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红熏肉卷饼
阿红熏肉卷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349
  • 关注人气: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阿红小传3——恋爱风波

(2007-06-22 12:36:27)
分类: 阿红的故事
阿红小传3——恋爱风波阿红小传3——恋爱风波
阿红小传3——恋爱风波阿红小传3——恋爱风波
图片说明:来北京5年多,由于人手不够、长年累月地忙碌,妹妹迄今也没有去过故宫和天安门,她自我安慰说:“天安门不是一时半会也不拆迁么?……”图为妹妹和母亲在忙碌之余欣赏我拍摄的天安门照片。
 
 
 
妹妹所在的那家服装厂,约有20、30个和妹妹年纪相仿的工人,大多是些女孩子,其中也间或有三两个男孩,万红丛中一点绿,做着流水线上计件的活计。
 
其中有个男孩叫“×三”(姓氏忘记了),年龄偏大,估计比我还要大一岁,在家排行老三,那些比他年龄小的男女工友都管他叫“三哥”。
 
×三个子很矮,好像1米6还不到,比妹妹甚至要稍矮一点,而且其貌不扬,但是大约因为年龄的原因,显得成熟、体贴、稳重,平时很有大哥哥的风范,因此在工友们和老板那边都颇有人缘。
 
后来,不知事情具体是如何开始、如何发展的,总之妹妹和×三好上了。妹妹那时刚刚从初中辍学,乍入社会,情窦初开,因此很专情、很投入,现在我也一直坚持认为,他和×三之间应该属于真挚的、不掺杂世俗利害的感情。
 
在农村,谈婚论嫁虽然不再象过去一样听从于“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但是终生大事毕竟还要要经过双方父母的同意的。因此,妹妹和×三要长期正式交往,父母这一关肯定是要经过的。
大概是96年的春节(要么就是97年的春节),妹妹过年回家跟父母说了这个事情,说是和一个工友好上了,叫×三,年前准备来家拜望一下。
 
母亲曾经去过几次服装厂看望妹妹,对一些小姐妹、其他工友等都有些印象;听说女儿所处的对象是×三,心里“忽悠”一翻个——不就是那个长的砢碜、被大伙称为“三哥”的矮个子吗?再一想,岁数还大,家里兄弟还多,经济条件不好,又是一个没什么太大谋生本领的服装厂小工……觉得样样都不能满意,于是就明确表示不同意。
 
妹妹用情很深,当然不肯轻易妥协,就给×三捎信,寄希望于他来家拜望时能够改变父母的想法。
 
年前腊月二十几吧,妹妹的准男朋友从50、60里外的北山赶来登门拜望了。他先在离我们家几里外的另一个工妹家落脚,母亲让我去接。我赶到村口之外,看见他
穿了西服和皮鞋,拎了糕点等礼物,客气地随了妹妹叫我“哥”,骑上我捎来的另一辆自行车,跟我往回赶。至今,我还依稀记得这个差点成为我妹夫的小个子男人跟在我后面骑自行车时所凸显出的短腿、以及因骑自行车身体反复扭曲对皮鞋和西服造成的局促。
 
到家后,母亲大面上还是热情招待;但在饭桌上,母亲明确提出:“你和小红作好朋友、论兄论妹都可以,搞对象绝对不行。” 母亲当然不可能当面嫌弃人家条件不行,只是托辞“你哥(指我)念书在外面,将来我就指望这一个闺女,不希望闺女搞(我们把处对象叫“搞”,没有贬义)得太远。”
 
在×三来家期间,家里的叔伯亲戚、男女弟妹等借故来家串门,实际上是来打看一下已经在家里传得有些沸沸扬扬的程文红的“女婿”究竟长啥样。来了之后,我想他们一定或多或少地表现出了的惊讶,这种显露的或藏着的异样一定也给母亲增加了压力和决定拆散他们的决心。
 
于是,妹妹的眼泪和×三的苦苦哀求并没有动摇母亲的决意。我夹在中间,一方面挺同情妹妹和×三,另一方面又担心妹妹一时冲动而导致将来后悔——当年妹妹只有18岁,这种情窦初开的年龄由于涉世不深、爱情至上的单纯而导致后来婚姻不幸的事例也时有所闻;而且,母亲出于世俗的种种考虑毕竟也不出人之常情。
 
送×三走的时候,我送他到村口,分手的时候,我怀着复杂的心情说:“以后你多努力吧,自强些……” 我不知道自己当时为什么要说出这样的话。
×三用手一把捂住脸,哽咽说:“哥,别说了……”便再说不下,泪水从指缝中汩汩流出,随后扭头大步地而去。
 
后来,工厂的老板——一个年龄稍长的大姐,称母亲为“大姨”——还专程来家里为×三说情,说妹妹和×三两个人如何如何地要好,希望母亲能成全他们。母亲还是狠住心不同意。
 
后来,母亲到邻村的工友家送别工厂老板大姐,那老板还在那里安排了×三,意思是要他不要放弃,再次恳请母亲。那次,×三跪在母亲面前,流泪请求和妹妹在一起,而最终还是失败了。
 
其实,那次,母亲已经有些心软了。母亲后来和我说:“他实在一样都没占上啊!模样差些,个子就高些也行啊;个子不高,那就家庭条件好些,家庭条件又不好;家庭条件不好也行,那就有能挣钱的本事也行啊,偏偏又是个打工的。最不济,哪怕离家近点也行啊!哪怕占上一样,我也不忍心你妹妹那样伤心啊……”
 
那个冬天,是最阴暗无光的一个冬天。妹妹整天以泪洗面,茶饭不吃,只是躺在炕上除了哭就是睡觉。母亲又气又担心有心疼,也是连哭带骂带哄,但态度上始终不肯松口。父亲尽管没有唱黑脸,但立场还是站在母亲这边的;我尽管同情和心疼妹妹,无奈那时我人微言轻,况于婚嫁这种家庭大事我也是个没有什么发言权的雏儿。总之,那个大年是在泪水、压抑、悲伤中度过的。
 
后来,为了断绝妹妹和×三的来往,也为了让妹妹能换个新环境忘记悲伤,年后,亲友们帮忙联系到一个妹妹的中学女同学,安排妹妹和那个女同学一起去北京一个私人的小卖店去打工。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