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留学生杂志
留学生杂志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01,933
  • 关注人气:75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用青春赢明天

(2007-08-20 15:29:27)
标签:

学习公社

留学生

乌克兰

基辅理工学院

人在海外

             用青春明天

 

○ 文/甜苇我用青春赢明天
    季成对我说,我们留学的国家和学校,好像是铁打的营盘,而我们这些留学生,就是流水的兵。终有一天,我们会学业有成,离开这个国家和这所学校,回到自己的国家贡献力量,但我们曾经奋斗的经历、我们付出的青春,却会永驻在这里,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因为我们用自己的青春赢来了更加美好的明天……

 

                        同前进的知已

    我与季成相识颇为偶然。那一年,我刚在基辅理工学院结束了一年的俄语课程,准备进入基辅建筑工业大学学习。但那时,有一个非常现实而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难住了我,这就是本科专业的选择。
    基辅建筑工业大学是欧洲一所老资格的大学,在前苏联时期实力相当强劲,许多人都慕名而来学习,像门捷列夫、巴顿这样的大科学家,也曾经在这里工作过许多年。时至今天,该大学的理工科还是很有水平,可供选择的专业也很多。正因为可供选择的专业多,反而让我感到难办。因为我是一个追求完美的人,想尽力选择一个合适的专业。如果专业太简单,觉得自己不求上进;如果太难了,又怀疑自己是否有实力坚持下来。人生最艰难的时刻,莫过于站在十字路口面临着选择。那个时候,选择专业给我带来的痛苦,一直消散不去。 
    有一天,我的几个同学去新学校办事的时候,偶尔和季成相遇,彼此交谈中,得知他在焊接系学习,而他们知道那也是我重点考虑的专业之一,就把季成介绍给我认识。谁知我和季成一见如故,相见恨晚。从那之后,我们就成了在国外留学路上共患难、同前进的知已。
    季成于2000年来到乌克兰首都基辅留学。他以前在国内学的是焊接专业,工作过几年,个人经历也算丰富。但来到基辅之后,一切对他来说,可谓是全新的挑战。虽然在国内打下了坚实的专业基础,但来到一个陌生的国度,语言丝毫不通,毕竟是一件头等困难的事情。因此,季成来的第一年,先在基辅大学学了一年的俄语,过了语言关之后,顺利地进入了国立工业大学焊接系,攻读硕士。

 

                      奋斗在基辅

    那时,我常把季成请到我们宿舍做客。当时,他留着一头长发,梳成一个小辫子扎在脑后,看起来时尚又气派,不了解他的人,会以为他是艺术专业的学生。季成说话坚定有力,非常善谈,自始至终透出一股难以形容的自信和从容,让人觉得可亲又可靠。
    我坦白地问他:“我语言系刚毕业,想进入焊接系学习,但又怕专业太难,坚持不了。你是在这个系就读的,你觉得如何呢?”
    季成听罢,显出一副对困难很不屑的神态,肯定地对我说:“你放心好了,焊接系根本没有你想的那么难。只要你数理化学得不差,又有恒心坚持下去,肯定没问题。你看到系里那里走廊上写的实验报告,觉得好像很深奥,很难懂,那是因为你还没有入门。等入了门,你就会发现,其实也不过如此。一般的学生都能做出来,你为什么不能做出来呢?只要你真心实意地想学,对自己有信心,根本不成问题。众所周知,这所学校焊接专业是最强的,既然你来到这里留学,就要学一门有特色的技术,将来才会大有前途。”
    他的话简明有力,给了我信心和勇气。听了他的话,我对自己实力的怀疑也消失了,对未来的希望却增长了,终于下定决心,进焊接系学习。结束了选择的痛苦,进入了有方向的轨道上来,生活立刻重新充满了快乐。因此,我特别感激季成对我的帮助,是他让我完成了人生中重要的一步。
    季成是在读研究生,平时课程不多。他的主要任务是跟导师们一起做实验,写论文。虽然他语言基础很差,但凭借极大的学习热情和深厚的专业基础,他很快攻克了语言上的难关,一步一步完成了硕士论文。在那期间,他还认识了许多有名望的教授和导师。同时,季成还在乌克兰的科技杂志上,发表了很多专业论文。看到那些杂志,我既佩服又羡慕,曾毫不掩饰地夸他说:“你太厉害了!真希望什么时候,我的专业也能学到这种水平,在专业杂志上发表文章!”一向自信的季成平淡地回答我:“这不算什么,只要努力,你也能做到。” 

