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农奴戟
农奴戟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1,124
  • 关注人气:12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读书笔记之威廉·燕卜荪《朦胧的七种类型》

(2009-12-21 12:06:09)
标签:

诗歌语言

两种

朦胧的七种类型

燕卜荪

文学理论

文化

分类: 读书笔记

读书笔记之威廉·燕卜荪《朦胧的七种类型》(1930年)

    威廉·燕卜荪(William Empson,1906-1984),英国诗人、批评家。1925年入剑桥大学攻读数学,后改读英国文学,师从大批评家瑞恰慈。借鉴瑞恰慈提出的“细读法”,尚未毕业的他写出了成名作《朦胧的七种类型》Seven Types of Ambiguity, 1930),从而树立了自己独具特色的,被誉为“榨柠檬汁似的分析风格”[①],同时也将瑞恰慈的批评理论和方法发扬光大。1931年至1934年在东京文理科大学执教,1937至1939年在北京大学和昆明西南联大任教授。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在英国广播公司中文部任编辑。1947至1952年又回北京大学执教,1953至1971年在英国谢菲尔德大学任教授。1978年晋封为爵士。作为瑞恰兹的得意门生,同他的老师一样,也对中国文化情有独钟,曾经在中国长期居住,燕卜荪就是赵元任先生为他起的中文名字,他也为中西文化交流做出了杰出的贡献。其他代表作有《田园诗的几种变体》(Some Versions of Pastoral , 1935)、《弥尔顿的上帝》(Milton's God, 1961) 等。

一、《朦胧的七种类型》提要

    作为现代文学批评的前驱,瑞恰慈虽然提出了细读法,但却未能真正成功地将其运用到批评实践中去,燕卜荪则在《朦胧的七种类型》中将这种方法发扬光大。《朦胧的七种类型》是对诗歌语言的分析,诗歌语词具有丰富的多义性,正是这种语词的多义性使诗歌语言具有巨大的表现力和内在的张力,与此同时,在阅读的过程中,读者常常会产生很多诗中并没有的涵义,或者诗歌表达出的内容同诗人在创作时要表达的并不一致,等等,这几种情况都是燕卜荪所说的“朦胧”。

    什么是朦胧呢?一般来讲,所谓的朦胧在普通语言中指的是一种非常明显的、而且是机智的或骗人的语言现象。但是燕卜荪则是在引申意义上使用这个词。他说:“任何导致对同一文字的不同解释及文字歧义,不管多么细微,都与我的论题有关”(1页)。也就是说,朦胧,其实涉及到的是词语的意义的含混、多义现象。所以,“朦胧”一词本身可以指称读者自己的未曾确定的意思,可以是一个词表示几种事物的意图,可以是一种这种东西或那种东西或两者同时被意指的可能性,或是一个陈述有几重含义。

    在此基础上,燕卜荪将朦胧划分为七种类型。

    第一种类型是暗喻。在燕卜荪看来,一切白话陈述都是朦胧的,每一句简单的陈述都可以变成包括另外的词语的复杂的陈述,而每一组复杂陈述又都可以分解成为简单陈述。在分析一个句子构成的陈述时,读者会不断地遇见由暗喻引起的朦胧。暗喻是“一种复杂的思想表达,它借助的不是分析,也不是直接的陈述,而是对一种客观关系得突然的领悟”(3页)。这也就是人们常常说的一物与另一种事物相似,而这两种事物之所以具有这种相似性,是因为它们之间具有彼此相似的性质。燕卜荪认为这是诗歌的根基之一。与此同时,燕卜荪强调,对这第一种朦胧的界定其实包含了“具有重大文学意义的一切”。之所以这样讲是因为,这种朦胧所包含的意义是很难被抽取,也很难被传递的。人们对于语词的意义的理解有其先在的习惯,所以这影响到了对于诗歌的理解,这时就需要对其解释。但是,在某种意义上讲,诗歌又是不可能用某种具体的语言来解释的,因为对于任何不理解的人来说,任何的解释都会和诗歌的原句一样难以理解,而对于已经理解了诗歌意义的读者来讲,又没有必要进行解释了。在这种情况下,诗人就凸现了自身的重要作用,“暗喻”这种朦胧类型使诗歌语言通过独立于读者的思维习惯获得了自身更为有力的表现力。

