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河南中医郝现军
河南中医郝现军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589,456
  • 关注人气:39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转载)放棄西洋醫學,研究中醫的第19個原因

(2016-01-23 18:21:22)
我放棄被標榜為最先進、最傑出、最完美的西洋醫學,另尋出路、棄西從中、研究中醫的原因1西洋醫學令人心寒的高的死亡率2中國文化和中醫充滿了生命的活力3整個西洋醫學體系忽略了宏觀和感性認知,而太過花時間于微觀和理性認知3舍末逐本、舍繁求簡、返璞歸真4西洋醫生對他們自己的科學檢驗資料亦未可解讀、明白或掌握5對中醫和西洋醫學知己知彼,深深體會到五千年傳統文化的難能可貴6西洋醫學越向深化發展,越是向中醫靠近7中醫的治療遠優勝于西洋醫學8中醫有理論指導,西洋醫學則是在實驗中成長9中醫有其高度和深度,值得窮一生之時間去學習研究11中醫易學,源遠流長11中醫是研究活體,西洋醫學是研究屍體,層次不同12傳統哲學所宣導的中庸之道,與中醫環環相扣13中醫是一門可以濟世的學問,西洋醫學只是一門生意14西洋醫學用錯誤的理論自覺/不自覺地誤導病人15敵友不分16出爾反爾,朝秦暮楚,朝三暮四17污染環境,危害生態,殃及無辜18現代化的科學其實已經是面臨窮途末路19中醫是使用宇宙能

中醫,《國語辭典》的定義為:研習我國固有的醫術,以治療疾病的醫生。而較為嚴謹的定義應是:中華民族傳統治療疾病的方法。包括民間流傳的如刮痧、香灰、火灰、爐灰、煙灰、祝由十三科、符咒、術數,以及《千金要方》《千金翼方》《道藏》、敦煌文化、馬王堆等出土文物(包括未出土的,失傳的)記載…和已經登上大雅之堂的,如中藥、針、炙、推拿、按摩、火罐…。全稱為中華醫學,或中華民族傳統醫學。

傳統文化的另一名稱為封建迷信,而迷信本身是什麼還有待商榷或定義,如經絡即是一例。

  大家有否留意到:凡是西洋醫學(西醫)發現或確诊为恶性肿瘤的病人,往往都是餘日無多的了。但又有誰質疑過為什麼不可以早些發現呢?冰凍三呎,非一日之寒,惡性腫瘤亦是經由長年的日積月累而成的,為什麼又發現不了呢?年年體檢,年年正常,二個月前的體檢還是一切正常的,為什麼現在就全身擴散了?善意的欺騙?美麗的誤會?還是無奈的結局?是否說明這門最現代、最Modern的西洋醫術有著某些不足或先天就不足呢?抑或還隱瞞/存在著某些重大的缺陷呢?

  是否亦可以說明我們那些現代最偉大的科學家們,或者那些讓現代人們引以為傲的現代科學,本身亦有問題?比如他們的機器性能說明,可以什麼什麼…娓娓動聽,但其實他們也不知自己在做什麼(而如果中醫如此說的話,就是虛偽廣告了)!既然是那麼好的話,上臺前為何又要簽生死狀,各安天命,與人無涉?這與中醫的醫者父母心,相去又何止十萬八千里?

  西洋醫術沒說過的中醫不可以說,西洋醫術沒做過的中醫不可以做,西洋醫術說是絕症中醫就不可以把其治好,西洋醫術說骨髓移植是唯一的方法(您不覺“唯一”兩字有多少問題?雖然街上的人都是這樣說的)病人就只能乖乖地,可憐巴巴地引頸以待,有幾百萬分之一的希望,這是漫長而痛苦的體驗;(麻煩的是西洋醫術往往在十幾年後常常忘了他們曾說過的話,又說有什麼新發明,又可以治了,比如大家都知道的肺結核)。

  好了,終于盼到了,但西洋醫術的骨髓移植只適用于55歲或以下病人,並且會產生極為嚴重的副作用,包括令白血球、血小板劇減,或出現排斥,死亡率高達五成(再次化療的成功機會只有一成,即死亡率為九成)!

  而且異體骨髓移植前處置所用的高劑量化學藥物、放射治療以及移植後免疫抑制劑的使用,將病患之免疫系統造成相當大的影響,因此免疫力恢復之時間經年!如體液性免疫球蛋白恢復必需花上1年的時間,而細胞性免疫球蛋白恢復的時間則需要2~3年,最近的報告說,骨髓移植後免疫力完全恢復需 20年!

  美國西雅圖Fred Hutchinson癌症研究中心的斯特雷克博士研究72名存活20-30年以上之異體骨髓移植病患之免疫系統發現,單核細胞B細胞T細胞自然殺手細胞以及具有殺菌能力之 IgG-2及IgG 免疫球蛋白需20年才能恢復正常!那麼,如此的說法,廿年前此病人是否可以算是痊癒了?

  但有趣的是西洋醫術說的任何話,人們都是理所當然地接受,任何東西一冠以科學,資料,分析之類的名稱就特別受用。而這正發生在廿一世紀的今天。

  西洋醫術的放療化療,雖然可以在二周之內把腫瘤體積縮小,手術則更可以在幾小時內把病灶去除(其立論根據認為人是類似積木結構,就像修理汽車)但這僅僅是治標!或是把箭杆鋸斷了,是把看得到的病灶局部破壞或去除了,而並沒有對病因產生治療作用,或者更有可能促進了病情的惡化,會對那些肉眼或顯微鏡看不到的病灶起了推波助瀾,助紂為虐的作用(此乃西洋醫學的衛星腫瘤理論),亦是說幫倒忙!他們只是把自己當成為危機時期的救火隊,而不是園丁[ 西医看病,认果为因 ]

  西洋醫術認為通過放療,電療或手術把局部病灶破壞,縮小或切除,即是成功了;中醫認為通過整體治療,把病灶以及產生病灶的原因去除,才算成功。所以病灶大小的變化並不一定說明什麼

  西洋醫術的其他檢驗,以及所謂的科學資料亦多過于片面,或其理論本身就有待商榷,同樣不能準確表達或反映患者的真實現狀;否則又怎會等到腫瘤有拳頭大時才能發現?亦是說西洋醫學的每一例癌症或中風的發現就是一例誤诊成立,則西洋醫學的誤诊率不是40%,而是80%或90%的問題了)!這就是現代科學的水準!

  比如三十多年前紅極一時的由波士頓哈佛醫學院的霍克文所創,利用缺氧方法來治癌的抑制血管形成療法(以採用截斷腫瘤獲得血液供應的原理),最近已被證實日久效減。抑制血管形成療法亦會遇到抵抗力的問題,隨著日子的增加效力便會減低;利用老鼠進行的研究顯示,一些癌細胞看來適應了由藥物造成的低氧環境。卡貝爾是第一位認為此療法不會有抵抗力問題的研究員,他表示這份報告令人感到沮喪。國家癌症研究院前主管及安省癌症研究網路現任行政總監菲利基斯則不感到意外。他解釋根據癌症歷史,簡單的療法從不奏效,所以只是令人失望,並不會令人感到意外。

  基于以上原因,不少西洋醫生經過深思熟慮、棄西用中,以便更好地幫助病人,已不是罕見的個案,起碼我自己就是。因為採用西洋醫術的醫生及醫療方法發現不了的問題,不表示研習我國固有醫術以治療疾病的醫生發現不了。這是我棄西從中,研究中醫的第一個原因。

  中國文化和中醫充滿了生命的活力

  我們接受洋為中用,並不等于一切洋貨都是好的,更不等于洋奴哲學,崇信媚外,我們應該有自主,應該有自己的意志,應該有自己的思維,更應該有自己的判斷。我們為什麼不可以有一個正確的選擇呢,為什麼不可以告诉病人真相呢?

  在人們的心目中「白大褂+听诊器】无所不能,而「長袍馬褂+望聞問切」則與招搖撞騙相去不遠。這是人們被某些因素影響誤導所致,是不公平的!不但對中醫不公平,對病人本身也是不公平的,對宣導此制度的人也同樣是自食其果,因為病人失去了接受更好治療的機會,包括宣導此制度的人和他們的親人,他們不知道自己是被誤導(消費者公平委員會相信對此個案亦是愛莫能助,或者自己也糊塗了)。

  早在幾千年前,中醫就可以“上工治未病”了!學完中醫,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知人事,亦是說上可治國安邦、中可延年益壽、下可強身袪病,或是說不為良相則為良醫。

  試問閣下,何為科學?何為科學驗證?何為定理?何為定律?又有多少號稱經過無數科學驗證的定理和定律已經改寫或多次的修正?一個真理如尚需不斷修正,又何能言真理?一個定理或定律如尚需不斷修正,又何能言定理或定律?

  張延生先生曾經就關于科學和真理的理論說過:“這種理論僅存在于我國,國外暫時還沒有這種統一的基礎理論,而是每一科學領域中有其自己的基本理論。如自然科學有自然科學的基本理論,數學有數學的理論,體育有體育的理論,醫學有醫學的理論,社會科學有社會科學的理論,社會管理有社會管理的理論等等。因而到處是理論到處是‘真理’。這是因為沒有抓住事物的本質,是經不起長期考驗的。結果形成的僅是特性,不是共性的真理。事物的本質只有一個,不可能那麼多。如果世界到處是真理的話,那就不存在真理了,真理只能有一個。”

  “這是中國古代自古以來抓住的主要思想之一:搞了一個最最基礎的理論,一切行動都要根據它來進行指導。既然一切都要根據這個理論進行指導,那麼它就包括了各個系統的本質,說明了這個系統是非常嚴格。並不像有人想像的,是‘唯心主義’,‘形而上學’,‘樸素的唯物主義’,‘封建迷信’等等。全世界中許多高度發達國家的科學家,是不會在封建迷信中浪費時間的。事實上不能不承認,西方發達國家的科學嚴格性超過了我們,那麼人家為什麼要鑽研《易經》,鑽研老莊哲學﹖當他們發現他們研究了幾十年甚至幾百年的問題,我們的祖先在幾千年以前,已經研究得非常系統,非常清楚。這時才‘妙不可言’,‘玄極了’。他們認為越是不可能的,往往我們中國的哲學越認為可能。他們認為‘一加一等于二’,我們則說‘一加一可以等于二,也可以不等于二’。最近二百多年,他們才認識到一加一等于一零(即二進位)。”

  “所以中國古代從來沒有要求,告訴你一個事情就必須是如此這樣的道理;就必須是非常具體、非常細緻的理論,要求某件事必須如此這般等等。而是告訴大家一個哲理,從來不給大家畫框框。《道德經》《內經》《傷寒》《易經》《河圖》《洛書》等都是如此,告訴你大自然的規律性,並不講非常具體的東西,因此當你讀道家書時,感到莫名其妙,很玄。其實並非如此,它只是講一個道理,大家只要在這個道理指導下,怎麼用都是。所以說,它沒有什麼框框,充滿了生命力。例如西洋醫學中的青黴素,是什麼病,多少體重、什麼具體情況下要用多大量、定得非常死,離開這個範疇就不允許了。而中國醫學就綜合了各方面的情況,具體情況具體分析,用藥可多、可少、可用、也可不用,這樣就靈活多了,境界開放多了,把事物都聯繫在一起,本質就抓住了。這就是為什麼中國文化如此充滿生命力的原因”。這是我棄西從中,研究中醫的第二個原因。

  整個西洋醫學體系忽略了宏觀和感性認知,而太過花時間于微觀和理性認知

  1998-12-30,塞沃斯,洛裏埃大學心理學教授。他進行的創新研究對一種頗為知名的大腦醫學圖提出了挑戰。由滿地可神經外科醫生彭費德在本世紀三四十年代創制的彭費德圖被許多醫學教科書引用,目前仍被外科醫生當作一般指引來使用(彭費德圖標識出了大腦中控制語言及手部活動的關鍵部位,這樣外科醫生在實施手術時便可避免切斷某些組織造成病人無法講話或寫字的後果)。不過塞沃斯發現大腦中代表下巴和前額的部分在圖中被顛倒了位置。這一結論掀起了研究領域的波瀾。塞沃斯的另一項研究還發現大腦中並不僅有一種圖,可能有幾種圖來代表人體的各個部位。我想,當塞沃斯或其他人發現大腦中並不僅有一平面圖,而是一個立體的,與周圍的各式各樣的物質不斷交流,且與我們的宇宙是一個有機整體時,就是現代醫學向傳統醫學靠近的時候了!

  我出身于西洋醫學,亦尊重西洋醫學。西洋醫學之所以局限和片面,並非西洋醫生之錯,而是整個西洋醫學體系的問題,其中最致命的地方是忽略了宏觀和感性認知,而太過花時間于微觀和理性認知;這裏涉及到戰略和戰術,就如一支在戰術上取得優勢,而戰略上卻不敢恭維的軍隊,其前途肯定不太理想一樣;跟著一個不懂戰略,不懂呋I帷幄的將軍,閣下可以自己想想結果,不知可否用“盲人騎瞎馬,夜半臨深池”來借喻呢?這是我另尋出路,研究中醫的第三個原因。

  舍末逐本、舍繁求簡、返璞歸真  

  就用回小哥頓這一病例吧,當初不就是有專家(絕對夠資格的)科學地判斷“骨髓移植是唯一的方法”“不換骨髓就必死無疑”嗎,現又如何,12年了(2003年9月9日是他痊癒 12周年),並沒有骨髓移植。為何又仍是科學的呢?或者這就是科學了嗎?放眼現在,此說法仍然未改變,仍然是“骨髓移植是唯一的方法”!報紙這樣說,基金會這樣說,醫院也這樣說!是學術需要?或是商業需要?抑或是糊弄老百姓? 注:小哥頓當年在“病童醫院”的主治医生 Dr. John Doyle 一年前(2000年)坦承中醫的優越性,對這門新學科深感興趣(他認為本身現在用的西洋醫學是傳統的,中醫當然相對是新的了),並表示希望探討,學習和研究中醫。

  其實,西洋醫生的三大法寶:化療,放療和切除術,本身的原理都是相同的,即破壞或摧毀病變的局部。

  其對癌症的治療取決于癌症的種類和分期(即癌症散佈的程度如何),經過血液,穿刺切片,攝影與放射線詳查後,是零至四期的那一期。病理檢查則以腫瘤大小(T),淋巴結的侵犯(N)的多少,轉移至其他器官(M)來表示。如乳癌患者的停經與否,雌性素反應與淋巴結侵犯是決定手術後的補強治療;而腫瘤大小、單處或多處,決定是否可只切除部分乳房;對子宮頸癌而言,癌細胞侵犯的深度與寬度可決定手術範圍或放射線治療的程度;對攝護腺癌而言,癌細胞的分級與攝護腺特異性抗原可作重要的判斷。以及病人其他身體器官的功能狀況,也會影響治療的副作用。如心臟與肺臟的健康狀況會影響麻醉與手術的恢復;有心肺疾病的病人較容易產生手術的合併症;而腎臟與肝臟的功能影響到化學治療後的身體恢復。

  這是一種只見樹木不見森林的短視方法,只是一種戰術,而沒有戰略,並未能全面地,客觀地瞭解和解決問題。 

  如某種抗生素,細菌的致死量是2克,人的致死量是10克,西洋醫生的職責就是準確地控制使用此抗生素(毒藥)的份量,不要超過3克,即既可毒死細菌,又不至于會毒死人。因為人的耐受力有些時候會比細菌好,所以死不了,但其的積蓄作用,以及對人體的損害,就閣下自理了。這樣的層次,是無法與中醫的陰陽五行相生相剋同日而語,相提並論的。

  再如化療,西藥來來去去就是那麼幾十種,A是負責抑制白血球的;B是負責抗感染的;C是負責退熱的;D是負責利尿的;E是負責抵消A的副作用的;F是負責抵消B的副作用的;G是負責抵消C的副作用的;H是負責抵消D的副作用的;I是負責抵消E的副作用的;J是負責抵消F的副作用的;K是負責抵消G的副作用的;L是負責抵消H的副作用的……累嗎,不累的話還可以數下去。對不起,忘了告訴你們,上面的每一步驟都是由非常科學的方法取得指標來操控的,即每隔幾小時的抽取血液樣本和留取其他的標本(抽血的感受大家都應該有體會吧)。西洋醫生的工作就好像負責擺平一具失靈的天平(且遊戲規則是非常苛刻的,即只能加法碼,不能減法碼,因為藥物進入人體之後是無法取出的;同時維修此失靈的天平的唯一方法是加法碼,而不能拆換部件,因為拆換部件之後的結果只會再多一具失靈的天平)!這邊輕了加碼,加碼後又太重了,于是那邊又再加碼,之後這邊又輕了,這邊又再加碼,那邊又輕了,那邊又再加碼……總之兩邊轉,別人見了以為挺忙的,其實是瞎忙,自尋煩惱,好心做壞事,而且不能自已,怪可憐的!

  這是我研究中醫的第四個原因

    西洋醫生對他們自己的科學檢驗資料亦未可解讀、明白或掌握

  不是任何東西都是越繁複越好的,就如電腦程式,有人用幾行就可以表達的,有些人卻要用幾十行,你說誰的優勝呢?誰的容易出錯呢?

  抽取血液樣本的痛苦和感受且不說,一個人有多少血呢?上午幾筒,下午幾筒,今天幾筒,明天幾筒,後天又幾筒,別忘了這是一個重病的病人!奄奄一息,已是入不敷出了,血液生成的速度快過抽血的速度嗎?西洋醫生已承認,手術的刺激會增加癌症擴散速度,而抽血和輸血會不會又對人體的免疫系統,抵抗功能和免疫功能造成干擾和紊亂呢?你就包涵包涵吧,科學一定是要資料的,沒有資料就是不科學,至于這些資料正確與否,代價多大,就不關我的事了,我有資料寫報告交差即可,所以,就憑這一點,中醫就是不科學的了,所以亦幸好,中醫就是不科學的。這令我想起有些國家的政府是靠顧問報告作決策的,顧問報告上沒寫的東西就是不可以做的,否則,你願意負責嗎?

  現代化和科學化最重要的一點/或者標誌就是定量。但不定量是否就是不科學了呢?眼見為實?紫外線和紅外線你見過嗎?眼不見並不表示它們的不存在。宇外星系你見過嗎?我們所有人現在所見的種種宇宙太空的相片,全是多少萬年以前的樣子,如何研究?現在已是面目全非,今非昔比了。這就是人們將之奉為至尊的「科學」的能耐或所為?

  誰吃飯時數過一口飯裏有多少飯粒?大米煮成飯,是物理變化呢還是化學變化?如是化學變化則其反應方程式又是什麼?如何配平?不知道吧,你是否會因此吃不下飯呢?你昨天吃飯了嗎?

  大智若愚,中醫根本不需要去理會這些,管他什麼菌什麼毒的,人體本身就可以分的清清楚楚,何必杞人憂天,越俎代庖?軍力不足,增添軍費即可,大敵當前,何必自損大將,自相殘殺,為何不同仇敵愾,同舟共濟?

  中醫現代化和科學化是必須的,但不一定用西洋醫學的標準分析和衡量,因為西洋醫學現代的科學觀點和所謂的科學方法也不是絕對科學的,它本身也在不斷地發展和完善。所以我們對中醫,對科學要有遠見,要有戰略眼光。  

  事實上中醫是有定量或量化的,如組方中不同劑量和不同搭配,可以治療不同的癌症或疾病,可抑制不同的細胞。如靈芝在低劑量時對肝癌細胞有抑制作用,中等劑量時對宮頸癌細胞有抑制作用,高劑量時對人的正常細胞抑制作用。我的湯方中,每種組成的搭配和各自的數量是極其嚴格的,多一粒或少一粒都不可以!早6個時辰或晚6個時辰服用的效果亦是不相同的。 

  人的一生是短暫的,窮一生之力所能做的事是有限的,所以我們的研究和工作必須有延續性,可繼承可發揚,而不是朝令夕改,朝三暮四。

  將檔掃描後用光學字元辨識軟體 OCR 可以轉變為可以編輯的文字,有誰見過它可以自動將你家的電話號碼加進去的(是你想加的時候,而不是被病毒感染的時候);拷貝 Copy 亦可以將一些文字或圖片之類的抄到指定的地方,但他可以自動修改參數,變成一篇好論文嗎?

  這是非常笨拙的重複勞動,是不需要大腦幫助的,為什麼如此科學的西方醫術就是偏偏完全依賴它?沒有思維,沒有自主?“人們,我是愛你們的,你們可要警惕啊!”──「絞刑架下的報告」捷克作家伏契克( l903~1943)。

  如果說,要由西洋醫生來檢驗中醫,就如同由西洋醫生去考核中醫並負責中醫的發牌一樣,無稽之談。西洋醫生根本沒資格去說這樣的話,亦沒資格去檢驗中醫!一本“傷寒論”就足以讓西方醫學汗顏;一本“天工開物”亦足以讓現代最偉大的科學家們合不上口;一本“易經”,相信總可以使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君子們合上口了吧?更何妄五千年的林林總總!

  就算是中醫本身,也很難考核一個人的水準,因中醫源于易,本身就包含了千變萬化,各有師承,各門各派,再加上江山代有才人出,決非三言二語就可以知道一個人對中醫掌握的程度,也不可以幾條問題就瞭解一個人的水準!

  在廿年前中醫課是不談靈龜八法,子午流注的,但我在外國教外國人的速成班,就教這個,簡單安全,無副作用,其層次是比西洋醫學高的(當然,如果學中醫僅僅是學此,就太可惜了一些)。醫源于易,易的主要思想為:變易(一切事物都是發展的、變化的),易簡(又名“簡易”,簡捷之意),不易(萬變不離其宗)。所以中醫也一樣,法無定法,方無定方。學醫不學易,惜哉!就像外國人學了靈龜八法之後那心滿意足的樣子,雖然他們亦可以在他們的家鄉方圓幾百里名振一方,但他們不知道山外還有山(如果他們以為這就是中醫了,哪他們就錯了)。 

  中醫的學習方法是融會貫通,不是西洋醫學的死記硬背,這就是層次,這就是分別!但現代的中醫教授方式亦在向西洋醫學靠近,現代的中醫研究方式亦在向西洋醫學靠近;西洋醫學動輒幾個病例,幾個資料,科學證明,中醫亦照本宣科,悲矣。

  西洋醫術不但在病人有病時,在病人發現不舒服時治療困難,在區分何時治癒亦同樣有困難!他們只能是試看看!觀察觀察!试試看看,治病時試看看,是不是好了亦是試看看!何等的危險,親愛的先生,一念及此,您會不會有一種「盲人騎盲馬,夜半臨深池」的感受?會不會為自己的健康和生命掌握在這些人手中不寒而慄?