 

                       惊险赴德路

    季成用一年时间,顺利地把硕士学位攻克下来。经过慎重地考虑,他决定转赴德国继续深造,攻读博士。
    从乌克兰到德国,也是从东欧到西欧,虽然距离看起来不算很远,但这一路却十分坎坷,他遇到了一系列无法想象的困难。
季成离开基辅时,要带的东西实在太多。以各种方式处理掉一些物品之后,还剩下好几个大箱子,其中有许多重要的学习资料和日常用具。因此,坐飞机直接去德国是不可能了,他只好坐大客车,在路上走了三天三夜。
    季成回忆说,他们坐着公共汽车从基辅驶向德国,一路受尽了磨难。累了不能躺下,只能坐着,饿了就在路上找家餐馆,快速吃完饭,然后继续前行。在通过乌克兰与波兰边境的时候,乘客要到登记处写上自己的状况,其中包括身上所带现款的数额。同坐一车的其他人,基本上都是些工人,或者游民,不会带很多钱。但季成则不然,他是从乌克兰搬家到德国,所有家当全带上了,当然也有巨额现款。如果不如实汇报,万一让人查出来,就得全部没收;如实汇报的话,让别人知道了,又让人不踏实。他说:“我带着这么多钱,当时特别紧张,万一几个人商量好了,一起来把我抢了,那我也真是没有办法。”
    汇报身上所带款额的时候,按规定,必须要去另一间工作室填写,而那些手里端着冲锋枪的保安们,却要求季成把护照留下才能过去。季成没办法,只好照办,把护照交给了其中一名保安。当时,他心里的紧张程度可想而知:万一他们拿着他的身份证一走了之,那么季成就成了没有身份的偷渡民,后果不堪设想。于是,他赶紧办理了汇报现款手续,可等他回来时,刚才收他证件的人却不见了,换了另外一个战士站岗。季成着急地问他们:“刚才的人哪里去了?”他们却回答不知道。眼看车就要开动了,这可怎么办?情急之下,他赶紧去总信息处讯问,这才得知:刚才收他护照的人正好换岗离开了,把证件放在了信息处。他再次拿回护照,赶快上车,继续前进。
    汽车进入波兰境界的时候,他们的前进路程仍不顺利。司机说,荒凉的公路上经常有持枪的车匪路霸出没。因此,他们的汽车只敢在白天前进,天一黑下来,他们就找一家饭店门口停下歇息。即便是异常疲惫,季成也不敢闭上眼睛,生怕睡着后,会有坏心眼的人打主意,那可就惨了。就这样,在去德国的路上,季成度过了受尽磨难的三天三夜。最后,当他们的汽车终于离开波兰地面,进入德国境内后,大家才长舒一口气。
    回忆起那惊心动魄的几天,季成说:“每次想起来都感到后怕,感觉这一路上完全是‘杀’出来的。”

 

