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相濡居
相濡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316
  • 关注人气: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画家速写

(2008-06-11 12:14:32)
标签:

随笔

画家

速写

山水

文化

国画

分类: [Z]随笔

    (一)

     宏岩被借调到文联之后,就坐在我的对面。

    宏岩是一个看上去有些木纳少语的年轻画家。他说他的职业是个老师,我感觉他不像,但我又像不出来他是干什么的。当然,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在我们共同工作的那一段时间里,宏岩远不是看上去那么木纳少语,相反熟悉起来,话儿特别多,却极有分寸感,偶尔也说些无伤大雅的乐子,感觉这个人就更加鲜活了。

 

    宏岩专于国画山水,平时也画些写意花鸟之类的。宏岩厚重而扎实的笔触在水墨的山水间无限的延伸,或远或近,若隐若现,皆流于自然之本色,或许那才是宏岩生命的另外一种形式,宁静致远。

 

    那时候,文联安置了一个大的画案,宏岩就在那上面创作,姿意挥洒着自己情感深处的意象。我经常成为一个观者,还跃跃欲试虎视眈眈地手里拿着一支笔,吓唬他要帮他的忙。从陌生到熟悉的这个过程,是需要时间和氛围的。我觉得,宏岩沉稳、执着,以及纯朴的性格,源于辽西那片苍茫的土地,那片一望无际的芦苇荡,那片奔流不息的辽河水,是那一方水土最终成就了宏岩儿时的画家梦。

 

    宏岩在文联呆了有一年多的时间就走了,他被调到鞍山画院工作,成了一个专职的画家。这样的变动对于他来说,或许是人生的一次转折,是一件令人兴奋的事情。但是,在宏岩办理调动手续的那几天里,我发现宏岩整个人竟然处于一种真空的状态之中,他的灵魂与肉体仿佛完全是分离开的,一种飘浮感。

 

    那个晚上,我看到了宏岩最温软的一面。因为工作,宏岩,还有宏岩的那帮画画的兄弟们一起吃饭,他只喝了很少的一些酒,却醉了,哭了,而且说了许多话儿;宏岩的那帮画画的兄弟们也醉了,哭了,也说了许多话儿。那场面在我看来有些心酸,我知道宏岩是舍不得。我能够理解他内心深处的那种极复杂的情绪。

我对宏岩说,有时候你就在我们中间,那可能是一种远;有时候你离开我们了,却是另外的一种近,那是心与心之间的距离,是兄弟间心与心的距离。

 

    回想起面对面的那些日子,似乎感觉到我们更亲近了。

 

(二)

     

    我记不得是在什么时候认识金玉的,我想那一定是在某一年的某一次画展上,或者是某一年的某一次笔会上。

 

    其实,对于金玉这个人,我很早就知道他是个画家,擅于国画山水。但最初的印象并不很好,内心里甚至有些不屑。或许是因为金玉言语中过份的率真和直白,以及无边无际的带有一种色彩的玩笑,总会让人的内心充满一种突兀感,随之而来的当然是对金玉这个人的最初认知。

 

    然而,真正深入的认识金玉是在那次核伙沟的旅行之后,他便在我的心里摇身一变,竟然就像邻家大哥一样,亲切而温暖,完全击碎了早先的那个令我不屑的形象。

 

    那个晚上,当我们越来越逼近暗夜中的核伙沟时,先于我们早到的金玉,已经拿着手电筒等在了路口。那时一种抑制不住的感动在我的心里暖暖地悄悄地流淌,瞬间的茫然彻底地被金玉亲人般的举动所融化。那个晚上,我们像兄弟姐妹一样挤在一铺乡下特有的大炕上,纯净的心里没有任何的杂念和私情。金玉的嘴里依然时不时地说着一些带有色彩的玩笑,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刻我居然没有了先前的反感情绪,反而觉出了一种乐趣。

 

    在短短两天里,我越发深切地感受到了金玉的真实与真诚,我发现他的内心里涌动着一团火,那种热情足以令他周围的每一个人都倍感温暖。我还发现,金玉是一个充满凝聚力的人物,他的身边总是聚拢着一群人,一群画画的人,他们之间有着兄弟般的情谊,而他是他们中的灵魂,他们中的大哥。

 

    前些日子,金玉送了我一幅画,一幅山水画。或许是因为艺术是相通的,我虽长于文字,但对于画也有着自己的欣赏角度。在他的画中,我似乎读到了某种信息,某种境界,某种遥远的召唤。

 

    而在有一天的中午,我与金玉不经意间的交流中,第一次走进了他的精神世界。寄情于山水间,金玉说一个画家应该具备的是一种综合的素质,综合的知识,重要的是隐藏于山水间的那种节奏感,那种起伏的天籁之音,行云流水般渐入佳境的那种状态……

 

    那一刻,我的灵魂仿佛正徜徉在金玉的山水画中。

 

              …………………………………………………………………………

    写在后面:

            这些文字是为卿街应急的。

            那个晚上六点半钟的时候,卿街打来电话,说她明天出一期报纸缺一个整版的东西,

        正“等米下锅”,让我一定帮她这个忙,而且第二天一早九点就得要稿子。她说她想写

        写这个城市的四位画家。

            于是,她就把那“四粒米”和我一同邀到了一个茶吧里,让我随意挑“两粒米”。

            于是,我就挑了宏岩和金玉。

            于是,就有了这两段速写。限于时间和字数,只能是两个人的某一个点,很简洁也

        很模糊,但温暖而亲切。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与你同行
后一篇:伤逝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