  創新是好的;忠實地繼承,承先啟後,亦更為重要;站在偉人的肩膀上起步,總比一切從0開始,盲目地創新好。中醫幾千年前已有一套優秀的理論,且在此後的時間裏證實有效,同時直至現在仍經得起時間的檢驗,為什麼就不可以好好地使用呢?就像有些氣壓的電熱水瓶,可以用手按,亦可用杯子的邊去碰觸其開關。如果一個人不知此開關的會一邊按一邊嚷,真難用!當他知道還有另一方法的時候,就會不說什麼的了。如果要中醫跟從西洋醫學的方法,確實是令人惋惜的,起碼這些人是外行。 

  全世界第一例藥物治癒的血癌患者:1991年加拿大華裔男童小哥頓患了不治的家族性噬紅細胞血病,多倫多兒童醫院估計他祗有3-8個月的生命,骨髓移植是唯一的生存希望,不換骨髓就必死無疑。1991年4月4日其開始接受龍衛權醫師的中醫治療,同年9月9日痊癒。哥頓母親在給全球的新聞公佈中說:“在中醫治療期間,根據兒童醫院哥頓的病況檔案中,反映出中藥治療後的進展和成果。當時哥頓的治医生也建議我們繼續給哥頓接受中藥的治療。因為西洋醫生給予哥頓的化學藥療,祗是壓制細胞過度活躍,而不能徹底治根。”1993-06-06 小哥頓的Dr. John Doyle 經由病童醫院的公關部門發表了書面聲明說:“我不能回答中醫扮演了什麼角色,但我不能認可中藥的使用,因為中藥的價值沒有科學證明。說小哥頓已完全醫好,現在為時尚早,我們仍需觀察數年,以確定疾病不再復發。”

  “病童醫院”的官方聲明繼續說:“治療這種病的方法是骨髓移植……病童醫院沒有其他病人能單靠藥療而能生存,哥頓是第一個。”官方聲明還說:“根據世界統計,在停止藥療數年之後,只有少于一成的病童仍然生存。”

  現在,小哥頓已痊癒 12周年了!他並未接受任何骨髓移植。在多倫多病童醫院哥頓的病況檔案中,反映出中藥治療前後的進展和成果。小哥頓的西洋醫學主治医生也建議病人繼續接受中藥的治療,因為他們看到了病童血像的改變。服用中藥兩星期,小哥頓的身上已出現變化,眼睛變得有神,面色已沒有那麼黑。當時從檢驗報告看出,小哥頓的白血球不時標高,白血球一多,便去吃掉那些紅血球,令小哥頓病發。西洋醫生向其父解釋,他們所能做的只是給予小哥頓藥療,幫助他殺死那些多出來的白血球。除非換到骨髓,否則下藥只是治標而不能治本。所以在圖表上,看得到白血球和紅血球的水準經常大幅波動。自從小哥頓接受中藥療法,主治医生雖然不知其事,但小哥頓經常接受檢查。病理學報告發覺白血球的增長已受到抑制,因此白血球和紅血球水準大幅波動的情況慢慢消失。服用中藥五個月後,龍醫師認為小哥頓的病已痊癒,于是讓其父母要求西洋醫生停止使用西藥。西洋醫生對此大加反對,因為根據以往經驗,藥療一停,病情便會惡化。經過一番爭持後,結果雙方各走一步,就是將下藥的次數減少,劑量亦減少。後來,其父眼見小哥頓的病情穩定,索性不再服西藥。其父引述主治医生的說法:“我對中藥認識不深,中醫在小哥頓康復的過程中扮演什麼角色,我也不清楚,但小哥頓的病情的確有極佳的進展。”小哥頓的搶救成功,反映了我們的中醫醫療水準。

  多倫多兒童醫院,在西方來說並不是小醫院,是北美研究血癌的權威,是兒童疾病的權威,她聚集了全世界一流的「現代」科學家和研究人員,有著充足的預算和最現代化的設備。

  但諸如此類的例子,俯拾皆是。

  這些都是西洋醫學沒有的,西方科學沒有的,他們不會明白或無法明白的,是我們極為珍貴的民族遺產,亦是巨大的商機,或者可以說是中國的矽谷。我們完全可以將之商業化、商品化、現代化,沒什麼不好的,或許從此正在孕育著另一次的工業革命。我們應該好好地把老祖宗留給我們的資產研究清楚,不要辜負了我們可能有的機會  

   伏契克亦曾經說過:“不用期待我講述那飄揚的旗幟。完全沒有那回事。我甚至不能講述你們樂于聽的那些動人的故事。今天這裏一切都十分平常。既沒有像往年我所見到的通向布拉格街道的幾萬人所組成的洪濤巨浪,也沒有像我曾在莫斯科紅場上見到的壯闊的人海。這兒你見不到幾百萬人,哪怕幾百人都沒有。你只能在這裏看到幾個男女同志。然而你會感覺到,這已經不少了。是的,不少了,因為這是一種力量的檢閱,這力量正在烈火中冶煉,它不會化為灰燼,而會變成鋼鐵

  努力理解吧。你要相信,力量就在這裏。

  英雄行為是沒有燦爛的聖光環繞的。而鬥爭則比你想像的要殘酷得多,要堅持鬥爭並把它引向勝利需要無比的力量。你每天都能見到這種力量在活動,但卻不是常常都能意識到它,因為這一切顯得那樣簡單和自然。”

  值得一提的是,當時病已愈,可以停藥,並且不需再化療的時候,我並沒有看過他的任何檢驗資料(包括之前和之後),因為中醫並不需要這些,好了就是好了,臟腑正常,經絡平衡,就不需再治療了(包括西洋醫生的化療),不須婆婆媽媽,不須看別人的臉色做人,不須患得患失,更不須等到西方重要學府的研究出來了,我們才覺得有自信、有意義和有根據,才自己承認自己。中醫有自己完整的體系,有自己的標準,正是中醫之所在(現在的中醫臨床醫學模式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一般都是在西洋醫生明確诊断后再去辨證治療。在根本不知其病于西洋醫生屬于何病的情況下,直接辨證施治,臨床上已極為少見)。

  此時西洋醫生並不認為患兒已愈,或是說這些檢驗資料他們自己亦未必可以解讀、可以明白或掌握。這是我研究中醫的第五個原因。

  對中醫和西洋醫學知己知彼,深深體會到五千年傳統文化的難能可貴

  我與很多中醫師不同,因為我是學完西洋醫學再學中醫的,在中國所學的西洋醫學與在英聯邦國家所學的西洋醫學完全相同,唯一不同的是語言不同(千萬不要有人告訴我,英聯邦國家人的骨骼是比中國人/或亞洲人多了幾根的,或神經系統是不相同的)。

  有些人由于對中醫認識不多,認為中醫只能/或只適宜于治療慢性疾病和善後調理,急性疾病或急救只能用西洋醫學,甚至不少中醫從業人員本身亦有相同的看法,這是錯的!事實上,中醫對急性疾病或急救的處理,遠遠優勝于西洋醫學,絕對不會亞于西洋醫學! 

  例如休克:西洋醫生首先要“搭幾條天地線”,找出並去除休克原因,升壓藥,激素……,沒十幾分鐘解決不了問題;中醫則簡單多了,甚至不需要找出休克的原因!一根針(不一定是針灸針,任何含有堅硬尖銳末端的物品如頭髮夾、牙籤、迴紋針、筆、甚至小樹枝均可)針下去,立竿見影!而且往往西洋醫生束手無策甚至放棄時,這根針一樣管用!

  更奇妙的是,這根針還可以同時體現中醫治療疾病的雙重性和雙向性!如同一穴位,詳鄷r用她、治療時亦是用她。如內關穴:血壓高時用她、血壓低時用她、休克時用她、搶救時用她、治療時亦還是用她!

  再如止痛:腎絞痛,是急性發作的腎臟部位劇痛,可持續一頗長的時間,病人非常痛苦,對西洋醫生來說較為棘手,一般是用嗎啡靜脈注射,但從注射到起效亦要一段時間,且會複發,是治標而已,只能是下次來醫院時請早。中醫的一根針亦同樣比西洋醫學好用多了,一針下去,馬上止痛(接著很快就入睡,因為痛苦的掙扎是極耗體能的,不痛了,當然就疲極而眠了),這是名副其實的“馬上”,或是“說時遲,那時快”,別人不知道的還以為是醫生和病人有約在先。之後再針多幾次即可治愈,是治本,不是僅僅割去箭杆。這與西洋醫學是不可同日而語的。至于晚期癌症的止痛效果,患者的生存品質,中醫同樣優勝于西洋醫學。

  但由于東西方文化背景的差異,中醫術語的難以理解,以及一些其他的因素,造成人們對中國傳統醫學的一些誤解,懷疑和輕視。

  其實,中醫也是一門科學,是一門比現代科學還科學的科學,並且已在占全世界達1/4的人口中使用了長達幾千年,其體系的完整,系統的嚴慎以及良好的療效,都是現代醫學望塵莫及的。現代科學難以解釋,也只能說明現代科學無法解釋,並不能說明什麼。參照物是很重要的,對一個小學一年級的學生來說,微積分同樣是莫名其妙和難以理喻的。

  我們承認哥白尼的日心說是科學的,但中國的伏羲氏仰觀天象,從銀河星系排列得出先天八卦(其不少內容與幾千年後現代科學探討的結論不侄希F代天文學表明,銀河系呈漩渦狀,是不停地旋轉的,從一定意義上說,由河圖導出的先天八卦是與銀河系的漩渦相吻合的,其適用範圍可擴展到整個銀河星系)又為什麼是不科學的呢?

  既然古老的文化已有不少與幾千年後的現代科學結論不侄希钦f明什麼呢?不汗顏不要緊,起碼不要信口雌黃就說其他的就是不科學,或者不要索性說中醫就是不科學的。其行徑或行為豈不是同司馬昭之心?

  按照達爾文主義,如果中醫是無用的,那她應該早在幾千年前就被淘汰了,既然她還存在,本身就已說明了這個問題(推理:如果有那位先生否定中醫的價值,有兩個可能,一是其不同意達爾文主義,二是其並不認識達爾文主義)。一個目不識丁的中國鄉村老太婆之所以能夠正確區分連現代醫學至今也頭痛的“真死和假死”的問題(也不過是「停屍七日」短短四個字),原因就在此。

  廿年前有一位頭部受傷感染,高熱不退的垂危病人,男性。服中藥第二天,左腳板湧泉穴生了一個大膿包,足有雞蛋大,同時燒退;次日此膿包自行潰破,流出大量臭氣沖天的深綠色膿液,第七天康復。這讓我體會到中國文字的言簡意明及其深奧的內涵,「頭頂生瘡,腳底流膿」除了是一句尖酸刻薄的罵人話(指一個人從頭到腳都壞透了)之外,還是一個可以救人于旦夕的活命之方!是一個極為高明的中醫醫療方案!

  1982年9月下旬,一位患胃癌的老太太,X-ray顯示是一個拳頭大的胃癌,我開了一張七日量的中藥湯方給她,四日後剛好她到時間再檢查X-ray,已看不到此癌腫了,X-ray顯示完全正常。我亦百思不得其解(因我當時的類似病例往往需時三周),後來詳詢之下才發現,這位老太太平時走路連螞蟻都不踩死一隻的,心地極為善良(這使我領悟到西洋醫學院沒有教的道理,即心地善良與否對療效的影響)。

  一位腰部陳舊性外傷患者,男性。每逢天氣變化,就痛得要死要活的。我給他開了一張五日量的中藥湯方,仍記得其中有「杜仲、木瓜、雞血藤、川牛膝、威靈仙、幹薑、木通」,服用之後,疼痛更加(這是讓我至今仍記得藥方的原因,因為從西洋醫學或西藥的藥理學角度來說,是無法解釋的,我為此詳細研究過這些藥的藥理,並發現與西藥的藥理是完全不同的)!病人後來告訴我,從來未曾經歷過如此的痛苦,與平時病患的痛是截然不同的,就像萬箭穿心般。但此次痛完之後,就再也不痛了,十多年的陳疾從此痊癒。

  這些病例,轉眼已是廿年,他們的名字已經不記得了。但他們對我西洋醫學知識強大的震撼力,至今仍刻骨銘心,曆久彌堅,未能磨滅,所以印象深刻,似乎仍是昨天的事情。因為這在西洋醫學的角度來說是不可理喻的,是不可能的!不論從生理病理,有機無機,物理定律,化學公式,能量守恆,物質不滅,都無法解釋!  

  當然還有許多不便公開的病例和研究,是現代聰明的人們無論如何都是難以接受的。只能待條件成熟時才可以公開。  

  這同時也因此動搖/摧毀了我對西洋醫學的信心,或者說從此就基本上放棄了使用西洋醫學。繼而研習易學之後,更加深深體會到五千年傳統文化的難能可貴。公平地說,如果我一開始就是學習中醫,未必有此感受,是因為「只緣身在此山中」,未必會珍惜之;好在我是先學習西洋醫學,所以才有了此對比、對照,或參照。即所謂的知己知彼。所以還要謝謝西洋醫學。這是我研究中醫的第六個原因。

  西洋醫學越向深化發展,越是向中醫靠近

  究竟什麼是中醫呢?我們必須首先從中醫理論體系的產生和發展以及中醫臨床經驗的積累上追本溯源,看看中醫理論體系和臨床經驗究竟是怎樣形成和發展的,才能據此明確什麼是中醫以及我們今天如何哂弥嗅t。  

  根據“黃帝內經”的提法,就是“候之所始,道之所生”,“候”是表現于外的各種現象;“道”是規律和法則。即:根據事物的外在表現,就可以總結出事物固有的規律。中醫學對自然變化和人體生理,疾病規律的認識,基本上還是通過對客觀現象的觀察總結而來。因此,中醫學十分強調“候”,“象”,認為“道”源于“候”,“候”是中醫理論體系形成的物質基礎。  

  中醫研究方法與現代醫學研究方法,都是科學的研究方法,應該說並無本質的不同。只是/可能是由于此兩種方法在其研究範圍,深度以及在研究中所采用的技術手段有所不同,所以才加以區分。中醫研究方法,在研究範圍上重點是在整體上的宏觀研究。她把天地人密切結合起來,把氣候、物候、病候密切結合起來,把自然環境、社會環境、個人條件密切結合,因而也就比較強調疾病和罹病者的個體差異,並從而提出了因人、因時、因地制宜的辨證論治原則。現代醫學研究方法,主要是以現代科學技術為手段,因而在研究範圍上也就自然向具體,局部和微觀的方面發展,比較強調疾病和罹病者的共性,在宏觀、整體和動態等方面的研究,與中醫傳統研究方法比較,相對較少。  

  另外“現代醫學理論越是向深化發展,幾乎越接近中醫的某些理論。例如分子水準的生物研究中發現許多具有陰陽屬性的分子對,而在‘黃帝內經’中已用陰陽概括了物質性質;肺臟具有多樣性的內分泌功能,頗能解釋中醫的‘肺主一身之氣’說;從垂體──腎上腺軸上反映出陰陽平衡的常閥問題;‘五行學說’基本方面與控制論的回饋機制有許多類似;中藥的複方配伍很可能與體內的綜合代謝調節過程──即整體免疫相關;生物鐘節律與中醫的子午流注學說有很大一致性等等,凡此共同表現了向中醫的複歸。那麼,古典中醫理論怎麼會有那麼高的水準呢?以至兩千年後的醫學發展不僅不離其宗,而且自覺不自覺地都要向其靠近。如果排除了外星人授業一說的話,那麼只可能有一種解釋,這就是古人的世界觀和方法論上確有高明之處……”。  

  人類的遺傳密碼DNA是由32億外形呈雙股螺旋狀的鹼基對組成,這32億個鹼基對裏,1/32億的概率!只要有一個出錯,只要有一個鹼基出問題,只要有一個字母(ATCG)錯誤,就是災難 

  比如泰薩二氏症,一個可悲的遺傳性疾病,即僅僅是一個字母錯了。基因工程/人類基因組計畫,有高于此的可靠性嗎,小于1/32億的出錯率?你信嗎?高于1/32億的可靠性你又見過嗎?1/32億的可能性呢?起碼沒有一家軟件公司做得到,微軟的Windows XP才有多少行指令?君不見每天都有新補丁出來?只要有1/32億的不可靠性出現,只要有1/32億的可能性出現,就是一場浩劫!一場人為的浩劫!一場人類的浩劫!一場生物的浩劫!一維的空間尚是如此,三維的又當如何?這是我放棄被標榜為最科學的西洋醫學,研究中醫的第七個原因。

中醫的治療遠優勝于西洋醫學

  頭草根,用個瓦罐熬成湯,有多少人想過其中的內涵呢,就是這麼簡單?不是,中華民族五千年的歷史以及民族文化的精華,經過千百年的沉澱堆積,已經溶熬于此,盡在一爐!已經大徹大悟,反璞歸真,樸素無華,寥寥數語,區區幾行,已勾畫出宇宙之奧秘,洞察萬物之本質。

  對此富有神秘色彩的古老而神奇的民族文化,歎為觀止之餘,做為炎黃子孫,就要仔細考慮如何繼承和發揚的問題了。 

  中醫就是中醫,不須要遷強附會:

  別人搞納米,中醫就有了納米中藥,載藥納米定位,納米中藥製備技術,納米藥理藥效和毒理學的系統評價方法 

  別人搞分子生物學,中醫就有了細胞因數,分子水準的理解,中藥對小分子類物質直接產生作用,分子生物學理論和技術為中醫藥現代化提供了良好機遇和條件;

  別人搞基因,中醫就有了基因表達調控異常的機體紊亂,中藥就對結構蛋白基因和合成分泌產生影響,產生調節作用,對IL-1, IL-2, TNF和干擾素的調控作用;

  學化學的用化學專業知識去解讀,從化學結構去分析和理解;

  學物理的用核磁共振研究,用CT, IT探索掃描,核子醫學,DNA圖譜; 

  ……又有多少人沒去摸象呢?

  更有大言不慚者:

  由于中藥理論研究的滯後性……造成中藥的作用機理不能被揭示出來;

  由于中藥作用機理的實驗研究缺乏正確的理論指導,造成中藥的實驗研究均成為盲目的摸索性研究;

  用西洋醫學理論闡明中醫理論的科學內涵,揭示出中藥作用機理的時機已經到來;

  對中醫師進行再教育,以充分利用西洋醫學的成就和資料,然後研究西洋醫學的不足;

  哂梦鞣娇茖W,分離出中藥的醫療特質,並且針對藥材的成分制定出一個標準;

  西洋醫學理論對指導中醫研究開發新型中藥,具有重要意義……

  啼笑皆非,天方夜譚,不知天高地厚!為什麼病人不按照書上的指示去生病呢?

  就像補充激素療法:美國國家衛生總署2002年7月9日宣佈,經過八年半的研究後總結出,接受荷爾蒙替代療法/補充激素療法的婦女,因長期服用混合雌激素與黃體脂酮而心臟病發作機率增29%,中風機率增41%,乳癌機率增26%,該署已終止對16,600名婦女進行的藥物試驗。美國有600萬名婦女服用這種混合荷爾蒙,有些是短期服用,以減輕更年期的燥熱與其他不適應症狀;但有些是長期使用,因為許多醫生相信HRT能預防心臟病、骨質疏鬆症,有助婦女維持健康(每年全球花在HRT的直接和非直接費用大概有數十億元,過去二十年來累積的支出超過一千億元)。 

  日本在15年前說過要把中醫改名為漢醫(現在不知改了沒有),同時還說幾十年後中國要到日本去學習中醫。談何容易,中醫,中國傳統文化是一門哲學,不是一門技藝,不是小聰明就可以的

    許多事情總是到後來才看清楚,然而,此時已經無法找回來時的路了。

  沒有歷史的民族就像是沒有根的植物一樣,是膚湹模瑐人之力,一己之見,畢竟有限。莊子曰:夫水之積也不厚,則其負大舟也無力。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則芥為之舟。置杯焉則膠,水湺鄞笠病 

  天地生才有限,我們不宜妄自菲薄,中醫藥是一偉大的寶庫,療效確切,前景不容忽視。

  我們承認以陰陽五行,四氣五味,九宮八卦去解釋事物很難令人明白,無法與國際接軌。沒問題,我們可以退為進,不談原理,不論哲學,不說中文,去抓老鼠好了,抓到老鼠的就是好貓!不須吹毛求疵,笞服其臣,使證其君。 

  重視發展中藥之餘,又有多少人重視中醫師的培養呢?誰都知道要療效,要科學資料,誰又想到如何去取得療效呢?我們似乎都忘記了這一點!天意弄人,這一點恰恰就是中醫的精髓所在。

  孫思邈通百家之學,兼擅醫學,俗奉為藥王,著有千金要方九十三卷。其中包括了做一個醫生所必須具備的各種理論和實踐知識。其內容不但包括唐以前歷代著作的主要醫論、醫方、苑ā⑨樉牡戎嗅t的基本內容,而且也談到湯方、用藥等;除了強調做為一個醫生所必備的醫學修養外,還應具備不求名利,不辭勞苦,一心為病人服務的高尚人道主義精神。  

  現代社會,現代醫學,是不會理解醫者父母心的含意的。這也是中醫現代化的時候所必須避免的!因為如果把這點也丟棄了,就無所謂中醫不中醫了。  

  人的氣質,或者可以說是素質,是需要長期培養的,比如說不可以有銅臭味,不可以沽名釣譽,不但學者如此,為人師表者更要如此。這就是為什麼說中國的學問多是存于寺廟裏的原因。我們有沒有機會人為地創造一個如此的,或者更好一些的環境呢?不問塵事、不問政治、無利可圖、無名可沽、無譽可釣、無妄無助。元史˙卷一六三˙烏古孫澤傳:常曰:“士非儉無以養廉,非廉無以養德。” 

  這是宏揚傳統文化的一個極其重要的根本所在,十年樹木,百年樹人。這需要政府的參與,個人是無能為力的。中國科技大學少年班的作法可以參考,但不好處是壓力太大你,亦是說一開始就是錯的了,決定了他們無法更上一層樓,只能在低層次中光芒萬丈。 

  中國傳統文化最重要之處是其內涵,而有其內涵者就肯定不會顯山露水,大肆張揚,更加不會拍胸口許諾言,信誓旦旦,眾人皆醉我獨醒。這是我們將中醫中藥現代化的另一障礙,如此亦是無法與國際接軌的,如何可以同流而不合汙,出污泥而不染,不要讓世俗沾汙了神聖的傳統文化,這是我們必須要正視的問題(我們的意思是設法提高西洋醫生的水準,以便讓其與中醫接軌)。  

  中醫治療與西洋醫學治療的思路有本質的不同。西藥本身就基本可以代表西洋醫生的成就;而中藥則必須由中醫師來使用和指導,否則就是一文不值。  

  長久以來,人們被教育為:中西醫結合就是西洋醫生用中藥,開中藥湯方,改變中藥的劑型為注射液,靜脈點滴,或者口服膠囊;中醫則使用聽云鳌光、三大常規、聽從西洋醫生的詳唷⑹褂梦餮筢t生的操作流程、詳嗝Q,甚至于治療方式。事實上中醫確實是開始跟著西洋醫生的後面,學習將單味的中藥蒸餾提純,用鐳射圖譜去分析它們,為他們制定身份證明文書;中醫用針灸負責麻醉,以讓西洋醫生切割病人;西洋醫生將放棄的病人慷慨地讓中醫接手,看看中醫的本領如何……哦,原來不過如此。

  大凡報紙電臺電視臺新聞,以及學術年會之類的宣導,幾乎都是清一色的將單味的中藥提純,然後用于癌症病人身上,參照西洋醫生的臨床方式;很少或幾乎沒有宣導中醫的辨證論治。而我們的不少中醫,正在熱衷于與這些偉大的力量合作無間,把中醫最最珍貴的內涵抽出並棄之如敝屣,連走回家的步子都忘記了。  

  2000年通過了河北省科學技術委員會科技成果鑒定,並于 2002年在北京召開的“全國疑難病症臨床辕熃涷炑杏憰”上獲“特殊貢獻獎”的中西醫結合全蠍生物克癌療法,即是其中一個例子。  

  此療法是中西醫結合,在通過縝密地科學地選用抗腫瘤藥物配方的基礎上,用全蠍提取蠍毒中抗腫瘤有效成分(以現代生物技術從中國東亞全蠍蠍毒中分離、提純所得),開展綜合治療惡性腫瘤的新方法;  

  其相對分子品質小,無致敏性、神經毒性低、對癌細胞有明顯生長抑制作用和殺傷作用,它能使腫瘤體積縮小,甚至消失,使血液中癌症標誌物濃度下降,增加機體免疫力,延長患者壽命。對腫瘤細胞有殺滅作用,對生長腫瘤有明顯抑制作用;  

  作為除手術、化療和放療這三種治療腫瘤的方法外的第四種治療手段。尤其對那些失去手術機會的中晚期癌症患者或術後復發轉移及放化療效果不明顯的病人均有較好的療效。  

  但,這就是中醫了麼?你滿意嗎?……這不是中醫,只是西洋醫生在使用中藥而已!道聽塗說,斷章取義,年幼無知。  

  AK-47是很強悍的槍械,但如果人們只是慬得將其子彈,用鉗子夾住,再用鐵錘和釘子去敲擊擊發之(或用火燒之)我相信他們的友邦部隊見了會口瞪目呆,他們的敵人見了會歡天喜地(可能還包含冷笑)這讓 AK-47的製造商或發明者知道後,你想想他們會有如何反應,或有什麼想法  

  英國學者通過互聯網對全球 200萬人進行的調查,選出 2002年的全世界最佳笑話:加拿大航天部門開始首次將宇航員送上太空,但他們很快得到報告,宇航員在失重狀態下用圓珠筆根本寫不出字來。于是他們用了 10年時間,花了 120億美元,終于發明了一種圓珠筆。這種筆適用于失重狀態、身體倒立、水中、任何平面物體、攝氏零下 300度的環境中。而俄羅斯人在太空一直用鉛筆

  本草綱目裏中藥的四氣五味,歸經已完完整整,白紙黑字地寫在那裏了;其實西方醫學最時髦的生物導彈的研究者,如果可以有機會學一些中藥的基本知識,保證他們就像二天前買給孩子的氣球一樣……;我們學的時間都不夠,繼承都繼承不來,還說什麼研究呢?既然中醫已經可以做到,為何還要去搜盡枯腸,費盡心思,不可為而為之呢? 

