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相濡居
相濡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316
  • 关注人气: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梦境与现实

(2009-04-03 12:59:51)
标签:

相濡居

梦境

现实

坎儿

愁绪

离别

情感

分类: [Z]随笔

    阳春三月的最后的一页,若是天空中能落下些缠绵的雨丝来,便更加应合了我那一时间里所遭遇的离别之绪。早起的时候,心里隐隐地就有些惆怅,因了昨夜的一场梦,或者还有内心里一直以来挥之不去的那个人和那件事。

 

    梦境是人类的另一种生命体验。我相信任何一个梦都预示着某种潜在的未来信息,只有先知先觉者才会从那些不着边际的片段中领悟出将要发生的一些事情,而这些事情一定是将要发生的事情。在那个梦里,我只记得充满了离别的愁绪,四周是可以忽略的背景,猫和女儿哲哲要去一个很远的地方,而我去送她们。那一刻,我看见自己的眼泪簌簌地流下来,如断线的珠子一般滚落,落在猫娇小的背影上,我的内心仿佛被那份温暖的热流给淹没了,没有一丝回旋的余地,就任自己一点点儿的浸在悲伤里。

 

    早晨洗嗽的时候,我一直在想那个梦,以及梦里的猫。

    猫是不是真的要走了?我在问自己。

 

    我知道,现实中那是一场无法拒绝和阻挡的离别。从猫把那个讯息透给我的那一天起,我就恍忽起来。与她在电话里聊天时,眼前便会飘浮起若干个颗粒状的东西,有如尘埃。曾经的约定就像泡沫一样化作一缕空气,逼迫着我的呼吸。基于怨尤,对猫开始无理的恶语相加,凭她怎样乖巧,言词中都会流露出我的刻薄和尖酸。猫在我面前格外的小心翼翼,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女人间的占有竟也这样的自私,已经习惯了那份温软的体贴,还有处事时心灵的默契,又岂愿割舍?猫心里明白,我在以一种伤害与另一种伤害相抗衡,彼此的自相残杀,目的是想把离别之痛降到最低限度,甚至还有消灭那场别离。

 

    其实,猫也一直在丈量脚下的那条路,我仿佛看见她摇摆的身躯,以及煎熬的内心。每个人都处于一种复杂而又简单的环境中,或左或右,或前或后,只一步便会改变其行走路线。一条路,只有走过去,才会看见只属于那条路的风景。当然,那一路的景致是不是自己所欣赏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行走中的拾起,选择自己需要的那个动作,然后拾起,物质的,或者精神的。

 

    走进办公室的时候,心里慌慌的,那种隐忧依然翻腾着。我瞄了一眼猫,她正弯腰整理电话线的接口,表情依然是平和的。我原本是想让猫跟我说点儿什么的,可又生怕那梦境变成现实,那种验证无益于一个坎儿,横亘在我和猫的面前。尽管我清楚这个坎儿在我的生命旅程中只是一朵小小的浪花,渐至脚下的时候,会感觉到一种心灵的疼痛,如早春三月的薄凉感,转而便暖了。开始时,我还一直在忍着,只一小会儿,便再也绷不住了,没人愿意享受那种折磨。

 

    我在说前日午后的那个电话。

    猫在说昨晚儿的另一个电话。

 

    原来,梦境与现实相距得如此之近,梦境与现实真地就那么重合在了一起,一种别离近在咫尺。我在悠悠地叙述着那梦。梦里的情景又从远处涌过来,仿佛那泪滴的温热还一息尚存。后来,又扯出一些人来,似乎都是猫的亲人,每个面孔都冷冷的,那种悲伤始终是贯穿在梦境中的一条鲜明的主线。

 

    猫说调令已经下来了。

 

    我不知怎么一下子就定了,当猫的那句话从我心上掠过去的时候,那种悬浮的感觉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了,继而的平静让我对自己刮目相看。那种情感的疏通是需要一个过程才可以结束的,我是在极短的时间内打开心灵那扇窗的,五味杂陈的一种心路历程。我在跟自己说:毕竟猫只是去了别处,只是换了一个院子,但仍然在一个城市里行走,虽不能够整天腻在一起,也还可以相亲相近,相知相依。

 

    整个上午的办公室里,气氛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变化,我们各自在默默地处理着手边的工作,偶尔也交流几句。桌上面的那束绿色植物在房间里悄悄地萌动和生长,那只粗壮的玻璃瓶还是我和猫一起买回来的。每一个早上,猫总是第一个到达,白色的瓷杯里也总是早早地就沏好了纯厚的铁观音,只等我来。我在每一个角落里都能寻到猫的身影,我愿意她在我眼前晃来晃去,说个不停,笑个不停,那样子让我感觉到快乐和满足。

 

    没想到的是,就在我渐渐平复了那种烦乱的心绪,安静地坐在电脑前敲打一个文件时,猫坐在一边突然抽泣起来,很轻很轻的那种抽泣。我故意没有去理睬她,指尖仍然在键盘上跳跃,然后任眼泪畅快地流淌,滑落。我终于哭了出来。郁结已久的沉闷终于倾泻而去,然后是两个女人的相拥而泣。

 

    记得我在《与猫共舞》中写过:猫比我更适合在某一个领域行走。而我过于率真,又勇于抗争,以及愤世嫉俗的个性,不懂得回旋与自省,很容易横生出一些压力和情绪。当然,关于自我的这些认知,是猫的中庸之道对我的影响。所以说,这样的别离,我对猫没有任何的牵挂和嘱咐。倒是她一直在叮嘱我,遇事要懂得策略,如何用心,如何迂回,都尽在心绪的掌控。

 

    猫在我耳边又说起这次别离,我还是忍不住流泪。猫在说女儿哲哲小的时候,母性的光芒一下子展现在我面前,让我感觉另一种痛。那么久远的一件事,居然还在她的心里愧疚着。猫泪流满面。她说了许多似乎与别离无关的一些话题,我懂了那其中的况味。我想我找到了离别的背景,找到了猫的心结所在。

 

    春日的阳光下,两个女人倚窗而立,我们再一次陷入到离别的愁绪里。我说:对你如同自己的一个亲人,虽有不舍,但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无论思考的落点在哪里,都希望你好,希望你在梦境与现实之间走出一片晴朗的天。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情人
后一篇:瓷事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