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相濡居
相濡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316
  • 关注人气: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话说漂流

(2008-08-03 16:29:07)
标签:

相濡居

漂流

橡皮筏子

桓仁

大雅河漂流

丹霞地貌

地质公园

文化

分类: [Z]随笔

    七月的桓仁之旅,最重要的就是漂,漂流。

    其实,我们最初是准备去承德的坝上草原的。之所以改变了出游的路线,是因为旅行社取消了那条线。与她们闲聊时才知道,坝上最近几年沙化比较严重,草原早已不再是那种壮观的景致了,草长得极牵强,稀稀落落的没个样子,加之耽搁在路上的时间太长,游客越来越少,也就没人走了。

 

    桓仁二日游,是她们极力推荐的。几年前,我曾经去过一次青山沟,印象最深的是青山湖,山水之秀令人心动。而桓仁,大致也是那个方向,地形地貌估计差不到哪里去,况且还有一项水上运动,那就是漂流,一种独特而崭新的体验。

 

    说是单位旅游,只因文联人少,又在下边的协会里凑了几个人,12人的团队于19日早上5点30分从海城出发,到达大雅河漂流地的时候已近中午。5个多小时的行程,最大的感触就是那辆金杯车,是旅行社临时换下的,车况极差,在山路上盘行的时候像头牛,害得我们坐在车里的人也跟着使劲儿,好在一路上这头牛并没耍熊儿,安全抵达。

 

    大雅河,在明代又叫栋鄂河。

    早在公元1440年,建州女真族五部中最强盛的栋鄂部,由吉林珲春迁入桓仁境内大雅河上游岱龙江居住。公元1583年,努尔哈赤为了统一大业不得不采取联姻之策,将公主嫁给栋鄂部首领何和礼为妻,方才招服了栋鄂部,从而栋鄂部在满清八大旗中居于正红旗,长居此地,那条河也因而得其名。

 

    从前的栋鄂河,现在的大雅河,同一条河流,两个名字。在历史的长河中却铭记着这条河流的前世和今生。我不得不追溯到那个久远的年代,旌旗猎猎,战马嘶鸣,甚至还有血流成河,一切都从逝去的时光中向我走来,一段悲怆的历史记忆。

 

    大雅河是国家级的地质公园,地貌景观非常特别,是在流水常年冲刷、侵蚀和风化作用下形成的,从而就构成了类“丹霞地貌”。大雅河漂流风景区位于辽宁省本溪市桓仁满族自治县普乐堡镇老漫子村,距县城33公里。景区总规划面积54.8平方公里,占地面积35.6平方公里,长达3.5公里的漂流行道,两岸峭壁林立,葱翠掩映。

 

    正午的太阳光笼罩在大雅河的上空,整个停车场里的游人陆续地走进来,又走出去,不像我们想得那样多,或者那样少,恰到好处的一种流动。我们先是在地导的安排下,坐在河边的小木屋里进行中饭。之后,便可以漂流了。

 

    漂流,曾经是人类一种原始的涉水方式。漂流最初起源于爱斯基摩人的皮船和中国的竹木筏,但那时候仅仅是为了满足人们的生活和生存需要。漂流成为一项真正的户外运动,是在二战之后才开始发展起来的,一些喜欢户外活动的人尝试着把退役的充气橡皮艇作为漂流工具,逐渐又演变成今天的水上漂流运动。漂流于水上,顺水而动,一种与自然零距离的亲密接触。

 

    漂流入口处的验票口,是可以随到随漂的,只要你准备好了,根本用不着去排队等候的,不用等当然最好,一等有时候会把兴致等跑的。我和先生是最后进去的,然后两个人分别到男女更衣室里换衣服。说到旅行,我和先生是一定要同行的,不喜欢把他扔在家里,而我一个人在外边独自快乐,除非遇到特殊的情况,否则是一定要同行的。

 

    然而,当我从更衣室里出来的时候,先生却不见了踪影。于是,便开始四处寻找。就在那条小道的拐角处,眼前顿然一惊,乐得差点儿失声。只见先生一副特滑稽、特夸张的怪模样,瘦弱的身板竟然裹着一身类似于澡堂子里的那种一次性的短衣短裤,还是紫红色的,晃晃的向我们走过来。最可笑的是,他手上还拎着一把桔红色的水枪,一种全副武装的战备状态,俨然一个即将出征的勇士。

 

    漂流的码头就在不远处的那条甬路的尽头,我们嘻嘻哈哈地穿过很短的长廊,便到达了码头。其实,那只是一个极普通的渡口,桔红色的救生衣湿淋淋地堆在一起,用手拎起一个却发现还在往下滴水,挑来挑去的,尽量找了件相对干一点儿的穿上,系好。然后,心里竟然开始异常的兴奋和激动。

 

