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姚有为赠给方是民一个雅号——理科傻儿

(2007-09-06 09:39:57)
标签:

知识/探索

姚有为

新语丝

方舟子

理科傻儿

文科傻妞

张功耀

何祚庥

中央电视台

柴静

分类: 杂文
 

姚有为赠给方是民一个雅号——理科傻儿

 

今天在网上意外发现方舟子博士给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女记者柴静起了一个绰号“文科傻妞”,“新语丝的科学精英”们又连篇累牍发表“论文”论述“文科傻妞”的科学性。

他之所以称柴静记者“文科傻妞”,也许是因为柴静记者是文科出身,对理科知识知之不多。他也是顺便炫耀他头上的海龟生物化学博士帽。

方舟子在他的数不清的博客中都是这样介绍自己的:本名方是民,19679月生于福建云霄县。1985年毕业于云霄一中,考入中国科技大学生物系。1990年本科毕业后赴美留学。1995年获美国密歇根州立大学生物化学博士学位。先后在美国罗切斯特(Rochester)大学生物系、索尔克(Salk)生物研究院做博士后研究,研究方向为分子遗传学。1994年创办世界上第一份中文网络文学刊物《新语丝》,主持新语丝网站,担任新语丝社社长,自诩“中文互联网的先驱者之一”。

当我第一次看到这个自我介绍时,我认为其人是一个文理双全的奇才。但是当我看了他的几篇诋毁中医的文章之后,才知道他原来是一个理不成文不就的废物!于是我在《敲响诋毁中医者的丧钟》指出了他在基础自然科学方面表现出的种种愚蠢。在此选4例说明之:

1、其人愚蠢地认为雄黄的化学成分是二硫化二砷

方舟子在《“上火”、病毒与中毒》(《经济观察报》2006.10.23.)一文中洋洋得意地说:“雄黄的化学成分为二硫化二砷,遇热分解变成剧毒的三氧化二砷,也就是俗称的砒霜……

这表明了其人根本不懂大学无机化学。对此我在《敲响诋毁中医者的丧钟》已经对其进行了驳斥,所以在此就不再赘述了。

2、其人对砷、铊的中毒症状信口雌黄

方舟子在《就这样被慢慢毒死》(2005330日,《中国青年报》)一文中恬不知耻地说:“还有比这更缓慢也更隐蔽的下毒方法。往受害者每天饮用的咖啡中加一点砷、铊等重金属,使毒素慢慢地在体内累积,到毒发身亡时看不出有中毒的迹象。这是侦探小说常见的情节,在现实生活中也会遇到。不过,现在通过化验尸体组织,不难发现死因。有人化验了被珍藏到现在的拿破仑头发,发现砷的含量很高,怀疑拿破仑并非自然死亡,而是被用这种方法毒死的。

这表明其人不但不懂化学,而且也根本不懂现代医学。对此我在《敲响诋毁中医者的丧钟》也已经对其进行了驳斥,所以在此也就不再赘述了。

3、其人竟然一贯恬不知耻地说砷是重金属

方舟子在《就这样被慢慢毒死》(2005330日,《中国青年报》)一文中还恬不知耻地说:“还可能有人由于经常吃中药补药,慢慢把自己毒死了。台湾卫生署和美国各地卫生机关都发现多种中药补药含有过量的重金属,如砷、汞等。吃这类补药会‘发热’、‘上火’,让人感到好像很‘补’,其实正是重金属中毒的症状。

其人把砷作为攻击中医的一把利剑,所以他在许许多多的诋毁中医的垃圾文章中都是一贯恬不知耻地说砷是重金属。这说明其人把高中化学常识也已经忘得一干二净了!对此我在《敲响诋毁中医者的丧钟》也已经对其进行了驳斥,所以在此也就不再赘述了。

4、其人居然愚蠢地认为补血就是补铁

方舟子在《当医生要你吃不该吃的药》(200682日,《北京科技报》)的一文中厚颜无耻地说:“特别是那个‘益气健血颗粒’,我觉得很荒唐,按其说明书是用于补血,有效成分显然是铁,那样的话为何不直接服用铁制剂,却要去吃价格昂贵的‘猪血提取物’?

这说明其人对药物化学是擀面杖吹火—— 一窍不通。对此我在《敲响诋毁中医者的丧钟》也已经对其进行了驳斥,所以在此也就不再赘述了。

事实上在知识爆炸的当代,任何人的知识面都是有限的,任何人都只不过是在浩瀚的知识的海洋里喝了几口水罢了。只不过是有的人喝得多一点,有的人喝得少一点。正常的人不懂的事情不说,不懂的事情不装懂。只要做到了这一点,那么任何人都无可非议。如果一个人因为不懂某件事情,偶尔说错了话,当别人指出其错误的时候立即改正,那么任何人也都无可非议。毛泽东就经常说他不懂物理,不懂化学等等,但是这并不影响他伟人的形象。一个人只要在某一个领域做出杰出的贡献就是了不起的人,不需要样样都精通。

方舟子有两个与众不同特点:其一,无所不知。他无所不懂,不但一贯以“科学全才”的身份说三道四,还时常让人知道他还是一个“伟大诗人”。一言以蔽之,他让人们以为,当今世界上就是他方某人是“文理双全”的奇才!所以,他什么都敢批,批文化、批中医、批环保、批克隆等等。但事实上因为他不是全才,所以处处表现出了种种愚蠢。其二,从来没有错。他认为自己是真理的化身,所以从来不承认自己说错了什么。我指出了他在基础自然科学方面表现出的种种愚蠢,他一方面以马甲的身份与我诡辩,另一方面派出他的信徒与我纠缠。但是科学是实实在在的学问,谬误不能因为诡辩、纠缠就变成了真理。

方舟民先生,你作为海龟生物化学博士,居然在基础自然科学方面表现得很愚蠢。如果“文科傻妞”不是流氓语言的话,那么我给你起了一个很适合你的绰号——理科傻儿。

方舟子博士,顺便在这里问一下,给你发表诋毁中医的垃圾文章的那些编辑是男是女?是文科傻妞还是理科傻儿?

方学者,我的一个学生发现“第七届‘PSI-新语丝’网络文学奖”的最高得主马拉居然不会运用“的、地、得”,一片小“文章”,居然27处不会用“的、地、得”。再顺便问一下,你的这个马拉是男是女?是文科傻妞还是理科傻儿?

在这里顺便提醒一下读者朋友,请注意看看方教主派来的评论该文的“评论员”是文科傻妞还是理科傻儿?

 

200796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验证码: 请点击后输入验证码 收听验证码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