  中藥多屬自然產物,不像西藥多為化學人工合成的。中藥進入人體,不只是經血液迴圈傳遞,它的藥性是由經絡系統,有選擇性且不等量的,傳入身體各部位,稱謂藥性入經。 

  中藥的劑量,在有些情況即使用稀釋度小于分子的微量就夠了。這是西洋醫生難以理解的。 

  一種中藥所含有的化學成分可能超過一百種,複方中藥製劑含有的化學成分可能會達到數百種,甚至近千種。中藥所含的化學成分繁多而複雜(它們之間的化學反應會更繁雜),縱橫交錯,盤根錯節,互為交織,有著十分廣泛的藥理學作用。同時是隨機的,與大宇宙遙相呼應,唇齒相依,互為因果;是有生命的,會受煎熬藥物者的思維所影響,會受氣氛、氣候、氣溫、氣壓、時間和空間,以及甚至于月盈、月缺、月蝕所影響;是螺旋形發展的,此一時彼一時,相似而絕不相同。其可影響人體的全部生命活動過程,對體內各種實驗指標都有不同程度的影響。此時,如果用西洋醫生的方式去研究中藥,不但行溢出,列溢出,同時還不知去那裏找小麥。這是我研究中醫的第八個原因。  

  中醫的詳嘁噙h優勝于西洋醫學

  比如脈裕侵嗅t獨特的圆》椒ǎ鄯e數千年來豐富的臨床經驗,根據脈象的變化來判斷人體臟腑的氣血、陰陽、生理與病理的狀況。並非是單純從指下博動的感覺中圆旒膊。峭ㄟ^脈部博動的形勢下候得其“神”,是現代科學所不能完全解釋的內容!中醫悦}對“神韻”的追求,已經超出了動態的物理概念。脈學有28種不同脈象。醫師用食指、中指、無名指三指來詳嗖』純墒值拇缈冢布从|摸橈骨動脈的部位來辨別脈象。在橈骨動脈上分寸、關、尺三部位,又分別給予壓力,浮舉、中按,沉尋觸摸不同脈位。脈象是醫者切脈手指端接觸病者脈搏所感覺到的脈搏數、律、位、形、勢的變化。  

  現代醫學的研究,構成脈搏的形象,主要是心臟搏動(包括搏出量與搏出力)所產生的壓力、動脈管壁彈性與末梢抵抗力、血液粘稠度三個條件。正常脈搏的成因是心跳頻率、心臟活動節律、心臟射血功能、動脈壁彈性、小動脈緊張度、血管充盈度及神經、內分泌調節功能等多種因素綜合反映。脈搏波由升支和降支組成。升支和降支構成主波。降支上還出現兩個波和一個切跡,即潮波(壓力波)(重搏前波),降中波(重搏波)和降中峽(重搏波切跡)。脈波圖可反映脈搏應指的動態,可表現脈搏的速率、緊張度、流利度和均勻度。中醫脈噪y學難精,連《脈經》作者王叔和也歎曰“在心未了,指下難明”。 

  如果從血液迴圈的有關知識出發,將永遠無法解釋與承認:以手腕處的一截動脈作為人體的縮影;按上下順序劃分成“寸、關、尺”三部,並與五臟相配的理論有何道理。然而局部可以作為全局之縮影,且可給出整體像的所謂“生物全息現象”,卻越來越受到人們的注意,並由此產生了一些新的理論學說。人類在認識自然的過程中,是否只有實驗科學這一條路可走?以實驗為特徵之近代科學的局限性,是否可通過自身的發展而被克服,應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不是很多人知道,西洋醫生的資料,現代科學(現代人們所被教導應該相信)的科學資料,其實亦是很不準確的,只是相對的,比如紅血球的計數,只是一個約值(大約);統計數字,亦是約值;由電腦咚愕贸龅臄滴唬羌s值;格林威治時間,同樣是約值!你又知道什麼是絕對的嗎,什麼是絕對值?  

  2003-9-17 香港沙斯“捲土重來”雖是虛驚一場,但是,媒體紛紛指責荃灣港安醫院聘請的私營化驗所,呈報34歲女病人排泄物樣本的初步測試呈陽性反應,造成無謂的驚慌,也令當天股市低開逾百點。 

  學者也批評香港私營化驗所“無王管”,水準參差,一旦化驗結果出現誤差,會引致混亂,促請港府效法美、加公私營醫療機構,病人的懷疑樣本均要交由政府化驗把關。 

  衛生署長表示,私家化驗所的經驗未達純熟,而且測試也有機會出現假陽性。他表示,衛生署、醫管局會與私家醫院討論怎樣合作,避免出現類似的虛驚。 

  據報導,事實上,私家化驗所驗錯驗沙斯病毒樣本為假陽性並非首次。養和醫院副院長承認7月21日,該院將一名病人的唾液樣本交由一間在本地設辦事處的德國化驗公司化驗,當時結果呈“陽性”,鄺形容被“嚇到死”,馬上將樣本交由港大和衛生署再化驗,後港大證實是假陽性。 

  港安指香港基因晶片只抽取病人的糞便和尿液樣本化驗。對此,港大微生物學系教授坦言不明白為何只抽驗糞便尿液,因染病之初,鼻咽喉是先被攻擊而病毒量最高的地方,反而糞便尿液在病發較後期才帶大量病毒。

  香港基因晶片營呖偙O解釋不抽鼻咽喉樣本,因過程非常高危。

  報導說,前天經歷了一場24小時的烏龍疫症驚魂,敏感的股市應聲下挫,醫院如臨大敵,香港再次成為疫症焦點,國際傳媒注視香港會否繼新加坡後再現沙斯。雖然衛生署最終宣佈只是虛驚一場,但事件卻充份暴露當局應付沙斯的機制經不起考驗,若疫症真的重臨,後果難以想像。 

  虛驚事件雖告結束,卻揭示西洋醫生化驗所的漏洞,揭示出西洋醫學的漏洞,這已經不是私營公營的問題了,不需要轉移公眾的視線,混淆視聽。如果是如此科學(科學的定義之一即是可以重複),又為什麼如此經不起考驗?

  當人們突然間發現,日夜奉為聖旨的權威,原來是如此的幼稚,如此的無知,如此的不堪一擊,又會是如何的失望和可笑?

  最起碼,1816年9月13日法國名醫雷奈克用一本薄筆記本卷成圓筒,發明的西洋醫學史上第一種詳喙ぞ擤ぉぢ犜器,所能提取的資訊,與中醫的脈圆荒芟嗵醽K論。

  由于某些原因,現在社會上有些中醫學院、中醫院,中醫生都在使用聽云鳌⒀獕河嫞踔寥蟪R帯⒊舨ā-線、核磁共振……,在望聞問切四灾幔瑸榱藢W術探討而為之,則精神可嘉;如果是依賴之,則悲矣,因為西洋醫學的方法是沒有陰陽表裏,亦沒有寒熱虛實,更沒有升降浮沉的。

  中醫詳嗉膊∈峭ㄟ^望聞問切等方法進行辨證,並根據辨證的結果進行治療,其詳啾旧硪寻绾沃委熈耍

  西洋醫生詳嗉膊∈歉鶕病人的臨床表現、結合各種輔助檢查進行詳啵_定病人的疾病後,再設法尋找治療的方式;

  詳嘤肵光會提高罹患癌症的風險高達3%!即有3%的癌症死亡病例是西洋醫生詳嘤肵光造成的(美國1981年有0.5%的癌症死亡病例是詳嘤肵光造成的,現在則上升為0.9%);閣下可否想想3%是一個什麼樣的概念,3%的冤死鬼是多麼的淒慘。

  雖然中醫和西洋醫生所研究的物件都是相同的,是人的疾病,但兩者的詳嗬碚撌墙厝徊煌模烧叩幕纠碚摳秋L馬牛不相及,要用細菌學的理論去解釋經絡學,解釋陰陽五行、五吡鶜狻r空因素,以及氣候和節氣的影響,肯定是不自量力、力不從心的。

  其實,中醫的四允欠浅Vv究神韻的,亦是說資料的提取和指標,沒有絕對,沒有定量,不是一加一等于什麼的問題,是沒有公式的。猶如紅光紫霧,或者是“霧裏看花喜未昏,竹園啼鳥愛頻言”的意境,說白一些就是“只可意會不可言傳”,一說出來就是錯的,低層次的,或者是初級的階段,因為這還要看你站在什麼角度,即所有的事物都是相對的,相對而言!再難聽一些的就是瞎子摸象,這就是中醫(或者說,現代的什麼脈像儀之類的,只是一些茶餘飯後,業餘愛好而已,與中醫無關)。這是我研究中醫的第九個原因。

  中醫有理論指導,西洋醫學則是在實驗中成長

  西洋醫學(西藥廠)尋找抗癌的方法,我們姑且不論其結果如何,是否與搜索和解讀外太空智慧生物的信號一樣,最起碼其精神是可嘉的;值得中醫同仁借鏡,因為寸有所長,尺有所短,洋為中用,中為洋用,何樂而不為。

  西洋醫學(西藥廠)是依靠偶然發現,或戲劇性地合成,是用非自然的方式,盲目性極高,屬投機性質,是名副其實的實驗科學。對病患而言極為危險,因為要試過才知道,而很多毒副作用不是即時可以發現的,如反應停,或接受荷爾蒙替代療法/補充激素療法(Hormone Replacement Therapy 簡稱 HRT)的婦女(浪費超過一千億元,損害了數百萬婦女的生命)。  

  還是以寫程式為例:中醫在數千年前用20行寫的電腦指令(中醫有十二經絡,奇經八脈),西洋醫術則寫了4萬多行還未寫完(西洋醫術對人體有4萬多個研究課題,至今仍在研究之中),另外西洋醫學還有一個計畫是要寫32億行的(DNA由32億對鹼基組成),是否會佔用很多資源且不說,會不會有一二隻蟲 (bug) 呢?  

  波音B747飛機由十萬個零件組成,但有了此零件清單,並不表示掌握了飛機的飛行原理;DNA由32億對鹼基組成,人類基因組計畫要排列/排序這32億對鹼基,應沒什麼問題,但有了此零件清單,亦並不表示掌握了人類的奧秘,瞭解了人類。 

  要從DNA 32億浩如煙海的零件清單裏瞭解人類,有沒有人質疑其方向或方法呢?就像給張波音B747零件清單你,你能瞭解飛機為什麼會飛嗎?這相同嗎?要從DNA 32億個零件的清單裏,找出,理出,研究出人類的奧秘,瞭解人類?人類基因組計畫很偉大,但這是條不歸路,因為方向錯了,知道其組成,也只是一部分而已,要說掌握哂茫瑒t相去太遠。

  同時,這32億對鹼基的清單僅是平面的,立體時怎麼辦,四維,五維的時候呢?她們之間還會有關聯嗎?會不會存在著一種互為冪的關係呢?靜止時如此,邉訒r又如何呢?因為生命畢竟是在于邉拥陌。不會比在棋盤的格子裏面放麥子的難度更高呢?這些偉大的先生們有想過嗎?這是我放棄被標榜為最先進的西洋醫學,研究中醫的第十個原因。 

  中醫有其高度和深度,值得窮一生之時間去學習研究

  西洋醫生水準平均,西洋醫生可以照本宣科,系統地、統一地教授,保證可以達到一定的平均水準(平平的水準);隨便找一位西洋醫生,每位西洋醫生的水準都很平均,因為都是讀同一本書出來的,差不了很多,亦好不了那裏去。  

  中醫則不然,每位中醫的水準參差不齊,難以知道誰好誰不好。你當然,掌握了竅門之後,領會了原理之後,學成之後是如虎添翼,問題是中醫易學難精,需要恆心毅力,需要堅苦卓絕的精神和時間,才可以學成。  

  但這並不表示中醫比不上西洋醫生,只是說明中醫有其難度和深度而已,就像喜瑪拉雅山和太平洋的馬里安納海溝,這要看您願意用那一點來做參照物了,為什麼不用 8,850米高的珠穆朗瑪峰(又稱聖母峰/埃佛勒斯峰,珠峰過往公認的高度是海拔 8,848米,但 1999年 5月一隊美國攀山隊利用兩部精密 GPS儀器在珠峰頂重新測量的結果是海拔 8,850米),而用 11,032米深的海溝?為什麼不可以鼓勵人們攀爬珠穆朗瑪峰?也正因為這樣,有如此強烈的反差,有如此強烈的對比,才可以顯而易見,彰明昭著,才有挑戰。  

  你又甘願碌碌無為地過此一生麼,這是我放棄被標榜為最傑出的西洋醫學,研究中醫的第十一個原因。

  中醫易學,源遠流長

  所以自古以來,中國的文人都是要學習中醫的,目的是不讓自己的父母為庸醫所累;同時中醫來源于易學,中華文化每個學科都相通,一理通則百理明;學完四書五經,再學習中醫就不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更何況不為良相還可為良醫。  

  要做一個好的中醫或高明的中醫其實也很簡單,將阿拉伯數字 1至 9學會即可,九個數字,連零都不用學(如果仍然嫌多,將阿拉伯數字 1至 5學會也可以了,或者說更了不起);當然,要學完中醫亦幾乎是不可能的,窮畢生之力也學不完。

  層次不同,各有各的世界觀或存在價值,下里巴人有自己存在的市場,陽春白雪亦有自己存在的空間。 

  將來大家都會學習中醫的,特別是採用西洋醫術的從業者們,更會有切膚之痛。當他們突然之間醒過來的時候,當他們突然之間醒悟的時候,噢,My goodness(我的天哪)!世上竟有如此美妙的學問,世上竟有如此奧妙的學說,世上竟有如此絕妙的學術!妙不可言,仿佛再世。以前導師所說的,自己所學的,每日所做的,竟然是如此幼稚,如此無知。當然,之後不用說也知道又是一場學習中醫的熱潮了,所以我已讓一些教書的好朋友,研究如何開班,大量教授西洋醫生轉中醫,以免他們到時蜂擁而至,擠得水泄不通,求學無門,有違上蒼好生之德,豈不大剎風景。我不喜歡湊熱鬧,既然早學晚學都是要學,為什麼不早一點學?起碼現在物美價廉!這是我放棄被標榜為最完美的西洋醫學,研究中醫的第十二個原因。

  中醫是研究活體,西洋醫學是研究屍體,層次不同

  中醫是由活體去認識人、去研究人、去治療人;西洋醫學是由屍體去認識人、去研究人、去治療人。

  中醫是一完美的“黑箱”系統。

  正如大家所知道的,西洋醫學至今仍未解決判斷真死和假死的問題,即死亡的真正定義,仍然難以判斷一個人是否已經死亡。西洋醫學的藥敏試驗在培養皿上可以毒殺細菌的抗生素,進了人體內卻可以完全無效。而中醫的針炙,按照穴位(雖然人的肉眼看不見)和時辰紮進去就有效,立竿見影。 

  肝癌由西洋醫生發現到死亡一般是四個月,這本身就是誤裕蛘哒f每例癌症的發現都是誤裕槭颤N不可以在未形成癌症之前發現呢?從無形至有形總需要時間的。

  有趣的是,西洋醫生的最新研究表明,大部分早期癌症如果不去發現,它們也不會增長或惡化;目前西洋醫生所面臨的最大難題是,如何確定哪些早期腫瘤在若干年後將會對人體產生什麼樣的危害。既然不能確定,按現有的醫學理論和道德以及患者自己的意願,不論何種早期癌症都應儘早採取某種治療方法,常見的是手術和化療。佛蒙特州的內科專家威爾什說:“對無害的腫瘤進行手術或化療不僅無益反而有害,有些治療還會帶來嚴重的後遺症,即使是對可能有害的腫瘤過早灾我瞾K非全部有益。 

  特茅斯大學臨床醫學評估中心的布萊克說:“人們完全有理由相信許多早期癌症並不具備進行臨床治療的意義。”他說,屍體解剖的結果表明:

  40至 50歲的婦女中 39%乳房內有腫瘤:然而實際生活中,相應年齡段中乳腺癌的發病率只有 1%;

  60至 70歲的男性中 46%有前列腺癌:然而實際生活中,相應年齡段中前列腺癌的發病率只有 1%;

  幾乎所有 50至 70歲的人甲狀腺內都有微型腫瘤:而甲狀腺癌的發病率只有 1%;

  這些腫瘤的體積很小,也沒有擴散,更沒有出現任何症狀,如果他們生前被查出的話,他們都會被視為乳腺癌或前列腺癌患者,並接受相應治療;

  以上的發現對現今癌症的定義提出了一個極大的疑問。癌症一詞往往意味著潛在的擴散和致命。布萊克說:“我對‘癌症和腫瘤’一詞的濫用感到十分憂慮,人們給‘癌症’一詞所賦予的分量太重,以至于它可以抑制人們的理性思考。即使你告訴某人他患的只是早期癌症,而且不會惡化,這對患者來說也無濟于事,因為大部分人都認為如果不治療,癌症會奪去他的生命。”霍普金斯大學的教授希德蘭斯基建議科學家們將注意力轉向高危癌症的甄別上來,並將詳嘣缙诎┲⒌母呒壖夹g主要用于抗癌藥物的研製。 

  現代科學家們認為偉大的人類基因組順序圖工程,希望研究人類基因有哪些功能,將來在可以閱讀一個人的所有基因後,通過與正常的基因相比較,就有可能預言這個人在他一生中會得哪些疾病。完成了測序工程,就等于向解開人類生老病死之迷邁開了第一步。 

  這是否坐井觀天姑且不說,現在的西洋醫學基礎理論確確實實是有過之而無不極。諷刺的是,人類的基因圖譜與其他動物如老鼠,甚至植物如香蕉亦大部份相同;屆時希望疾病乖乖地按圖顯現,同時拜託它們不要變異變身,好讓專家們下臺。 

  中醫則不同,早就解決了這個問題,用整體觀,整體免疫的方法,巧妙地提高人體的抵抗力,防微杜漸,防患未然,百脈平和,五體通泰,何病之有(這也是中醫不輕易言手術的原因之一)。 

  病毒能夠通過使用病人身體中大DNA基因複製系統來複製自己。如果人體免疫系統足夠強,就可以降低病毒的侵害。人體內有一種神奇的物質,與人的健康狀況有直接的關係。這種神奇的物質,現代科學稱之為谷胱甘肽。谷胱甘肽是以天然酵母抽提物為主要原料,由谷氨酸、半胱氨酸和甘氨酸通過肽鍵縮合而成,具有較高的營養價值,具有保肝、抗氧化的作用,能有效地提高腦細胞的活力,含有豐富的氨基酸、肽類物質、維生素、微量元素。

  西洋醫生推薦:每天補充50毫克谷胱甘肽,有利迅速增強人體免疫力。雖然谷胱甘肽廣泛用於食品、醫藥、化妝品,但是,因其提取極為難得,因而價格十分昂貴; 

  谷胱甘肽廣泛存在於植物和蚌殼類生物體內,大蒜、蒜頭和海產品中就含有豐富的谷胱甘肽,動物的肝臟是健腦佳品,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它其中含有豐富的谷胱甘肽。這或許就是為什麼中醫用大蒜、蒜頭以防疫的原因。既然有現成的,何必畫蛇添足,多此一舉。 

  兩者是不同層次的,中醫是高層次,西洋醫學是低層次,根本是不同的,立足點或者起點完全不同!這是我放棄西洋醫學,研究中醫的第十三個原因。 

  傳統哲學所宣導的中庸之道,與中醫環環相扣 

  現代偉大的科學家們發現,維生素A缺乏者,罹患肺癌的危險增加 3倍;但維生素A過多者,亦會使骨質變脆和容易發生髖骨骨折(風險增加七倍)。 

  婦女每晚應睡眠八小時,過多過少都易患心臟病。美國波士頓佈雷格姆婦產醫院研究人員發表在《內科學文獻》,花費 10年時間對 71,000名婦女進行的調查(以 122,000名在美國 11個城市工作、年齡介于 30-55歲的護士的健康追蹤調查資料為基礎)發現,排除吸煙和體重等因素,同睡眠八個小時相比,冠狀動脈變狹窄的風險:

  睡 5小時或更少──高 45%

  睡 6小時   ──高 18%

  睡 7小時   ──高 9%

  睡 8小時   ──基準

  睡 9-11小時 ──高 38%

  日本有研究機構將《傷寒論》中一首名方做了詳細的研究,他們將其中藥物的重量和比例,做了各式各樣的加減和搭配,並且用電腦輔助做了各種類比,試圖找出更好或最好的療效。最後他們不得不投降了,因為最好的療效只能用《傷寒論》中的重量和比例,即多半錢或少半錢都會使療效下降,而且比例一不同,療效亦下降!

