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相濡居
相濡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347
  • 关注人气: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与你同行

(2008-05-27 16:59:02)
标签:

文学/原创

汶川地震

卿街

志愿者

分类: [Z]随笔

    一个午后,窗外下起了雨,整个房间里充满了暗淡的天光,我的意识开始四处飘散,仿佛闻到一缕粘绸的血的味道。因为卿街,我想写点儿什么,哪怕是几行字,或者一段话,或者更多的文字……

 

    我知道,此时的卿街正在前往四川的某一个城市的路上那里也在下雨吗?不,那里千万别下雨!5·12之后,雨对四川来说,只能是雪上加霜,严重的次生灾害对于那些惊魂未定的灾民们还在不停地围追堵截,穷追猛打。尽管所有的中国人都投入到这场战役中了,四川仍然危机四伏。

 

    卿街是去雪中送炭的,她是随一个志愿者的团队去做心理干预工作的。

 

    5月23日的中午,卿街在电话里说她要去前线了!我的心随之一惊,手里《我的名字叫红》的那本书聚然滑落,滑落一地的血红。我从来没有想过,我、或者我身边的某个朋友会有人真的跑去那么远的地方做一个志愿者。这段日子里,我的目光始终被媒体的镜头扯来扯去的,总是悲从中来,疼痛就像余震一样在任何一个时间段都会撞击过来,然后是一阵眩晕的感觉。那个时候,我是想过去做一名志愿者,但我明白那只不过是一个瞬间的冲动而已,终究是一个无法实现的梦。

 

    几天之后,就是这个无法实现的梦,竟然在卿街的身上实现了。

 

    与卿街认识有二十年了,我们之间的友情也是深深浅浅浓浓淡淡地流淌着,味道从来没有变过。从遥远的小姑娘时代起,一路走来,让我感到欣慰的是,她在经历了过多的世事变迁后并没有让自己沉沦下去。相反,她的生命变得更加坚韧更加有张力。在岁月的更迭中,卿街还是渐渐地走出了泥潭,步伐坚定而充满力量。在这个错综复杂的社会里,她不断地拓展着个人的生活和生存的空间,为自己在这个世界上寻找到一个支撑的点。

 

    卿街是个极热情极浪漫的女子,很阳光的性格,情感细腻得如温润的发丝,内心充满了对一切美好事物的向往。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开始愿意奔走于一些公益性的活动,愿意在传播和传递大爱中获得一种心理的愉悦。用这样的一些语言来描述卿街似乎过于理性,看起来离卿街太远。其实,那只是卿街灵魂深处的一些东西。当把卿街还原于现实生活中的时候,她便是另外一副模样了。她时不时地会闯进我家来折磨我一回,尽管我并不讨厌这种折磨,但有时候还是受不了她的那种无赖相,她喜欢嘻嘻地坐在我的对面,却在耳机里跟另外一个人说话,而且没完没了。卿街还有另外一个名字,叫一慢,我给她取的。因为她做事总比别人慢半拍,那种慢腾腾的性子能把一个人气得疯掉。

 

    我能够清晰地记得,卿街是在两年前开始修学心理专业的所有课程的,每个星期都要去鞍山上课,由于她的工作性质,家里社里的,学得特别辛苦。她总是在电话里有气无力地说,宝贝,我太累了!我什么时候能像你一样有多好,活得安静些,不用为了生活四处奔波,跟一些不喜欢的人说一些不喜欢说的话,还得陪给他们一个笑脸……卿街说这些的时候并不是在抱怨,她是在诉说,向一个离她很近很亲的人在诉说。她知道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命,一个人有一个人的选择,不同的选择,自然有不同的得和失。卿街和我,我们走在两条路上,风景却各不相同。就因为她一直在坚持,一直坚持到获得了心理咨询师的职业证书。就因为那个证书,卿街才成为了四川震区的一个志愿者。

 

    前日的一条短信在我早晨开机的那一刻映入我眸间,那是卿街在临出发时(25日15点19分)写下的话语:嘴唇吻上儿子的额头,刹那间心被揪了出来,眼泪有些无赖,打湿心中大爱,为了同胞苦痛,暂别亲朋至爱。

