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相濡居
相濡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347
  • 关注人气: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些记忆与房子有关

(2009-01-01 18:18:44)
标签:

相濡居

随笔

房子

装修

攀岩雀

情感

分类: [Z]随笔

    说到房子,自然就意味着一个家。一个人的,或者两个人的,或者更多个人的家。家就一定是温暖的,包容的,充满欢乐和幸福的。虽然也会有争吵和哭泣,却最终越不过一个亲字,怎么都是一个团圆的归处。此种说法当然也有例外,却只是个案,理当另论。至于要选择一套适合自己的房子,就必然是一种期待。

 

    就在两年前,在朋友的推荐下,去看过一套房子,一个新建的小区楼群,有一个很诗意的名字叫百汇香山。百汇香山从规划设计到施工建筑,以及小区景致,应该说在这个城市里都是无可挑剔的,就是房价太高。也看好了一楼带小花园的那套,却一直犹疑不定下不了决心是不是要买,被那种焦灼的心情折磨了整整一个晚上,最终还是放弃了那梦想。放弃的原因,一是手头儿的钱紧,很现实的物质条件;二是舍不得现在的居所,精神世界里的一种不舍。

 

    我们现在居住的这套房子,绝不仅仅是一套房子那样简单的概念,它对于我和我们来说有着极特殊的意义,特殊时期的一种特殊选择。应该是我们在某一段时间里的一种过渡,一种承载,一种转折。如果没有那套房子,我们或许就没有这个家,没有我们俩的婚姻。

 

    在购置那套房子之初,完全是我一个人的主意。那时候的他正处于内外交困的境地,为了自己的终极目标拼命地想突出重围,根本顾及不上我。这件事让我对卷尔和长剑一直怀有一种感恩,应该说没有长剑,就没有这房子。是长剑动用了他所有的关系让我以一种绝对的低价成了这房子的主人。

 

    重回到1999年记忆里,那个秋天,卷尔和长剑陪我去相看那房子,就与他们家相隔一栋楼,同属于大兴小区,一栋土黄色的楼。一楼是门点,让我为之心动的是拾级而上的那处宽大的平台,还有与之相邻的东方红小学那片平坦的大操场。

 

    房子是顶楼,六楼西侧的一户,房间的面积足够大,其格局很简洁很合理。跟长剑和卷尔商量,决定买了。然后,第二天早上去交钱。因为是熟人,当天便把房子的钥匙交到了我手里。买下这房子,前后仅用了两天的时间,这样的速度极符合我的性格。

 

    从拿到房子钥匙的那一刻起,我就想到一个词:安身立命。能够安放自己躯体和灵魂的地方,对于那时候的我是多么的至关重要,像黑暗中亮起的一盏暖灯,一种守候和一种指引。我的心里一下子被一种美好的期待占据了一大半,用了自己所有的积蓄换来的这份满足让我对我们俩的未来有了更进一步的想象空间。

 

    关于买房子的事儿,很早已经就觉察到了他内心的那种矛盾。猜想可能是与一个大男人的自尊有关,将来有可能要住在女人自己买的房子里,有些别扭的缘故。从买房子的风声传到他耳朵里的时候起,他一直就跟我搁着那张脸,一句话也不跟我说。男人的想法永远与女人不同,我对他的那张脸并没有理踩,我有我自己的思量和打算。如今回过头来看,那是我这一生最为英明的一次选择。

 

    然后就是装修,是母亲和妹妹的赞助。之前的一个中午,他终于开口说去看看那房子,脸上依然没有笑容。一起去了,他似乎对那房子颇有些微词,又去楼下正在装修的人家看了看,一副就那么着的样子。我是可以理解他那时的处境和心境的,给予他足够的时间去剥离自己身上所有丛生的荆棘。

 

