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相濡居
相濡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370
  • 关注人气: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迷失的红蜻蜓

(2007-06-21 17:42:36)
标签:

随笔

旧作

婚姻

红蜻蜓

暴力

童谣

分类: [Z]随笔
 

迷失的红蜻蜓

 

    很久以前,有一个红蜻蜓的故事。

              -------------------------------------------------------------------

  关于那首红色的童谣,虽然记忆里很单薄,我模模糊糊地时常还能哼唱起,哼唱起来的时候,眼前就浮现出一个扎着两个羊角辫的小女孩,神情专注地坐在草地上,凝望着不远处的河面。一只飞得很低的红蜻蜓,时而浮于水面,点起一圈圈好看的涟漪,时而又停在一根青青的草叶上,于风中摇摇欲坠。黄昏的余晖撒在她的脸上,布满了一种淡淡的忧伤。四周也升腾出一种淡淡的忧伤。

 

  我说不清楚这故事究竟与你有着怎样的一种因缘。

  我猜想那一定是命运。

 

  当我们对我们所经历的一切苦难找不到任何解释时,便把它归结于命运。命运之于我们有时就象一个和善的婆婆,有时又象一个可怕的怪兽。她总是喜欢把我们玩于股掌之间,任凭我们拼命地挣扎,痛苦地喊叫,直到她觉得尽兴为止,才换上那张和善的面具,再施给我们一个微笑。那感觉就如同打一巴掌再给你一个甜枣一样。

 

  我不是你们说的那个巫女。

 

  但我的敏感极强。事实上最终到底验证了我的预言。而有人说你错了:说你不该在那个秋天里走进围城,说你不该走进围城之后又想出来,说你不该为了自己的幸福连孩子都不要,说你……

 

  那么多的不该,不该发生的故事都已经发生了,既然发生了就一定有它自己的理由,既然发生了就不要说不该,该与不该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做了,做得悲悲壮壮。

 

  我不想为你辩护。

   你也无需我的辩护。

 

  很多年以后,我仍然会记起89年的早春时节,我就站在那所乡村幼儿园的门外开始喊你的名字,然后我听见一群孩子麻雀般的叫声。又看清了在那叫声中迅速抬起的一张脸。我想象不出在那个有些俗气的名字背后隐藏的却是一种端庄和秀丽。那时候,对于你从心里说我谈不上什么喜欢与崇拜,也许用欣赏这个词更合适一些。

 

  就这样,我们相识了。

  就这样,我们做了朋友。

  就这样,我们成了彼此的影子。

 

  走进往事,我从无数个我们有意无意间制造出的故事中寻找你。记得90年冬,那一场封门的大雪过后,封住了所有人想出门的念头。而你大清早在雪中跋涉了半个多小时,到我家的时候我正在写着一篇关于雪的文字。你说约我出去玩雪。很长一段时间以来难得你有这么好的兴致。我索性放下笔,去陪你痛痛快快地玩一场也好。

  在慢无边际的大地上,大片大片的苍茫阻隔了近处的树林,房屋以及远处的村庄。北风挟着雪的碎末呼呼地刮着。我无心欣赏这冷艳的风景,我只觉得冷。

 

  但你一踏进这雪野,顿时孩子般地疯跑起来,歌着,舞着,喊着……我隐隐约约地听见你在喊一个人的名字。那一定是乔。我不知道还有谁会让你如此牵魂动魄。女人总是这样,总是喜欢一边痛恨着男人一边又拼命地爱着他们。你火一般的恋情从夏天燃到冬天。那块冰却只感觉到一点儿温暖而依然是冰。其实并不是哪一块冰都能够被你熔化的。可惜如此深刻的思想,是93年我经历了一场与之同样至真至切地爱恋之后悟到的。那时,我只是一个纯真的小女孩,不忍听你一次次痛苦地诉说,我总想去牵动那根红线。结果事隔多年,到如今一碰到乔,我就能感觉到往日他目光中的那丝敌意。

 

  我直立在雪中的身体开始感觉到一阵阵彻骨的寒意。

  我想说,回去吧!

  我不忍心。

  我怕破坏了那份情致。

 

  但你后来告诉我说,无论什么事情,哪怕有一点儿希望,你就要去努力,直到你真真切切地看到那一缕希望最终破灭,你才可能回头。而回头的时候,你已憔悴不堪。我突然想起一句话:生存是一种折磨。那爱更是一种折磨。人只有在这种无尽无止地折磨中才能一点点儿清醒、体悟和成熟。

 

  到92年的秋天,在你宣布要去做一个男人的妻子的时候,我已经远离了这座叫海的小城。我想我应该同你好好地聊聊,我想你应该冷静,慎重地思考一下,这个时候做出这样的选择是不是合适,是不是在逃避,是不是觉着委屈。可你说你只想过平静又平淡的日子。你只想忘记这座小城以及小城里的那些个故事。

 

  希望总是美好的。

 

  但美好的希望并没有持续太久。它在你眼前就象烛光,那么一亮一闪就被一股恶风在瞬间扑灭了。两年的时光,你和你的丈夫隐居在沈阳远郊的那个一间半的红房子里,我想从两人世界到三口之家,这样一个不是很长的过程中,你一定充满了无限的满足与喜悦。但后来在你如血的诉说中一切与我的想象那么截然不同,以至从此我再不敢去想象。

 

  九月初的一天,我正准备东西过几日回学校,你竟突然间地跑来,令我很惊喜,以为你是来为我送行的,还问你为什么不把孩子抱来。不想你静静地坐在我对面。很久,才吐出一句话:

 

  我想离婚!