  這就是文明,這就是中醫。

  傳統哲學所宣導的中庸之道,過與不及均不好,似乎早就明言此理,這是我放棄西洋醫學,研究中醫的第十四個原因。

  中醫是一門可以濟世的學問,西洋醫學只是一門生意

  小時候在鄉下的街邊,常常可以看到一些賣雜貨的人士,口沫橫飛,天花亂墜,娓娓動聽,當他哄得你買了,是否應該小聲地加上一句“如有出入,純屬巧合/各安天命”之類的?這是我在西洋醫院行醫時常常想起/的感受!因為只有這樣才算完整,否則總是覺得欠缺了什麼(以前有位鋼琴家,早上喜歡睡懶覺,他太太叫他起床的方式挺特別,只是在鋼琴上彈一首曲的第一句,就不彈了,鋼琴家無可奈何逼不得已,只好自己起來彈奏完這一首曲)。

  或類似于金融公司,保險公司,信用卡部門讓你簽署的小如納米的文字,或你在簽署時的感受

  又或者在有關者在面不改色地重申:已經做足所有/預防措施,完全按標準做,最先進的儀器設備,最新的新藥,最高明的專家……,但仍是無可奈何花落去的時候,那種生不逢時,或者責備自己為何不按標準去病的感覺。

  什麼時候西洋醫生不要求籤生死狀(要求接受治療者,簽字放棄一旦在治療中致死或致殘後追究責任的權利),就可以毫不遲疑地提供他們非常科學,最最安全,極其完美的服務之時,你才聽信他們的也不遲。否則又何必有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成語呢。

  或像微軟的視窗系列產品,年年推陳出新,每次都是登峰造極。我總是在想,他們的山怎會是山上有山呢?因為一般的都是山外有山,特別是在電腦天天出問題的時候,或者是不斷地需要下載安裝修補程式的時候。  

  同時微軟被控壟斷,他的律師可能忘了西洋醫生的例子。

  西洋醫學是一門生意,是一門賣藥的生意,如果該西洋醫生將西藥廠的貨分銷得好,賣出足夠多的話,還另有回佣。他們學習的要求是記憶每種藥物的藥理藥性以及劑量,照葫蘆畫出個樣子來即可,之後為藥廠打工,一輩子為藥廠賣藥,藥廠出什麼貨他就賣什麼貨,藥廠沒出新貨就用舊貨,並且負責安撫客人耐心等待新貨的到來。當然還要留住客人,軟硬兼施,甚至于不惜用立法的手段對付影響或妨礙他們生意者,美其名曰保護公眾利益。但有病無錢莫進來的時候,又不知何解。 

  中醫則是一門學說,是一門可以濟世的學問,是有創造性的,“一根針,一把草”就可幫助病人,絕對不是照本宣科,不是賣藥的(所以沒理由讓西洋醫生來管理或考核中醫)。

  唐.孫思邈《備急千金要方》的《大醫精铡菲_宗明義地提倡為醫者必須要有醫德,要發揚救死扶傷的人道主義精神。進而論述“大醫”修養的兩個方面:“精”與“铡薄!熬保笇I熟練;“铡保钙返赂呱小>褪钦f,為醫者必須醫術精湛,醫德高尚。這是初學中醫者的必讀。

  【原文】凡大醫治病,必當安神定志,無欲無求,先發大慈側隱之心,誓願普救含靈之苦。若有疾厄來求救者,不得問其責賤貧富,長幼妍媸,怨親善友,華夷智愚,普同一等,皆如至親之想;亦不得瞻前顧後,自慮吉凶,護惜身命。見彼苦惱,若己有之,深心悽愴,勿避艱險、晝夜、寒暑、饑渴、疲勞,一心赴救,無作功夫形跡之心,如此可為蒼生大醫:反此則是含靈巨伲溆谢集彾弧⑾铝。舴x不可瞻視,人所惡見者,但發慚愧淒憐憂恤之意,不得起一念蒂芥之心,是吾之志也。

  【釋義】凡是優秀的醫生治病,一定要神志專一,心平氣和,不可有其他雜念,首先要有慈悲同情之心,決心解救患者的疾苦。如果患者前來就醫,不要看他的地位高低、貧富及老少美醜,是仇人還是親人,是一般關係還是密切的朋友,是漢族還是少數民族(包括中外),是聰明的人還是愚笨的人,都應一樣看待,象對待自己的親人一樣替他們著想;也不能顧慮重重、猶豫不決,考慮自身的利弊,愛惜自己的性命。見著對方因疾病而苦惱,就要象自己有病一樣體貼他,從內心對病人有同情感,不要躲避艱險,無論是白天還是黑夜,寒冷或暑熱,饑渴或疲勞,要一心一意地去救治他,不要裝模作樣,心裏另有想法,嘴裏藉故推託。做到這些,就可以成為患者的好醫生。若與此相反,就于患者無益而有大害……有人患瘡瘍、瀉痢,汙臭不堪入目的,甚至別人都很厭惡看的,醫生必須從內心同情、體貼病人,感到難受,不能產生一點別的念頭,這就是我的心願啊。

  因此,中醫同時還可以是人生的奮鬥目標。深受傳統文化影響的我,實在不願做生意,這是我放棄西洋醫學,研究中醫的第十五個原因。

  西洋醫學用錯誤的理論自覺/不自覺地誤導病人

  常常聽見病人們談論西洋醫生們如何拖症,一個簡單的高血壓都要拖一輩子,不給治好,還要天天吃藥……,甚至有咬牙切齒之恨。

  雖然我已經離開西洋醫學多年,但每當這個時候都會耐心地解釋給病人聽,絕大多數西洋醫生們都是一腔熱血希望幫助病人的,“拖症”的西洋醫生應是很少或者是絕無僅有。問題只是他們有心無力,力不從心而已,不是他們的錯,而是西洋醫學整個系統的錯,是西洋醫學系統的失誤,是西洋醫學系統尚未完善或尚未健全而已,最起碼缺如。  

  我希望病人們體諒和瞭解西洋醫生的苦衷,他們很多人是不自知或是被誤導的。

  就我自己來說,離開西洋醫學院的校門時一樣是自信心挺足的,自以為是,自知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誤導病人,下手術臺即為成功,是手術本身呢,還是疾病已愈?之後就事不關己了。

  這是我放棄西洋醫學,研究中醫的第十六個原因。

  敵友不分

  母親是女性,所以在西洋醫學的眼中,天下女性都是母親;這是西洋醫學無法跳出的迴旋圈,即無法區分特定致病體與特定人群的相互作用或可能。

  2003-09-11 當新加坡公共衛生當局宣佈發現一宗SARS新病例時,全球大部分國家萬般驚恐,但加拿大衛生部全國微生物實驗室負責人的反應不以為然。

  普魯默(FRANK PLUMMER)所領導的實驗室在設法尋找這一新疾病的科學根據時獲得了令人困惑的化驗結果。他認為,這名男子的征狀輕微,並不像SARS,儘管其SARS化驗結果呈現陽性反應。

  新加坡當局認為,該男子罹患的是SARS。但世界衛生組織(WHO)謹慎地將這宗病例歸類為「可疑」SARS病案,並表示,直至新加坡的檢驗結果得到其他國家有經驗的SARS試驗室證實之前,暫時不會改變這一立場。

  如果確實如此,在加拿大爆發SARS的早期階段,溫尼辟實驗室的奇怪的陽性結果可能更能說明問題。普魯默醫生的進化理論將獲得更多的支持,他認為,曾經在多倫多、香港、新加坡、臺灣及中國大陸肆虐,造成嚴重經濟後果的SARS並非唯一的SARS類型。 

  普魯默週二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目前的詳嗨剖嵌牵录悠碌牟±矊⒅С诌@一觀點。他指出,事實上是,SARS也許並不完全等同SARS冠狀病毒感染,這已經從加拿大及香港的資料證實了這一點,並非所有化驗結果陽性的人都罹患SARS。 

  即使世界衛生組織一名發言人週二也承認,新加坡的個案也許證實在部分病例中,SARS冠狀病毒也許只引起非常輕微的病徵,因而受到忽視。

  世界衛生組織傳染病分部聯絡總監湯遜(DICK THOMPSON)表示,這很有可能,目前對于這類疾病仍然處于認識階段。

  溫尼辟的國家實驗室數月來一直設法尋找對令人困惑的化驗結果的解釋,在多倫多SARS爆發早期,該實驗室發現部分人士的SARS冠狀病毒化驗結果呈現陽性,但從未將他們列入病例,因為這些人並未出現急性呼吸道問題及非典型性肺炎,而後兩項標準是SARS臨床詳嗟年P鍵證據。至今,溫尼辟的國家實驗室確定了172名這類人士。

  實驗室再遇尷尬情況:在上個月,該實驗室再次遇到這一尷尬情況,溫哥華附近一所護理院出現了奇怪的呼吸系統疾病爆發,在該護理院住客及工作人員的體液中發現了SARS冠狀病毒陽性。

  普魯默無法解釋為何他所工作的實驗室化驗結果與其他實驗室的不一致,但他不認為這是由于實驗室受到污染或人為錯誤。

  卑詩省疾病控制中心傳染疾病分部總監表示,需要儘快找到答案。柏德烈醫生(DAVID PATRICK)指出,如果SARS冠狀病毒既可以引起輕微征狀,也可導致嚴重疾病,需要集中發現如何預測何種疾病形式將發生,以及何時發生。

  柏德烈醫生說,如果SARS並不總是造成嚴重疾病,卻帶來惡果,有關國家便要考慮,是否承認出現SARS病例的代價過高。 

  非典如此,腫瘤亦如此。 

  最新研究結果顯示,乳癌腫瘤大小與所引發的危險程度不一定成正比(2003-9-17)。

  麥基爾大學(MCGILL UNIVERSITY)遺傳學家亦是這次研究的首席研究員富基斯醫生(DR.WILLIAM FOULKES)指出,有些乳癌的變化不一定可以像以前那樣容易預測。 

  研究人員檢查三組女性可能存在的生物性差異:那些有兩種遺傳基因和那些有不知名基因者。九十年代中期醫學界識別出兩種被指會引髮乳癌的遺傳基因BRCA1和BRCA2,BRCA1看來會引發惡性腫瘤。研究發現,有BRCA1遺傳基因的人不像有BRCA2遺傳基因的人和一般人那樣,在腋淋巴結的腫瘤大小與有關的癌症之間無明顯關聯。

  亦是說,現行的理論與最新的此一發現不吻合,或可以說,其用物理方式摧毀癌腫的努力是沒根據的,也就是為什麼西洋醫學對惡性腫瘤的治療效果是令人悲慟的。更加提示人們小的或肉眼看不見的癌腫/細胞一樣可惡。或需要重新檢討西洋醫學現行的檢驗方式。

  2004-11-19 癌幹細胞引發腦癌(加通社多倫多):多倫多病童醫院的神經科醫師德爾克斯(Peter Dirks)等人將100個帶有陽性CD133細胞表面標記的癌細胞注射入實驗鼠腦中後,發現這種幹細胞會使老鼠長腦瘤。然而,他們即使將10萬個沒有CD133表面標記的癌細胞,注射入老鼠腦中,腦瘤也不會生長。證實了腦癌是由癌幹細胞所引發的,這項發現不僅可解釋腦癌的致命原因,且有可能使腦癌的治療方式有新的突破。因為即使療程殺死絕大多數的癌細胞,但幹細胞存活下來,腦瘤就會再生。這也就說明了療程經常失敗的原因,因為現有的療法並未針對幹細胞對症下藥。在此之前,醫學家普遍認為所有腫瘤中的細胞都會促進腫瘤的生長,以及癌細胞的蔓延。  

  即只要將關鍵的幾個癌細胞滅活(而不是整個癌腫),就可治癒癌症。

  其實這項工作中醫不僅早已完成,而且一直都是如此使用。這也可從西洋醫學的角度說明,中醫一方治多病的原理,即從根本上解決病人的所有疾病,抓住了根本(問題是我們得有耐心地去等待西洋醫學的進化,以便讓他們明白,和讓相信他們的人們明白)。西洋醫生至今為止都在用局部破壞的原理,希望盡可能多地破壞癌組織,以延長患者的生命,雖然一直都是事與願違!如果西洋醫學早些知道,就不會有這麼多的人無可奈何了。但是,現在知道了問題所在,西洋醫生又有什麼方式可以將這些陽性的幹細胞滅活/轉為良性?抑制/防止舊病復發?這,以西洋醫生的現有理論和知識,以及西洋醫生的現有理論和知識發展方向無限延伸,也無法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這是一個系統的問題,不是幾個人,或幾代人可以完成的。西洋醫學還有許多莫名其妙的錯漏,您難道不會對其一天到晚發佈的新發現感到厭煩嗎?您不擔心您只是單純地要求一個簡單的服務卻可能會成為受害者或是白老鼠嗎?您應該多做嘗試,試試不同的醫療方式,或許您就會大聲地說出:「我要更好的醫術!!」。如果您被這些更好的醫術所吸引,願意嘗試改變,中醫將帶給您更安全快速可靠的天然健康體驗。如果您需要比較完整的服務,包括預防、治療、各種心理問題、延年益壽,那麼則可試試中醫,因為中醫已經全部包含在其中了。假設您過去是西洋醫學的使用者,因對其不滿意而望之生怯,那麼您更應該試試新一代的中醫,絕對讓您有煥然一新的感受與體驗。中醫已經歷了數千年的考驗,已經不需要試驗,不會朝令夕改,朝秦暮楚,朝三暮四。看來西洋醫學向中醫靠攏的時候到了,因為這方面中醫有著極為豐富的經驗和知識,最重要的是中醫是一個完整的系統。

  這是我放棄西洋醫學,研究中醫的第十七個原因。

  出爾反爾,朝秦暮楚,朝三暮四

  還是以非典為例,以下是當日報紙的相關新聞:

  2003-09-17 荃灣港安醫院接收的懷疑沙士女病人,令全港再度陷入沙士恐慌。院方先後為女病人化驗大、小便,結果竟是一次陽性一次陰性,「時有時無」。經過反復測試,終證實由荃灣港安醫院轉往瑪嘉烈醫院的女病人並非感染沙士,一場沙士疑雲結束,但事件暴露出私家醫院驗沙士各師各法,準確度成疑。曾兩度對沙士測試驗出假陽性的養和醫院表示,他們也不想出現假陽性令社會虛驚一場,批評政府並沒有協助私院化驗沙士。

  養和醫院副院長表示,該院一直致函港府希望協助提升沙士快速測試技術及化驗室水準,該院願意支付費用,如改裝化驗室或培訓技術人員,甚至向政府或大學購買快速測試試劑,但一直沒有回復,經多次求助,只有港大微生物學系專家願意今日到該院視察試劑、化驗室及技術人員水準。 

  仁安院長籲統一測試,他認為政府必須為私院「做番啲嘢」,以免不必要的恐慌再發生,一是派專家到自行做快速測試的私院巡視,提升技術水準,若認為私院沒能力自行做測試,應為私院提交的樣本進行測試,證實受感染才轉送病人往公立醫院。他承認,在六、七月期間,該院的沙士測試曾出現兩次假陽性,一次是利用花近十萬元從德國生物科技公司購買的PCR試劑,抽取病人鼻液化驗,結果呈陽性反應;另一次是利用內地政府送贈的快速測試試劑,亦呈陽性反應,但其後將兩個樣本送交香港大學第二次化驗,才證實是假陽性。現時醫院不少快速測試方法都未經正式臨床試驗,準確度及敏感度受質疑,因此該院若有需要會採用中大的血液測試,準確度高達八成。他又指,全球並無公認的快速測試方法,各地只能依靠有經驗的化驗中心進行測試,他認為本港可集中由衛生署統一處理測試。 

  對于私家化驗所驗出假陽性,是否化驗水準出問題,衛生署發言人表示,輔助醫療業管理局負責醫務化驗師的專業監管,促進他們在實務及操守方面達到水準。

  香港大學、中文大學及私人機構分別開發針對沙士冠狀病毒的快速測試方法,採用病人不同的樣本,包括鼻腔液、血液及大小便等,各有一定局限性,但當中以鼻腔液及血液的準確度高達八成,在病人病發首三天至一周內可使用,但大便樣本則要一周後使用才能測試出是否含冠狀病毒。

  港大微生物學系助理教授昨表示,該系開發的PCR快速測試方法,抽取病人的鼻腔液測試,經多番改良,包括抽取病毒基因的方法,準確度由最初三成增至現時的八成,可在病人病發首三天抽樣進行測試,儘快知道結果及採取應變措施。大便則要在病發一周後有較多病毒數量,才適用于進行測試;尿液樣本則最不可靠。但他強調,測試的準確性仍要視乎抽取的樣本質素及技術員的水準。

  中大化學病理學系助理教授表示,中大所採用的血液測試方法,可在病人病發後首周抽血測試,準確度達八成,隨血液內的病毒數量減少,第十四日則下跌至四成二。利用血液測試的好處是可以知道血液中病毒濃度,容易比較病人體內病毒數量是否減少,但暫時難以知道鼻液中病毒數量。

  他又指,目前坊間(醫院)採用的PCR快速測試五花八門,部分準確度只有兩三成。個別醫院化驗樣本若顯示呈陽性反應,會交給較大規模的化驗所、兩所大學或交衛生署第二次化驗,重疊資源。他正遊說醫管局統一使用測試方法及樣本,若要預防沙士再爆發,必須要及早定案。

    處理手法混亂掀恐慌,本港經濟剛「大病初愈」卻傳來沙士疑雲,令各行各業不禁抹一把汗。曾因非典型肺炎受過重創的旅遊業及飲食業,均批評政府今次處理手法不當,導致市民一度恐慌,亦有外地報章以顯著篇幅報導事件,業界擔心有關消息會影響正復蘇的經濟步伐,認為政府有必要統一發佈機制,不應再出現似是而非的沙士疑雲個案。

  荃灣港安醫院前日下午五時十五分接獲自行聘用的化驗公司通知,指病人的糞便樣本對冠狀病毒呈陽性反應後,隨即在五時半通知衛生署,表示有一名懷疑沙士病人,病人于晚上十時二十分轉送往瑪嘉烈醫院。醫院管理局及衛生署分別在前晚十一時二十分及昨晨一時十二分證實事件及做出回應,雖然港安醫院化驗結果指病人有陽性反應,可是政府並沒有將病人列為正式「懷疑個案」。

  港安及政府前晚對病人情況說法不一致,昨日才證實病人非感染沙士。

  被斥不肯提供測試劑,醫療政策評議會主席指,政府不肯向私家醫院提供快速測試試劑,是造成今次不必要恐慌的主因。他指私院向私人機構購買的測試或化驗服務,質素難以保證,出現假陽性亦不出奇。部分私院為免麻煩,惟有「系唔系都轉介」病人到公立醫院,容易造成沙士疑雲。他認為,政府必須解釋拒絕為私家醫院提供快速測試試劑的原因,建議當局可以成本價或合理價格向私院提供試劑,以便私院進行初步測試,證實患者感染後才轉介政府處理。

  由于沙士是一種新疫症,全港各大小醫院對它並沒有足夠的認識,也沒有一種統一的檢驗標準,大家只能各師各法,去檢驗沙士的冠狀病毒,私立醫院由于缺乏血清快速檢驗的設備,只能以檢查唾液及大小便的方式判斷沙士病徵的反應,其準確率大概只有兩至三成,而公立醫院的血清快速測試則有八成準確度。雖然私家醫院一直聯繫政府衛生署,查詢有關沙士的最有效的檢驗方法,但政府方面一直諱莫如深,將這方面的資料視作機密,遲遲不作答復,令私立醫院完全無所適從,因此才發生了一連串令人啼笑皆非的誤會。 

  政府並沒有協助私院化驗沙士?其實兩者都是不負責的,因都是丈二和尚,大家都不認識!醫院可以說不認識,政府衛生署卻不敢直說不認識,否則顏面何存,潔白的工作服和漂亮的領帶所營造出的專業形象就會蕩然無存,將來如何騙人,如何讓人上當,所以只能諱莫如深!而這就是西洋醫學了; 

  一位哲人曾說過,對于歷史上的每個重大事件,我們距離它越遠,越能看清楚它的深刻內涵和深遠意義; 

  此為我們提供了一個難得的啟示;

  這是我放棄西洋醫學,研究中醫的第十八個原因。

  污染環境,危害生態,殃及無辜

  「雪卡」毒素是由一種海洋微生物產生的毒素,毒素黏附著海藻或者死去的珊瑚表面,由于小魚吃下帶有毒素的海藻,大魚又將帶毒的小魚吃下,從而在大魚體內積聚了大量毒素。「雪卡」毒一般會在人體內潛伏數小時,進入血液後需要很長時間才能將毒素排出。中毒徵狀表現為嘔吐、腹瀉、四肢和口唇麻木、冷熱感覺顛倒、關節和肌肉疼痛,甚至出現痙攣和呼吸困難。2004年3月和4月初,香港連續發生多宗市民吃海鮮後中「雪卡」毒個案,共有五十三人感到不適送院,超過去年全年的二十五人。深圳市亦發現多宗中毒病例。

  農作物,畜牧業等的農藥,抗生素和性激素殘留物對人的危害,與此相比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在現代畜牧業提供了極其豐富的肉、禽、奶、蛋食品的同時,醫學界證實,人類常見的癌症、畸形、抗藥性、青少年早熟、中老年心血管疾病等問題以及某些食物中抗生素、激素及其他合成藥物的濫用與殘留有關。

  據美國新聞週刊報導,僅1992年,全美就有13.3萬名患者死于抗生素耐藥性的細菌感染,這種情況的發生很可能是因為動物細菌對抗生素產生耐藥性,然後通過食物鏈將這種耐藥性病菌轉移給人類,使抗生素對人類疫病毫無效力。 

  長期以來,在飼養豬雞的日糧中,超量添加無機礦物元素,如CuSO 4200-300mg/kg、ZnO 2000-3000mg/kg、ZnSO 42000-3000mg/kg。雖然這些高劑量添加的無機礦物元素,確能提高家畜生產性能和防治某種腸道疾病,但是由于家畜對無機態的礦物元素消化吸收能力差,利用率低,所以必經超量添加才能起到應有的作用,但這不僅導致養分過剩和經濟上的浪費,而且還對生態環境產生污染。

  大量使用化肥、農藥等化學合成物的常規農業,這是當今世界的主流形式,亦是我們食品的主要來源。

  被農藥、重金屬和黴菌毒素污染的以及抗生素、激素超標的畜產品,嚴重危害人類健康。

  在農藥污染方面(根據中國近10年調查):

  豬肉、雞肉、雞蛋中六六六(BHC)檢出率為60%-100%,超標率87%,超標9倍以上者居多;

  滴滴涕(DDT)的檢出率100%,超標率74%;

  由于人們食用了上述畜產品及農產品,人體脂肪也積蓄DDT等農藥,如人體脂肪中DDT含量已達1.4-20mg/kg;

  在重金屬污染方面:

  汞、鉛、砷等經污染水源和土壤後,部分為植物所吸收而富集到農畜產品中,最後危害人類健康,重金屬的添加比例過大,造成在畜產品中沉積。

  在抗生素和激素類物質使用方面:

  已有17種驅蟲保健劑和11種抑菌促生長劑作為飼料添加劑用于生產;

  每千克豬肉、豬肝和腎臟中分別含有土黴素0.31mg、0.49mg和1.23mg;

  每千克雞肉、雞肝、腎臟中也分別含用鹽酸氯丙嗪0.2mg、0.5mg和0.65mg;

  不少飼料廠家仍在使用興奮劑(腎上腺素)作為促生長劑添加到飼料中使用,已陸續引起影響人體健康的嚴重事件;

  笑話:種某一個水果的果農,是不吃此類水果的。  

  因畜牧業用的是西藥,西洋醫學亦難辭其疚。或者,這從另一方面揭示了西洋醫學/西藥危害的可怕和深遠。 

  這是我放棄西洋醫學,研究中醫的第十九個原因

放棄西洋醫學,研究中醫的第十九個原因

我放棄被標榜為最先進最傑出最完美的西洋醫學,另尋出路、棄西從中、研究中醫的原因 : 

  西洋醫學令人心寒的高死亡率

  中國文化和中醫充滿了生命的活力

  整個西洋醫學體系忽略了宏觀和感性認知,而太過花時間于微觀和理性認知 

  舍末逐本、舍繁求簡、返璞歸真 

  西洋醫生對他們自己的科學檢驗資料亦未可解讀、明白或掌握 

  對中醫和西洋醫學知己知彼,深深體會到五千年傳統文化的難能可貴 

  西洋醫學越向深化發展,越是向中醫靠近 

  中醫的治療遠優勝于西洋醫學 

  中醫的詳嘁噙h優勝于西洋醫學 

  中醫有理論指導,西洋醫學則是在實驗中成長

  中醫有其高度和深度,值得窮一生之時間去學習研究 

  中醫易學,源遠流長 

  中醫是研究活體,西洋醫學是研究屍體,層次不同

  傳統哲學所宣導的中庸之道,與中醫環環相扣

  中醫是一門可以濟世的學問,西洋醫學只是一門生意

  西洋醫學用錯誤的理論自覺/不自覺地誤導病人

  敵友不分

  出爾反爾,朝秦暮楚,朝三暮四

  污染環境,危害生態,殃及無辜

  現代化的科學其實已經是面臨窮途末路

  中醫是使用宇宙能

中醫,《國語辭典》的定義為:研習我國固有的醫術,以治療疾病的醫生。

  而較為嚴謹的定義應是:中華民族傳統治療疾病的方法。包括民間流傳的,如刮痧、香灰、火灰、爐灰、煙灰、祝由十三科、符咒、術數,以及《千金要方》、《千金翼方》、《道藏》、敦煌文化、馬王堆等出土文物(包括未出土的,失傳的)記載……,和已經登上大雅之堂的,如中藥、針、炙、推拿、按摩、火罐……。全稱為中華醫學,或中華民族傳統醫學。

傳統文化的另一名稱為封建迷信,而迷信本身是什麼還有待商榷或定義,如經絡即是一例。

  西洋醫學令人心寒的誤月屎瓦^高的死亡率

  誤月矢哌_30%,疑難病例誤月矢^40%, 已成為患者就醫的噩夢。

  同時,因西洋醫學的治療方式是下毒,誤曰蚺袛噱e誤即意味著什麼,是不言而喻的。

  大家有否留意到:凡是西洋醫學(簡稱“西醫”)發現或確詾閻盒阅[瘤的病人,往往都是餘日無多的了。但又有誰質疑過為什麼不可以早些發現呢?冰凍三呎,非一日之寒,惡性腫瘤亦是經由長年的日積月累而成的,為什麼又發現不了呢?年年體檢,年年正常,二個月前的體檢還是一切正常的,為什麼現在就全身擴散了?善意的欺騙?美麗的誤會?還是無奈的結局?

