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青山陵园 外国人墓地

(2013-05-28 21:26:55)
标签:

杂谈

分类:

从轻井泽回来后,心里一直想找机会去看看传教士Shaw在东京青山陵园的墓地。自己虽不信任何教,但对自古以来一直以神道教为国教的日本,为何同时能让佛教、基督教也在这块土地上世世代代流传下来,以致于一个普通的传教士的坟墓都能被保存了百余年?这个问题一直感到好奇。

 

那天去东京,上午要办事,所以只有下午有空余时间,因此去之前先在网上查找了一下Shaw的墓地位置,进了陵园便直接根据地图来到了目的地。

 

不料原资料所示的位置是块空地,后费了很多周折,在陵园事务所的工作人员以及东京安德烈教会的工作人员的热情帮助下,才找到了一度被改葬后的Shaw的墓地。

 

青山陵园规模不大,占地面积只有约26万平方米,但在东京8个都立陵园中以“名人墓地”著称。陵园建于日本史上最大的内战西南战争前。十九世纪中叶明治维新开始不久,日本在筑地(现在的银座附近)设立了外国人专用居留地,从此打开了日本长期对外封锁的大门。在居留地开设后不到十年时间内,政府就在青山墓地内特设了外国人墓地,安葬在这里的外国人,都是对近代日本的发展在文化、教育、宗教、科学等方面作出过毕生的贡献的外国人。

 

日清战争结束后,外国人居留地一度废除,外国人墓地也因此被归属一般墓地。成为一般墓地后,管理上日趋疏散,为此,东京都2007年专门在此立了“显彰碑”,目的是为了在明确职责范围、妥善进行管理的同时,也可让日本的后代一直记住这些曾经为自己的祖国做出过毕生贡献的外国人。

 

据安德烈教会的工作人员介绍,Shaw的墓地在60年代因他的儿子的要求,从外国人墓地改葬到了东京安德烈教会日本教徒的合葬墓近旁。站在Shaw的墓前,又不由自主地想起了在轻井泽Shaw的纪念堂看到的情景,想起了他当年作为传教士的艰苦生活。令人欣慰的是,为了自己的信念和理想,曾经那么艰苦的Shaw,死后能躺在这样一个安静的环境里,灵魂也一定得到了安慰了。

 

一天朋友和我谈起日本的宗教时说:“他们好像没有强力的宗教观,也不迷信一个神,好像很开放,也不排斥其他的宗教。”

 

对一个深度缺乏历史知识尤其是日本历史知识的我来说,要想深入地理解这个国家的政治、宗教、文化等是不可能的。但是,今天这偶然的机会看到了这个外国人墓地,正如朋友所说的,日本人不迷信一个神,不排斥其他宗教,我们从他们如何对待宗教的态度上也许可以侧面看到他们在对待科学、教育、文化等上的态度。

青山陵园 <wbr>外国人墓地

▲1 长达1.7公里的青山陵园主通道,两侧是樱花树,五月正是樱花树叶最绿的季节。

 

青山陵园 <wbr>外国人墓地

▲2 显彰碑上写着:“青山陵园内的“外国人墓地”中埋葬着的诸位,在江户时代末期至大正时代来日本,他们为我国的现代化的发展起了重要的作用。为了将他们为建设近代日本付出的毕生的努力而取得的伟大事业和丰功伟绩能世世代代地传下去,特在此立此显彰碑。”


青山陵园 <wbr>外国人墓地

▲3 外国人墓地一隅


青山陵园 <wbr>外国人墓地

▲4 外国人墓地一隅

青山陵园 <wbr>外国人墓地

▲5 左侧十字架墓碑的是Shaw之墓,右侧是安德烈东京教会的数百名教徒的合葬之墓。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6 Julius Karl Scriba(1848-1905),德国外科医生。1881年被东京大学医学部雇用为外科医教师。为早期西洋医学在日本的发展做出了重要的贡献。资料记载,李鸿章当时在日负伤时,Julius Karl Scriba是前赴现场救援队的人员之一。

