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梁红兵
梁红兵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1,539,732
  • 关注人气:4,85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金瓶梅札记—雪儿的故事—大结局—被逼为娼(幻灭后的生死抉择)

(2012-07-29 21:32:30)
标签:

杂谈

春梅

感悟随笔

金瓶梅

来旺

生活记录

文化

西门庆

休闲

雪儿

潘金莲

金瓶梅札记—雪儿的故事—大结局—被逼为娼(幻灭后的生死抉择)
   雪儿被拐骗到山东临清,被迫做了暗娼拉客卖笑。

 

入夏的北京很热!

天气变化多端,一会晴了,一会雨。天热的时候,阳光高照,傍晚,又有一丝凉意。感觉人世间的情感变化和世事的沧桑就在这阴晴不定的天幕下,闪烁着点点阴暗的微光!

我们阅读古典文学的时候,也可以那些表面的华盖下,窥视出现代人可以感知的那种浮华身后的阴影。

雪儿在春梅设下的圈套下,一步步的走向毁灭。

此时,她已经被几个下人压着拖到正房大院子当中。天已经黑了下来,月亮也默默的隐去了。四周高墙,阴森怪异,两旁边站着全部是守备府的士兵,每人手里高举火把,将整个大院照的半明半暗,使得时间凝固,气氛更加恐怖。

雪儿此时,心静如水。她明白。春梅这是成心找茬儿要治自己于死地,在春梅的眼里,一个女人,当众被扒下裤子,露出屁股,再被男人打板子,比直接杀头还要羞辱,绝大多数女人宁可撞死,也不会去受这份侮辱。

可是,春梅想错了,雪儿已经是死过一回的人了。

在西门庆家,雪儿已经活的不是个人了。

平时,众位娘们回家,别人就是给大娘行个礼就是了,独有自己,要跪下给大娘磕头,然后西门庆回来了,还要给西门庆磕头,在和众位娘们行礼,这算是啥主子,还不如个受宠的奴才。

这样的日子熬了七年,今天又要挨打了。不就是打嘛?来吧,无所谓了,打不死我,我还想办法逃!

想到这里,雪儿更加平静,就在这时,春梅一声令下:

扒下这个贱人的裤子,给我狠狠的打!

很快,雪儿的衣裳裤子被扒了下来,露出雪白的肌肤,站在旁边执行的就是张胜,他作为守备的亲随,很受宠。连大奶奶春梅都对他另眼相看,

看到雪儿白嫩的肌肤,张胜的心里不由得一动,他心仪雪儿很久了。在男人的眼里,雪儿是个很标准的女人。不但人好看,皮肤也很细腻,更加上心地单纯,未语先笑,很让人喜欢。

现在,雪儿被压在地上,张胜心里很复杂,作为一个男人,他不能去救雪儿,也不能去求情,那样雪儿的命运会更加凄惨,也许会在杖下被打死。

唯一的,只有的在行刑的时候,暗暗的做点手脚。这些,张胜很是拿手。当时用的是大板子打人,如果被打的人,花点钱,打人的人会在手下留情,表面上看着打得很厉害,实际上,打得不重。要是不肯花钱,执行人会发狠的打,几下子会将挨打的人打得皮开肉绽,死去活来。

雪儿当然没有给谁花钱。她已经没有钱了!

张胜开始行刑,几下子就将雪儿打得哭了起来,不过,雪儿心里明白,张胜打自己,听着声音很大,打一下,响一声。不过,雪儿自己却感到不是很痛。她的心里突然明白,张胜喜欢自己。

雪儿不禁流下了泪儿,不是因为痛,而是感觉心里有一丝甜。

在这个黑暗的世界上,还有人在关心自己,这让雪儿几乎绝望的心里,有了一点希望。

很快,板子打完了。雪儿装作昏死在地上。张胜赶紧上前,向春梅禀报说雪儿昏过去了。

春梅打雪儿不过是想报仇,顺便将雪儿赶出守备府,她当然不愿意雪儿死了,那样的话,不但有了人命官司,自己和陈经济还不能相认,对春梅来说,得不偿失。

春梅下令将雪儿拖到门房里去,顺便叫人把媒婆兼人贩子薛嫂叫来。

薛嫂很快就来了,春梅大概的将事情的原委一说,薛嫂立刻明白了其中的缘由。

春梅阴沉着脸,冷冷的看着薛嫂:

你把这个贱人务必卖到妓院,身价银子我不要了,但是一定要她去妓院,要是你敢捣鬼,以后咱们娘们就见不到了。

说这话时候,春梅的眼里露出少有的凶光。

薛嫂看到春梅的样子,暗暗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天啊,真的是树大自直啊,要是还在西门家,春梅还能这样吗?不容自己多想,连忙应承道:

瞧您说的,我哪里敢蒙你呢?我还指着您吃饭呢。

她请春梅雇了一辆车,把雪儿连夜拉到自己的家里。

雪儿来到薛嫂家里,此时她已经清醒过来,得知自己已经离开了守备府。突然,雪儿放声大哭,一连几个月了, 她连个哭的机会都没有。

薛嫂没有劝她,作为女人。她理解雪儿的苦衷,换了自己,她也会大哭的。

不想,雪儿越哭越难受,整整的的哭了多半夜。到了天明,才勉强睡下了。

晌午十分,雪儿醒了,薛嫂给雪儿做了点饭,就把春梅指示自己一定要将雪儿卖到妓院的事情说给了雪儿。

雪儿听罢,不禁又一次流下了眼泪。她没有想到,春梅这次对待自己会这样的残酷。

不过,薛嫂这次到很干脆,看到雪儿的泪眼。薛嫂下了决心说:

你的事情,我也算是都知道。谁也不怪,就怪你们当初在西门庆家结了仇。春梅一再嘱咐我要把你卖到妓院,去他妈的,我养儿养女,也要积德。我就给你找个好人家,你们过两口子的小日子吧。不要在想啥富贵了,咋样?

雪儿听罢,赶紧给薛嫂跪下,多谢再造之恩,不过,雪儿担心:

春梅那里咋办?你能应付吗?

薛嫂笑了:

你放心吧!

正在这时候,邻居一个老妈妈走了过来,看样子是很和善,雪儿赶紧低了头。老妈妈来到屋里,薛嫂打了招呼:

她黄大娘啊,来坐吧。

这位黄大娘做了下来,仔细的打量了一下雪儿,问:

这位娘子,看样子很和善,眉眼也秀气,咋晚上哭了半夜,有啥伤心事情啊?

薛嫂见问,就连忙说:

这是我一个亲戚,在人家做姨娘,受不了大娘的气,被赶了出来,现在啥也不想了,就想找个男人,哪怕是小户人家,也可以踏踏实实的过日子。

这个黄大娘一听,眼珠一转:

呦,感情是怎样啊,正好呢,我有个远房亲戚,叫潘五,是个卖棉花的客商。家里生活不错,半年前,媳妇死了,家里有个七十岁的老母要照顾,正托我找媳妇呢。

薛嫂听了,信以为真,连忙接口说:

那敢情好,我们这位娘子,是大户人家出来的,啥都会干,做得一手的好菜,人也长得好,嫁过去,肯定让人家满意。

黄大娘接着问:

有没有嫁妆?

薛嫂见这个黄大娘问得好仔细,心里有点儿疑惑,不过是老邻居了,也要给点面子,但是雪儿的确是没啥私房了,不妨实话实说:

没有,不过,人家主家只要30两银子的身价钱,太便宜了。不要嫁妆又咋样?现在买个丫鬟还要15两呢,不是啥也不会干嘛,还不如俺们这位娘子呢。

黄大娘没有再说啥,第二天就把那个潘五请了过来。潘五看上去40来岁,胖胖的,一副客商的样子,看面相,虽然不忠厚,倒也和善。

潘五一眼就看上了雪儿,也还了还价,这样,雪儿的身价以25两银子成交。当晚,雪儿嫁到了黄大娘家,和潘五成了亲。

当初,春梅卖雪儿的时候,和薛嫂讲定了是8两银子的身价,现在薛嫂以25两的身价将雪儿卖掉。净挣了17两白银,媒婆就是靠这样子挣钱。

 潘五和雪儿在黄大娘家里住了两天,借口要回娘家,坐上大车,将雪儿带走。雪儿心里还很高兴,庆幸自己总算是离开了春梅和西门家。虽然未来的日子不一定多好,可是没有春梅的折磨。毕竟是获得了新生。