    燕卜荪以瓦勒所译的陶渊明的《时运》诗为例来说明这第一种朦胧。陶诗为:

    迈时运,(Swiftly the Years, beyond recall)

    穆穆良朝。(Solemn the stillness of this spring morning)

    燕卜荪指出,人们在计算时间的时候有两种主要尺度,一个是一生的时间,它既简单又有尊严,我们必须以宿命和恬淡的心情去看待。另一种时间是人能够意识到的时间,人们依靠它来思考周围的空间和意志的活动等。这两个时间单位实际上规定了两个时间层次,第一种和死亡的恐惧形成了对比,而第二种则是生命的热烈和周遭空间的宁静相对比,与一种永恒相对比。这种两种时间尺度及其对比就体现在“迈”(swift)和“穆”(still)之中,它表明虽然它们互相矛盾,但诗人却同时领悟到了这两种时间尺度,从而实现了自我的超越。因为他们同时并存,因此这两个词就构成了朦胧,在这个朦胧中,两种时间互相转化,永恒可以看作是瞬间,而一瞬也可能就是永恒。

    在词或句法之中,当两种或这两种以上的意义融而为一的时候,就是第二种朦胧类型。此类朦胧又可以分为三类:1、一旦被理解后会在读者的头脑中成为一个清晰的实体;2、读者每次阅读之后都会费些脑力来理解它,读者会得到探寻和领悟的乐趣;3、读者如果不能发现它,它就起作用了。一首诗歌属于哪一种完全取决于读者的思维习惯和批评观点。比如以莎士比亚的《麦克白》中的几句台词为例:

    是干了以后就完了, (If it were done, when ‘its done, then’ twere well)

    那么还是快一点干。   (It were done quickly;)

    要是凭着暗杀         (If th’ Assassination)

    便可以攫取美满的后果  (Could trammel up the Consequence, and catch)

    又可以排除一切后患。 (With his surcease, Success; that but…)

    这些话是在仆人们往来的甬道中压低声音说出来的,因此笼罩着一种阴森的气氛,这些语言有了一种令人恐怖的力量。Consequence一词既可以指“不期的结果”,也可以指让人望而却步的神圣,比如a person of Consequence就是指举足轻重的人物。Surcease是指完成,或者驳回原判,它的词头词尾使人想起Surfeit(暴食)和decease(亡故),而Assassination一词的发音是清辅音[S][S][∫],这让人想起说话时那种低沉切齿的声音,而它的词形又使人想到sedre,它的意思是把权势者从他们的地位上打下来。Success既可以指成功,也可以指最终获得的王位succession。所以我们看到,根据燕卜荪的分析,这里到处都是充满歧义的的词汇,增加了作品的朦胧感。

    第三种朦胧类型是指“两种只是在上下文中才互相关联的思想可以只用一个词同时表达”(158页)。这同词的派生意义相关,其实也就是我们常说的双关语。它产生于这种情况,亦即作者表述的东西同时提到,或者同时表达了几个有效的意思,几种不同的表达领域或者几种不同的思想或者情感的方式。它有两种构成方法:1、先做一个单一的陈述,这个陈述暗指和它相关的各种情景,人们对这个讽喻可以有不同的解释;2、描写两种不同情景,由读者来推断各种和它们相关的事物,不是用一个来解释另一个,而是同时阐明这两者,并使它们互相阐释。作者强调,讽喻和双关是它的主要的方法,是修辞中最能产生朦胧的。

    第四种类型的指的是诗歌中的一个陈述具有多重不同意义,而正是这些不同的意义汇集到一起,结合起来形成了作者的复杂的思想状态。同第三种相比,它也有自己的双关,但这不是第四种朦胧的重点。燕卜荪以邓恩的《哭泣的告别辞》为例,初看起来,诗人是为分离而哭泣,但实际上,暗暗体现了男主角对女方的怀疑,但又要审慎地不把他表白出来,所以诗人说“……我的眼泪反映出你的脸,你的脸便将它们铸成钱币,经过一番铸造它们在边的珍贵……”,这里的“铸币”(coining)的暗喻既暗示“你”的美丽和高贵,但同时钱币本身也表明了暗含的另一层意思,就是势利,违反常情。