                       德国新生活
    季成刚到德国的第一天,已经是深夜。举目无亲,身边还有一大堆东西,晚上各个宾馆也都关门了,他又一次像个流浪人一般,不知如何是好。幸好司机是个善良的人,带着他一边走,一边打听哪里有宾馆。后来,总算找到一家宾馆开着门,但是满员了。最后好说歹说,终于说服了老板,同意他在走廊上睡一夜。在司机的帮助下,季成把一车行李搬下来,在走廊里铺上毯子,勉强凑合了一夜。当时已是深秋,夜里寒冷,贴着地板更感冰凉,其痛苦自然不必多说。
    第二天,季成凭借自己出色的办事能力,克服了语言上的障碍,落实了住处,找到了学校,这才安定下来,开始了在德国的留学生活。
    当我也从基辅来到德国的时候,季成已在德国度过了三年。当我们再次重逢时,不禁有种岁月流逝的感觉。当年在乌克兰曾经坐在一起惬意畅谈的朋友,如今又胜利会师,只不过空间已改,时间已换。这一次,季成已把原来长长的头发剪掉了,留着短短的平头,显得更加精神了。我开玩笑地问他:“长发留了那么多年,就这么一下子剪了,你真舍得?”他说:“没什么舍得不舍得的,剪了省事。就像过去的那些日子,不管是好是坏,不要留恋,认真面对未来才是重要的。”他的回答如此简单而实在,让我暗暗称妙。
    我来到德国后,在季成的帮助下,做事情自然少走许多弯路,没用几天,就顺利地进入了本科的学习。
    季成的业余爱好也很广泛,最拿手的便是音乐创作。无论走到哪里,他都带着一把旧吉他。他说,这把旧吉他已经陪伴他十多年了,像个老朋友一般,对它很有感情。课余时间,他经常一人坐在房间里,作词作曲,自弹自唱,抒发情怀。
    一年年末,我们城市的学生会组织了一次中国学生见面活动,大家互相认识,互相了解。等我到那儿的时候,看见季成早就坐在那里了,穿戴得整整齐齐,谈笑风生。我们热情地打招呼。有个朋友指着我问季成:“你跟他熟不熟?”季成微笑着说:“呵呵,何止是熟啊,简直已经熟透了,熟得不能再熟了。”我听了颇为得意,有他这样的朋友,真是我的荣幸。
    在聚会上,主持人请季成弹唱一曲,会场上顿时掌声如雷。季成真是一个有心人,居然把他写好的歌词打印了好几份,发给在座的每一个人,然后端好琴,准备弹唱。唱之前,他还幽默了一句:“唱得不好,请大家不要扔西红柿和臭鸡蛋啊。”众人大笑。一曲唱完,大家意犹未尽,请他再唱一首。他欣然接受,准备唱第二首的时候,又突然冒出一句:“请大家把课本(歌词本)翻到第二页。”众人听了,又是一阵大笑。在他的调动下,那场聚会开得相当有气氛,一群留学异国的人,似乎找到了久违的亲情。

 

                      我用青春赢明天 

    2006年,季成在德国顺利取得了博士学位。考虑再三后,他决定先留在德国工作一段时间,积累一些经验后,再回国创业。但接下来的事情却不顺利,一来他的专业在德国不是很吃香,二来德国公司对外国录用者的要求很高。他找了几个月,仍没有寻到合适的工作。
    后来,在德国中部一个小城市里,季成找到了一家焊接研究所,他打算去那里再培训三个月。这三个月的培训,就是进一步强化他所学过的专业,达到精益求精。于是,他整理行囊,再一次踏上征程。他走时,我去送别,他对我说:“在国外打拼多年,也看透了许多事情,过去有许多爱计较的事情,现在也想开了。人活着,还是要现实一点,简单一点。无论走到哪里,尽可能地多学些知识,总归是有好处的。”说这话的季成,似乎变得沧桑了许多,让人不由得生出一些感叹。
    如今,季成终于在德国找到一份比较满意的工作,他还是原来的计划,先工作两年,积累一些经验,待时机成熟后,再回国工作。可未来到底还会怎样?我们仍然不得而知。但是,季成经历过的那些风雨路程,那些点滴收获,却成为了他生命中最宝贵的财富。他的坚强和自信,也影响着周围许多跟他打交道的人。
    季成对我说:“我们留学的国家和学校,好像是铁打的营盘,而我们这些留学生,就是流水的兵。终有一天,我们会学业有成,离开这个国家和这所学校,回到自己的国家贡献力量,但我们曾经奋斗的经历、我们付出的青春,却会永驻在这里,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消失,因为我们用自己的青春赢来了更加美好的明天……”
    他的这番话,我会永远记住,并且永远记得,我们在异国他乡一起度过的那些阳光灿烂的日子……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