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相濡居
相濡居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4,347
  • 关注人气:9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关于死亡的随想

(2007-04-25 12:29:21)
标签:

十年之前

忧伤

死亡

飘荡

分类: [Z]随笔

  夜静时分,那凄凄的唢呐声传得远而真切。

  前院的那位老人死了。听说他只摔了一跤就离开了人世。于是我就想:一个人竟是这样的容易消失。而消失后的灵魂不知道又飘向哪儿了。

 

     我一直想弄明白一个人死后的那个世界,但始终没有找到答案。

 

  一晃快三十岁了,总是听见有人在说:某某人又死了。那些不幸的消息总是让人的心情更加沉重。一种对生的茫然和困惑,几乎成了这个世纪末所有人的情绪。

  其实,生命就是这样,在各种各样的死亡中,病死老死反倒成了更容易让人接受的一种死亡。一个人老了,或者得知他患了什么绝症,那么在人们的心里也就早早地自然形成了死亡的概念。知道他终会离开人世,只不过是时间长短的问题。有一天他死了,长叹一声悲伤几日之后,一切又恢复了从前的那种平静与平淡。

 

  关于死亡的话题,若是在从前我是万万不愿意触及的。原因之一是我对死亡始终怀有一种仇恨的心理,从小孩子那时候就开始了。我想是与父亲的英年早逝有关。不知道仇恨什么,很复杂的一种心态。

  还有恐惧,这个话题常常使我联想到那些无所不在,无所不能的鬼怪妖狐之类的精灵。担心他们说不准哪一个黑漆漆的晚上从哪一个不惹人注意的角落里突然窜到你面前,而你又不知如何应付,唯恐被吓个半死。那是小孩子的恐惧。

 

  我父亲死时,我还是只会哭不知道什么是伤心和痛苦的年龄。到我能够重新审视那段记忆的时候,我已经背上书包上学了。死亡两个字对我的困扰同时也开始了。我甚至想到,有一天我长大了结婚以后一定不要小孩,我担心自己如果遇到什么意外,那将给孩子幼小的心灵留下多大的创伤。而那种痛苦恰恰是我用整个身心体验过的。

  一个生命的止息一个肉体的消亡,固然不能改变什么,不会给这个世界造成哪怕是微乎其微的影响。地球照样悠悠地转动,四季照样春去冬来,但对于失去自己至亲的人,活着却是另一番滋味。

  从那时候起,就不断有人不分场合不分时机地寻问我:你爸是谁?做什么的?我一时总是不知所言,很尴尬。如身边有知情者便从嘴里生硬地挤出三个字:她没爸。然后我的头在他们啧啧的惊叹声中总是低了又低,象偷了人家什么东西似的。于是也就在心里暗藏下一种深深的自卑。没料到那种自卑竟然对我的一生有着如此巨大的不可忽视的影响。对此我当然理解他们关心和爱护我的初衷。稍稍大一点儿了,对那类话题也不那么敏感了,觉得那不过是人生的一种不幸,并不丢人。但另一种恐惧却与日俱增。

  我爱他们,爱我的家人和朋友。我生怕有一天会失去他们,却又无法保证他们永远不死。因为人从生下来那一刻开始,死亡便成了它的影子,终日相随。无论是自然死亡,还是非自然死亡。佛家认为都是一件平常的事情。生的情景未必可喜,死的情景也未必可哀。但对于俗世中人,对于我们,面对死去的亲人,没有哪个能挣脱掉那种情感的牵绊。

 

  这些年,我仍然时时小心回避凡是与死亡相关的话题。有时候往往你越是回避它你越无法回避。本来死亡就是人类无法回避的。在我并不算长的生活经历中,曾亲眼目睹了我的亲人,朋友以及我认识的和不认识的人,他们先后都以不同的方式遭遇了同一种亡失。而且我仿佛又逐渐丧失了那种恐惧,对于死亡也有了更深刻的思考。

  

    人们总是喜欢以各自丰富的想象力去诠释那个永远无从考证的千古之谜。有人说我们和他们在一个世界上行走,只是一纸之隔。但他们能看见我们,我们却看不见他们。似乎那些亡魂比人更富有灵性似的。我倒是真希望人亡有灵,那么我姨一家四口也不会含冤九泉,白白放过了那恶人。

