对一个不爱的人有多悲哀!心里有多寒冷!

  为什么我还要坚守?应该是留守。我是被动的。是呀!我是被迫的。

  我好羡慕曾树生为什么能有个那么爱她的丈夫。

  

我和树生是一九三七年在上海共同组织平民学会合唱队的时候认识的

 

第一次看见她我就知道自己这辈子没救了

 

她是我心中永远的 惟一的女神

 

但是 我却什么也不敢对她说

 

我怕说了 我的女神掉头而去 从此消失

 

后来我感觉到 她也喜欢我

 

可是 我还是不敢

 

一直到有一天 一个偶然的机会

 

我的心事 或者说我们的心事

 

被我们的学生捅破

 

感情是不能被捅破的

 

一旦捅破 就如同大坝破堤 汹涌而出

 

可是曾树生也不快乐 我承认我和她有共同的地方

贪图名利物质享受 可我们同样也爱过

爱的那样痛苦

 

你我都清白
怪也只能怪黑夜不请自来
只一念之间迷了人的眼
相爱却成伤害

你我都已明白
命运无法重来
再锋利的刀
裁不开阴霾

再见也苍白
无非寻问你过的是好是坏
丢失了红线说了一千遍
也难兑换成爱

过往成了空白
换个人去等待
只有这黑夜
舍不得离开

一个人走在寒夜
寂寞地披星戴月
我像个流浪孩子
无人将我等待

万家灯火
哪一盏属于我
千万条道路
哪一条通向幸福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前一篇:预感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预感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