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泉锦清
泉锦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00,894
  • 关注人气:5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浅谈锦屏苗族节地型墓葬文化的形成与传承——以八洋老寨杨氏家族墓葬群为例

(2019-03-13 03:18:06)
分类: 原创散文

浅谈锦屏苗族节地型墓葬文化的形成与传承

——以八洋老寨杨氏家族墓葬群为例

 

/泉锦清

 

 

 

明清时期,由于锦屏木商文化盛行,木材交易频繁,使山林成为当地苗族家庭的主要经济支柱,以至杉木赖以生存的土地变得寸土寸金,因此,节约使用土地,成为当地苗民的一种习惯。锦屏苗民这种节约使用土地的习惯,外加风水文化的双重影响,历经数百年,形成了具有占地少、布局整齐而紧密、大聚集,小分散等鲜明特征的自觉性的节地型墓葬文化。这种墓葬文化特征,与现代公墓的形式如出一辙。探索和挖掘这一文化现象,并加以引导、完善和推广,对引导和推动新时代新农村的墓葬习俗改革具有重要意义。

锦屏县平略镇八洋老寨杨氏家族是中林验洞蛮夷长官司第一代正堂长官杨盛贤的弟弟杨象贤的后代,其家墓葬群是锦屏县苗族墓葬文化的代表之一。该家族墓葬习俗虽然基本与周边苗族村寨一致,但不同的是,老寨杨氏家族墓葬群持续时间较长,保留较完整,更难得的是,由于有中林司的协助,有据可考的记录也较为完备,更能反映锦屏苗族墓葬文化特征。

通过综合考证分析八洋老寨杨氏墓葬群,不但可以看到锦屏苗族墓葬文化的形成过程,还能同时窥探到锦屏苗族墓葬文化特征是伴随着锦屏木商文化的产生而产生的。

因此,我们先从锦屏苗族墓葬文化的形成过程讲起。

从形成过程上看,锦屏苗族墓葬形式基本可以分为如下四个时期。这个四时期的形成过程与特征,与汉民族文化的渗透过程密不可分。

第一时期为元末至明中期的无碑时期。

锦屏境内苗族多数于元末明初由湘西一带迁入,鲜有此前的墓葬遗迹留存至今。据笔者调查,偶里、平略,大同一带的苗族家族始迁祖多数始于这一时期。在这一时期,锦屏境内的苗民基本没有受到汉文化的影响,保留了苗族最原始的墓葬风格。墓葬仅有封土,无碑。

八洋老寨杨氏一世祖于明洪武五年(1372年)迁入八洋。一至三世祖墓于清乾隆时期修葺时立有墓碑,没法窥见原始墓葬形式,而四至八世祖的数十座祖墓,虽然杨氏族人祭扫不断,但由于不知道具体墓主是谁,至今没有立碑,只有封土,完整地保留了明中期的原始墓葬形式。这些明中期的原始封土墓葬,历经近五百年的风雨浸湿,如今基本与地面持平,只见略高于地面的长方形封土堆,但占地也仅略有两平方米(宽约1米,长约2米),且整齐而紧密地排列布局,基本具备节地型墓葬的雏形。

值得一提的是,这一时期只有封土而不立碑的墓葬形式,在雷山、丹寨、麻江等汉文化渗透较晚的苗族地区的墓葬,直到民国时期都还依然大量存在,所不同的是,这些地区的苗族墓葬封土是圆锥形而不是长方形,且高和大,像个蒙古包,占地多而排列稀散,与锦屏境内苗族的节地型墓葬相比,显得非常浪费土地资源。

明洪武三十年(1397年),朱元璋派官军进剿锦屏婆洞林宽起义,溯沅江而上进入锦屏。从此,锦屏盛产优质杉木的信息传至江南、华东。此后朝廷到锦屏广征皇木,带动了民间木商大量涌入锦屏,皇木”“民木贸易兴起、繁荣起来,拉动、刺激人工造林业并日益繁荣兴旺。八洋老寨杨氏四至八世祖正好生活在明中期人工造林业兴旺的时代——25年为一代计算的话,四至八世祖便大约是生活在1372年之后的100200年,即约1472年至1572——土地价值有所上升,墓葬形式之所以与雷山、丹寨、麻江等地的苗族墓葬有无石碑的相同之处,又有大小和形式的不同之处,前者是苗族原始墓葬文化的延续,后者是利益的驱动所至,毕竟,占用更多的土地建立坟墓,便要以牺牲价值昂贵的“皇木”“民木”为代价。