  是否說明這門最現代、最Modern的西洋醫術有著某些不足,或是先天就不足呢?抑或還隱瞞/存在著某些重大的缺陷呢?

  是否亦可以說明我們那些現代最偉大的科學家們,或者那些讓現代人們引以為傲的現代科學,本身亦有問題?比如他們的機器性能說明,可以什麼什麼……,娓娓動聽,但其實他們也不知自己在做什麼(而如果中醫如此說的話,就是虛偽廣告了)!既然是那麼好的話,上臺前為何又要簽生死狀,各安天命,與人無涉?這與中醫的醫者父母心,相去又何止十萬八千里?

  西洋醫術沒說過的中醫不可以說,西洋醫術沒做過的中醫不可以做,西洋醫術說是絕症中醫就不可以把其治好,西洋醫術說骨髓移植是唯一的方法(您不覺“唯一”兩字有少少問題?雖然街上的人都是這樣說的),病人就只能乖乖地,可憐巴巴地引頸以待,邭夂玫倪有幾百萬分之一的希望,這是漫長而痛苦的體驗;邭獠缓玫木褪鞘刂甏茫壞厩篝~,坐以待斃了(麻煩的是西洋醫術往往在十幾年後常常忘了他們曾說過的話,又說有什麼新發明,又可以治了,比如肺結核)。

  好了,終于盼到了,但西洋醫術的骨髓移植只適用于55歲或以下病人,並且會產生極為嚴重的副作用,包括令白血球、血小板劇減,或出現排斥,死亡率高達五成(再次化療的成功機會只有一成,即死亡率為九成)!

  而且異體骨髓移植前處置所用的高劑量化學藥物、放射治療以及移植後免疫抑制劑的使用,將病患之免疫系統造成相當大的影響,因此免疫力恢復之時間經年!如體液性免疫球蛋白恢復必需花上1年的時間,而細胞性免疫球蛋白恢復的時間則需要2~3年,最近的報告說,骨髓移植後免疫力完全恢復需 20年!

  美國西雅圖Fred Hutchinson癌症研究中心的斯特雷克博士研究72名存活20~30年以上之異體骨髓移植病患之免疫系統發現,單核細胞、B細胞、T細胞、自然殺手細胞以及具有殺菌能力之 IgG-2及IgG 免疫球蛋白需20年才能恢復正常!那麼,如此的說法,廿年前此病人是否可以算是痊癒了?

  但有趣的是,西洋醫術說的任何話,人們都是理所當然地接受,任何東西一冠以科學,資料,分析之類的名稱就特別受用。而這,正發生在廿一世紀的今天。

  西洋醫術的放療化療,雖然可以在二周之內把腫瘤體積縮小,手術則更可以在幾小時內把病灶去除(其立論根據認為人是類似積木結構,就像修理汽車),但這僅僅是治標!或是把箭杆鋸斷了,是把看得到的病灶局部破壞或去除了,而並沒有對病因產生治療作用,或者更有可能促進了病情的惡化,會對那些肉眼或顯微鏡看不到的病灶起了推波助瀾,助紂為虐的作用(此乃西洋醫學的衛星腫瘤理論),亦是說幫倒忙!他們只是把自己當成為危機時期的救火隊,而不是園丁。  [ 西医看病,认果为因 ]  

  西洋醫術認為通過放療,電療或手術把局部病灶破壞,縮小或切除,即是成功了;中醫認為通過整體治療,把病灶以及產生病灶的原因去除,才算成功。所以病灶大小的變化並不一定說明什麼

  西洋醫術的其他檢驗,以及所謂的科學資料亦多過于滐@片面,或其理論本身就有待商榷,同樣不能準確表達或反映患者的真實現狀;否則又怎會等到腫瘤有拳頭大時才能發現?亦是說西洋醫學的每一例癌症或中風的發現就是一例誤裕ㄈ绻苏f法成立,則西洋醫學的誤月示徒^不是40%,而是80%或90%的問題了)!這就是現代科學的水準! 

  比如,三十多年前紅極一時的由波士頓哈佛醫學院的霍克文(Judah Folkman)所創,利用缺氧方法來治癌的抑制血管形成療法(以採用截斷腫瘤獲得血液供應的原理),最近已被證實日久效減。抑制血管形成療法亦會遇到抵抗力的問題,隨著日子的增加效力便會減低;利用老鼠進行的研究顯示,一些癌細胞看來適應了由藥物造成的低氧環境。卡貝爾是第一位認為此療法不會有抵抗力問題的研究員,他表示這份報告令人感到沮喪。國家癌症研究院前主管及安省癌症研究網路現任行政總監菲利基斯(Robert Phillips)則不感到意外。他解釋,根據癌症歷史,簡單的療法從不奏效,所以只是令人失望,並不會令人感到意外。 

  基于以上原因,不少西洋醫生經過深思熟慮、棄西用中,以便更好地幫助病人,已不是罕見的個案,起碼我自己就是。因為採用西洋醫術的醫生及醫療方法發現不了的問題,不表示研習我國固有醫術以治療疾病的醫生發現不了。這是我棄西從中,研究中醫的第一個原因。

  中國文化和中醫充滿了生命的活力

  我們接受洋為中用,並不等于一切洋貨都是好的,更不等于洋奴哲學,崇信媚外,我們應該有自主,應該有自己的意志,應該有自己的思維,更應該有自己的判斷。我們為什麼不可以有一個正確的選擇呢,我們為什麼不可以坦盏馗嬖V病人真相呢?

  在人們的心目中「白大褂+聽云鳌故悄菢拥臒o所不能,而「長袍馬褂+望聞問切」則與招搖撞騙相去不遠。這是人們被某些因素影響誤導所致,是不公平的!不但對中醫不公平,對病人本身也是不公平的,對宣導此制度的人也同樣是自食其果,因為病人失去了接受更好治療的機會,包括宣導此制度的人和他們的親人,他們不知道他們是被誤導(消費者公平委員會相信對此個案亦是愛莫能助,或者自己也糊塗了)。

  早在幾千年前,中醫就可以“上工治未病”了!學完中醫,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中知人事,亦是說上可治國安邦、中可延年益壽、下可強身袪病,或是說不為良相則為良醫。 

  試問閣下,何為科學?何為科學驗證?何為定理?何為定律?又有多少號稱經過無數科學驗證的定理和定律已經改寫或多次的修正?一個真理如尚需不斷修正,又何能言真理?一個定理或定律如尚需不斷修正,又何能言定理或定律?  

  張延生先生曾經就關于科學和真理的理論說過:“……這種理論僅存在于我國,國外暫時還沒有這種統一的基礎理論,而是每一科學領域中有其自己的基本理論。如自然科學有自然科學的基本理論,數學有數學的理論,體育有體育的理論,醫學有醫學的理論,社會科學有社會科學的理論,社會管理有社會管理的理論,等等。因而到處是理論到處是‘真理’。這是因為沒有抓住事物的本質,是經不起長期考驗的。結果形成的僅是特性,不是共性的真理。事物的本質只有一個,不可能那麼多。如果世界到處是真理的話,那就不存在真理了,真理只能有一個。

  “……這是中國古代自古以來抓住的主要思想之一:搞了一個最最基礎的理論,一切行動都要根據它來進行指導。既然一切都要根據這個理論進行指導,那麼它就包括了各個系統的本質,說明了這個系統是非常嚴格。並不像有人想像的,是‘唯心主義’,‘形而上學’,‘樸素的唯物主義’,‘封建迷信’等等。全世界中許多高度發達國家的科學家,是不會在封建迷信中浪費時間的。事實上,不能不承認,西方發達國家的科學嚴格性超過了我們,那麼人家為什麼要鑽研《易經》,鑽研老莊哲學﹖當他們發現他們研究了幾十年甚至幾百年的問題,我們的祖先在幾千年以前,已經研究得非常系統,非常清楚。這時才‘妙不可言’,‘玄極了’。他們認為越是不可能的,往往我們中國的哲學越認為可能。他們認為‘一加一等于二’,我們則說‘一加一可以等于二,也可以不等于二’。最近二百多年,他們才認識到一加一等于一零(即二進位)。” 

  “所以中國古代從來沒有要求,告訴你一個事情就必須是如此這樣的道理;就必須是非常具體、非常細緻的理論,要求某件事必須如此這般等等。而是告訴大家一個哲理,從來不給大家畫框框。老子《道德經》、《內經》、《傷寒》、《易經》、《河圖》、《洛書》等都是如此,告訴你大自然的規律性,並不講非常具體的東西,因此,當你讀道家書時,感到莫名其妙,很玄。其實並非如此,它只是講一個道理,大家只要在這個道理指導下,怎麼用都是。所以說,它沒有什麼框框,充滿了生命力。例如:西洋醫學中的青黴素,是什麼病,多少體重、什麼具體情況下要用多大量、定得非常死,離開這個範疇就不允許了。而中國醫學就綜合了各方面的情況,具體情況具體分析,用藥可多、可少、可用、也可不用,這樣就靈活多了,境界開放多了,把事物都聯繫在一起,本質就抓住了。這就是為什麼中國文化如此充滿生命力的原因”。這是我棄西從中,研究中醫的第二個原因

  整個西洋醫學體系忽略了宏觀和感性認知,而太過花時間于微觀和理性認知

  1998-12-30,塞沃斯(Philip Servos),洛裏埃大學(Wilfrid Laurier University)心理學教授。他進行的創新研究對一種頗為知名的大腦醫學圖提出了挑戰。由滿地可神經外科醫生彭費德(Wilder Penfield)在本世紀三、四十年代創制的彭費德圖(PE Nfield MAP)被許多醫學教科書引用,目前仍被外科醫生當作一般指引來使用(彭費德圖標識出了大腦中控制語言及手部活動的關鍵部位,這樣外科醫生在實施手術時便可避免切斷某些組織造成病人無法講話或寫字的後果)。不過塞沃斯哂酶芊椒ㄑ芯酷釁s發現大腦中代表下巴和前額的部分在圖中被顛倒了位置。這一結論掀起了研究領域的波瀾。

  塞沃斯的另一項研究還發現大腦中並不僅有一種圖,可能有幾種圖來代表人體的各個部位。

  我想,當塞沃斯或其他人發現大腦中並不僅有一平面圖,而是一個立體的,與周圍的各式各樣的物質不斷交流,且與我們的宇宙是一個有機整體時,就是現代醫學向傳統醫學靠近的時候了!

  我出身于西洋醫學,亦尊重西洋醫學。西洋醫學之所以局限和片面,並非西洋醫生之錯,而是整個西洋醫學體系的問題,其中最致命的地方是忽略了宏觀和感性認知,而太過花時間于微觀和理性認知;這裏涉及到戰略和戰術,就如一支在戰術上取得優勢,而戰略上卻不敢恭維的軍隊,其前途肯定不太理想一樣;跟著一個不懂戰略,不懂呋I帷幄的將軍,閣下可以自己想想結果,不知可否用“盲人騎瞎馬,夜半臨深池”來借喻呢?這是我另尋出路,研究中醫的第三個原因。

 舍末逐本、舍繁求簡、返璞歸真

  就用回小哥頓這一病例吧,當初不就是有專家(絕對夠資格的)科學地判斷“骨髓移植是唯一的方法”,“不換骨髓就必死無疑”嗎,現又如何,12年了(2003年9月9日是他痊癒 12周年),並沒有骨髓移植。為何又仍是科學的呢?或者這就是科學了嗎?放眼現在,此說法仍然未改變,仍然是“骨髓移植是唯一的方法”!報紙這樣說,基金會這樣說,醫院也這樣說!是學術需要?或是商業需要?抑或是糊弄老百姓

  注:小哥頓當年在“病童醫院”的主晕餮筢t生 Dr. John Doyle 一年前(2000年)坦承中醫的優越性,對這門新學科深感興趣(他認為本身現在用的西洋醫學是傳統的,中醫當然相對是新的了),並表示希望探討,學習和研究中醫。

  其實,西洋醫生的三大法寶:化療,放療和切除術,本身的原理都是相同的,即破壞或摧毀病變的局部。

  其對癌症的治療取決于癌症的種類和分期(即癌症散佈的程度如何),經過血液,穿刺切片,攝影與放射線詳鄼z查後,詳喑霭┲⒌拇笮〖捌渖训那闆r,是零至四期的那一期。病理檢查則以腫瘤大小(T),淋巴結的侵犯(N)的多少,轉移至其他器官(M)來表示。如乳癌患者的停經與否,雌性素反應與淋巴結侵犯是決定手術後的補強治療;而腫瘤大小、單處或多處,決定是否可只切除部分乳房;對子宮頸癌而言,癌細胞侵犯的深度與寬度可決定手術範圍或放射線治療的程度;對攝護腺癌而言,癌細胞的分級與攝護腺特異性抗原可作重要的判斷。以及病人其他身體器官的功能狀況,也會影響治療的副作用。如心臟與肺臟的健康狀況會影響麻醉與手術的恢復;有心肺疾病的病人較容易產生手術的合併症;而腎臟與肝臟的功能影響到化學治療後的身體恢復。

  這是一種只見樹木不見森林的短視方法,只是一種戰術,而沒有戰略,並未能全面地,客觀地瞭解和解決問題。

  如某種抗生素,細菌的致死量是2克,人的致死量是10克,西洋醫生的職責就是準確地控制使用此抗生素(毒藥)的份量,不要超過3克,即既可毒死細菌,又不至于會毒死人。因為人的耐受力有些時候會比細菌好,所以死不了,但其的積蓄作用,以及對人體的損害,就閣下自理了。這樣的層次,是無法與中醫的陰陽五行相生相剋同日而語,相提並論的。  

  再如化療,西藥來來去去就是那麼幾十種,A是負責抑制白血球的;B是負責抗感染的;C是負責退熱的;D是負責利尿的;E是負責抵消A的副作用的;F是負責抵消B的副作用的;G是負責抵消C的副作用的;H是負責抵消D的副作用的;I是負責抵消E的副作用的;J是負責抵消F的副作用的;K是負責抵消G的副作用的;L是負責抵消H的副作用的……,累嗎,不累的話還可以數下去。對不起,忘了告訴你們,上面的每一步驟都是由非常科學的方法取得指標來操控的,即每隔幾小時的抽取血液樣本和留取其他的標本(抽血的感受大家都應該有體會吧)。西洋醫生的工作就好像負責擺平一具失靈的天平(且遊戲規則是非常苛刻的,即只能加法碼,不能減法碼,因為藥物進入人體之後是無法取出的;同時維修此失靈的天平的唯一方法是加法碼,而不能拆換部件,因為拆換部件之後的結果只會再多一具失靈的天平)!這邊輕了加碼,加碼後又太重了,于是那邊又再加碼,之後這邊又輕了,這邊又再加碼,那邊又輕了,那邊又再加碼……,總之兩邊轉,別人見了以為挺忙的,其實是瞎忙,自尋煩惱,好心做壞事,而且不能自已,怪可憐的!

  這是我研究中醫的第四個原因

    西洋醫生對他們自己的科學檢驗資料亦未可解讀、明白或掌  

  不是任何東西都是越繁複越好的,就如電腦程式,有人用幾行就可以表達的,有些人卻要用幾十行,你說誰的優勝呢?誰的容易出錯呢?誰的咝兴俣瓤炷兀窟@就是水準!

  抽取血液樣本的痛苦和感受且不說,一個人有多少血呢?上午幾筒,下午幾筒,今天幾筒,明天幾筒,後天又幾筒,別忘了這是一個重病的病人!奄奄一息,已是入不敷出了,血液生成的速度快過抽血的速度嗎?西洋醫生已承認,手術的刺激會增加癌症擴散速度,而抽血和輸血會不會又對人體的免疫系統,抵抗功能和免疫功能造成干擾和紊亂呢?你就包涵包涵吧,科學一定是要資料的,沒有資料就是不科學,至于這些資料正確與否,代價多大,就不關我的事了,我有資料寫報告交差即可,所以,就憑這一點,中醫就是不科學的了,所以亦幸好,中醫就是不科學的。這令我想起有些國家的政府是靠顧問報告作決策的,顧問報告上沒寫的東西就是不可以做的,否則,你願意負責嗎?  

  現代化和科學化最重要的一點/或者標誌就是定量。但不定量是否就是不科學了呢?眼見為實?紫外線和紅外線你見過嗎?眼不見並不表示它們的不存在。宇外星系你見過嗎?我們所有人現在所見的種種宇宙太空的相片,全是多少萬年以前的樣子,如何研究?現在已是面目全非,今非昔比了。這就是人們將之奉為至尊的「科學」的能耐或所為? 

  誰吃飯時數過一口飯裏有多少飯粒?大米煮成飯,是物理變化呢還是化學變化?如是化學變化則其反應方程式又是什麼?如何配平?不知道吧,你是否會因此吃不下飯呢?你昨天吃飯了嗎? 

  大智若愚,中醫根本不需要去理會這些,管他什麼菌什麼毒的,人體本身就可以分的清清楚楚,何必杞人憂天,越俎代庖?軍力不足,增添軍費即可,大敵當前,何必自損大將,自相殘殺,為何不同仇敵愾,同舟共濟?  

  中醫現代化和科學化是必須的,但不一定用西洋醫學的標準分析和衡量,因為西洋醫學現代的科學觀點和所謂的科學方法也不是絕對科學的,它本身也在不斷地發展和完善。所以我們對中醫,對科學要有遠見,要有戰略眼光。

  事實上,中醫是有定量或量化的,如組方中不同劑量和不同搭配,可以治療不同的癌症或疾病,可抑制不同的細胞。如靈芝在低劑量時對肝癌細胞有抑制作用,中等劑量時對宮頸癌細胞有抑制作用,高劑量時對人的正常細胞抑制作用。我的湯方中,每種組成的搭配和各自的數量是極其嚴格的,多一粒或少一粒都不可以!早6個時辰或晚6個時辰服用的效果亦是不相同的。  

  人的一生是短暫的,窮一生之力所能做的事是有限的,所以我們的研究和工作必須有延續性,可繼承可發揚,而不是朝令夕改,朝三暮四。

  將檔掃描後用光學字元辨識軟體 OCR 可轉變為可以編輯的文字,有誰見過它可以自動將你家的電話號碼加進去的(是你想加的時候,而不是被病毒感染的時候);拷貝 Copy 亦可以將一些文字或圖片之類的抄到指定的地方,但他可以自動修改參數,變成一篇好論文嗎

  這是非常笨拙的重複勞動,是不需要大腦幫助的,為什麼如此科學的西方醫術就是偏偏完全依賴它?沒有思維,沒有自主?“人們,我是愛你們的,你們可要警惕啊!”──「絞刑架下的報告」捷克作家伏契克(Julius Fucik l903~1943)。

  如果說,要由西洋醫生來檢驗中醫,就如同由西洋醫生去考核中醫並負責中醫的發牌一樣,無稽之談。西洋醫生根本沒資格去說這樣的話,亦沒資格去檢驗中醫!一本“傷寒論”就足以讓西方醫學汗顏;一本“天工開物”亦足以讓現代最偉大的科學家們合不上口;一本“易經”,相信總可以使那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君子們合上口了吧?更何妄五千年的林林總總!

  就算是中醫本身,也很難考核一個人的水準,因中醫源于易,本身就包含了千變萬化,各有師承,各門各派,再加上江山代有才人出,決非三言二語就可以知道一個人對中醫掌握的程度,也不可以幾條問題就瞭解一個人的水準!

  在廿年前中醫課是不談靈龜八法,子午流注的,但我在外國教外國人的速成班,就教這個,簡單安全,無副作用,其層次是比西洋醫學高的(當然,如果學中醫僅僅是學此,就太可惜了一些)。醫源于易,易的主要思想為:變易(一切事物都是發展的、變化的),易簡(又名“簡易”,簡捷之意),不易(萬變不離其宗)。所以中醫也一樣,法無定法,方無定方。學醫不學易,惜哉!就像外國人學了靈龜八法之後那心滿意足的樣子,雖然他們亦可以在他們的家鄉方圓幾百里名振一方,但他們不知道山外還有山(如果他們以為這就是中醫了,哪他們就錯了)。

  中醫的學習方法是融會貫通,不是西洋醫學的死記硬背,這就是層次,這就是分別!但現代的中醫教授方式亦在向西洋醫學靠近,現代的中醫研究方式亦在向西洋醫學靠近;西洋醫學動輒幾個病例,幾個資料,科學證明,中醫亦照本宣科,悲矣。

  西洋醫術不但在病人有病時詳嗬щy,在病人發現不舒服時治療困難,在區分何時治癒亦同樣有困難!他們只能是試看看!觀察觀察!詳鄷r試看看,治病時試看看,是不是好了亦是試看看!何等的危險,親愛的先生,一念及此,您會不會有一種「盲人騎盲馬,夜半臨深池」的感受?會不會為自己的健康和生命掌握在這些人手中不寒而慄?

