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荒堂
荒堂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396,806
  • 关注人气:1,23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馬秉樞《退園詩鈔》序

(2018-11-05 07:19:17)
标签:

杂谈

   《退園詩鈔》

 

戊戌秋正晚,蘆社紀元初。

閑窗日昳,秉樞君持近年詩稿見示:曰:“批削悉聽尊便,冠序没得商量。”且急於付梓,時不我待,儼然乎上命不可違也,況乎同為遼左蘆社中人,淬勵文心,焉敢懈怠。如之奈何?奈何者何?遂爾閉門拜讀,一日三復,探問梅花消息。

著實言之,秉樞君雖詩書畫兼善,然所基並非學歷,而是學力。方十六七,未及弱冠,寒窗六七載课業,入油田物探隊就職。最難能可貴者,是其不忘初心,秉燭遊習,一以貫之。結翰墨緣,養汲古心。彼時風華正茂,長髮披肩,懷抱吉他,初涉文林。旋琴而畫,畫而書,書而詩,漸而各臻其境,其路漫漫而修遠求索之功,絕非時下急功近利,投機取巧之流可比者。

詩言志,志者,心之所之也。夫詩,又何嘗不是秉樞君心之所之?先以學詩為其志,繼而以詩言其志,硯邊甘苦,唯自知之。任爾流光荏苒,獨守禹寸陶分。於是乎唐宋諸家無所不讀,身邊文友無所不師,風霜雨雪無所不察,山川草木無所不吟。如此晨昏染濡,自丙子之海南道中問平仄,迄庚寅冬《閑雲居吟草》結集,十數年,已得吟窗。又兩度蘆,壬辰秋《馬秉樞詩草》付梓,更解個中三昧矣。

然者,手中卷,榮枯不過六周星,洋洋灑灑四百餘。較之既往,又上層樓。果日日新又日新。天佑詩才,詩開天趣。天人合一,渾然諧律。“莫向關山說玉笛,旅愁絕塞最闌珊”(《甘寧旅懷》),雜之唐句,或不可辨,正所謂思接千載,古風習習。至《疊園雜詠》,頓覺大境洞開,意蘊雋永。如“風吹柳梢人不覺,曲欄空擺釣煙絲。”如“蒼蒼幾片含滋草,占卻中園一半秋。”如“疊園秋冷無香分,留取蛩聲一丈汀。”如“最愛晚窗晴雪處,中天閑掛讀書燈。”如“三徑無人清寂甚,誰家蝴蝶過西牆。”“可惜窗明無落雪,風絲閑弄短長條。”如“檻外誰憐敲句客,一庭涼露正沾衣。”如“柳底且堪吟素月,池邊何處洗塵心。”如“欲上西橋勘舊事,一園斜照冷蒼蒼。”此中所折射之閒適、疏淡、清新、俊遠況味,直與晉賢分一杯羹,殊可佩也。

時下藝林,詩人為畫作拈句,繼而由書家抄錄補白,成一詩書畫合璧之作,間或有之,不足道也。而如啟功謝稚柳輩先、乃至元明清民國諸家範兒,集詩書畫於一身者,愈加鮮矣。謂秉樞君系鮮中翹楚,當不為過。綜其詩翰,題畫詩著力多焉,分量重焉,意趣足焉,尤具社家興味。《題畫梅》:“春來殘雪未曾消,水岸香風漫泬寥。閑著梅花空著月,無人為過野溪橋。”《題姜冰市長沙彌觀書圖》:“僧房香淺磬聲稀,曉月分明照定衣。一卷經書聊遮眼,好從閑處會禪機。”《題菊荷圖》:“夏荷秋菊兩番風,今送幽香共一叢。莫怪畫師多異構,世間萬物本相融。”茲列一二,已熏煙篆,已醉綠醅,已沁清茗,已洗塵囂。送儒風,敦大化,詩之本旨,斯可參矣。

詩人之家國情懷,林泉逸趣,生活寄託,人文關切,皆入行吟,時出佳構,恕不贅述。

詩詞蓋以意境為上,意境高於法度,又不能生乎法度之外。拘泥法度,意境難拓;化用法度,意境頓開。起承轉合,固老生常談,然敲詩不可不曉其理。竊以為:“起”者“興”也;“承”者“敘”也;“轉”者“意”也;“合”者“題” 也。境由“轉”處生,無“轉”不成詩。原地徘徊,縱用盡華美之詞,亦難得煙雲象。“轉”出去,別有洞天,遂托寄意,有寄意方得境焉。無境,何以詩?有境,何患無詩。儕輩文華,遠遜古人,所短者,境也。若補其短,盤活“轉”字功夫乃其要者。謹此,與秉樞君共勉。

是為序。

 

 

                        戊戌秋杪王政佳於蘆社

0

阅读 评论 收藏 禁止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无题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无题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