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朱希和
朱希和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14,826
  • 关注人气:365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绍棠,您走得太匆忙(作家写意之六)

(2007-05-26 08:57:30)
标签:

刘绍棠

文学

人物

已发表

分类: 作家写意
 

绍棠,您走得太匆忙(作家写意之六)绍棠,您走得太匆忙

 

                                                              

早春的寒风裹挟着霏霏细雨传来了您因肝硬化溘然长逝的噩耗,我顿时惊呆了!

 

怎么会呢?两个多月前,在中国作家协会第五次代表大会上,您不是刚刚当选为副主席么?席不暇暖、音容宛在阿!尽管我极不情愿相信这是事实,但新华社发了消息,不由我不信,我只能黯然发出一声长叹:绍棠,您走得太匆忙了!

 

我忘不了1983年暮春初次相逢的那一天。您和林斤澜、邓友梅、从维熙、刘心武五位京都作家应临汾地区文联之邀,结伴来到洪洞大槐树,给晋南百位作者举办文学讲座。站在讲台上的您,身材颀长,面庞白皙,戴一副眼镜,显得潇洒而儒雅,长达四个小时的精彩演讲,博得多次掌声。您说自己是十三岁头顶高粱花走上文坛的,您的生身之地是三千里大运河北端的起点----通州儒林村。您写了大半辈子运河滩,因为故园的乡亲哺育了您,大运河的乳汁滋润了您创作的灵性,成为一股永不衰竭的源泉。您说您的作品种常常漫溢着浓浓的乡情,流泻出对故土的眷恋和依恋;您的乡土文学要风标独树,执着地为九亿农民而写,抒写出一曲新生活的牧歌……

 

坦率地说,我和您乃是素昧平生,但早在五十年代,您就以《青枝绿叶》、《运河的浆声》戴上了“神童作家”的桂冠,成为那个时代文学青年痴狂崇拜的偶像,作为比您小不了多少的我,一直以钦羡的目光注视着您,却又一直苦于无由拜识,幸得这次机缘,岂能失之交臂?那日黄昏,我冒昧走进您下榻的县招待所那间简陋的客房,您搁下手中的笔兴奋地说:“我刚刚写完一部长篇的开头!……”那日您天真得简直像个孩子。我们随意地侃谈着,仿佛他乡遇故知。当您得知我想调回江南的故乡,便善解人意地说:“芜湖是个好地方,你的文化根基在那里,应该回去。合肥的鲁彦周、芜湖的高尔品我都熟,有机会向他们问个好。”您热忱地在我的笔记本上写下了北京的住址,并一再说:“以后多联系……”谁料到那竟是我们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面对面地倾心交谈。

 

我忘不了1988年5月您给我寄来的书信和散文《蝈笼自语》。您真是一诺千金,接到我的约稿函不到十天就回信“复命”,虽说只有四千字,但毫不伪饰地宣泄了自己的人生况味和文学追求,我以《名家新作》专栏发表于我所主编的《新田》杂志上,这对群众性的文学活动无疑是很大的支持。这一年,您还为临汾作家侯桂柱小说集《温暖的夜》写了序,倾注了对一个毕业生从文但成就不大的中年作家的一腔热忱。

 

我忘不了1994年6月您给我寄来的第二篇约稿《我踏出的钎道》(载《七彩帆》杂志9、10月号)。在这篇六千字的散文中,您不仅引经据典翔实描绘了生身之地儒林村的历史沿革、风土民情,还认真地总结了自己一生的创作。您说45年的创作生涯您写了45年大运河,您在大运河上留下的人生足迹犹如古代千百万船夫踏出的古老纤道,12卷的《刘绍棠文集·大运河乡土文学体系》只能算是尽了力,却并没有尽了兴。是的,当时北京出版社决定出版您的文集,精选了长篇小说8卷、中篇小说2卷、早年作品1卷、理论·随笔·回忆录1卷,洋洋近千万字。您说“这是党和人民对我一生创作方向、创作道路、创作成就的肯定,也是展现我对大运河乡土和乡亲的总体奉献。”您的作品已多次获奖并以多种文字被介绍到国外,1991年受到国务院表彰,荣膺“为发展我国文化艺术事业做出突出贡献”的专家称号。您的家乡通州设立了刘绍棠文库,您可谓功成名就、著作等身。然而您依然重义守信,不仅应约寄来稿件,还附了两帧照片。您说“前几年闹了一场暴病,死里逃生之后元气亏损,身体虚弱”,后来虽已康复,但一次中风又致偏瘫而坐上了轮椅。尽管案牍劳形使您积劳成疾,您还是以旷达乐天的襟怀与命运抗争,笃信“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并把这8字条幅悬挂在蝈笼斋。壮哉斯言!您果然心志不泯,只要一息犹存尚能搦管仍笔耕不辍,以病弱之躯向人民奉献了《京门脸子》、《十步香草》、《狼烟》、《瓜棚柳巷》、《柳敬亭说书》、《柳伞》、《孤村》、《蒲柳人家》、《小荷才露尖尖角》、《蛾眉》、《野婚》、《黄花闺女池塘》、《豆棚瓜架雨如丝》、《芳草满天涯》等优秀作品。您说您“在开国大典的礼炮声中登上文坛,将近半个世纪亲历了中国当代文学事业的履迹,创作上的成败得失都可供后人借鉴,应该把一生的探索与觉悟倾囊相告于后人----愿后来者居上!”两年前我编发这篇文章,只是想搞点“名人效应”,如今读来,多处文字似为谶语,莫非是您告别文坛、撒手人寰之前的真情告白?

 

我忘不了前不久您寄来的那封信,您说您案头的长篇小说《村妇》快杀青了,家居已从府右街光明胡同45号(现为乡土文学研究会会址)迁入前门西大街97号,邀我去做客,欣喜之情溢于言表。您信中还附了一帧彩色照片,那是您与夫人曾彩美女士的合影,背面写着“老伴内助,创作多产”,依稀流露出您对几十年来相濡以沫、恩爱如初的贤内助和人世间的无尽留恋。您说近来体况略好,但肝区有剧痛,还以由衷敬佩的心情说到文坛前辈冰心、巴金两位老人。是的,97岁的冰老,93岁的巴老仍以文学为伴与世纪同行,如今想来,您在创作上正当盛年,岂不是走得还匆忙了?

 

不,绍棠,我相信您没有走!您只不过坐着轮椅,揖别京都的蝈笼斋,走出《京门脸子》,又回到生养您的通州儒林村去了。我恍惚看几您撑着一把《柳伞》,踏着《十步香草》,蹒跚着登上大运河上的一艘小船,神情地回眸故园的《青枝绿叶》,睇视《孤村》的《蒲柳人家》,谛听《运河的奖声》,在母乳般的流水中漂呀漂呀,漂流到远方,虽不知所终,但在《芳草满天涯》的奇幻世界里,终有您的英魂一缕长留人间……

                                               1997.3.14.

(原载上海《文学报》等纸媒)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