第二时期为明后期至清初的无字石碑时期。

明后期开始,随着木商的繁荣,逐渐带来了汉文化。受汉文化的影响,锦屏境内苗族墓葬虽然在形式上继承了只封土而不用石块堆砌的原始苗族墓葬风格,在占地大小上和排列布局上,也基本没有变化,但都会在坟墓的封土前立有一块无字的石碑。

八洋老寨杨氏家族墓葬群上遗存有多座紧靠明中早期的无字碑墓葬,应形成于这一时期。杨氏先民大约于这一时期,较多地接触到汉文化,学会了为墓立碑,但由于识字的人非常少,找人刻字,还是一大难题,因而留下了无字石碑。这一时期的无字碑墓葬,主要特征是,无字碑上刻有规则的横向刻纹。这一刻纹风格,在第三时期的简约字石碑时期中关立、保三等的墓碑中都还有所体现。

第三时期为清康熙(1662年-1722年)年间的简约字石碑时期。

这一时期,中原王朝政府对锦屏苗民的影响还非常有限,但他们已经有相当一部分人能识文断字,基本能掌握汉文化,故先人亡故后,他们虽然能为先人树立墓碑并刻字,但对纪年方法的认识非常有限,以至这一时期留下的墓葬碑文,仅记录墓主姓名和子孙姓名,而没有时间记录。

从八洋老寨杨氏家庭墓葬群中,发现了大量类似的墓葬,其中以十、十一世祖关立关崽、保三等墓为代表。此外,从这一时期的墓葬开始,墓前和两边基本都会用石块堆砌,不再是单纯的封土,但依然继承了节地的形式,占地依然不多。

第四时期为清乾隆前期至今的成熟性石碑时期。

经过清康熙60余年的发展,至清乾隆时期,社会安定繁荣,木材贸易在清水江得到进一步繁荣,大量汉人客商涌入并定居清水江两岸。他们带来了汉人的儒家文化,甚至在清水江沿岸少数民族村寨开馆授学,锦屏苗族除了语言外,在文化上基本被完全汉化。这一时代,随着社会经济的繁荣,锦屏镜内苗民除了大规模修建石板道路和桥梁外,还开始修建祠堂和大量为先祖修整坟茔,境内遗存的明代墓葬,基本都是这一时候重新修建的。这一时期的墓葬形式主要有以下几大特点:

一是四周用修整过的大石块围砌;二是墓碑碑文内容变得丰富,包括有记录墓主生平的墓志铭、生卒年月、子孙姓名、坟联、山向等信息;三是墓碑形式多样,多以五合碑为主,做工精细,雕刻有文官武将,龙风呈祥等图案。这样的建造价格,应该十分昂贵,这也显示了木商的繁荣,带给了当地苗民大量的财富。但尽管如此,这一时期的苗族先民所修建的坟墓,依然保留了不多占土地的坟墓修建习俗。如果说第一时期节地型的墓葬是为利益所驱动,经过三四百年的传承与发展,到这一时期时,便成了一种自觉性的固有文化习俗了——即使有钱了,即使不再在乎多占用些土地,也不习惯去多占土地修建与众不同的大墓。

从八洋老寨杨氏家族墓葬群里可以看到,主要生活在乾隆时期的十四世祖安才、安相、安秀等人用青石为其先祖修葺了大量做工精良的坟茔,其包括一至三世祖、九至十二世祖的坟茔,开启了老寨成熟性石碑墓葬的时代。这一时代的墓葬,完全地融入了汉民族文化。此后的历代老寨杨氏族人,按照先辈的墓葬形式继续有序地修建坟茔,从清乾隆时期开始至今已有近三百年。三百年以来,历代老寨杨氏族人用青石修建了无数精致的青石墓葬,使老寨杨氏几大家族墓葬群,成为锦屏苗族清代青石雕刻艺术的宝库,其中不乏艺术珍品。最具代表性的是九世祖幼苏墓,其墓四周由大青石围砌,墓碑为宽约1米、高约2米,两层挑檐式结构的青石碑,正面除石刻碑文外,上下左右均雕刻有各种动物、花卉图案进行装饰;在墓碑两侧还雕刻有文武官员、龙凤呈祥等造型图案;刀法上主要是浮雕和镂空雕;手法上严谨写实,刀法简练,结构准确,比例合适,形体浑厚,富有立体感;整体效果概括简明,技法娴熟细腻,形象惟妙惟肖,令人赞叹不已。石碑也历经近三百年风雨侵蚀却依然保存如新没有风化,是锦屏青石优质的最好例证,也是锦屏苗族成熟性石碑时期墓葬的代表。整座坟墓虽然略比一般的墓葬大,但占地依然控制在不足3平米的范围内,并没有占有更多的土地。这说明,这一时期,虽然锦屏苗族社会经济有所发展,但墓葬也只是由粗制变成了精制而已,并没有向占地多的大型墓葬方向发展——传统的节地型墓葬,在这次社会转型中,得了很好的保持与传承。

