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欲速不达:董事会应让鲍尔默重掌微软

2013-11-18 08:42:49评论 微软 鲍尔默 ceo 智能手机 it

据外媒报道,近期微软将召开董事会,讨论微软新的CEO,尽管不会确定最终的人选,但可能会将新CEO候选人的人数缩减至35人。在缩小选择范围之后,微软董事会计划在未来几周中对最终候选人进行面试。但随着微软CEO鲍尔默辞职原因逐渐浮出水面,我们认为微软董事会在未来微软CEO的人选问题上也许需要颠覆性的考虑,即重新请回鲍尔默。

欲速不达:董事会应让鲍尔默重掌微软

虽然鲍尔默在接受《华尔街日报》承认微软需要一个新的领导者来应对未来变化,但从其不久前微软员工大会及本次采访时谈及辞去CEO一职激动得落泪判断,鲍尔默的离职又颇有壮志未酬身先去的遗憾和无奈。按照鲍尔默的说法,微软董事会认为其领导下的微软变革过于缓慢,希望加快微软变革的速度,但鲍尔默自己认为未来可能很难满足董事会提出的要求,所以选择了辞去微软CEO的职务。

 

其实早在鲍尔默8月宣布将辞去微软CEO职务的时候,外界就有不少人士感觉突然和不可思议,而我们当时也未发现微软董事会有何充足的理由逼迫鲍尔默辞去CEO的职务。现在终于清楚了,是嫌为微软变革的速度太慢。事实真的如董事会成员想得那般简单吗?新的CEO就一定可以加快微软的变革速度吗?

 

提及微软的变革,在微软董事会及不看好微软的业内人士眼中究竟是什么呢?无非是从传统PC向以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为代表的移动互联网的转型。至于微软董事会认为鲍尔默在上述领域进展过慢,我们认为很难有一个公正、客观的标准。以智能手机产业为例,微软目前在智能手机市场中4%5%左右的市场份额与谷歌Android和苹果iOS相比确实太低,但其仍是全球智能手机产业完整的第三大生态系统,重要的是,在这几年中,PalmWebOS、黑莓等同样完整的生态系统在激烈的竞争中都相继陨落,而当初智能手机产业中最大生态系统诺基亚的Symbian也被微软“和平演变”成为了微软的WindowsPhone,与这些相比,微软在智能手机产业中抗打击的竞争能力并不弱,其战略收获远甚于表面上的市场份额。

 

同样是在智能手机产业,微软利用自己强大的专利,不但使得谷歌当初125亿美之巨并购摩托罗拉保护Android阵营免受专利困扰的目的几乎落空,还从目前使用Android系统的终端厂商那里每年获得近20亿美元的专利授权营收,这点比Android的主人谷歌在市场份额大幅领先相对于企业的收益来得更直接。当然这里我们还没有计算微软自己WindowsPhone获得的营收,尽管它的市场份额很小。不过从刚过去的第三季度看,微软的WindowsPhone增长显著,在美国市场首次超越了被谷歌并购的摩托罗拉而位居第四。而微软即将采取双系统或者打折,甚至免费来鼓励相关OEM厂商采用自己WindowsPhone的策略预示着微软经过多年的固执之后,已经走在了一条适合产业发展规律的道路上。所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剩下就看市场如何去选择了,这是无论谁担任微软的下一任CEO都无法改变的。

 

看了上述鲍尔默执掌微软CEO在智能手机市场中的现状不知业内有何评价?我们只能说,鲍尔默带领微软做到这一步,不能算是成功,但称其失败也确实有失公允。

 

更为关键的是,微软在成为智能手机产业第三大生态系统的同时,并未因此损害自己的核心业务群,且让核心业务群的营收和利润更趋均衡。在上个季度,虽然Windows业务出现下滑,但微软的Office及服务器和工具等企业级和云计算业务增长强劲,不但弥补了Windows业务下滑造成的损失,还让微软整体营收和利润的增长上超越了苹果和谷歌。可以说,在鲍尔默任CEO期间,微软的核心业务实际上并未像外界所言的遭受了实质性的冲击,也未如微软董事会成员所说的增长出现停滞。

 

对此,知名投资人、资产管理公司Longboard首席执行官科尔威尔考克斯(ColeWilcox)在近日出席社交投资网站StockTwits举办的“Stocktoberfest投资大会”时称,PC向平板电脑和其它移动设备转移的工作已完成大半,且因为推出面向针对企业用户的基于云计算的生产力软件,微软的前景会更加光明,未来五年内全球市值最高的公司将是微软,而不是现在的苹果。

 

我们不能说威尔考克斯的言论有夸大的成分,但事实是,微软今年如果不出意外将替代苹果公司成为标准普尔500指数最有影响力的公司。相关数据显示,标准普尔500指数今年截至目前上涨了约24%,为346点。每家公司贡献约0.69(公司的整体贡献基于其财务表现)。而微软今年贡献了9.23点,排在标准普尔500指数上市公司之首,谷歌公司贡献9.17点名列第二,苹果公司仅贡献1.59点,对标准普尔500指数产生的是负效应。也许微软董事会更应该站在全产业(不仅是移动互联网)、长远和发展的角度去看待产业的变化和微软的未来,并以此评价鲍尔默的表现。

 

由此说到微软未来CEO的人选,由于鲍尔默辞去CEO职务是因董事会嫌其变革速度过慢,那么微软新CEO为了迎合董事会的要求,势必会加大在移动领域的投入,甚至为此会剑走偏锋,届时,赖以支撑微软的核心业务是否会因此受到损害是我们最为担心的,因为这才是微软生存和发展,乃至继续在移动互联网市场搏杀的基础和保证。而在苹果和谷歌在移动互联网市场已占据绝对优势的情况下,即便是微软大量投入也难有更快的推进速度,所谓欲速不达。反而是微软目前的缓慢推进、逐步蚕食的策略更加适合。也就是说,不管谁是微软的下任CEO,都应该按照目前鲍尔默的策略和节奏来变革微软最为明智。

 

既然如此,微软董事会又何必煞费苦心,甚至冒险地去更换CEO呢?毕竟新任CEO的能力均是未知数,而就目前的CEO候选人看,我们并未看到他们有什么过鲍尔默之处,但鲍尔默所拥有的对于微软的热爱和激情肯定是这些CEO候选人所不具备的,也是当下微软不可或缺的。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作者文章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