这是六月的天气,走了一天,雪儿到了临清城里,来到一个小巷子,雪儿抬头看,巷子口写着洒家店三个字。

看到这里,雪儿心里一紧,洒家店?自己虽然没有出过远门,但是,在西门家也是见多识广啊,洒家店?这不是妓院吗?难不成也是啥潘五的娘家啊。

正在犹豫,潘五叫雪儿下来,说到家了。

雪儿犹犹豫豫的下了车,随潘五进了屋。这是一间小土屋子,不大,一间房子半间炕,炕上坐着几个小姑娘,都是穿红着绿,脸上夸张的擦满了白粉,嘴唇涂得红红的,就是像是刚刚喝了血一样。

雪儿一看,立刻明白了,当时就吓得差点昏了过去。感情这里是暗娼窑子啊,还不如个妓院呢。回头再看看潘五,已经和窑子的老鸨子谈起了自己。

原来,这个潘五不是啥客商,是个人贩子!专门拐卖良家妇女到窑子里卖笑的。

雪儿不顾一切的冲上去,要和潘五拼命,却被潘五一把抓住:

看到雪儿一脸的悲戚,潘五阴险的笑了:

看你的小摸样,生起气来,还蛮好看的呢。

说着,就将雪儿拉到另外一间小房里,扒下雪儿的外衣,把身子压了上去。

雪儿被强奸了。

完事后,潘五穿好了衣服,拿起了皮鞭,对着雪儿一顿暴打,打得雪儿浑身是伤。潘五随后又拿来了琵琶,硬逼着雪儿学习弹唱,不会就打。

为了学琵琶,雪儿不知道挨了多少打,幸好,雪儿还算是个聪明的人,没有过多久,竟然奇迹般的学会了弹唱。

潘五给雪儿起了个名字叫玉儿,让她接客!

从此,雪儿含泪带笑,在临清城里,做起了暗娼。

这一天,守备府张胜,来到了临清办事,晚上到洒家店消遣。雪儿和几个小姑娘,一起伺候张胜。张胜一抬头,猛地看到了雪儿,不禁一惊:

你叫啥?

旁边的人赶紧说,这是玉儿姑娘。

雪儿分明看清楚了,面前的就是守备府的张胜,一直倾心于自己,在春梅要打板子的时候,故意的保护了自己,这是雪儿的恩人啊。

想到这里,雪儿流下了眼泪,没有再说话。张胜明白了,吩咐别的人都不要了,就玉儿留下来。

大家都走后,张胜一把抱住了雪儿:

你是雪儿姑娘吗?

雪儿含泪点了点头。

那你咋会到了这里?

见到张胜问自己,雪儿不禁哭了起来,只好将薛嫂和黄大娘之间的谈话倾诉出来。

张胜听了,叹了口气,说:

她们也未必知情,算了不说他了,要不是他们这样做,咱俩还未必能到一起呢。

雪儿听罢,也点了点头。看到张胜人高马大,也很喜欢。当天晚上,雪儿留了下来,在枕席之间,雪儿娇羞婉转,倾力服侍张胜,让张胜神魂颠倒。早在守备府,张胜就很喜欢雪儿,无奈,春梅看得很紧,一直没有机会,今天,得以鸳鸯戏水,张胜兴奋地几乎晕了过去。

第二天,张胜对着雪儿发誓,要好好的待她。找机会把雪儿娶回家去,不过自己现在还有妻子,另外自己也在守备府当差,时间长了,怕春梅知道。现在先不要声张,慢慢想办法。

雪儿听了,感觉是于绝暗处看到了一丝光明,心里十分感动,但是又不敢太过于相信眼前的事实。

张胜到没有考虑那样多,只是把潘五叫来,吩咐他不许虐待雪儿,同时自己出钱,包下了雪儿,不让她再接客。私下,又给了雪儿3两银子,让她零花。

雪儿的心,至少在此刻,又一次的被张胜,确切说是被一个男人,用火燃烧起来了,她感到很温暖。

雪儿从此不再接客,潘五对她也变得很客气了。雪儿暂时安顿了下来。

可是,雪儿哪里知道,更大的一场风暴正在酝酿之中。

春梅将雪儿赶出守备府后,和陈经济总算以姑表姐弟身份相认了。由于守备经常在外面不回家,春梅和陈经济有时候就在一起过夜,本来也没有啥,但是事情就怕人知道,张胜就撞见了。

本来,张胜也没有把这事情当回事,在大户人家呆长了,啥事情都明白了。很多情况下,只是装傻罢了。所以,张胜就当没有看到,不过,春梅发现了张胜知道自己和陈经济一起睡了,就起了疑心,要杀张胜!