  你说什么!我不相信。

  我要离婚!你重复着。

  为什么?我站起来。我问。

  他变态!

  他打我!

  我受不了了!

 

  沉默!惊诧!恼怒!我感觉血在往上涌。怎么会这样?怎么会弄成这样!怎么会这样快,才不到两年?!一切是注定的。是命运在开我们的玩笑。可孩子呢?我在想。

 

  初见你手里捧着那个孩子的时候,是93年春节。你随丈夫又回到这座小城。一切依然如故。你没有太多的激动和感慨。只是叫人捎信说你想见我。我满心欢喜地跑去了。但我却有一种从未有过的陌生感。你胖了,捧着那孩子我感觉你就象捧着一本书,静静地读得很认真很投入……那神思那微笑让人联想到许多美丽的东西。那种陌生我想不是因为你的冷落。儿子尿了,你把小家伙轻轻地放到炕上。装着生气的样子疼爱地拍拍儿子的小屁股。然后很麻利地把湿透的尿布换掉。我猛然间看到了所有的母亲,所有爱我们的母亲。于是,我理解了你,理解了一位母亲。

 

  这些年来,我们从陌生到熟悉,从熟悉到陌生,让我目睹了一个女人的种种不幸与悲哀。离吧!离了也好。或许这话我不该说。既然那个男人不是个好丈夫、好父亲;既然那个男人不想把本该属于你的那份自由还给你;既然那个男人不懂得去珍惜……为了自尊,为了自爱,为了自由,你终于做出了最后的选择。

 

   离婚的仪式同结婚一样简单而隆重。

 

  但选择之前,你已经准备去背负一种叛逆之名。你说如果这样下去,你会被他活活地打死,你真的会疯地。我抱紧你说很快会结束的。

  

    是的,一切都有结束了。

 

  我说去海边散散心吧!时间会帮助你把那恶梦一点点儿驱散的。可当你走在冬日沙滩上的时候,你总是能听见一个孩子的啼哭声。晚上,你又一夜一夜地失眠。失眠了就一夜一夜写着一首又一首的诗写着一篇又一篇的散文,把你的痛你的爱你的泪统统写进去。

 

  你真正地做了一把女人,一个完整而不完美的女人。你有过初为人妻时的惶恐,有过初为人母时的惊喜,有过初涉家庭时的幸福。在辛苦而无奈中,你品尝着做女人的滋味。你说,所有女人有可能经历的故事在你身上都已经发生过了。但你依然没有忘记自己是一个女人,一个孩子的母亲。

 

  你又回到了这座叫海的小城。

 

  理所当然,流言也没有放弃对你的包围。当尘烟四起的时候,你居然能够漠然地端坐,无视那潮起潮落。我知道这需要足够的勇气去面对。你说一个人失去了自由就失去了一切,如今用青春和热情换回的自由,又怎么可以不倍加珍视呢!我等待了一个漫长的冬天,终于你又恢复了我初见你时的端庄和秀丽……

 

  你又上班了。

 

  依然是一所简朴的乡村幼儿园。只是离家远了一些。可你觉得开心,自由。有空还可以去看看儿子。儿子很好,长胖了,长高了……那天,我打电话给你,从话筒中我听见一个陌生的声音在喊你,还听见你跑过来的脚步声和喘息声。我大声地问你过得好吗?你吃吃地笑。我说我听见你的孩子们在亲亲地叫你呢!你说他们总喜欢整天叫个不停。我说象麻雀。你又吃吃地笑。我问你笑什么,你说……

 

  这就是发生在我们每天里的故事。

  平常平淡得有些无聊。

 

    那一天,你对朋友们说三十岁的你,想出版一本诗集。你说想看看朋友眼中的你。于是,我便断断续续地写了这些文字。在结束这些文字的时候,我的耳边响起电话的铃声,我又一次听见你在那边吃吃地笑。记忆里那首红色的童谣突然间变得清晰起来,我听见自己在轻轻地唱:

 

    低低地飞/低低地飞/你这红蜻蜓/你失去了什么飞得这样低/你在追寻那失去的爱/那是人间最美的东西……

 

 

 

    十二年前的文字,如陈年的酒,从我记忆的杯里溢出,一缕浓烈的窖香味儿扑面而来,迷朦了我的眼睛。

    前些日子,在QQ上与你聊天,便涌起一些思绪。

    我们的友谊,历经岁月的辗转,依然如往昔般沉实而坚固。这当然缘于我们性格中的善良和宽容。怀念过去那些单纯的岁月,怀念过去的你,怀念过去的我。

    只是,如今的你更加忙碌,从那一段漫长的日子里走过来,儿子已经长成了一棵小树,成了你心中的一片绿荫。而你的事业,正如日中天,以至于想你的时候,我会低声地求你,求你安排一个时间接见我一次,以解我心中的那一丝牵念。

    这些年,你依旧是一个人。不,你是两个人,还有你的儿子。

    你坚守着那一片属于自己的领域,同艰难一同上路。

    那个早上,我对着电话对你说:我看见你在《诗潮》上发了一首诗,留了两本杂志给你。你还是那样吃吃地笑,一种熟悉的声音,一种熟悉的亲情。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最后的守望者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