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鲜松茸,最后的盛宴狂欢

(2014-08-18 16:36:34)
标签:

杂谈

鲜松茸,最后的盛宴狂欢 鲜松茸,最后的盛宴狂欢

 文/霈雯

据说,这一季鲜松茸的盛宴快结束了,也就剩个二十来天吧;各位好美食的看官,请自行斟酌。

松茸是墙内开花墙外香的典型。身为一个有至亲在云南的四川人,长期以来,野生蘑菇排行榜的第一位是被鸡枞菌(鸡菌)所占领的。鸡枞菌是一种有家庭观念的蘑菇(可能与白蚁家族对她的培养有关),今年在这里长了一丛,只要你不伤了她的老巢,明年一定原址重生,一窝一窝的。相较而言,松茸简直就是森林中的散仙,寻他唯一的线索便是松树的根系,试想,在郁郁葱葱的丛林中,成千上万株粗壮的老松树在向您召唤,来吧来吧,我脚下的泥土中藏着他的踪迹,来了来了,哈哈,他刚刚离去、刚刚离去。

鲜松茸,最后的盛宴狂欢

枉自出口创汇了几十年,在云南本地人的食谱中,松茸仍然排名在牛肝菌之后,区区老三而已。(说不定更低)真真是口味这件事,强求不得。记得第一次从香格里拉人肉回京的松茸,被某大妞儿评论为"一股子臭大姐的味道",简直无语到胸闷。我想说姐您感受过啥叫松林的自然清新么?说真的,浓郁如香格里拉的野生松茸,对我而言入口就是松林的气息,什么爽脆、回甜都是后话,一颗松茸香气的浓郁程度,绝对是它出生地的绝佳印证,如假包换。

所以对于鲜松茸的处理方法,因地制宜。云南人抡胳膊就上,洗完了再炒,恨不得将"臭大姐"之味除尽了才好。而最肯为鲜松茸买单的日本人,必定是用竹刀或瓷刀轻轻刮净,免了铁锈的腥气,也免了水分的稀释滋扰。然后刺身点酱油、炭烤蘸些许的盐,品的、就是那股子生清之气、爽脆质感,以及鲜甜的余味。

必须不能说日本人识货。但正如台湾人前几十年将我们的老普洱搜刮殆尽一般,日本人这些年年年高价进口香格里拉的松茸,一定是有原因的。(介货没有储藏价值啊!)有一位做高山药用植物研究的老师曾介绍说,松茸孢子在地下缓慢的生出菌丝、形成菌根、再破土而出成为我们看到的样子,需要整整八年的时间(度娘说五年)。即便你不相信松茸醇可以抗辐射、抗癌,不相信什么18种氨基酸14种微量元素49种营养物质5种不饱和脂肪酸8种维生素2种糖蛋白3种活性物质,因这八年孕育的时光,松茸立即晋身为精灵级的食材,一个诞生在香格里拉原始森林深处的神迹。

时间,是衡量奢侈品唯一的标准。

松茸,正静静的迎来荣归故里的时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