  創新是好的;忠實地繼承,承先啟後,亦更為重要;站在偉人的肩膀上起步,總比一切從0開始,盲目地創新好。中醫幾千年前已有一套優秀的理論,且在此後的時間裏證實有效,同時直至現在仍經得起時間的檢驗,為什麼就不可以好好地使用呢?就像有些氣壓的電熱水瓶,可以用手按,亦可用杯子的邊去碰觸其開關。如果一個人不知此開關的會一邊按一邊嚷,真難用!當他知道還有另一方法的時候,就會不說什麼的了。如果要中醫跟從西洋醫學的方法,確實是令人惋惜的,起碼這些人是外行。

  全世界第一例藥物治癒的血癌患者:1991年加拿大華裔男童小哥頓患了不治的家族性噬紅細胞血病,多倫多兒童醫院估計他祗有3-8個月的生命,骨髓移植是唯一的生存希望,不換骨髓就必死無疑。1991年4月4日其開始接受龍衛權醫師的中醫治療,同年9月9日痊癒。

  哥頓母親在給全球的新聞公佈中說:“在中醫治療期間,根據兒童醫院哥頓的病況檔案中,反映出中藥治療後的進展和成果。當時哥頓的主葬t生也建議我們繼續給哥頓接受中藥的治療。因為西洋醫生給予哥頓的化學藥療,祗是壓制細胞過度活躍,而不能徹底治根。”

  1993-06-06 小哥頓的主晕餮筢t生 Dr. John Doyle 經由“病童醫院”的公關部門發表了書面聲明。Dr. John Doyle 在聲明中說:“我不能回答中醫扮演了什麼角色,但我不能認可中藥的使用,因為中藥的價值沒有科學證明。”又說:“說小哥頓已完全醫好,現在為時尚早,我們仍需觀察數年,以確定疾病不再復發。”

  “病童醫院”的官方聲明繼續說:“治療這種病的方法是骨髓移植……‘病童醫院’沒有其他病人能單靠藥療而能生存,哥頓是第一個。”官方聲明還說:“根據世界統計,在停止藥療數年之後,只有少于一成的病童仍然生存。”

  現在,小哥頓已痊癒 12周年了!他並未接受任何骨髓移植。

  在多倫多病童醫院哥頓的病況檔案中,反映出中藥治療前後的進展和成果。小哥頓的西洋醫學主葬t生也建議病人繼續接受中藥的治療,因為他們看到了病童血像的改變。

  服用中藥兩星期,小哥頓的身上已出現變化,眼睛變得有神,面色已沒有那麼黑。 

  當時,從檢驗報告看出,小哥頓的白血球不時標高,白血球一多,便去吃掉那些紅血球,令小哥頓病發。西洋醫生向其父解釋,他們所能做的只是給予小哥頓藥療,幫助他殺死那些多出來的白血球。除非換到骨髓,否則下藥只是治標而不能治本。所以在圖表上,看得到白血球和紅血球的水準經常大幅波動。

  自從小哥頓接受中藥療法,主晕餮筢t生雖然不知其事,但小哥頓經常接受檢查。病理學報告發覺白血球的增長已受到抑制,因此白血球和紅血球水準大幅波動的情況慢慢消失。 

  服用中藥五個月後,龍醫師認為小哥頓的病已痊癒,于是讓其父母要求西洋醫生停止使用西藥。西洋醫生對此大加反對,因為根據以往經驗,藥療一停,病情便會惡化。 

  經過一番爭持後,結果雙方各走一步,就是將下藥的次數減少,劑量亦減少。後來,其父眼見小哥頓的病情穩定,索性不再服西藥。 

  其父引述主晕餮筢t生的說法:“我對中藥認識不深,中醫在小哥頓康復的過程中扮演什麼角色,我也不清楚,但小哥頓的病情的確有極佳的進展。”

  小哥頓的搶救成功,反映了我們的中醫醫療水準。 

  多倫多兒童醫院,在西方來說並不是小醫院,是北美研究血癌的權威,是兒童疾病的權威,她聚集了全世界一流的「現代」科學家和研究人員,有著充足的預算和最現代化的設備。  

  但諸如此類的例子,俯拾皆是。

  這些都是西洋醫學沒有的,西方科學沒有的,他們不會明白或無法明白的,是我們極為珍貴的民族遺產,亦是巨大的商機,或者可以說是中國的矽谷。我們完全可以將之商業化、商品化、現代化,沒什麼不好的,或許從此正在孕育著另一次的工業革命。我們應該好好地把老祖宗留給我們的資產研究清楚,不要辜負了我們可能有的機會。  

   伏契克亦曾經說過:“不用期待我講述那飄揚的旗幟。完全沒有那回事。我甚至不能講述你們樂于聽的那些動人的故事。今天這裏一切都十分平常。既沒有像往年我所見到的通向布拉格街道的幾萬人所組成的洪濤巨浪,也沒有像我曾在莫斯科紅場上見到的壯闊的人海。這兒你見不到幾百萬人,哪怕幾百人都沒有。你只能在這裏看到幾個男女同志。但你會感覺到,這已經不少了。是的,因為這是一種力量的檢閱,這力量正在烈火中冶煉,它不會化為灰燼,而會變成鋼鐵…… 

  努力理解吧。你要相信,力量就在這裏。

  ……英雄行為是沒有燦爛的聖光環繞的。而鬥爭則比你想像的要殘酷得多,要堅持鬥爭並把它引向勝利需要無比的力量。你每天都能見到這種力量在活動,但卻不是常常都能意識到它,因為這一切顯得那樣簡單和自然。” 

  值得一提的是,當時詳嘈「珙D已愈,可以停藥,並且不需再化療的時候,我並沒有看過他的任何檢驗資料(包括之前和之後),因為中醫並不需要這些,好了就是好了,臟腑正常,經絡平衡,就不需再治療了(包括西洋醫生的化療),不須婆婆媽媽,不須看別人的臉色做人,不須患得患失,更不須等到西方重要學府的研究出來了,我們才覺得有自信、有意義和有根據,才自己承認自己。中醫有自己完整的體系,有自己的標準,有自己的詳喾绞剑@正是中醫之所在(現在的中醫臨床醫學模式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化,一般都是在西洋醫生明確詳嗟那疤嵯拢弥嗅t辨證治療。在根本不知其病于西洋醫生屬于何病的情況下,直接辨證施治,臨床上已極為少見)。  

  此時西洋醫生並不認為患兒已愈,或是說這些檢驗資料他們自己亦未必可以解讀、可以明白或掌握。這是我研究中醫的第五個原因。

  對中醫和西洋醫學知己知彼,深深體會到五千年傳統文化的難能可貴

  我與很多中醫師不同,因為我是學完西洋醫學再學中醫的,在中國所學的西洋醫學與在英聯邦國家所學的西洋醫學完全相同,唯一不同的是語言不同(千萬不要有人告訴我,英聯邦國家人的骨骼是比中國人/或亞洲人多了幾根的,或神經系統是不相同的)。 

  有些人由于對中醫認識不多,認為中醫只能/或只適宜于治療慢性疾病和善後調理,急性疾病或急救只能用西洋醫學,甚至不少中醫從業人員本身亦有相同的看法,這是錯的!事實上,中醫對急性疾病或急救的處理,遠遠優勝于西洋醫學,絕對不會亞于西洋醫學!  

  例如休克:西洋醫生首先要“搭幾條天地線”,找出並去除休克原因,升壓藥,激素……,沒十幾分鐘解決不了問題;中醫則簡單多了,甚至不需要找出休克的原因!一根針(不一定是針灸針,任何含有堅硬尖銳末端的物品如頭髮夾、牙籤、迴紋針、筆、甚至小樹枝均可)針下去,立竿見影!而且往往西洋醫生束手無策甚至放棄時,這根針一樣管用!

  更奇妙的是,這根針還可以同時體現中醫治療疾病的雙重性和雙向性!如同一穴位,詳鄷r用她、治療時亦是用她。如內關穴:血壓高時用她、血壓低時用她、休克時用她、搶救時用她、治療時亦還是用她!

  再如止痛:腎絞痛,是急性發作的腎臟部位劇痛,可持續一頗長的時間,病人非常痛苦,對西洋醫生來說較為棘手,一般是用嗎啡靜脈注射,但從注射到起效亦要一段時間,且會複發,是治標而已,只能是下次來醫院時請早。中醫的一根針亦同樣比西洋醫學好用多了,一針下去,馬上止痛(接著很快就入睡,因為痛苦的掙扎是極耗體能的,不痛了,當然就疲極而眠了),這是名副其實的“馬上”,或是“說時遲,那時快”,別人不知道的還以為是醫生和病人有約在先。之後再針多幾次即可治愈,是治本,不是僅僅割去箭杆。這與西洋醫學是不可同日而語的。至于晚期癌症的止痛效果,患者的生存品質,中醫同樣優勝于西洋醫學。

  但由于東西方文化背景的差異,中醫術語的難以理解,以及一些其他的因素,造成人們對中國傳統醫學的一些誤解,懷疑和輕視。

  其實,中醫也是一門科學,是一門比現代科學還科學的科學,並且已在占全世界達1/4的人口中使用了長達幾千年,其體系的完整,系統的嚴慎以及良好的療效,都是現代醫學望塵莫及的。現代科學難以解釋,也只能說明現代科學無法解釋,並不能說明什麼。參照物是很重要的,對一個小學一年級的學生來說,微積分同樣是莫名其妙和難以理喻的。

  我們承認哥白尼(Nicolaus Copernicus, 1473-1543)的日心說是科學的,但中國的伏羲氏仰觀天象,從銀河星系排列得出先天八卦(其不少內容與幾千年後現代科學探討的結論不侄希F代天文學表明,銀河系呈漩渦狀,是不停地旋轉的,從一定意義上說,由河圖導出的先天八卦是與銀河系的漩渦相吻合的,其適用範圍可擴展到整個銀河星系)又為什麼是不科學的呢?

  既然古老的文化已有不少與幾千年後的現代科學結論不侄希钦f明什麼呢?不汗顏不要緊,起碼不要信口雌黃就說其他的就是不科學,或者不要索性說中醫就是不科學的。其行徑或行為豈不是同司馬昭之心?

  按照達爾文(Darwinism)主義,如果中醫是無用的,那她應該早在幾千年前就被淘汰了,既然她還存在,本身就已說明了這個問題(推理:如果有那位先生否定中醫的價值,有兩個可能,一是其不同意達爾文主義,二是其並不認識達爾文主義)。一個目不識丁的中國鄉村老太婆之所以能夠正確區分連現代醫學至今也頭痛的“真死和假死”的問題(也不過是「停屍七日」短短四個字),原因就在此。

  廿年前有一位頭部受傷感染,高熱不退的垂危病人,男性。服中藥第二天,左腳板湧泉穴生了一個大膿包,足有雞蛋大,同時燒退;次日此膿包自行潰破,流出大量臭氣沖天的深綠色膿液,第七天康復。這讓我體會到中國文字的言簡意明及其深奧的內涵,「頭頂生瘡,腳底流膿」除了是一句尖酸刻薄的罵人話(指一個人從頭到腳都壞透了)之外,還是一個可以救人于旦夕的活命之方!是一個極為高明的中醫醫療方案!

  1982年9月下旬,一位患胃癌的老太太,X-ray顯示是一個拳頭大的胃癌,我開了一張七日量的中藥湯方給她,四日後剛好她到時間再檢查X-ray,已看不到此癌腫了,X-ray顯示完全正常。我亦百思不得其解(因我當時的類似病例往往需時三周),後來詳詢之下才發現,這位老太太平時走路連螞蟻都不踩死一隻的,心地極為善良(這使我領悟到西洋醫學院沒有教的道理,即心地善良與否對療效的影響)。

  一位腰部陳舊性外傷患者,男性。每逢天氣變化,就痛得要死要活的。我給他開了一張五日量的中藥湯方,仍記得其中有「杜仲、木瓜、雞血藤、川牛膝、威靈仙、幹薑、木通」,服用之後,疼痛更加(這是讓我至今仍記得藥方的原因,因為從西洋醫學或西藥的藥理學角度來說,是無法解釋的,我為此詳細研究過這些藥的藥理,並發現與西藥的藥理是完全不同的)!病人後來告訴我,從來未曾經歷過如此的痛苦,與平時病患的痛是截然不同的,就像萬箭穿心般。但此次痛完之後,就再也不痛了,十多年的陳疾從此痊癒。

  這些病例,轉眼已是廿年,他們的名字已經不記得了。但他們對我西洋醫學知識強大的震撼力,至今仍刻骨銘心,曆久彌堅,未能磨滅,所以印象深刻,似乎仍是昨天的事情。因為這在西洋醫學的角度來說是不可理喻的,是不可能的!不論從生理病理,有機無機,物理定律,化學公式,能量守恆,物質不滅,都無法解釋!

  當然還有許多不便公開的病例和研究,是現代聰明的人們無論如何都是難以接受的。只能待條件成熟時才可以公開。

  這,同時也因此動搖/摧毀了我對西洋醫學的信心,或者說從此就基本上放棄了使用西洋醫學。繼而研習易學之後,更加深深體會到五千年傳統文化的難能可貴。公平地說,如果我一開始就是學習中醫,未必有此感受,是因為「只緣身在此山中」,未必會珍惜之;好在我是先學習西洋醫學,所以才有了此對比、對照,或參照。即所謂的知己知彼。所以還要謝謝西洋醫學。這是我研究中醫的第六個原因。

  西洋醫學越向深化發展,越是向中醫靠近

  究竟什麼是中醫呢?我們必須首先從中醫理論體系的產生和發展以及中醫臨床經驗的積累上追本溯源,看看中醫理論體系和臨床經驗究竟是怎樣形成和發展的,才能據此明確什麼是中醫以及我們今天如何哂弥嗅t。

  根據“黃帝內經”的提法,就是“候之所始,道之所生”,“候”是表現于外的各種現象;“道”是規律和法則。即:根據事物的外在表現,就可以總結出事物固有的規律。中醫學對自然變化和人體生理,疾病規律的認識,基本上還是通過對客觀現象的觀察總結而來。因此,中醫學十分強調“候”,“象”,認為“道”源于“候”,“候”是中醫理論體系形成的物質基礎。

  中醫研究方法與現代醫學研究方法,都是科學的研究方法,應該說並無本質的不同。只是/可能是由于此兩種方法在其研究範圍,深度以及在研究中所采用的技術手段有所不同,所以才加以區分。中醫研究方法,在研究範圍上重點是在整體上的宏觀研究。她把天地人密切結合起來,把氣候、物候、病候密切結合起來,把自然環境、社會環境、個人條件密切結合,因而也就比較強調疾病和罹病者的個體差異,並從而提出了因人、因時、因地制宜的辨證論治原則。現代醫學研究方法,主要是以現代科學技術為手段,因而在研究範圍上也就自然向具體,局部和微觀的方面發展,比較強調疾病和罹病者的共性,在宏觀、整體和動態等方面的研究,與中醫傳統研究方法比較,相對較少。

  另外,“現代醫學理論越是向深化發展,幾乎越接近中醫的某些理論。例如分子水準的生物研究中發現許多具有陰陽屬性的分子對,而在‘黃帝內經’中已用陰陽概括了物質性質;肺臟具有多樣性的內分泌功能,頗能解釋中醫的‘肺主一身之氣’說;從垂體──腎上腺軸上反映出陰陽平衡的常閥問題;‘五行學說’基本方面與控制論的回饋機制有許多類似;中藥的複方配伍很可能與體內的綜合代謝調節過程──即整體免疫相關;生物鐘節律與中醫的子午流注學說有很大一致性等等,凡此共同表現了向中醫的複歸。那麼,古典中醫理論怎麼會有那麼高的水準呢?以至兩千年後的醫學發展不僅不離其宗,而且自覺不自覺地都要向其靠近。如果排除了外星人授業一說的話,那麼只可能有一種解釋,這就是古人的世界觀和方法論上確有高明之處……”。

  人類的遺傳密碼DNA是由32億外形呈雙股螺旋狀的鹼基對組成,這32億個鹼基對裏,1/32億的概率!只要有一個出錯,只要有一個鹼基出問題,只要有一個字母(ATCG)錯誤,就是災難 

  比如泰薩二氏症,一個可悲的遺傳性疾病,即僅僅是一個字母錯了。基因工程/人類基因組計畫,有高于此的可靠性嗎,小于1/32億的出錯率?你信嗎?高于1/32億的可靠性你又見過嗎?1/32億的可能性呢?起碼沒有一家軟件公司做得到,微軟的Windows XP才有多少行指令?君不見每天都有新補丁出來?只要有1/32億的不可靠性出現,只要有1/32億的可能性出現,就是一場浩劫!一場人為的浩劫!一場人類的浩劫!一場生物的浩劫!一維的空間尚是如此,三維的又當如何?這是我放棄被標榜為最科學的西洋醫學,研究中醫的第七個原因。

  中醫的治療遠優勝于西洋醫學

  樹頭草根,用個瓦罐熬成湯,有多少人想過其中的內涵呢,就是這麼簡單?不是,中華民族五千年的歷史以及民族文化的精華,經過千百年的沉澱堆積,已經溶熬于此,盡在一爐!已經大徹大悟,反璞歸真,樸素無華,寥寥數語,區區幾行,已勾畫出宇宙之奧秘,洞察萬物之本質。

  對此富有神秘色彩的古老而神奇的民族文化,歎為觀止之餘,做為炎黃子孫,就要仔細考慮如何繼承和發揚的問題了。

  中醫就是中醫,不須要遷強附會:

  別人搞納米,中醫就有了納米中藥,載藥納米定位,納米中藥製備技術,納米藥理藥效和毒理學的系統評價方法;

  別人搞分子生物學,中醫就有了細胞因數,分子水準的理解,中藥對小分子類物質直接產生作用,分子生物學理論和技術為中醫藥現代化提供了良好機遇和條件;

  別人搞基因,中醫就有了基因表達調控異常的機體紊亂,中藥就對結構蛋白基因和合成分泌產生影響,產生調節作用,對IL-1, IL-2, TNF和干擾素的調控作用;

  學化學的用化學專業知識去解讀,從化學結構去分析和理解;學物理的用核磁共振研究,用CT, IT探索掃描,核子醫學,DNA圖譜;……又有多少人沒去摸象呢?

  更有大言不慚者:由于中藥理論研究的滯後性……造成中藥的作用機理不能被揭示出來;

  由于中藥作用機理的實驗研究缺乏正確的理論指導,造成中藥的實驗研究均成為盲目的摸索性研究;用西洋醫學理論闡明中醫理論的科學內涵,揭示出中藥作用機理的時機已經到來;對中醫師進行再教育,以充分利用西洋醫學的成就和資料,然後研究西洋醫學的不足;

  哂梦鞣娇茖W,分離出中藥的醫療特質,並且針對藥材的成分制定出一個標準;

  西洋醫學理論對指導中醫研究開發新型中藥,具有重要意義……

  啼笑皆非,天方夜譚,不知天高地厚!為什麼病人不按照書上的指示去生病呢?

  就像補充激素療法:美國國家衛生總署2002年7月9日宣佈,經過八年半的研究後總結出,接受荷爾蒙替代療法/補充激素療法的婦女,因長期服用混合雌激素與黃體脂酮而心臟病發作機率增29%,中風機率增41%,乳癌機率增26%,該署已終止對16,600名婦女進行的藥物試驗。美國有600萬名婦女服用這種混合荷爾蒙,有些是短期服用,以減輕更年期的燥熱與其他不適應症狀;但有些是長期使用,因為許多醫生相信HRT能預防心臟病、骨質疏鬆症,有助婦女維持健康(每年全球花在HRT的直接和非直接費用大概有數十億元,過去二十年來累積的支出超過一千億元)。

  日本在15年前說過要把中醫改名為漢醫(現在不知改了沒有),同時還說幾十年後中國要到日本去學習中醫。談何容易,中醫,中國傳統文化是一門哲學,不是一門技藝,不是小聰明就可以的

  許多事情總是到後來才看清楚,然而,此時已經無法找回來時的路了。

  沒有歷史的民族就像是沒有根的植物一樣,是膚湹模瑐人之力,一己之見,畢竟有限。莊子曰:夫水之積也不厚,則其負大舟也無力。覆杯水于坳堂之上,則芥為之舟。置杯焉則膠,水湺鄞笠病

  天地生才有限,我們不宜妄自菲薄,中醫藥是一偉大的寶庫,療效確切,前景不容忽視。

  我們承認以陰陽五行,四氣五味,九宮八卦去解釋事物很難令人明白,無法與國際接軌。沒問題,我們可以退為進,不談原理,不論哲學,不說中文,去抓老鼠好了,抓到老鼠的就是好貓!不須吹毛求疵,笞服其臣,使證其君。

  重視發展中藥之餘,又有多少人重視中醫師的培養呢?誰都知道要療效,要科學資料,誰又想到如何去取得療效呢?我們似乎都忘記了這一點!天意弄人,這一點恰恰就是中醫的精髓所在。

  孫思邈通百家之學,兼擅醫學,俗奉為藥王,著有千金要方九十三卷。其中包括了做一個醫生所必須具備的各種理論和實踐知識。其內容不但包括唐以前歷代著作的主要醫論、醫方、苑ā⑨樉牡戎嗅t的基本內容,而且也談到湯方、用藥等;除了強調做為一個醫生所必備的醫學修養外,還應具備不求名利,不辭勞苦,一心為病人服務的高尚人道主義精神。

  現代社會,現代醫學,是不會理解醫者父母心的含意的。這也是中醫現代化的時候所必須避免的!因為如果把這點也丟棄了,就無所謂中醫不中醫了。

  人的氣質,或者可以說是素質,是需要長期培養的,比如說不可以有銅臭味,不可以沽名釣譽,不但學者如此,為人師表者更要如此。這就是為什麼說中國的學問多是存于寺廟裏的原因。我們有沒有機會人為地創造一個如此的,或者更好一些的環境呢?不問塵事、不問政治、無利可圖、無名可沽、無譽可釣、無妄無助。元史˙卷一六三˙烏古孫澤傳:常曰:“士非儉無以養廉,非廉無以養德。”

  這是宏揚傳統文化的一個極其重要的根本所在,十年樹木,百年樹人。這需要政府的參與,個人是無能為力的。中國科技大學少年班的作法可以參考,但不好處是壓力太大你,亦是說一開始就是錯的了,決定了他們無法更上一層樓,只能在低層次中光芒萬丈。

  中國傳統文化最重要之處是其內涵,而有其內涵者就肯定不會顯山露水,大肆張揚,更加不會拍胸口許諾言,信誓旦旦,眾人皆醉我獨醒。這是我們將中醫中藥現代化的另一障礙,如此亦是無法與國際接軌的,如何可以同流而不合汙,出污泥而不染,不要讓世俗沾汙了神聖的傳統文化,這是我們必須要正視的問題(我們的意思是設法提高西洋醫生的水準,以便讓其與中醫接軌)。

  中醫治療與西洋醫學治療的思路有本質的不同。西藥本身就基本可以代表西洋醫生的成就;而中藥則必須由中醫師來使用和指導,否則就是一文不值。

  長久以來,人們被教育為:中西醫結合就是西洋醫生用中藥,開中藥湯方,改變中藥的劑型為注射液,靜脈點滴,或者口服膠囊;中醫則使用聽云鳌光、三大常規、聽從西洋醫生的詳唷⑹褂梦餮筢t生的操作流程、詳嗝Q,甚至于治療方式。事實上中醫確實是開始跟著西洋醫生的後面,學習將單味的中藥蒸餾提純,用鐳射圖譜去分析它們,為他們制定身份證明文書;中醫用針灸負責麻醉,以讓西洋醫生切割病人;西洋醫生將放棄的病人慷慨地讓中醫接手,看看中醫的本領如何……哦,原來不過如此。

  大凡報紙電臺電視臺新聞,以及學術年會之類的宣導,幾乎都是清一色的將單味的中藥提純,然後用于癌症病人身上,參照西洋醫生的臨床方式;很少或幾乎沒有宣導中醫的辨證論治。而我們的不少中醫,正在熱衷于與這些偉大的力量合作無間,把中醫最最珍貴的內涵抽出並棄之如敝屣,連走回家的步子都忘記了。

  2000年通過了河北省科學技術委員會科技成果鑒定,並于 2002年在北京召開的“全國疑難病症臨床辕熃涷炑杏憰”上獲“特殊貢獻獎”的中西醫結合全蠍生物克癌療法,即是其中一個例子。

  此療法是中西醫結合,在通過縝密地科學地選用抗腫瘤藥物配方的基礎上,用全蠍提取蠍毒中抗腫瘤有效成分(以現代生物技術從中國東亞全蠍蠍毒中分離、提純所得),開展綜合治療惡性腫瘤的新方法;

  其相對分子品質小,無致敏性、神經毒性低、對癌細胞有明顯生長抑制作用和殺傷作用,它能使腫瘤體積縮小,甚至消失,使血液中癌症標誌物濃度下降,增加機體免疫力,延長患者壽命。對腫瘤細胞有殺滅作用,對生長腫瘤有明顯抑制作用;

  作為除手術、化療和放療這三種治療腫瘤的方法外的第四種治療手段。尤其對那些失去手術機會的中晚期癌症患者或術後復發轉移及放化療效果不明顯的病人均有較好的療效。  

  但這就是中醫了麼?你滿意嗎?……這不是中醫,只是西洋醫生在使用中藥而已!道聽塗說,斷章取義,年幼無知。

  AK-47是很強悍的槍械,但如果人們只是慬得將其子彈,用鉗子夾住,再用鐵錘和釘子去敲擊擊發之(或用火燒之)我相信他們的友邦部隊見了會口瞪目呆,他們的敵人見了會歡天喜地(可能還包含冷笑)這讓 AK-47的製造商或發明者知道後,你想想他們會有如何反應,或有什麼想法? 