其中一座墓葬群(出于保护目的,恕笔者不能详说方位),从明朝中期开始入葬,沿着山脊从山头葬到山脚,,一排排地整齐而紧密地排列布局,直到民国中期葬满整个山脊为止,时间持继四百余年,有墓葬数百余座,平均每座墓葬占地约2平方米(约宽一米,长2米)。山脊葬满后,受风水思想观念的影响,由于山背风水不好,族人未向两边山背入葬,因此,此墓葬群近百余年未有新坟——也正因锦屏苗民受风水文化的影响,基本不存在分散式乱葬的现象,多是锁定某处为适合安葬的坟山之后,集中安葬在坟山之内——这一墓葬群目前每年由八洋老寨杨氏家族集体祭扫一次,祭扫过后,墓群内干净整洁,整齐有序,远观之,俨然一座穿越时空的现代公墓群,堪称现代公墓的鼻祖。类似墓葬群,在锦屏苗族境内分布有很多,其中代表性的还有甘乌范氏家族墓葬群,偶里金花、银花龙氏家庭墓葬群,平略双溪口多姓氏共有墓葬群等,这些墓葬群的形成过程和特征与八洋老寨杨氏家族墓葬群基本类似,都有持继时间长、墓葬数量庞大、排列布局整齐而紧密、占地少等特点,基本具备现代公墓的形式。更令人惊叹的是,这种现代公墓型的节地型墓葬,完全源于锦屏苗族区域内代代相传的自觉性的文化风俗习惯。

然而遗憾的是,近入21世纪以来,随着新时期新农村建设的推进,人们物质享受不断丰富,但传统文化习俗却丢失殆尽。这次社会转型对于锦屏苗族的节地型墓葬文化来说,不再像清康、乾时期那么幸运了,而是出现了逆向发展的势头:建造占地面积数倍于传统墓葬者有之,在自家责任田地里乱葬者有之,用水泥浇灌围砌坟墓,破坏生态环境者也有之,这些各种各样的有违现代生态公墓理念的墓葬形式开始蔓延,甚至形成墓葬占地攀比之风。因此,我们如何保护、完善并传承、发扬锦屏苗族自觉性的节地型墓葬文化优良传统,成为当前的紧迫课题。

为此,笔者认为,在土葬未能消除,火葬未能大规模推广的过渡时期里,我们至少应从如下三方面着手刹住当前逆转的墓葬文化之风,传承传统的节地型墓葬文化。

一是树立典型,正本清源。民政部门应联合文物部门选几处有代表性的明清时期节地型古墓群设立为文物保护单位,并借以宣传锦屏苗族传统的节地型墓葬形式,引导人们认识到占地少、排列整齐有序而紧密的墓葬才是我们的传统墓葬习俗。

二是加强教育,树立正确的墓葬文化观。通过多种媒体渠道,比如影视、文学、艺术表演等方式,从家庭、学校至社区乃至街道建立立体式的宣传教育,引导人们树立正确的墓葬文化观。

三是建立村民公约,禁止乱葬大葬。相关社区,村民组织,应建立公约,未开辟为坟山的山、地,未经审批,不得乱葬,也不得建立超过规定面积的坟墓。

锦屏苗族自觉性的节地型墓葬文化习俗领跑现代公墓数百年,但在今天,我们却以倒退的方式被现代公墓理念远远地甩在了后面。笔者相信,只要政府相关部门引导得力,锦屏在墓葬习俗上可以后发赶超,继续走在前列,毕竟,锦屏苗族有类似的文化基础。

 

2019313日凌晨3点于凯里寓所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