    装修的过程也一直是我一个人在操持,足足用了两个月的时间才让那些坚硬的水泥框架鲜活起来。其间他只去过两次。一些零零碎碎的采买把我折腾得筋疲力尽,又想省钱,又想买好的,左一家右一家的比过来比过去,根本就不是一个人所能担承的。至于那些瓦工、木工、水暖工和电工的活儿,更是较着劲儿的给你制造麻烦。他们那些人,见你是一个女人家,什么又不懂,说唬弄你就唬弄你。那天,说好在厨房和卫生间那两个门的侧面和上方要安放玻璃的,他们居然用一块块木板就那么给密封了,气得我坐在地上眼泪都掉下来了,他们才把木板毁了重做。

 

    在装修的那段时间里,简直就是在考验一个女人的坚韧与独立,我按照我们最初的规划方案一点点儿地给每一个房间赋予着我们的想象。完工之后,收拾那些装修垃圾的活儿是他与我一起干的,弄得他灰头土脸的,竟然有些不忍。我故意没有去找清洁工来打扫房子,我希望我们俩能够一起收拾,因为这是我们俩个人的家。他站在高处擦那些我够不到的地方,我来对付地板、窗台,以及古董架上的灰尘。

 

    一个下午,我们就在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和愉悦中晃来晃去,从一个房间走到另一个房间,忽略了前路上的那些阻塞,我们像是在梦里,或者那根本就不是梦,很真实的一种幸福的感觉,家的感觉。

 

    我印象最深的是,最早往那个家里添置的两件东西,一个是餐桌,一个是窗帘,为此我攒了大半年的钱。餐桌是木质的,桌面上的暗纹如同一段段缓缓流动的河流,光滑而细腻。窗帘是白地蓝花的丝棉,有规则的那种图案,层次也分明。我站到窗台上,仰着头费了半天的工夫才把它挂好。缓慢地拉开,那种舒展的感觉格外的温馨。之后的几年里,书柜、书桌、电脑之类的东西才一步步得以落实,还有古董架上的那些瓶瓶和罐罐,逐年的在增多,虽然也都不是什么贵重之物,但是每一件都是一个故事。一个家就这么在岁月的沉积下越来越充盈,越来越像个家的样子了。

 

    记得在那次在盘锦的森林公园里,韩子和猫同时指着悬挂在树梢上的那个美丽的巢儿打趣说:“你就是那只叫攀岩雀的鸟儿。”她们的比喻让我笑得很得意,我说我非常愿意做那只勤劳而又痴情的雀儿,但我不飞走,我就等待。

 

    那个夏天,我是一个人搬进那个房子里去的,只有一张床、一台电视和一些生活的必需品,但可以自己做饭。一个人守在那个空荡荡的房子里,夜晚便开始胡思乱想,不是害怕,而是对我们俩未来生活的一种追问。一个人的家是孤单的,是缺失的。梦里,时常被城市里穿梭往来的汽车喇叭声所惊醒,楼下总是嘈杂的,人与车的混乱。一个人的夜,一个人的梦,一个人的家,一个人的守候。

 

    在那个房子里,我一个人渡过了整整三年的时光,任凭他来,他走。我递给他一把钥匙,他有些迟疑地接下了。他明白我心里想的是什么,我想要的是什么。一千多个日日夜夜,我一个人辗转在苦涩的爱情里,把自己弄得遍体鳞伤,无数次的想逃离,最终都无功而返。我依旧深陷在一个巨大的旋涡里,任耳边风声鹤戾鸡犬升天。我一直在为我们的未来做着一些物质上的铺垫,我坚信我们一定会迎来一种全新的生活。

 

    直到2002年那个秋天,一切的苦难才随风飘逝。我们终于从泥泞的爱情之路上走了出来,我终于等来了那只雀儿。两个人的家比起一个人的房子,像是天堂。我就像天堂里的一只雀儿,快活地跟在另一只雀儿的屁股后头,一步都不愿意离开。原来,彼此的寻找竟是如此的复杂,幸福又是如此的简单。

 

    此刻,绵延在我们眼前的是一片晴朗的天空,太阳暖洋洋地照在我们的脸上,我们的生活中早已没有了恐惧,没有了孤单,没有了恶梦,也没有了失落,相濡以沫的生活替换了所有漫长的守望。我们的幸福像花儿一样在那套房子里绽放,芬芳了我们的家,也芬芳了我们的日子。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