 

    我在上班的途中一直在品味这些离别的忧伤,说不出内心的那种碰撞。我突然意识到,在地震发生的这些日子里,我居然与卿街没有过任何对于此事件的交流,哪怕只一句话。卿街的决定让我又一次面对了这个女人,她把自己的儿子丢给父亲,一个人跑去了前方战场,去做志愿者,去援助那些苦难中的同胞。尽管有很多人已经集结完毕,或者像她那样正向某一个预定的目标城市集结。我知道,余震、饥饿和伤痛仍然在肆虐,还有无法预知的突发事件随时都会从天而降。我知道,卿街正在急速地进入那片伤痛的腹地,急切地伸出自己的手臂……

 

    这个五月,我始终沉浸在灾难后的种种惨烈的新闻里,一个人在情感的不断堆积中,总是需要一个出口,我想卿街和我都已经找到了,还是两条路:她去了四川,而我在写这些文字。

 

    恍然想到,那些数以万计的死里逃生的我们的同胞亲人,他们的情感出口又在哪里?灾后的四川满目疮夷,无数灾民需要安置,他们已经失去了自己的家园,他们站在破败的废墟上四处寻找自己的亲人,哪里都是眼泪,哪里都是悲鸣,哪里都是呐喊,哪里都是血,哪里都是一颗颗破碎的心……

 

    对于严重灾害后心理干预的问题,似乎是近些年逐渐被重视起来的。心理的健康与否,决定了一个灾难幸存者未来的生活质量和生存状态。他们曾经死里逃生,他们对死亡充满了万分的恐惧,他们的神经会变得异常敏感,只要是一点儿的声音也会被他们无限的放大,然后把自己沉入到一个黑暗的世界里,更加的孤独和绝望,从而最终导致精神的崩溃。这个时候,情感上的及时介入和疏导将起到一定的辅助作用,有可能把他们从死亡的阴影中解救出来,重新起程。

 

    就是这样一场史无前例的自然灾害,让我们真实地感受到了地震给四川,给中国带来的灾难有多么深重,多么残酷。当然,我也看到了一种凝聚,一种民族精神的凝聚,它唤醒了中国人深埋已久的那股子气,它找回了一些人曾走失已久的魂灵,它让每一个人的心里都有了一种空间感,很纯粹很坦荡也很干净。一个人只要挺直了腰杆,一个民族只要挺直了腰杆,任何困难都将成为过去,都将成为历史,而且是一段悲壮的历史。

 

    那一刻,我仿佛看见卿街就站在四川某个城市的某个街头,站在一群无家可归的人们中间,微笑着向他们传递着一种积极而温暖的信息。彼此支撑,彼此鼓舞,彼此搀扶,或许就因为卿街的一句话,一些人的心里就会洞开一扇门,洞开一扇窗。

 

    一个下午,我就坐在电脑前任思绪奔跑着,直到雨停,直到黑夜降临,我欣喜地收到了卿街的第二条短信(26日19点26分):宝贝,从沈北出发,经河北河南陕西进四川,现在陕西境内,明日中午左右到绵阳,呆两天后去德阳。

 

    我回信说:我将以文字的形式与你同行。

 

    我迅速地切换到新闻网,一则消息让我的牵挂再度升级:

    目前,唐家山堰塞湖的险情十分严峻,水位已达七百二十五点二米,蓄水量超过一点三六亿立方米,每天在以一米多的速度上涨,绵阳正紧急部署撤离方案。据了解,撤离将按三方案进行。如果出现全部溃堤险情,绵阳将撤离常住人口九十九万人,流动人口三十点九万人。(中新网绵阳2008年05月26日14:45电)

 

    我开始为卿街担心起来,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她会在明日中午抵达绵阳,而此时的绵阳正面临着一场更加严重的危机。那一刻,我的意识深处涌起一种酸酸的东西,眼前突然就闪过一张脸孔,那是卿街的笑容,甜静的笑容里敛着一种对生命的态度,乐观、坚定、勇往直前……

 

    这必定是一个无眠的夜晚,对于卿街和我,还有四川,及整个中国。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画中仕女
后一篇:画家速写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