青山陵园 <wbr>外国人墓地

▲7  外国人墓地一隅


青山陵园 <wbr>外国人墓地

 

8 Gottfried Wagener1831-1892)之墓。德国化学博士,1868年来日,为有田烧(日本传统陶瓷之一)从薪柴工艺步入窑业工艺进行了技术指导,后先后就任了京都府立医学校(现:京都府立医科大学)、东京大学的教师和东京职工学校(现:东京工业大学)的教授工作。被誉为培育日本窑业之父。京都早年为纪念他立的显彰碑以及东京工业大学为他立的纪念浮雕至今还完好无损的保存着。


青山陵园 <wbr>外国人墓地

▲9 Karl Flaig(1865-1907)之墓。德国人,帝国饭店经理。教授日本人职工英语和传授西洋料理的制作方法。

青山陵园 <wbr>外国人墓地
▲10 澳大利亚音乐家Rudolf Dittrich1869-1919的夫人Perine之墓Rudolf Dittrich任教于当时的上野音乐学校现东京艺术大学的前身,在西洋音乐在日本的发展起了很大的桥梁作用。Rudolf Dittrich在日任教后期的1891年,夫人Perine在日去世。墓碑上刻的是Rudolf Dittrich为安慰夫人的灵魂而作的诗。


青山陵园 <wbr>外国人墓地

▲11 Albert Charles Du Bousquet1837-1882)之墓。法国军人,是1866年德川幕府时期第一期驻日本的法国军事顾问团的团长。德川幕府垮台后留在日本的法国公使馆当翻译,1870年被兵部省(当时日本管辖国防的行政机构)采用任军事顾问,1871年被元老院(明治初期日本的立法机关)采用专门负责宪法、法律、军事等方面的法语翻译。


青山陵园 <wbr>外国人墓地
▲12 外国人墓地一隅


青山陵园 <wbr>外国人墓地

▲13 外国人墓地一隅。

青山陵园 <wbr>外国人墓地

▲14 Frank Warrington Eastlake(1858-1905之墓。美国语言教育家,1884年来日,创立了“国民英学会”、“东京英学院”,并事英语教育和英和词典的编辑工作。“博言博士”是当时的日本人对其的誉称,一直流传至今。 

青山陵园 <wbr>外国人墓地

▲15 Guido Herman Fridolin Verbeck1830-1898)之墓。荷兰传教士,1866年被聘佐賀藩校在长崎的致远馆担任英語、政治、经济等教授工作。明知维新的很多伟人如副島種臣(政治家、外交家)、伊藤博文(政治家,日本首任内阁总理大臣)、加藤弘之(帝国大学第二人校长)等等都是这个时期的致远馆的学生。

青山陵园 <wbr>外国人墓地

 ▲16  Henry Spencer Palmer(1838-1893),英国土木工程师。日本最早水道工程的横滨水道工程工程的设计师。此后还从事了大阪、东京、函馆等地的水道工程以及横滨港筑港工程等的设计工作。在日本享有“近代水道之父”之称。1987年横滨水道局在创业100周年之际,为其在野毛山公园(旧野毛山配水池即原横滨水道工程的终点地)立了纪念胸像。

青山陵园 <wbr>外国人墓地

▲17  Edoardo Chiossone(1833-1898)之墓。意大利版画家、画家。1875年大藏省纸币局(现国立印刷局)创立初期作为雕刻师被聘来日,从事了纸币、邮票等图案和铜板的制作、技术指导工作。明治天皇、明治时期的军事家、政治家西乡隆盛等的肖像画作者。1988年,母国的意大利发行了Edoardo Chiossone身穿和服的邮票,1994年11月18日日本发行的Edoardo Chiossone身着洋装的纪念邮票。


青山陵园 <wbr>外国人墓地

▲18  巴黎外方传教会(Missions Etrangères de Paris)传教士之墓。1874年在东京最早设立的圣若瑟教堂的大主教也安葬于此


青山陵园 <wbr>外国人墓地

▲19 沙特尔圣保罗修道会修女之墓。 

 

 点击图片或使用键盘← →翻页

▲20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