  英國學者通過互聯網對全球 200萬人進行調查,選出 2002年的全世界最佳笑話:加拿大航天部門開始首次將宇航員送上太空,但他們很快得到報告,宇航員在失重狀態下用圓珠筆根本寫不出字來。于是他們用了 10年時間,花了120億美元,終于發明了一種圓珠筆。這種筆適用于失重狀態、身體倒立、水中、任何平面物體、攝氏零下300度環境中。而俄羅斯人在太空一直用鉛筆。

  本草綱目裏中藥的四氣五味,歸經已完完整整,白紙黑字地寫在那裏了;其實西方醫學最時髦的生物導彈的研究者,如果可以有機會學一些中藥的基本知識,保證他們就像二天前買給孩子的氣球一樣……;我們學的時間都不夠,繼承都繼承不來,還說什麼研究呢?既然中醫已經可以做到,為何還要去搜盡枯腸,費盡心思,不可為而為之呢? 

  中藥多屬自然產物,不像西藥多為化學人工合成的。中藥進入人體,不只是經血液迴圈傳遞,它的藥性是由經絡系統,有選擇性且不等量的,傳入身體各部位,稱謂藥性入經。

  中藥的劑量,在有些情況即使用稀釋度小于分子的微量就夠了。這是西洋醫生難以理解的。 

  一種中藥所含有的化學成分可能超過一百種,複方中藥製劑含有的化學成分可能會達到數百種,甚至近千種。中藥所含的化學成分繁多而複雜(它們之間的化學反應會更繁雜),縱橫交錯,盤根錯節,互為交織,有著十分廣泛的藥理學作用。同時是隨機的,與大宇宙遙相呼應,唇齒相依,互為因果;是有生命的,會受煎熬藥物者的思維所影響,會受氣氛、氣候、氣溫、氣壓、時間和空間,以及甚至于月盈、月缺、月蝕所影響;是螺旋形發展的,此一時彼一時,相似而絕不相同。其可影響人體的全部生命活動過程,對體內各種實驗指標都有不同程度的影響。此時,如果用西洋醫生的方式去研究中藥,不但行溢出,列溢出,同時還不知去那裏找小麥。這是我研究中醫的第八個原因。  

  數千年來豐富的臨床經驗,根據脈象的變化來判斷人體臟腑的氣血、陰陽、生理與病理的狀況。並非是單純從指下博動的感覺中圆旒膊。中医从脈部博動的形勢下候得其“神”,是現代科學所不能完全解釋的內容!中醫對“神韻”的追求,已經超出了動態的物理概念。脈學有28種不同脈象。醫師用食指、中指、無名指三指來摸橈骨動脈的部位來辨別脈象。在橈骨動脈上分寸、關、尺三部位,又分別給予壓力,浮舉、中按,沉尋觸摸不同脈位。脈象是醫者切脈手指端接觸病者脈搏所感覺到的脈搏數、律、位、形、勢的變化  

  現代醫學的研究,構成脈搏的形象,主要是心臟搏動(包括搏出量與搏出力)所產生的壓力、動脈管壁彈性與末梢抵抗力、血液粘稠度三個條件。正常脈搏的成因是心跳頻率、心臟活動節律、心臟射血功能、動脈壁彈性、小動脈緊張度、血管充盈度及神經、內分泌調節功能等多種因素綜合反映。脈搏波由升支和降支組成。升支和降支構成主波。降支上還出現兩個波和一個切跡,即潮波(壓力波)(重搏前波),降中波(重搏波)和降中峽(重搏波切跡)。脈波圖可反映脈搏應指的動態,可表現脈搏的速率、緊張度、流利度和均勻度。中醫脈學難精,連《脈經》作者王叔和也歎曰“在心未了,指下難明”。

  如果從血液迴圈的有關知識出發,將永遠無法解釋與承認:以手腕處的一截動脈作為人體的縮影;按上下順序劃分成“寸、關、尺”三部,並與五臟相配的理論有何道理。然而局部可以作為全局之縮影,且可給出整體像的所謂“生物全息現象”,卻越來越受到人們的注意,並由此產生了一些新的理論學說。人類在認識自然的過程中,是否只有實驗科學這一條路可走?以實驗為特徵之近代科學的局限性,是否可通過自身的發展而被克服,應是一個值得思考的問題。 

  不是很多人知道,西洋醫生的資料,現代科學(現代人們所被教導應該相信)的科學資料,其實亦是很不準確的,只是相對的,比如紅血球的計數,只是一個約值(大約);統計數字,亦是約值;格林威治時間,同樣是約值!你又知道什麼是絕對的嗎,什麼是絕對值?

  2003-9-17 香港沙斯“捲土重來”雖是虛驚一場,但是,媒體紛紛指責荃灣港安醫院聘請的私營化驗所,呈報34歲女病人排泄物樣本的初步測試呈陽性反應,造成無謂的驚慌,也令當天股市低開逾百點。

  學者也批評香港私營化驗所“無王管”,水準參差,一旦化驗結果出現誤差,會引致混亂,促請港府效法美、加公私營醫療機構,病人的懷疑樣本均要交由政府化驗把關。  

  衛生署長表示,私家化驗所的經驗未達純熟,而且測試也有機會出現假陽性。他表示,衛生署、醫管局會與私家醫院討論怎樣合作,避免出現類似的虛驚。

  據報導,事實上,私家化驗所驗錯驗沙斯病毒樣本為假陽性並非首次。養和醫院副院長承認7月21日,該院將一名病人的唾液樣本交由一間在本地設辦事處的德國化驗公司化驗,當時結果呈“陽性”,鄺形容被“嚇到死”,馬上將樣本交由港大和衛生署再化驗,後港大證實是假陽性。

  港安指香港基因晶片只抽取病人的糞便和尿液樣本化驗。對此,港大微生物學系教授坦言不明白為何只抽驗糞便尿液,因染病之初,鼻咽喉是先被攻擊而病毒量最高的地方,反而糞便尿液在病發較後期才帶大量病毒。  

  香港基因晶片營呖偙O解釋不抽鼻咽喉樣本,因過程非常高危。 

  報導說,前天經歷了一場24小時的烏龍疫症驚魂,敏感的股市應聲下挫,醫院如臨大敵,香港再次成為疫症焦點,國際傳媒注視香港會否繼新加坡後再現沙斯。雖然衛生署最終宣佈只是虛驚一場,但事件卻充份暴露當局應付沙斯的機制經不起考驗,若疫症真的重臨,後果難以想像。 

  虛驚事件雖告結束,卻揭示西洋醫生化驗所的漏洞,揭示出西洋醫學的漏洞,這已經不是私營公營的問題了,不需要轉移公眾的視線,混淆視聽。如果是如此科學(科學的定義之一即是可以重複),又為什麼如此經不起考驗?

  當人們突然間發現,日夜奉為聖旨的權威,原來是如此的幼稚,如此的無知,如此的不堪一擊,又會是如何的失望和可笑?  

  最起碼,1816年9月13日法國名醫雷奈克用一本薄筆記本卷成圓筒,發明的西洋醫學史上第一種詳喙ぞ擤ぉぢ犜器,所能提取的資訊,與中醫的脈圆荒芟嗵醽K論。 

  由于某些原因,現在社會上有些中醫學院、中醫院,中醫生都在使用聽云鳌⒀獕河嫞踔寥蟪R帯⒊舨ā-線、核磁共振……,在望聞問切四灾幔瑸榱藢W術探討而為之,則精神可嘉;如果是依賴之,則悲矣,因為西洋醫學的方法是沒有陰陽表裏,亦沒有寒熱虛實,更沒有升降浮沉的。

  中醫詳嗉膊∈峭ㄟ^望聞問切等方法進行辨證,並根據辨證的結果進行治療,其詳啾旧硪寻绾沃委熈耍

  西洋醫生詳嗉膊∈歉鶕病人的臨床表現、結合各種輔助檢查進行詳啵_定病人的疾病後,再設法尋找治療的方式;

  詳嘤肵光會提高罹患癌症的風險高達3%!即有3%的癌症死亡病例是西洋醫生詳嘤肵光造成的(美國1981年有0.5%的癌症死亡病例是詳嘤肵光造成的,現在則上升為0.9%);閣下可否想想3%是一個什麼樣的概念,3%的冤死鬼是多麼的淒慘。

  雖然中醫和西洋醫生所研究的物件都是相同的,是人的疾病,但兩者的詳嗬碚撌墙厝徊煌模烧叩幕纠碚摳秋L馬牛不相及,要用細菌學的理論去解釋經絡學,解釋陰陽五行、五吡鶜狻r空因素,以及氣候和節氣的影響,肯定是不自量力、力不從心的。

  其實,中醫的四允欠浅Vv究神韻的,亦是說資料的提取和指標,沒有絕對,沒有定量,不是一加一等于什麼的問題,是沒有公式的。猶如紅光紫霧,或者是“霧裏看花喜未昏,竹園啼鳥愛頻言”的意境,說白一些就是“只可意會不可言傳”,一說出來就是錯的,低層次的,或者是初級的階段,因為這還要看你站在什麼角度,即所有的事物都是相對的,相對而言!再難聽一些的就是瞎子摸象,這就是中醫(或者說,現代的什麼脈像儀之類的,只是一些茶餘飯後,業餘愛好而已,與中醫無關)。這是我研究中醫的第九個原因。

 中醫有理論指導,西洋醫學則是在實驗中成長

  西洋醫學(西藥廠)尋找抗癌的方法,我們姑且不論其結果如何,是否與搜索和解讀外太空智慧生物的信號一樣,最起碼其精神是可嘉的;值得中醫同仁借鏡,因為寸有所長,尺有所短,洋為中用,中為洋用,何樂而不為。

  西洋醫學(西藥廠)是依靠偶然發現,或戲劇性地合成,是用非自然的方式,盲目性極高,屬投機性質,是名副其實的實驗科學。對病患而言極為危險,因為要試過才知道,而很多毒副作用不是即時可以發現的,如反應停,或接受荷爾蒙替代療法/補充激素療法的婦女(浪費超過一千億元,損害了數百萬婦女的生命)。

  還是以寫程式為例:中醫在數千年前用20行寫的電腦指令(中醫有十二經絡,奇經八脈),西洋醫術則寫了4萬多行還未寫完(西洋醫術對人體有4萬多個研究課題,至今仍在研究之中),另外西洋醫學還有一個計畫是要寫32億行的(DNA由32億對鹼基組成),是否會佔用很多資源且不說,會不會有一二隻蟲 (bug) 呢?

  波音B747飛機由十萬個零件組成,但有了此零件清單,並不表示掌握了飛機的飛行原理;DNA由32億對鹼基組成,人類基因組計畫要排列/排序這32億對鹼基,應沒什麼問題,但有了此零件清單,亦並不表示掌握了人類的奧秘,瞭解了人類。

   要從DNA 32億浩如煙海的零件清單裏瞭解人類,有沒有人質疑其方向或方法呢?就像給張波音B747零件清單你,你能瞭解飛機為什麼會飛嗎?這相同嗎?要從DNA 32億個零件的清單裏,找出,理出,研究出人類的奧秘,瞭解人類?人類基因組計畫很偉大,但這是條不歸路,因為方向錯了,知道其組成,也只是一部分而已,要說掌握哂茫瑒t相去太遠。

  同時,這32億對鹼基的清單僅是平面的,立體時怎麼辦,四維,五維的時候呢?她們之間還會有關聯嗎?會不會存在著一種互為冪的關係呢?靜止時如此,邉訒r又如何呢?因為生命畢竟是在于邉拥陌。不會比在棋盤的格子裏面放麥子的難度更高呢?這些偉大的先生們有想過嗎?這是我放棄被標榜為最先進的西洋醫學,研究中醫的第十個原因。

  中醫有其高度和深度,值得窮一生之時間去學習研究

  西洋醫生水準平均,西洋醫生可以照本宣科,系統地、統一地教授,保證可以達到一定的平均水準(平平的水準);隨便找一位西洋醫生,每位西洋醫生的水準都很平均,因為都是讀同一本書出來的,差不了很多,亦好不了那裏去。

  中醫則不然,每位中醫的水準參差不齊,難以知道誰好誰不好。你當然,掌握了竅門之後,領會了原理之後,學成之後是如虎添翼,問題是中醫易學難精,需要恆心毅力,需要堅苦卓絕的精神和時間,才可以學成。

  但這並不表示中醫比不上西洋醫生,只是說明中醫有其難度和深度而已,就像喜瑪拉雅山和太平洋的馬里安納海溝,這要看您願意用那一點來做參照物了,為什麼不用 8,850米高的珠穆朗瑪峰(又稱聖母峰/埃佛勒斯峰,珠峰過往公認的高度是海拔 8,848米,但 1999年 5月一隊美國攀山隊利用兩部精密 GPS儀器在珠峰頂重新測量的結果是海拔 8,850米),而用 11,032米深的海溝?為什麼不可以鼓勵人們攀爬珠穆朗瑪峰?也正因為這樣,有如此強烈的反差,有如此強烈的對比,才可以顯而易見,彰明昭著,才有挑戰。

  你又甘願碌碌無為地過此一生麼,這是我放棄被標榜為最傑出的西洋醫學,研究中醫的第十一個原因。

  中醫易學,源遠流長

  所以自古以來,中國的文人都是要學習中醫的,目的是不讓自己的父母為庸醫所累;同時中醫來源于易學,中華文化每個學科都相通,一理通則百理明;學完四書五經,再學習中醫就不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更何況不為良相還可為良醫。

  要做一個好的中醫或高明的中醫其實也很簡單,將阿拉伯數字 1至 9學會即可,九個數字,連零都不用學(如果仍然嫌多,將阿拉伯數字 1至 5學會也可以了,或者說更了不起);當然,要學完中醫亦幾乎是不可能的,窮畢生之力也學不完。

  層次不同,各有各的世界觀或存在價值,下里巴人有自己存在的市場,陽春白雪亦有自己存在的空間。

  將來大家都會學習中醫的,特別是採用西洋醫術的從業者們,更會有切膚之痛。當他們突然之間醒過來的時候,當他們突然之間醒悟的時候,噢,My goodness(我的天哪)!世上竟有如此美妙的學問,世上竟有如此奧妙的學說,世上竟有如此絕妙的學術!妙不可言,仿佛再世。以前導師所說的,自己所學的,每日所做的,竟然是如此幼稚,如此無知。當然,之後不用說也知道又是一場學習中醫的熱潮了,所以我已讓一些教書的好朋友,研究如何開班,大量教授西洋醫生轉中醫,以免他們到時蜂擁而至,擠得水泄不通,求學無門,有違上蒼好生之德,豈不大剎風景。我不喜歡湊熱鬧,既然早學晚學都是要學,為什麼不早一點學?起碼現在物美價廉!這是我放棄被標榜為最完美的西洋醫學,研究中醫的第十二個原因。

  中醫是研究活體,西洋醫學是研究屍體,層次不同

  中醫是由活體去認識人、去研究人、去治療人;西洋醫學是由屍體去認識人、去研究人、去治療人。

  中醫是一完美的“黑箱”系統。

  正如大家所知道的,西洋醫學至今仍未解決判斷真死和假死的問題,即死亡的真正定義,仍然難以判斷一個人是否已經死亡。西洋醫學的藥敏試驗在培養皿上可以毒殺細菌的抗生素,進了人體內卻可以完全無效。而中醫的針炙,按照穴位(雖然人的肉眼看不見)和時辰紮進去就有效,立竿見影。

  肝癌由西洋醫生發現到死亡一般是四個月,這本身就是誤裕蛘哒f每例癌症的發現都是誤裕槭颤N不可以在未形成癌症之前發現呢?從無形至有形總需要時間的。

   有趣的是,西洋醫生的最新研究表明,大部分早期癌症如果不去發現,它們也不會增長或惡化;目前西洋醫生所面臨的最大難題是,如何確定哪些早期腫瘤在若干年後將會對人體產生什麼樣的危害。既然不能確定,按現有的醫學理論和道德以及患者自己的意願,不論何種早期癌症都應儘早採取某種治療方法,常見的是手術和化療。佛蒙特州的內科專家威爾什說:“對無害的腫瘤進行手術或化療不僅無益反而有害,有些治療還會帶來嚴重的後遺症,即使是對可能有害的腫瘤過早灾我瞾K非全部有益。”

  特茅斯大學臨床醫學評估中心的布萊克說:“人們完全有理由相信許多早期癌症並不具備進行臨床治療的意義。”他說,屍體解剖的結果表明:

  40至50歲的婦女中 39%乳房內有腫瘤:然而實際生活中相應年齡段中乳腺癌的發病率只有 1%;  

  60至70歲的男性中 46%有前列腺癌:然而實際生活中,相應年齡段中前列腺癌的發病率只有 1%;

  幾乎所有 50至 70歲的人甲狀腺內都有微型腫瘤:而甲狀腺癌的發病率只有 1%;

  這些腫瘤的體積很小,也沒有擴散,更沒有出現任何症狀,如果他們生前被查出的話,他們都會被視為乳腺癌或前列腺癌患者,並接受相應治療; 

  以上的發現對現今癌症的定義提出了一個極大的疑問。癌症一詞往往意味著潛在的擴散和致命。布萊克說:“我對‘癌症和腫瘤’一詞的濫用感到十分憂慮,人們給‘癌症’一詞所賦予的分量太重,以至于它可以抑制人們的理性思考。即使你告訴某人他患的只是早期癌症,而且不會惡化,這對患者來說也無濟于事,因為大部分人都認為如果不治療,癌症會奪去他的生命。”霍普金斯大學的教授希德蘭斯基建議科學家們將注意力轉向高危癌症的甄別上來,並將詳嘣缙诎┲⒌母呒壖夹g主要用于抗癌藥物的研製。

  現代科學家們認為偉大的人類基因組順序圖工程,希望研究人類基因有哪些功能,將來在可以閱讀一個人的所有基因後,通過與正常的基因相比較,就有可能預言這個人在他一生中會得哪些疾病。完成了測序工程,就等于向解開人類生老病死之迷邁開了第一步。

  這是否坐井觀天姑且不說,現在的西洋醫學基礎理論確確實實是有過之而無不極。諷刺的是,人類的基因圖譜與其他動物如老鼠,甚至植物如香蕉亦大部份相同;屆時希望疾病乖乖地按圖顯現,同時拜託它們不要變異變身,好讓專家們下臺。

  中醫則不同,早就解決了這個問題,用整體觀,整體免疫的方法,巧妙地提高人體的抵抗力,防微杜漸,防患未然,百脈平和,五體通泰,何病之有(這也是中醫不輕易言手術的原因之一)。

  病毒能夠通過使用病人身體中大DNA基因複製系統來複製自己。如果人體免疫系統足夠強,就可以降低病毒的侵害。人體內有一種神奇的物質,與人的健康狀況有直接的關係。這種神奇的物質,現代科學稱之為谷胱甘肽。谷胱甘肽是以天然酵母抽提物為主要原料,由谷氨酸、半胱氨酸和甘氨酸通過肽鍵縮合而成,具有較高的營養價值,具有保肝、抗氧化的作用,能有效地提高腦細胞的活力,含有豐富的氨基酸、肽類物質、維生素、微量元素。

   西洋醫生推薦:每天補充50毫克谷胱甘肽,有利迅速增強人體免疫力。雖然谷胱甘肽廣泛用於食品、醫藥、化妝品,但是,因其提取極為難得,因而價格十分昂貴;

   谷胱甘肽廣泛存在於植物和蚌殼類生物體內,大蒜、蒜頭和海產品中就含有豐富的谷胱甘肽,動物的肝臟是健腦佳品,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它其中含有豐富的谷胱甘肽。這或許就是為什麼中醫用大蒜、蒜頭以防疫的原因。既然有現成的,何必畫蛇添足,多此一舉。 

  兩者是不同層次的,中醫是高層次,西洋醫學是低層次,根本是不同的,立足點或者起點完全不同!這是我放棄西洋醫學,研究中醫的第十三個原因。    

  傳統哲學所宣導的中庸之道,與中醫環環相扣

  現代偉大的科學家們發現,維生素A缺乏者,罹患肺癌的危險增加 3倍;但維生素A過多者,亦會使骨質變脆和容易發生髖骨骨折(風險增加七倍)。

  婦女每晚應睡眠八小時,過多過少都易患心臟病。美國波士頓佈雷格姆婦產醫院研究人員發表在《內科學文獻》,花費 10年時間對 71,000名婦女進行的調查(以 122,000名在美國 11個城市工作、年齡介于 30-55歲的護士的健康追蹤調查資料為基礎)發現,排除吸煙和體重等因素,同睡眠八個小時相比,冠狀動脈變狹窄的風險: 

  睡 5小時或更少──高 45% 

  睡 6小時   ──高 18% 

  睡 7小時   ──高 9%

  睡 8小時   ──基準

  睡 9-11小時 ──高 38%

  日本有研究機構將《傷寒論》中一首名方做了詳細的研究,他們將其中藥物的重量和比例,做了各式各樣的加減和搭配,並且用電腦輔助做了各種類比,試圖找出更好或最好的療效。最後他們不得不投降了,因為最好的療效只能用《傷寒論》中的重量和比例,即多半錢或少半錢都會使療效下降,而且比例一不同,療效亦下降!

