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刘三石
刘三石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27
  • 关注人气: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对视>>组诗

(2007-04-07 11:38:52)

<<雨下在十年前的夜里>>

风,使劲地扳树的头,不愿意低头的

夜是个粗孔筛子,雨,如蚕豆,密密麻麻
落下来。一团狗叫声里,灌满了水
相互碰撞
夜神的上牙,磕着下牙

到处都是水
后半夜,听到有人划火柴,就是不见灯亮
摸到一个掉瓷的茶缸:“赶紧,金狗他爹
快刮门里面的水”

塘北崖,一架驴车翻倒了,麦捆个子滚下去
骨碌碌,驴站了起来
三爷没起来

十年前,睡在他乡的人从夜里惊坐而起
出了一身莫名其妙的虚汗

<<对视>>

一棵男性的树,弯下腰,紧了紧渐松的鞋带
路上会遇到很多哭闹的孩子
他必须,让自己坚强起来

青苔坐在远方的台阶上吹口琴
夕阳和它对视着,流水,穿过它们之间的默契

春天,田野里到处是对视的眼睛
石头和河流。小虫子和大虫子。鸟和它自己的叫声。。。。。。
有时一双眼睛为了和另一双眼睛对视
需要穿过很多事物的身子,才可抵达

此刻,一朵刚开开的小花,看见一头牛
正站在低处吃草,草很嫩,牛的嘴唇是那么小心翼翼
当牛回过头,眼里飘着云影
一朵小花,突然间忧伤起来

<<西北地>>

秋风鼓着腮帮子,一个劲的吹
夕阳,这炉烧红的柳炭,此刻
比一张窗户纸还薄

一只蚂蚁,像,一头驴那样,拼命地
拉着装满日子的干草车
谁的生活,不是靠自己去维持?

比如乌鸦,刚喝足南河湾的暮色
又把西北地的草籽
一粒一粒,都藏到它的影子里

天快黑了,父亲揉揉生疼的眼睛,直直腰
一大片玉米站在他身后
也,揉了揉眼睛

<<回家的路上>>

黄土路,秋风搓的火麻绳
粗的拉车用,那根最细的,牵着绣花针的鼻子
在日子中间拐来拐去

天空,蓝。布谷鸟叫着
我的脚步比羊蹄子还轻

水浅了
几只大白鸭,脏着身子,卧在河坡上,谁
跑掉的旧棉鞋

三爷!背着牛梭子
两根桑树棍,加上,两条风寒腿
他拽着牛尾巴,坐上了夕阳,这架铜马车

〈<一只羊羔>>

一只羊羔,谁家淘气的孩子
顺着半截土墙,蹑手蹑脚
出了庄门

天空,蓝,白鸽子飞来飞去
它看见:一朵花,正在往脸上擦胭脂
一只蚂蚁和甲克虫,做游戏,离它最近的几棵小草
梳着,油光发亮的小辫子

一只羊羔,开心极了
它站在田野的高处,向着远方
大喊了一声
接着,远方传来了,它的回声
“你——好——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油菜花黄>>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油菜花黄>>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