    这样的漂流是两个人一组,一个橡皮筏子,两只浆。我自然是与先生一组。当我们准备好进入橡皮筏子的时候,还是有些胆怯的,一只脚刚刚踏进去,就感觉软软的,颤颤的。终于坐稳当了,瞅着那白亮亮的水面,又眩晕起来。随着橡皮筏子在水中缓缓地自上而下地飘移,一种漂和流的感觉才慢慢涌上来。

 

    那只桔红色的水枪是先生从更衣室里捡来的,握在手里还不知道怎样使用,琢磨来琢磨去的,终于把水充了进去,这样就可以随时准备进行射击了。先生一直在四处张望,找寻攻击对象。我们团队的队员们之间的距离都拉得很长,试了试,连水枪都够不着。身边的几只橡皮筏子上的人都素不相识,不好意思挑衅,我们只能划动双桨慢慢地靠近目标。没想到,我们刚刚漂了一会儿,却遇到了伏击。一个陌生的男子,他一个人驾驶着橡皮筏子就停在一块露出水面的石头边上,手里端着一只同我们一样的水枪,猝然向我们射过来。两个人,一脸一身的水,立刻激起了我们内心的那种对抗意识。

 

    于是,一场快乐的水战便开始了。

    漂过那个陌生的男子,橡皮筏子便进入到一种湍急的水流之中。我和先生牢牢地抓住边上的绳子,然后随波逐流。水流在橡皮筏子的冲撞下,被高高的卷起,就在落下的那一刹那,一颗心也仿佛悬于半空中,忽地一会儿,被水浇得透凉,橡皮筏子里也灌进去许多水,两双鞋浮在水上,像鸭子一样游起了泳。就在那一刻,我们才真切地领略和感悟到漂流的那种刺激性,以及风险意识。

 

    我记得曾经看过的一个电视片,是说漂流的。究竟是穿越哪一条江,还是哪一条河的,已经忘记了。反正是一段险象环生的水域,那是一个民间的组织,几个汉子在羊皮筏子上悲情演绎了漂流的真正内涵。一直觉得,漂流是一个勇敢者的运动,那种征服,那种抗争,那种亲近,那种人与自然的融合,并不是随便哪个人就可以完成的。对于那个以生命为代价完成那次漂流旅程的勇士,我在心里沉沉地竖起大拇指,为了他。

当然,那种探险性漂流与我们的漂流有很大的不同。一般像一些景区的漂流,水流都比较平稳,特别是那种橡皮筏,柔韧性能好,其适应性极强,即使遭遇落差较大的瀑布或是险峻的河谷,也几乎没什么危险,完全可以放心尽情享受那种水中的嬉戏。

 

    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先生快乐成那个样子,就像个不管不顾的孩子。我们终于漂到队友们附近,先生用他手中的水枪一次又一次地向他们喷射,水面上顿时划过一条条美丽的弧线,如一道虹。我们追着,躲着,漂着、划着,笑声和喊叫声响彻长空。

 

    一阵疯狂的激战过后,我们便漂流到一片地势平缓的水域,曲曲弯弯的大雅河渐渐地向峡谷腹地延伸,坐在橡皮筏子上顺流而下,漂流其间竟如入仙境。两岸青山耸立,那种突兀感在一片成熟的绿色里更加彰显着大雅河坚硬的个性。偶尔能看见水中裸露出来的一些光滑的鹅卵石和随风而动的绿色植物,还有各色的橡皮筏子漂流于水面的那种悠闲的状态,以及不远处那群水光冲天的年轻人,几个橡皮筏子硬是挤在一起,乱作一团地正在疯狂喷洒的激情。

 

    我是第一次用桨,总是划得不够顺畅。先生比我强些,碰到某些石头了,他便用桨停在上面做一个支点,橡皮筏子就会改变方向。但有一段水路,我们俩居然用桨怎么划怎么不对,橡皮筏子就在原地打转划圈,要不就是斜着漂向别处,费了半天的劲儿居然落入了那片水光冲天的队伍里。终是又被溅了一身的水,好不容易才逃出来,却发现离漂流的终点已近在眼前了。

 

    于是,转过身来又看到了另一个激烈的场面。终点的岸边站了很多人,每个人的手里都拿着一个盆,或者瓢笑呵呵地等在那里,刚好有一个橡皮筏子停靠过来,他们便迅速地行动起来,一齐发起冲锋,橡皮筏子上的两个人瞬间被水所淹没,胜利的笑声像嘹亮的号角,在大雅河的峡谷里回荡。

 

    一段漂流,一场水仗,一片激情,一种回归,最后的狂欢竟是如此地让人沉醉其中,回味无穷。生命中又一个崭新的体验让我开始了重新的考量,人类总是能够通过一种方式,或者一种运动来证明自己的强大和勇气,而大自然也总会给我们创造一些个这样的机会,比如漂流,一件多么快乐的事情。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梦呓
后一篇:星  祭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