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朱希和
朱希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4,826
  • 关注人气:3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石楠情深(作家写意之十三)

(2007-05-28 21:01:31)
标签:

文学

人物

石楠

已发表

分类: 作家写意
 

石楠情深(作家写意之十三)石楠情深

 

 

早就想去安庆探访当代著名女作家石楠,因手头事冗,又有两部书稿出版在即,一直未能成行,真乃憾事。

 

我对石楠女士虽钦慕已久,但至今实际上只是匆匆一瞥,只能算是一面之缘。

 

十多年前,我在太原街头书刊亭翻阅《清明》杂志,一篇题为《画魂——张玉良传》的作品引起了我极大的兴趣,而署名石楠的作家却很陌生。买回一本杂志细细读来,觉得作家占有了关于风尘女画家张玉良的大量资料,但又不是把它写成一部平庸的传记文学,作者显然是按小说来写的,倾泻了自己的真情实感,写得非常投入,我不能不被那种特有的娟秀文笔和细腻描写深深感动。我曾妄自揣度,作者也许是一位学者型兼艺术型的才女,渴望着某日有机会一睹风采。

 

说来也巧,1993年初夏的一天上午,在合肥九州大厦五楼安徽文艺出版社的总编室里,我在正谈一部书稿,进来一位身材不高、文质彬彬的女人,也是来谈出书的事。朱守忠先生见我们相对无言,笑着说:“二位不认识吧?……”当即作了介绍,我这才晓得眼前这位朴实腼腆的女人便是《画魂》的作者石楠,于是握手寒暄。约略一打量,只见她看上去有五十多岁,面容白皙,衣着素雅,戴一副眼镜,讷于言辞,也许因长期伏案写读或体质孱弱而显得慵倦。我们各自忙于办自己的事,便匆匆分手了。

 

今年孟春,因《莫愁》杂志第二期头条推出了石楠撰写的《我与艺术大师刘海粟》一文,反响较大,责编荣玉芬女士来电嘱我写一篇关于石楠的访谈。我说近期恐难有安庆之行,荣编审说函件、电话采访也行,于是几封书来信往,一次长途电话,便草成了一篇访谈录。

 

我说:去年我曾给您寄去一本新出版的拙著小说集《野山的绝唱》,一直未见回音,不知您收到这本书没有!她说:我在收到所赠大作后,即给您写了封不算短的回信,说了我读后记的感想,我以为您早收到了呢!我是寄往文联的,谁知您没收到,真抱歉。

 

我说:听说您三月中旬要去上海参加刘海粟美术馆开馆典礼,届时能在南京宕留吗?她说:海翁的子女盛情相邀,原本是打算去也应该去的,还准备在南京拜谢《莫愁》杂志的同仁和荣(玉芬)大姐,现在看来不能成行了,春节后我一直患感冒又并发了胆囊炎,最近好一些,又赶一部小长篇,这是一家出版社的约稿。现在出书难,大家都知道,有这个机会总要完成任务。我们夫妇体况都欠佳,家务忙不过来,还得搞创作,我历来不擅交际,怕出头露面,怕耽误创作时间,上海就不去了。

 

我说:听说您的长篇巨著《刘海粟传》已杀青,不知在哪儿出版?她说:我在《我与艺术大师刘海粟》一文中已经透露,要为海翁立传,现已脱稿,定名为《沧海人生——刘海粟传》,计55万字。海外版已同台湾地球出版社签约,春节前已收到样书。国内版拟由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因文字较长,出版社担心读者经济上承受不了,可能要作些压缩,我正在做这个工作。

 