    作家或诗人在写作过程中常常会遇到这种情况,自己的思想并不明朗,处于冲突之中,但是有一种表达的欲望,或者在写作过程中才忽然发现自己的真正的思想。这就使得诗歌中的语词介于两种不同的要表达的思想之间。这种情况就是朦胧的第五种类型。作者在这部分强调:“当然,只要一种朦胧体现了作者所要表达的错综复杂、精致微妙、内容丰富的思想,它就应受到我们的重视。我们几乎可以认为,不采用它,作者就不能有效地表达自己的思想。而在诗歌里,它则是诗人非用不可的手法”(250-251页)。但是,如果作者思想空洞,单薄而又贫乏,又毫无必要地把材料搞得暧昧晦涩又不能很好地表达自己的附加目的,这就不是朦胧,而是作者在写作时的一种应付手段而已。

    第六种类型比较有意思,诗人虽然在诗歌中使用了各种手段,或者同义反复,或者文不对题,或者其他手段,这种累赘的表述不但没有明确意思,反而逼迫读者自己去寻找意义,而读者在自己的阅读中发现的意义又有可能互相冲突。也就是说,由于表面语词的矛盾,使得作者要向读者表明什么并不明确,而这也不是说作者的思想有冲突,而是说他让读者从表面主题转向探寻真正的主题。比如蒲柏的《愚人记》有这样一段:

    然后,混沌和黑夜降临,            (Then rose the seed of Chaos, and of night’)

    打乱了秩序,熄灭了光明,          (To blot out order, and extinguish light,)

    造出一个世界,只有沉闷和金钱,    (Of dull and venal a new world to mould)

    带来“黄金时代”,只有铅币和金元。 (And bring Saturnian days of lead and gold.)

    在这里,Saturnian(农神的、黄金的、土星的)是指有过的黄金岁月,天文学中的土星含有铅。作者意在使gold含有双重意义,既是指昂贵、高雅,能够被锤炼得更精致,又可以指对财富的追求,唯利是图。

第七种类型被燕卜荪称为“它是所能设想的意义最含混的一类”(302页),这里燕卜荪自称受到弗洛伊德的心理学的影响。它是指一个词具有两种截然对立的意义,而这个意义又是由上下文所明确规定了的,整个的效果显示出作者的心中并没有一个统一的观念。不妨看看燕卜荪是如何分析的。他以屈莱顿的诗歌《圣·西西利亚纪念日之歌》为例:

    军号响四方,

    催我上战场,

    怒吼震天地,

    惊恐胆欲丧。

    鼓声如雷鸣,

    咚咚激胸膛,

    敌军近咫尺,

    冲!后退已晚,拼杀一场!

    在这首诗中,诗人既写出了战士狂热鲁莽的冲动,又写出了战争的无可逃避,战士们对死亡的恐惧。本来战士是不应该有临阵脱逃的想法的,但是鼓励战友们不要退却却是应该的,所以,这里说明战士们确实闪过退却的念头,但却在战友的鼓励下勇猛杀敌,令敌人胆寒。这种矛盾的出现其实并不是诗人的本意,但是它却构成了朦胧的最后一种类型。

    燕卜荪对诗歌语言朦胧特性的分析有其自身的目的。在他看来,英语语言的发展速度令人吃惊,如他所言:“英语过去一直就以丰富而混乱著称,现在正变得更丰富更混乱了。它本来就缺少遣词造句的恰当手段,现在还正在迅速抛弃仅有的少得可怜的语言手段。它变得越来越含义丰富,越来越勇于把一切可能的意思一揽子包括进去”(368页)。在这种情况下,如何使英语语言恢复自身的活力和丰富性,燕卜荪的理论就是及时而必要的解答。

二、影响

    燕卜荪对诗歌语言“朦胧性”的分析揭示了文学语言的基本特性,即多义性。朦胧打破了语言意义的一元性,赋予其丰富的多义性,在意义的多元展开中,不仅恢复了语言的生命力,也增强了文学作品的表现力。在西方文学理论史上,对诗歌语言的“朦胧性”进行如此深入细致的研究,燕卜荪是当之无愧的第一人,这种“细读”的批评方式对新批评的产生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


 

[英]威廉·燕卜荪:《朦胧的七种类型》,周邦宪、王作虹、邓鹏译,杭州: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1996年版。

[①] [英]特里·伊格尔顿:《当代西方文学理论》,王逢振译,北京: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1988年版,第82页。

本文收入《西方文学理论名著提要》,江西人民出版社2009年版。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