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中国当代诗坛“五指山”——我看中国当代顶尖的诗人

(2009-02-09 23:24:52)
标签:

诗歌

诗人

评论

原创

海子

于坚

伊沙

西川

北岛

姚敦淋

文化

分类: 评论

中国当代诗坛“五指山”

——我看中国当代顶尖的诗人与诗歌

 

 

姚敦淋

 

 

    如果说要在中国当代诗坛精选出几位真正顶尖的一流诗人,我觉得有这五位:北岛,海子,西川,于坚,伊沙(大致按时间顺序)。这就是中国当代诗坛的“五指山”。这三十年来中国新诗的蓝天几乎就是由他们撑起。

 

    下面按我个人私下对他们的热爱程度略说一下这大名鼎鼎的“五指山”。

 

    海子——中指。

    中指是五指中最长的,而海子毫无疑问也是五人中最具诗才的。然而他也死得最早,最让人心痛。真正接触海子的诗歌是在2008年。之前在我20年的生涯中仅只读过海子的《面朝大海,春暖花开》。不知是老师解读的原因还是我水平不够,总觉得这诗也“不咋滴”,心想如果这就能代表海子的诗歌,那海子也不怎么样。所以当我2008年读到海子的一本诗集时,才甚觉与之相见恨晚,并为自己之前的无知深感羞愧。止此我才知道,海子是中国新诗王国中最天才的一只蜜蜂,他一直在孜孜不倦地筑建中国的新诗巢宇和神殿,然而这个宏伟的工程不及竣工,他就拂袖而去,弃我们于不顾。现在海子的诗歌早已为人们所熟知和热爱,解读评论亦多,我在此不必赘言。我想,无论那些专业的诗歌批评家对海子著名的长诗有多少指责诟病,仅凭海子那些像闪电一样的短诗就足以让他在未来的中国新诗坛上闪耀一百年而不朽。

 

    于坚——大拇指。

    大拇指又短又粗,就像于坚。然而大拇指却也是最有力量的。借用沈浩波的话说就是“你们矮小而强壮∕就像东方人的阴茎∕短促而持久”。于坚的诗的价值毫无疑问也将是最为持久的。大拇指还有一个特点,在五指中最丑最不起眼(因其他四指都更具修长之美)。这是第一感觉,或者说外表。然而仔细一看就会发现,大拇指也是最特别的,它完全独树一帜。如果说在中国诗坛上拿他们五人的诗来比是各有千秋的话,那一旦放到国际诗坛上,于坚的诗就会获得完全高于其他诗歌的价值。因为它更独特。站在国际诗歌价值体系上来看,于坚的诗毫无疑问将从五人中脱颖而出。而且不是一两首,而是大把大把的诗歌。这就是于坚这根可怕的大拇指,他的力量会让中国当代诗坛感到恐惧。如果说诺贝尔文学奖在中国未来的三十年内可能会产生一个,我觉得在诗歌领域可以首先考虑于坚。

 

    伊沙——小拇指。

    小拇指是五指中最弱小的,就像伊沙,在五人中他的资格也最嫩。然而小拇指也是经常用来鄙视、讽刺、挖苦和挑战的。它最偏执、最顽劣、最可恨、最具锋芒。然而别看它时常是那么玩世不恭,嘲讽一切,拆解一切(像个调皮的小孩子一拿到玩具就拆个稀巴烂),可心里其实特较真(已经不只是认真了!)。如果说拆解“黄河”、拆解“保姆”、拆解“麦地”,还只是在中国有效,那么拆解“诗人”、拆解传统价值则在整个国际诗坛上也毫无愧色。而像《儿子的孤独》这类常被选本漏选和诗评家忽略的诗作,我个人一厢情愿地以为,它们已经不只是属于伊沙,而应当是属于整个人类。虽然它们就只是那么简简单单的一小点,然而却像一根针,尖锐,锋利,一针见血。或许小拇指在大多数人眼里还不是那么够分量,但毫无疑问,时间将验证这根小拇指的斤两,时间也将替我说服庸众。这根小拇指呀,真他爷爷的是个狗日的诗人,这个狗日的伊沙!

 

    西川——无名指。

    无名指是戴戒指用的,毫无疑问,在五指中它最具贵族气,这也理所当然。而“无名”这个名字本身就缠绕着思想、哲理、深度与智性。这就是西川的诗。在聒噪的“第三代”中沉淀下来的两块最珍贵的结晶体无疑就是于坚和西川。而西川,又是一个一直受到冷落(至少在“第三代”是如此,只要考察一下“非非”“莽汉”“他们”“大学生诗派”等与西川那一伙的受欢迎和重视的程度以及名声的大小的差距就知道)的早慧的诗人。在“第三代”他之所以不受重视,就是因为他不够聒噪,不会大喊大叫,太冷静、太智性了。然而也正是这一点,在时间之河中大浪淘沙之后,他就像一块森冷的墓碑于那股几多虚浮躁动的热浪末尾突然矗立起来,让一些诗评家大跌眼镜,这才把他当成一块宝来重视。在思想如烟雾缠绕的无名指上,西川几乎成了九十年代以来中国新诗坛上最最尊贵的贵族。

 

    北岛——食指。

    食指是用来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英雄。英雄就应当具有英雄气概。而北岛无疑具有,而且是一个真真正正毫不含糊的大英雄。英雄是在打倒强大的敌人时成就的。然而敌人一旦打倒,英雄也就只成了历史。对于文革及其与之有关的一切(几乎都是政治)的批判和反省,这无疑成就了北岛这个大英雄,使之像一块雄伟的丰碑猝然屹立于新时期如荒原般的中国当代新诗史上,无人撼动。虽然经过三十年的风雨变幻,“政治”进入了“经济”,英雄的身影已渐行渐远,然而翻开北岛尘封的诗卷依然让人感动。至少在我第一次翻开北岛的诗集时,《触电》一下子就让我触电了。它一点也不过时,也一直都将不会过时。哪怕只剩下了这一首,你都不能过河拆桥地否认这块丰碑,否认这个英雄。第一次遭遇北岛这根指点江山的食指确实让人震撼,至今我都仍记忆犹新。至少第一次的亲密接触是这样。这根食指将会一直挺立在中国新诗坛上,因为它是一块英雄的丰碑。不容争辩。

 

 

    以上是我20岁后这两年来读诗期间的一些看法,纯属戏言,恐怕见笑于大方之家了。

 

    (在这“五指山”的周围及脚下还游荡着一大批的诗人,但他们都无法与之比肩。但其中有很多我也喜欢,像李亚伟、韩东、沈浩波、朵渔、胡续东、翟永明、王小妮、尹丽川、顾城、余地、雷平阳……这一长串的名单只是就我个人的审美趣味而言了,所以是“喜欢”。与他们在诗坛的真正价值、贡献和地位无关。)

 

 

2009-2-6夜十点至十二点

 

今天是元宵节,传说今晚月亮最圆最亮,可是只能一个人赏月。

好久没来上网了,就把这篇贴上来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