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阿红熏肉卷饼
阿红熏肉卷饼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304
  • 关注人气: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阿红小传1——辍学

(2007-04-27 16:37:54)
分类: 阿红的故事
阿红小传1——辍学
阿红是我唯一的亲妹妹!
 
阿红出生于1979年,赶上本族家谱排序到了“文”字辈,又加上“红红火火”的“文革”刚刚结束,因此取名叫程文红。
 
阿红从小就是村子里有名的勤快、懂礼貌、爱整洁的俊俏姑娘,从小喜欢把家里整理的干干净净;我比阿红大3岁,不喜欢规整,常常把妹妹辛辛苦苦规整的家里弄得狼藉一片,这便成为我们兄妹小时候发生矛盾的主要原因——确切地说,我小时候经常欺负她。当然,胜利的肯定是我,通常她的结局就是大哭。
 
妹妹长的很好看,但是哭起来却很难看,因为她长着一张比较大的嘴,可以想象,哭的时候嘴咧成最大、眼睛眯成最小,视线不见地兀自一哭,那时多么煞风景的情形。
 
一次大概是因为我抢她手里拿的爷爷给她的饺子,她知道饺子凶多吉少,情急之下先把饺子咬了一口——她知道我“怕脏”,不吃别人咬过的东西——于是我恼羞成怒抬手打了她一下,估计打得很重,她立刻无助地放声大哭,眼泪噗噜噜地从眯成一条线的眼睛里滚出,那只惹祸的饺子多半截握在小手里,另半截从开咧着的颤动的哭泣的嘴里清晰可见……
事后我还成功地威胁她含着眼泪答应了我不准告诉爸妈——否则我肯定挨揍。我小时候挨父母揍多半是因为欺负妹妹。
 
还有一次打哭妹妹的记忆比较深刻,深刻到我每次想起都内疚得刺痛心灵!
那时我和妹妹一起上小学,我比她大3个年级,学校位于村口的东南方,离村口的直线距离有约800米,但是需要穿过农田。庄稼不生的秋冬季节地里自然被上下学的学生踩出一条弯弯的小路。
那天下午我走的比较晚,于是骑上家里的自行车,准备驮着妹妹走大路。当时不知因为什么原因妹妹好像耽误了一些时间,到村口时还没有上车,眼看就要迟到,于是我大声责斥妹妹,气急败坏地大喊:“你怎么这么蘑菇(东北方言,慢吞吞的意思)?你下去自己走!!”一巴掌把已经坐了上车后座的妹妹打了下去。
我一个骑车上了大路,远远看见通往学校的孤单的小路上,妹妹独自一人哭着向学校匆忙跑去的孱弱的背影……
 
我虽然经常和妹妹吵架,但是妹妹似乎从来没记恨我的不好。几天前,我和妹妹聊起这件事,她竟然毫无记忆,笑着问我:“还有这事咋的?”
然而,这个记忆,过了近20年,还是时常被我想起;每次想起,我都感觉非常非常的内疚。大概是从那时起,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个记忆促使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对妹妹好!
 
后来,我上了县城里的高中,兄妹不再朝夕相处,一月才能见上一面,我明显地感受到了兄妹关系的亲密——每次我从县城回家,妹妹都非常高兴地跟人说:“我哥回来了!”母亲告诉我,每到临近月底的周末,妹妹就开始盼——我哥该回来了。
 
对于妹妹,我还有一个难以释怀的心结,觉得此生亏欠了妹妹……妹妹看上去聪明伶俐,但是学习却属于中等,我在学习上勉强算是个“好学生”,因此妹妹每次向我请教的时候,我经常不耐烦,即使有时也想辅导辅导她,但是讲了几遍她还不领会我马上就不耐烦,还责骂她你怎么这么笨哪!这种情况甚至在我上高中后放假回家的时候还发生过。于是,妹妹的成绩始终没有变得太好,后来渐渐也很少再问我问题。
直到高三,放假回家路过堂姐家(堂姐是乡初中的教师)的时候,堂姐无意间问我:“小红不念了,你知道不?”我蓦然一怔,蒙蒙地意识到妹妹此生的命运已经和农村、劳累捆绑在了一起。
回到家里,谈起此事,母亲说:“念它干嘛呀,将来也考不上。家里就供你一个就得了……”原来,妹妹初三上了没几天,学校催交100多元的学费,母亲拿不出钱,一狠心就不让妹妹念了。
就这样,妹妹无奈地离开了只念了两年多一点的初中校园,像其他许多农家的女孩子一样,过早地加入了社会,承担起这个清寒家庭所赋予的艰辛的重任。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