这天晚上,陈经济和春梅在一起商量要杀张胜灭口,张胜正好路过,听到了春梅的谈话,不禁勃然大怒,本来,张胜对于春梅,虽说有意见,但是还不至于反目,可是如今人家要杀自己,不能再装傻了。不过,要杀春梅,张胜的胆子还没有那样大。还是先杀陈经济吧。反正,张胜明白,这个所谓的春梅的姑舅兄弟,肯定不是啥好东西,而且,还不是啥真正的亲戚!

这天晚上,陈经济已经睡了,张胜抓起一把大刀,来到陈经济的卧室,声称送水果,一进门就将陈经济一刀杀死。可怜陈经济一个帅哥,一生没有作出啥大事,也没有啥真的本领,更没有做错啥大的是非,就死在了张胜的手里。

张胜杀人了!

他太鲁莽,不计后果,还没有来得及逃出守备府,就被护军抓住,当场审问,张胜一一招供,春梅大怒,恨张胜杀死了陈经济,当场下令将张胜打死。

没有不透风的墙,有人当场揭发说,张胜的小舅子在临清是一霸。在洒家店欺男霸女,无恶不作。话说出来后,春梅猛地醒悟,自己在前一段时间恍惚听说雪儿就在临清啥洒家店,而且还和张胜有啥关系。

想到这里,春梅一咬牙,索性斩草除根,派人去临清将张胜的小舅子抓住,就地打死,顺便看看雪儿是否在那里混事。

张胜的小舅子叫刘二,是个恶霸,和人贩子潘五一样,都是当地的地头蛇,专门管理暗娼,强收保护费,妓女们怨声载道,敢怒不敢言。

守备府的人来到了临清,很快抓住了刘二,当场打死,算是为民除害了。大家都围着看,雪儿也在其中,看到刘二死了,心里也高兴。可是从大家的嘴,雪儿也得知,张胜也死了。雪儿吓坏了,他不知道张胜为啥被杀,难不成这里也有自己的原因?要是春梅知道了自己在这里,那不就糟了,很可能也是个死。再说了,张胜已死,自己最后的希望也破灭了,即使是春梅不找自己,这样做暗娼活着,有啥意思呢?

就在这时,有人说,刘二的死和张胜的死,都因为张胜杀了陈经济。

听到陈经济的名字,雪儿很是奇怪,张胜和陈经济不搭边,为啥会杀了他呢?

雪儿猛地想起来了,那天晚上,张胜紧紧地抱住自己,做爱完事之后,曾对自己说过,陈经济和春梅在一起的事情。

对于这件事情,雪儿很清楚,不过,现在这个时候,不要多嘴。雪儿保持了沉默。

可是,难保张胜是因为要和自己在一起,被春梅发现,故而被打死的呢?

想到这里,雪儿默默地离开了人群,回到自己的小屋。

雪儿坐了下来,好好的想了想自己的一生,从15岁不到,就随大娘一起嫁到了西门家,大娘死了之后,自己被立为四娘,是因为自己有点做饭的手艺。并不是自己被西门庆喜欢。

原本想,四娘就四娘吧,好歹也是个主子,大家一起好好地过日子吧。毕竟是大户人家,不用为吃喝发愁。谁承想,五娘潘金莲嫁到西门家,和自己闹了矛盾,势成水火。

西门庆作为当家人,总是偏向五娘,使得自己一再承受苦难。

好容易西门庆死了,自己可以抬头了,又加上大娘喜欢自己,而且潘金莲也叫大娘给赶跑了。时下没有人敢在欺负自己。虽然自己已经是个寡妇了,可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还是可以活的很自在的。

问题是将来来咋办?人家大娘有了自己的孩子,老了有孩子照顾她。可是自己呢?也没有个后代,老了咋办?现在最重要的是自己要找个男人。

问题是自己已经有了心上人,就是来旺。原想和自己的心上人一起逃离西门家,做自己的事业,过自己的生活。谁知道,又被官府抓住,卖到了春梅手里。

春梅为了潘金莲被杀,嫁祸于自己,残酷的迫害自己,好几次,差点要了自己的命。

幸亏有张胜,私下还可以给自己一点安慰!