  這就是文明,這就是中醫。

  傳統哲學所宣導的中庸之道,過與不及均不好,似乎早就明言此理,這是我放棄西洋醫學,研究中醫的第十四個原因

  中醫是一門可以濟世的學問,西洋醫學只是一門生意

  小時候在鄉下的街邊,常常可以看到一些賣雜貨的人士,口沫橫飛,天花亂墜,娓娓動聽,當他哄得你買了,是否應該小聲地加上一句“如有出入,純屬巧合/各安天命”之類的?這是我在西洋醫院行醫時常常想起/的感受!因為只有這樣才算完整,否則總是覺得欠缺了什麼(以前有位鋼琴家,早上喜歡睡懶覺,他太太叫他起床的方式挺特別,只是在鋼琴上彈一首曲的第一句,就不彈了,鋼琴家無可奈何逼不得已,只好自己起來彈奏完這一首曲)。

  或類似于金融公司,保險公司,信用卡部門讓你簽署的小如納米的文字,或你在簽署時的感受

  又或者在有關者在面不改色地重申:已經做足所有/預防措施,完全按標準做,最先進的儀器設備,最新的新藥,最高明的專家……但仍是無可奈何花落去的時候,那種生不逢時,或者責備自己為何不按標準去病的感覺。

  什麼時候西洋醫生不要求籤生死狀(要求接受治療者,簽字放棄一旦在治療中致死或致殘後追究責任的權利),就可以毫不遲疑地提供他們非常科學,最最安全,極其完美的服務之時,你才聽信他們的也不遲。否則又何必有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成語呢。

  或像微軟的視窗系列產品,年年推陳出新,每次都是登峰造極。我總是在想,他們的山怎會是山上有山呢?因為一般的都是山外有山,特別是在電腦天天出問題的時候,或者是不斷地需要下載安裝修補程式的時候。

  同時微軟被控壟斷,他的律師可能忘了西洋醫生的例子。

  西洋醫學是一門生意,是一門賣藥的生意,如果該西洋醫生將西藥廠的貨分銷得好,賣出足夠多的話,還另有回佣。他們學習的要求是記憶每種藥物的藥理藥性以及劑量,照葫蘆畫出個樣子來即可,之後為藥廠打工,一輩子為藥廠賣藥,藥廠出什麼貨他就賣什麼貨,藥廠沒出新貨就用舊貨,並且負責安撫客人耐心等待新貨的到來。當然還要留住客人,軟硬兼施,甚至于不惜用立法的手段對付影響或妨礙他們生意者,美其名曰保護公眾利益。但有病無錢莫進來的時候,又不知何解

  中醫則是一門學說,是一門可以濟世的學問,是有創造性的,“一根針,一把草”就可幫助病人,絕對不是照本宣科,不是賣藥的(所以沒理由讓西洋醫生來管理或考核中醫)。 

  唐.孫思邈《備急千金要方》的《大醫精铡菲_宗明義地提倡為醫者必須要有醫德,要發揚救死扶傷的人道主義精神。進而論述“大醫”修養的兩個方面:“精”與“铡薄!熬保笇I熟練;“铡保钙返赂呱小>褪钦f,為醫者必須醫術精湛,醫德高尚。這是初學中醫者的必讀。

【原文】凡大醫治病,必當安神定志,無欲無求,先發大慈側隱之心,誓願普救含靈之苦。若有疾厄來求救者,不得問其責賤貧富,長幼妍媸,怨親善友,華夷智愚,普同一等,皆如至親之想;亦不得瞻前顧後,自慮吉凶,護惜身命。見彼苦惱,若己有之,深心悽愴,勿避艱險、晝夜、寒暑、饑渴、疲勞,一心赴救,無作功夫形跡之心,如此可為蒼生大醫:反此則是含靈巨伲溆谢集彾弧⑾铝。舴x不可瞻視,人所惡見者,但發慚愧淒憐憂恤之意,不得起一念蒂芥之心,是吾之志也 

 【釋義】凡是優秀的醫生治病,一定要神志專一,心平氣和,不可有其他雜念,首先要有慈悲同情之心,決心解救患者的疾苦。如果患者前來就醫,不要看他的地位高低、貧富及老少美醜,是仇人還是親人,是一般關係還是密切的朋友,是漢族還是少數民族(包括中外),是聰明的人還是愚笨的人,都應一樣看待,象對待自己的親人一樣替他們著想;也不能顧慮重重、猶豫不決,考慮自身的利弊,愛惜自己的性命。見著對方因疾病而苦惱,就要象自己有病一樣體貼他,從內心對病人有同情感,不要躲避艱險,無論是白天還是黑夜,寒冷或暑熱,饑渴或疲勞,要一心一意地去救治他,不要裝模作樣,心裏另有想法,嘴裏藉故推託。做到這些,就可以成為患者的好醫生。若與此相反,就于患者無益而有大害……有人患瘡瘍、瀉痢,汙臭不堪入目的,甚至別人都很厭惡看的,醫生必須從內心同情、體貼病人,感到難受,不能產生一點別的念頭,這就是我的心願啊。  

  因此,中醫同時還可以是人生的奮鬥目標。深受傳統文化影響的我,實在不願做生意,這是我放棄西洋醫學,研究中醫的第十五個原因。  

  西洋醫學用錯誤的理論自覺/不自覺地誤導病人 

  常常聽見病人們談論西洋醫生們如何拖症,一個簡單的高血壓都要拖一輩子,不給治好,還要天天吃藥……,甚至有咬牙切齒之恨。

  雖然我已經離開西洋醫學多年,但每當這個時候都會耐心地解釋給病人聽,絕大多數西洋醫生們都是一腔熱血希望幫助病人的,“拖症”的西洋醫生應是很少或者是絕無僅有。問題只是他們有心無力,力不從心而已,不是他們的錯,而是西洋醫學整個系統的錯,是西洋醫學系統的失誤,是西洋醫學系統尚未完善或尚未健全而已,最起碼缺如。  

  我希望病人們體諒和瞭解西洋醫生的苦衷,他們很多人是不自知或是被誤導的。  

  就我自己來說,離開西洋醫學院的校門時一樣是自信心挺足的,自以為是,自知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誤導病人,下手術臺即為成功,是手術本身呢,還是疾病已愈?之後就事不關己了。  

  這是我放棄西洋醫學,研究中醫的第十六個原因。  

  敵友不分  

  母親是女性,所以在西洋醫學的眼中,天下女性都是母親;這是西洋醫學無法跳出的迴旋圈,即無法區分特定致病體與特定人群的相互作用或可能。  

  2003-09-11 當新加坡公共衛生當局宣佈發現一宗SARS新病例時,全球大部分國家萬般驚恐,但加拿大衛生部全國微生物實驗室負責人的反應不以為然。

  普魯默所領導的實驗室在設法尋找這一新疾病的科學根據時獲得了令人困惑的化驗結果。他認為,這名男子的征狀輕微,並不像SARS,儘管其SARS化驗結果呈現陽性反應。 

  新加坡當局認為,該男子罹患的是SARS。但世界衛生組織(WHO)謹慎地將這宗病例歸類為「可疑」SARS病案,並表示,直至新加坡的檢驗結果得到其他國家有經驗的SARS試驗室證實之前,暫時不會改變這一立場。

  如果確實如此,在加拿大爆發SARS的早期階段,溫尼辟實驗室的奇怪的陽性結果可能更能說明問題。普魯默醫生的進化理論將獲得更多的支持,他認為,曾經在多倫多、香港、新加坡、臺灣及中國大陸肆虐,造成嚴重經濟後果的SARS並非唯一的SARS類型。

  普魯默週二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表示,目前的詳嗨剖嵌牵录悠碌牟±矊⒅С诌@一觀點。他指出,事實上是,SARS也許並不完全等同SARS冠狀病毒感染,這已經從加拿大及香港的資料證實了這一點,並非所有化驗結果陽性的人都罹患SARS。

  即使世界衛生組織一名發言人週二也承認,新加坡的個案也許證實在部分病例中,SARS冠狀病毒也許只引起非常輕微的病徵,因而受到忽視。  

  世界衛生組織傳染病分部聯絡總監湯遜(DICK THOMPSON)表示,這很有可能,目前對于這類疾病仍然處于認識階段。  

  溫尼辟的國家實驗室數月來一直設法尋找對令人困惑的化驗結果的解釋,在多倫多SARS爆發早期,該實驗室發現部分人士的SARS冠狀病毒化驗結果呈現陽性,但從未將他們列入病例,因為這些人並未出現急性呼吸道問題及非典型性肺炎,而後兩項標準是SARS臨床詳嗟年P鍵證據。至今,溫尼辟的國家實驗室確定了172名這類人士。  

  實驗室再遇尷尬情況:在上個月該實驗室再次遇到這一尷尬情況,溫哥華附近一所護理院出現了奇怪的呼吸系統疾病爆發,在該護理院住客及工作人員的體液中發現了SARS冠狀病毒陽性  

  普魯默無法解釋為何他所工作的實驗室化驗結果與其他實驗室的不一致,但他不認為這是由于實驗室受到污染或人為錯誤。

  卑詩省疾病控制中心傳染疾病分部總監表示,需要儘快找到答案。柏德烈醫生(DAVID PATRICK)指出,如果SARS冠狀病毒既可以引起輕微征狀,也可導致嚴重疾病,需要集中發現如何預測何種疾病形式將發生,以及何時發生。

  柏德烈醫生說,如果SARS並不總是造成嚴重疾病,卻帶來惡果,有關國家便要考慮,是否承認出現SARS病例的代價過高。

  非典如此,腫瘤亦如此。

  最新研究結果顯示,乳癌腫瘤大小與所引發的危險程度不一定成正比(2003-9-17)。

  麥基爾大學(MCGILL UNIVERSITY)遺傳學家亦是這次研究的首席研究員富基斯醫生(DR.WILLIAM FOULKES)指出,有些乳癌的變化不一定可以像以前那樣容易預測。

  研究人員檢查三組女性可能存在的生物性差異:那些有兩種遺傳基因和那些有不知名基因者。九十年代中期醫學界識別出兩種被指會引髮乳癌的遺傳基因BRCA1和BRCA2,BRCA1看來會引發惡性腫瘤。研究發現,有BRCA1遺傳基因的人不像有BRCA2遺傳基因的人和一般人那樣,在腋淋巴結的腫瘤大小與有關的癌症之間無明顯關聯。

  亦是說,現行的理論與最新的此一發現不吻合,或可以說,其用物理方式摧毀癌腫的努力是沒根據的,也就是為什麼西洋醫學對惡性腫瘤的治療效果是令人悲慟的。更加提示人們小的或肉眼看不見的癌腫/細胞一樣可惡。或需要重新檢討西洋醫學現行的檢驗方式。 

  2004-11-19 癌幹細胞引發腦癌(加通社多倫多):多倫多病童醫院的神經科醫師德爾克斯(Peter Dirks)等人將100個帶有陽性CD133細胞表面標記的癌細胞注射入實驗鼠腦中後,發現這種幹細胞會使老鼠長腦瘤。然而,他們即使將10萬個沒有CD133表面標記的癌細胞,注射入老鼠腦中,腦瘤也不會生長。證實了腦癌是由癌幹細胞所引發的,這項發現不僅可解釋腦癌的致命原因,且有可能使腦癌的治療方式有新的突破。因為即使療程殺死絕大多數的癌細胞,但幹細胞存活下來,腦瘤就會再生。這也就說明了療程經常失敗的原因,因為現有的療法並未針對幹細胞對症下藥。在此之前,醫學家普遍認為所有腫瘤中的細胞都會促進腫瘤的生長,以及癌細胞的蔓延。

  即只要將關鍵的幾個癌細胞滅活(而不是整個癌腫),就可治癒癌症。

  其實這項工作中醫不僅早已完成,而且一直都是如此使用。這也可從西洋醫學的角度說明,中醫一方治多病的原理,即從根本上解決病人的所有疾病,抓住了根本(問題是我們得有耐心地去等待西洋醫學的進化,以便讓他們明白,和讓相信他們的人們明白)。西洋醫生至今為止都在用局部破壞的原理,希望盡可能多地破壞癌組織,以延長患者的生命,雖然一直都是事與願違!如果西洋醫學早些知道,就不會有這麼多的人無可奈何了。但是,現在知道了問題所在,西洋醫生又有什麼方式可以將這些陽性的幹細胞滅活/轉為良性?抑制/防止舊病復發?這,以西洋醫生的現有理論和知識,以及西洋醫生的現有理論和知識發展方向無限延伸,也無法找到解決問題的方法。這是一個系統的問題,不是幾個人,或幾代人可以完成的。西洋醫學還有許多莫名其妙的錯漏,您難道不會對其一天到晚發佈的新發現感到厭煩嗎?您不擔心您只是單純地要求一個簡單的服務卻可能會成為受害者或是白老鼠嗎?您應該多做嘗試,試試不同的醫療方式,或許您就會大聲地說出:「我要更好的醫術!!」。如果您被這些更好的醫術所吸引,願意嘗試改變,中醫將帶給您更安全快速可靠的天然健康體驗。如果您需要比較完整的服務,包括預防、治療、各種心理問題、延年益壽,那麼則可試試中醫,因為中醫已經全部包含在其中了。假設您過去是西洋醫學的使用者,因對其不滿意而望之生怯,那麼您更應該試試新一代的中醫,絕對讓您有煥然一新的感受與體驗。中醫已經歷了數千年的考驗,已經不需要試驗,不會朝令夕改,朝秦暮楚,朝三暮四。看來西洋醫學向中醫靠攏的時候到了,因為這方面中醫有著極為豐富的經驗和知識,最重要的是,中醫是一個完整的系統

  這是我放棄西洋醫學,研究中醫的第十七個原因。

  出爾反爾,朝秦暮楚,朝三暮四

  還是以非典為例,以下是當日報紙的相關新聞: 

  2003-09-17 荃灣港安醫院接收的懷疑沙士女病人,令全港再度陷入沙士恐慌。院方先後為女病人化驗大、小便,結果竟是一次陽性一次陰性,「時有時無」。經過反復測試,終證實由荃灣港安醫院轉往瑪嘉烈醫院的女病人並非感染沙士,一場沙士疑雲結束,但事件暴露出私家醫院驗沙士各師各法,準確度成疑。曾兩度對沙士測試驗出假陽性的養和醫院表示,他們也不想出現假陽性令社會虛驚一場,批評政府並沒有協助私院化驗沙士。

  養和醫院副院長表示,該院一直致函港府希望協助提升沙士快速測試技術及化驗室水準,該院願意支付費用,如改裝化驗室或培訓技術人員,甚至向政府或大學購買快速測試試劑,但一直沒有回復,經多次求助,只有港大微生物學系專家願意今日到該院視察試劑、化驗室及技術人員水準。

  仁安院長籲統一測試,他認為政府必須為私院「做番啲嘢」,以免不必要的恐慌再發生,一是派專家到自行做快速測試的私院巡視,提升技術水準,若認為私院沒能力自行做測試,應為私院提交的樣本進行測試,證實受感染才轉送病人往公立醫院。他承認,在六、七月期間,該院的沙士測試曾出現兩次假陽性,一次是利用花近十萬元從德國生物科技公司購買的PCR試劑,抽取病人鼻液化驗,結果呈陽性反應;另一次是利用內地政府送贈的快速測試試劑,亦呈陽性反應,但其後將兩個樣本送交香港大學第二次化驗,才證實是假陽性。現時醫院不少快速測試方法都未經正式臨床試驗,準確度及敏感度受質疑,因此該院若有需要會採用中大的血液測試,準確度高達八成。他又指,全球並無公認的快速測試方法,各地只能依靠有經驗的化驗中心進行測試,他認為本港可集中由衛生署統一處理測試。 

  對于私家化驗所驗出假陽性,是否化驗水準出問題,衛生署發言人表示,輔助醫療業管理局負責醫務化驗師的專業監管,促進他們在實務及操守方面達到水準。  

  香港大學、中文大學及私人機構分別開發針對沙士冠狀病毒的快速測試方法,採用病人不同的樣本,包括鼻腔液、血液及大小便等,各有一定局限性,但當中以鼻腔液及血液的準確度高達八成,在病人病發首三天至一周內可使用,但大便樣本則要一周後使用才能測試出是否含冠狀病毒。

  港大微生物學系助理教授昨表示,該系開發的PCR快速測試方法,抽取病人的鼻腔液測試,經多番改良,包括抽取病毒基因的方法,準確度由最初三成增至現時的八成,可在病人病發首三天抽樣進行測試,儘快知道結果及採取應變措施。大便則要在病發一周後有較多病毒數量,才適用于進行測試;尿液樣本則最不可靠。但他強調,測試的準確性仍要視乎抽取的樣本質素及技術員的水準

    中大化學病理學系助理教授表示,中大所採用的血液測試方法,可在病人病發後首周抽血測試,準確度達八成,隨血液內的病毒數量減少,第十四日則下跌至四成二。利用血液測試的好處是可知道血液中病毒濃度,容易比較病人體內病毒數量是否減少,但暫時難以知道鼻液中病毒數量

  他又指,目前坊間(醫院)採用的PCR快速測試五花八門,部分準確度只有兩三成。個別醫院化驗樣本若顯示呈陽性反應,會交給較大規模的化驗所、兩所大學或交衛生署第二次化驗,重疊資源。他正遊說醫管局統一使用測試方法及樣本,若要預防沙士再爆發,必須要及早定案。 

  處理手法混亂掀恐慌,本港經濟剛「大病初愈」卻傳來沙士疑雲,令各行各業不禁抹一把汗。曾因非典型肺炎受過重創的旅遊業及飲食業,均批評政府今次處理手法不當,導致市民一度恐慌,亦有外地報章以顯著篇幅報導事件,業界擔心有關消息會影響正復蘇的經濟步伐,認為政府有必要統一發佈機制,不應再出現似是而非的沙士疑雲個案。  

  荃灣港安醫院前日下午五時十五分接獲自行聘用的化驗公司通知,指病人的糞便樣本對冠狀病毒呈陽性反應後,隨即在五時半通知衛生署,表示有一名懷疑沙士病人,病人于晚上十時二十分轉送往瑪嘉烈醫院。醫院管理局及衛生署分別在前晚十一時二十分及昨晨一時十二分證實事件及做出回應,雖然港安醫院化驗結果指病人有陽性反應,可是政府並沒有將病人列為正式「懷疑個案」。

  港安及政府前晚對病人情況說法不一致,昨日才證實病人非感染沙士。

  被斥不肯提供測試劑,醫療政策評議會主席指,政府不肯向私家醫院提供快速測試試劑,是造成今次不必要恐慌的主因。他指私院向私人機構購買的測試或化驗服務,質素難以保證,出現假陽性亦不出奇。部分私院為免麻煩,惟有「系唔系都轉介」病人到公立醫院,容易造成沙士疑雲。他認為,政府必須解釋拒絕為私家醫院提供快速測試試劑的原因,建議當局可以成本價或合理價格向私院提供試劑,以便私院進行初步測試,證實患者感染後才轉介政府處理。

  由于沙士是一種新疫症,全港各大小醫院對它並沒有足夠的認識,也沒有一種統一的檢驗標準,大家只能各師各法,去檢驗沙士的冠狀病毒,私立醫院由于缺乏血清快速檢驗的設備,只能以檢查唾液及大小便的方式判斷沙士病徵的反應,其準確率大概只有兩至三成,而公立醫院的血清快速測試則有八成準確度。雖然私家醫院一直聯繫政府衛生署,查詢有關沙士的最有效的檢驗方法,但政府方面一直諱莫如深,將這方面的資料視作機密,遲遲不作答復,令私立醫院完全無所適從,因此才發生了一連串令人啼笑皆非的誤會。

  政府並沒有協助私院化驗沙士?其實兩者都是不負責的,因都是丈二和尚,大家都不認識!醫院可以說不認識,政府衛生署卻不敢直說不認識,否則顏面何存,潔白的工作服和漂亮的領帶所營造出的專業形象就會蕩然無存,將來如何騙人,如何讓人上當,所以只能諱莫如深!而這就是西洋醫學了;  

  一位哲人曾說過,對于歷史上的每個重大事件,我們距離它越遠,越能看清楚它的深刻內涵和深遠意義;

  此為我們提供了一個難得的啟示;

  這是我放棄西洋醫學,研究中醫的第十八個原因。

  污染環境,危害生態,殃及無辜

  「雪卡」毒素是由一種海洋微生物產生的毒素,毒素黏附著海藻或者死去的珊瑚表面,由于小魚吃下帶有毒素的海藻,大魚又將帶毒的小魚吃下,從而在大魚體內積聚了大量毒素。「雪卡」毒一般會在人體內潛伏數小時,進入血液後需要很長時間才能將毒素排出。中毒徵狀表現為嘔吐、腹瀉、四肢和口唇麻木、冷熱感覺顛倒、關節和肌肉疼痛,甚至出現痙攣和呼吸困難。2004年3月和4月初,香港連續發生多宗市民吃海鮮後中「雪卡」毒個案,共有五十三人感到不適送院,超過去年全年的二十五人。深圳市亦發現多宗中毒病例。  

  農作物,畜牧業等的農藥,抗生素和性激素殘留物對人的危害,與此相比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在現代畜牧業提供了極其豐富的肉、禽、奶、蛋食品的同時,醫學界證實,人類常見的癌症、畸形、抗藥性、青少年早熟、中老年心血管疾病等問題以及某些食物中抗生素、激素及其他合成藥物的濫用與殘留有關。

  據美國新聞週刊報導,僅1992年,全美就有13.3萬名患者死于抗生素耐藥性的細菌感染,這種情況的發生很可能是因為動物細菌對抗生素產生耐藥性,然後通過食物鏈將這種耐藥性病菌轉移給人類,使抗生素對人類疫病毫無效力。

  長期以來,在飼養豬雞的日糧中,超量添加無機礦物元素,如CuSO 4200-300mg/kg、ZnO 2000-3000mg/kg、ZnSO 42000-3000mg/kg。雖然這些高劑量添加的無機礦物元素,確能提高家畜生產性能和防治某種腸道疾病,但是由于家畜對無機態的礦物元素消化吸收能力差,利用率低,所以必經超量添加才能起到應有的作用,但這不僅導致養分過剩和經濟上的浪費,而且還對生態環境產生污染。

  大量使用化肥、農藥等化學合成物的常規農業,這是當今世界的主流形式,亦是我們食品的主要來源。

  被農藥、重金屬和黴菌毒素污染的以及抗生素、激素超標的畜產品,嚴重危害人類健康。

  在農藥污染方面(根據中國近10年調查):豬肉雞肉雞蛋中六六六(BHC)檢出率為60-100%,超標率87%,超標9倍以上者居多;滴滴涕(DDT)的檢出率100%,超標率74%;由于人們食用了上述畜產品及農產品,人體脂肪也積蓄DDT等農藥,如人體脂肪中DDT含量已達1.4-20mg/kg;

  在重金屬污染方面:汞、鉛、砷等經污染水源和土壤後,部分為植物所吸收而富集到農畜產品中,最後危害人類健康,重金屬的添加比例過大,造成在畜產品中沉積。

  在抗生素和激素類物質使用方面:已有17種驅蟲保健劑和11種抑菌促生長劑作為飼料添加劑用于生產;每千克豬肉、豬肝和腎臟中分別含有土黴素0.31mg、0.49mg和1.23mg;每千克雞肉、雞肝、腎臟中也分別含用鹽酸氯丙嗪0.2mg、0.5mg和0.65mg;不少飼料廠家仍在使用興奮劑(腎上腺素)作為促生長劑添加到飼料中使用,已陸續引起影響人體健康的嚴重事件;

  笑話:種某一個水果的果農,是不吃此類水果的。

  因畜牧業用的是西藥,西洋醫學亦難辭其疚。或者,這從另一方面揭示了西洋醫學/西藥危害的可怕和深遠。

  這是我放棄西洋醫學,研究中醫的第十九個原因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