  一九九三年的夏天。一个大雨滂沱的深夜,我的亲人们流尽了最后一滴血,不得不告别了这个世界。

  那个午夜,当我怯怯地走进那个房子的时候,空气中除了血的气息,还颤动着一阵阵凄惨的叫声。昏黄的灯光下,我看见他们的颈上缠着一层厚厚的纱布。我知道血是从那里面流出来的,还有衣服下面无数处深深的刀伤。

  我站在门槛外,哭泣着。

  我难以想象那些歹徒怎么忍心拿起刀去残杀自己的同类,甚至连一个六岁的孩子也不肯放过!

  在四张因极度痛苦而扭曲的面孔中,我试图寻找到他们临终前那一瞬间的感受。他们曾经激烈地搏斗过,挣扎过。如果说他们最终没有战胜那些歹徒,倒不如说他们最终没有抗拒过死亡。他们终于成了死神的服俘,终于走向了生命的终结。

  那些歹徒是在用自己的双手玩了一场真正的死亡游戏。

  一个人活着,虽然不仅仅是为了喘一口气,但断了那口气,什么名利、地位和欲望都变成了一种空谈。忙碌了一生,明争暗斗地去获取利益,物质上的或精神上的,最终还是难逃一死。那些世俗的东西也失去了其存在的意义。我想不如活得淡泊些,超然些。如果我姨不是那么拼命地挣钱,也不至于早早地死去。说到底,他们是为了钱而丢了自己的性命。

  但我相信罪之谁,谁必报应。所以在诅咒那些恶人早日被送入地狱之门的同时,我又想,难道我姨一家果真在前世欠了那恶人的命债了吗?我不禁惑然。

 

  前一段日子,我的一个同学出差到我居住的这座小城,她告诉我说另一个同学死了。一年前坠楼身亡的,而且一尸两命。那未出世的孩子已经八个月了。因为死后在她脖子上发现有被掐过的痕迹,怀疑是被人推下楼去的,已经立案侦查,一直没什么进展。她父母执意保存着女儿的尸体,现在也没有入土为安,被囚禁在一个冰柜里……

  我不相信,我说那不是我们曾经开过的一个玩笑吗?                 

  我宁愿这又是一个玩笑, 她说是真的。

  那顿午饭间,我的脑海里始终

    被那张熟悉的面孔侵占着。

    在文学院,她就住我上铺,很少见她去听课。她总是睡得晚起得也晚,经常吃不到早饭,偶尔我们帮她从食堂带回来。她长得不算漂亮,但很讨人喜欢,有不少衷情于她的男孩子。

某天晚上闲着无聊,我们为了捉弄那个和她很要好的男生,就恶作剧地让她躺在床上装死。在她静静地体验那种“死亡”的同时,我们只觉着好玩。我们没有想到事隔几年之后,她竟然真正体验了一次死亡的乐趣,而且是很不情愿地体验了一次,或者也可以说那种死亡对她根本无乐趣可言。只有痛苦、仇恨和恐惧。

  后来毕业了,彼此间失去了联络。听说她留在了沈阳一家影视公司。后来又听说她嫁了一个有钱的男人。无论是自杀,还是被谋杀。反正她死了,莫名其妙地死了。

  我并没有告诉曾经被我们骗过的那个男生。我不想这个世界上再多一个人伤心。过了不久,他还是知道了,他在电话里说问了很多人,终于验证了那消息的真实性。他说人终究难免一死,人类无法超越死亡。该来的终将会来,早一分钟也不会到达。尽管一些人认为她的死毫无意义毫无价值。但她毕竟活过。其实生命的意义和价值是通过一种行为表现出来的。而存在本身就是一种行为,况且人的一生很多事情是由不得我们去选择的。无论是有意识的还是无意识的,自觉的还是不自觉的,愿意的还是不愿意的。我们该做的就是在通向死亡的路上,快乐而庄严地活着,直至走完自己的一生。

 