我说:十多年来,您创作了近十部传记文学作品,从处女作(也是成名作)《画魂——张玉良传》到《寒柳——柳如是传》、《才子之死》、《刘苇传》、《沧海人生——刘海粟传》等等计300多万字,从选材角度看,其中女性题材占有很大比重。您为什么对此情有独钟?她说:诚如您所说,在我三百多万字的作品中,除刘海粟、亚明传以外,的确全是女性题材。即使是这两部以男性为主人公的作品,也涉及到不少女性。这是因为,我认为女性从未能与男性共同分享过世界,而女性对人类文明和繁衍、社会进步的贡献并不比男性逊色,几乎所有出色的女性,对社会进步人类文明有所贡献的女性,她们的付出比男人更多,她们表现得更坚韧、更认真、更敢于牺牲;而她们所经历的苦难、艰辛、坎坷比男人更多,她们若想得到社会承认又更难。我在作为女性,当然更理解女性,我想还给女性一个公正。我所写的女性都是不甘命运摆布的苦难者,我写她们在不平中的抗争,写她们在苦难中的不沉沦,写她们同苦难搏斗的奋斗史。作为女作家,我当然要为女性呐喊、呼吁嘛!

 

我说:您的坎坷经历和人生履迹与文学创作之间有怎样的联系?她说:我的所有作品,都是我真情实感的抒发,是很难割裂我和我笔下的人物的。我歌颂苦难造就伟大,歌颂苦难造就不朽,歌颂磨难对强者来说是可贵的财富。我认为人的富有不是金钱,不是一时的荣誉,而是帮助自己认识人生的经历。我歌颂美和顽强结合产生的不可摧毁的力量。张玉良、柳如是如果不沦落到社会最底层,她们就不能有那么坚强的反抗力量。刘海粟因为终不为社会理解,误会的痛苦化作了他艺术的创作力量和艺术灵感。我若不被“唯成份论”视着卑贱的下等公民,我的生活若顺顺当当,我就不可能理解我笔下那些和苦难搏斗的入地狱者。平淡人生不可觉,只有吞食了人间的苦涩的况味之后,方可悟透人生。何谓人生?我以为人生并非风平浪静航程,也非杯光灯影,光环彩带。荣华富贵是一种人生,无忧无虑也是一种人生,无所事事得过且过也是一种人生。而我选择了一条艰难险阻的路。我所有的作品,写的是我的人物,却又都是我对人生的体验?

 

我说:您的传记文学显然是一个博大的系列工程,您对作品的总体风格有怎样的追求?每部作品在艺术风格上有无变化?

 

她说:我的传记文学,我把它们称作传记小说,它不同于史、传。它以真人真事为依据,但从艺术要求出发,有时也虚构些细节和合并些人物。为了塑造人物,必得有虚拟和艺术加工,生活的真实在这儿就得屈从于艺术的真实。我苛求神似,不求一言一行的形似,艺术的真谛就在于似与不似之间,一切艺术都不能是生活的翻版。这是我的艺术观。我的作品一个突出的特点,就是浓情,有较强的感染力,不动情我不写。但每部作品又有区别。像《沧海人生——刘海粟传》、《回望人生路——亚明传》,虽也采用小说的手法,除了艺术处理结构,没有任何虚构,是纯文学传记。《寒柳——柳如是传》、《画魂》则只能是历史小说了。但总的风格,还是以情动人。我的另一艺术观,就是认为一切文学艺术作品都应是情的结晶。情是一切文学作品之魂。

 

石楠情深(作家写意之十三)石楠的情,不仅挥洒在她的作品中,她对文学同仁也是披肝沥胆、一往情深的。她十分关注我加入中国作协的事,听说我出了四本书还没入会(我1990年填过表,当时的介绍人是孟伟哉和西戎),就说:“早该解决了。我给你当介绍人,再找省作协的刘先平同志,我们两个人介绍,你再报上去。还给我市出书的作家作序撰评,这都是令人感念不忘的。

直到2006年9月30日,省作协合肥九狮苑宾馆召集我省中国作协会员开会,选举出席第七次全国作代会代表,晚宴上见到我,知道我和许春樵今年7月28日被批准了,非常高兴,我们痛饮了三杯喜庆酒。

石楠大姐真和她作品中写到的许多女性一样,善良,多才又多情。

 

 

 

2002年4月2日初稿

2007年5月28日改写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