可是,张胜也死在了春梅的手里,为啥春梅,或者说是这个世道,总是和自己过不去呢?

天地之大,为啥就不容我一个弱女子生存呢?

就在这时,门外,人贩子潘五忽然间来了,满脸惊慌,对着雪儿问道?

你是不是从守备府里出来的啊?

雪儿见到潘五的脸色,似乎明白了啥,就平静地问:

咋了,我是守备府里出来的,叫雪儿,咋了?

潘五吓了一跳:

你咋不早说?守备府里还问起你呢?问你是不是在这里做妓女?还问你,和这个张胜啥关系?天啊,会不会连我也要受连累?你当初咋不早说啊?

雪儿看到潘五那副惊魂未定的样子,心里很是好笑:

谁愿意做妓女啊,不是你骗我来的吗?而且,你还多次的奸污了我,这个帐,我还没有算呢!

潘五听完了雪儿的话,吓了一跳:

都是我的错,您饶了我吧。说着要给雪儿下跪。

看到潘五这个熊样,雪儿心里明白,春梅看样子是知道自己在这里了,也许还会来找自己的麻烦的,想到还要受罪,雪儿的心里一阵发冷。看样子,自己只有一条路了。

雪儿想到这里,让潘五出去:

没有关系,有事情,让他们来找我好了,和你无关。

潘五看了看雪儿,没有说啥,走了出去。

雪儿关上门,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本来是想流泪的,但是最终一滴也没有掉。她套好了绳子,默默地悬梁自尽了。

雪儿亡年35岁。

 为啥,这世上,容不下一个弱女子呢?

不光雪儿这样想,有点儿人性的人都会这样想!

雪儿在西门家还是四娘啊。

唉,我为四娘长太息,歌成余意尚彷徨!

长篇随笔,雪儿的故事,全文完。

 

 

最近北京的一场大雨,让我们看出了人在特殊情况下的真实的面目。

因为平时,人们都会把自己伪装起来,让你看不到真实的一面。

可是一旦有了情况,人的最为阴暗的一面就会暴露无遗。

有人为了群众,舍生忘死,有人看到灾害,趁机发财。

我们永远不要忘了那些在灾害中为了人民利益牺牲的人!

也要警惕那些披着人皮的恶狼!

 

金瓶梅札记—雪儿的故事—大结局—被逼为娼(幻灭后的生死抉择)
    梁军的微博: http://weibo.com/1286515823/profile?topnav=1&wvr=3.6

 

 

 

 

梁军说金瓶梅视频:http://video.sina.com.cn/v/b/72685429-1286515823.html

 

 

金瓶梅札记鈥斀鹌棵分械那迕鹘

 


   本人新出版的随笔文集《金瓶梅札记》是我博客中博文的精编稿。金瓶梅札记的主要内容为:潘金莲系列故事,西门庆的生财之道和他的情感艳事,以及西门家中不为人之道的各种有趣的故事,较之我的博文,更加严谨,也更加具有可读性。

 

 金瓶梅札记现在已经上市了,在北京的各大图书大厦可以买到。

当当网购买地址http://product.dangdang.com/product.aspx?product_id=22635197

 

卓越网购买地址: http://www.amazon.cn/金瓶梅札记-梁军/dp/B007NBNJKC/ref=sr_1_1?s=books&ie=UTF8&qid=1332680512&sr=1-1

 京东网购买地址:http://book.360buy.com/10955866.html

 

 

有关联系出版、连载、演讲、采访,请博客纸条联系,本博客文章均系本人原创,费尽心血,希望在转载之时,请注明出处

 

 

 金瓶梅札记—雪儿的故事(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caeac6f0102e348.html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