  “我并没有做出让人惊喜的事情,可是我得到了,得到了一种崭新的生命体验。”这是她留给人世间最后的自白,也是她对死亡的宣言。

  我想她一直在为迎接这种崭新的生命体验积蓄着一种力量。她说重复是最无意义的牺牲,熟而又熟的中年风景,让她厌倦。她在焦虑地寻找一种改变。

  在那个充满阳光的早晨,她终于找回了曾经失去的自己,她找到了一种崭新:崭新的感觉,崭新的认识,崭新的拥有。她还说这是在此之前从未曾想到的,也是不去经历永远也得不到的。我在回味那些深刻的叙述,那分明说地就是死亡。她的所思所为已经预示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改变,但她不知道那就是死亡,直到她在那个瞬间成为永恒。

  我说的是鞍山文联的一位女作家,她死于一场悲惨的车祸。为此我曾写过一篇名为《瞬间的永恒》的散文。在那里我说作为一个女人,她把女人做到了极致:一个女作家和一个单身女人。

  我迫切地想参加她的追悼会。我只想看一眼,看一眼那个让人怜爱和敬重的女人。她孤伶伶地躺在那个简陋的告别厅里,只有几束鲜花在她身边。四周围满了她的亲人和朋友,一片低低地抽泣声。原来站起来那么高大的一个人,躺在那儿显得又瘦又小。我走进去看到她的第一个感觉就是那不是她,仿佛只是与活着的她毫不相干的一堆肉体。

  置身于悲伤的人群,我感觉在我们的头顶上空总是有一双眼睛,目光冷峻。似乎地面上发生的一切与她没有丝毫的关系。渐渐地,她的灵魂在上升。渐渐地,随一丝风飘远了,飘向了一个纯净的国度。

 

  我想起那位老人,天空中那个最美的坠落者。他是一位作家,中国很著名的一位作家。与那位老人相比,她的死亡让人生出几分嫉妒和羡慕。尽管有很多人说她不该走,不该这么早就走。她还没有家,没有孩子,一切还没有真正的开始。但她是在人生最辉煌的时候微笑着离开的。人生永远不能停留在辉煌的季节,我说多么美丽的死亡。就是从那时候开始,我觉得死亡并不可怕,相反是一片拂不去的暖色,充满了温暖的诱惑。

  一位老人躺在床上看着窗外的一棵树,树上好象有一片叶子,他记得曾经有一个画家画了一片叶子在树上。身患重病的病人看着那片仅存的叶子又活了过来。而他现在能够确信那片叶子还存在吗?他微笑着摇摇头。

                                     

    这些我是从那个短篇中读到的。

  人老了,但他的心还是那么年轻,充满着激情和幻想。他曾经也有过一段无比辉煌灿烂的历史,但已经过去了。剩下的就是一天又一天重复着那些单调而无味的日子。有人说他病了,他却觉得自己根本没有病,他只是很孤独,很忧伤,只是喜欢怀念那些逝去了的往事。好几个晚上他都做了一个同样的梦。他梦见自己长了一双巨大的翅膀,在阴郁的天空中向自己的过去飞去。醒了的时候,他说那种感觉正是他一直渴望的,一直在寻找的。

  终于有一天,他怀着孩子似的渴望从某一栋高楼的窗口扑向了那片阴郁的天空。老人趴在地面上,眼睛是睁着的,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温情和欣慰。

  各家不同的媒体纷纷报道了那位老人自杀的消息,很多人哭了。他们为文坛失去一颗巨星而痛哭,人们不相信那样一位老人会去自杀。他是那么的热爱生命,热爱生活,热爱自己所从事的写作事业。他没有理由去自杀。就在人们沸沸扬扬地猜疑声中,那位老人微笑着,安静地走远了。

 

  死亡具有一切超越世俗的力量,至少对于一些人来说早一天比晚一天降临要好,可以彻底摆脱掉人世间那种无休止的病痛及情感等等无可奈何的纠缠。

  生命是渺小的。但渺小并不意味着我们不需要庄严,不需要梦想,不需要勇气,不需要进取。我们总不能坐在那里去等待死亡。

  作为渺小的人,我们还是要庄严而乐观地活着。然后,以渺小的生命乐观而庄严的完成死亡。

 

                                    

0

阅读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蓝  调
后一篇:大马哈鱼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