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小巷、远足、恬园之序

(2019-01-27 15:05:38)
标签:

情感

张修龄

五十年前,我们走出小巷,向待了三年、四年、五年的秀丽的惠荫园辞别,只为回应那一声震撼全国的呼号。难舍深曲的南显子巷的朝晖,和门口石狮子的残照。难舍可亲可敬的老师,还有那一千多个日子相伴的同学,不知何日能再拥抱!难舍留在这里的荣誉和辉煌、彷徨和苦恼。我们甚至没从一初中取走一纸文凭——一份起码的人生执照。临走的时候,我们无泪、无奈,念想着有朝一日能在小巷又一次报到!

在这里,我们系过红领巾、别过团徽,也戴过那红卫兵的袖章,发出过“时刻准备”的庄严应招!在这里,我们用圆规和直尺测量腾挪世界的半径,规划未来生活的标高;我们学《落花生》,企盼着有一天成为幸福的种子,播撒在祖国的名山大川、天涯海角;我们朗读“ A blanket(《一条毯子》),用英语的形式接受伟人的垂教;我们努力认识门德列捷夫,试图读懂社会和自然的元素周期表;而阿基米德定律的理解,又可估量我们身位的下沉和升超。我们回望五千年,探索历史的迁延,寻找开启未来的门钥;我们转动地球仪,说要解放三分之二,让五洲红旗高飘。我们唱着舞着:“让我们荡起双桨”“红日快快照遍全越南”“抬头望见北斗星”,倾吐真挚的怀抱;我们奔着跳着,活跃在运动场上,决心日后射穿理想之门,飞越人生目标。

我们要走了,再看一眼池塘水清、林屋洞小,还有那凉亭耸立、紫藤盘绕……我们要走了,再置身空荡的大礼堂,回味乒球的魅力、舞姿的曼妙。我们要走了,再抚下长廊的橱窗、细沙的跑道,还有那名人的肖像、教室的班号……尽管这一切已是面目全非,失去了往日神貌。我们要走了,静静地驻足,听听每天清晨的广播声:“第四套广播体操,伸展运动……”不知还会有谁给我们领操?听听每间教室里琅琅的读书声:“至若春和景明,波澜不惊,上下天光,一碧万顷……”,不知何时再能重温先贤的开导?突然耳际传来了“造反”“砸烂”的喇叭声,而我们早已厌倦了给静美校园带来乱象的喧嚣!

我们终于离校了,来不及盘点在校时的成败益损,来不及向老师郑重地致歉、道别,说一声珍重自保。我们本是一群觅食的家雀,却要硬充飞天的鲲鹏,只是出局后的学子难道无路可找?我们心有不甘,仍然扑腾着翅膀,呐喊着、追寻着天涯何处有芳草?

在人生的岔路口,我们被告知,离开城市去广阔天地,那里才是栖身的家园、才能感受搏击的气豪!于是我们开始远行,舔舐着还未痊愈的伤口,朝着迷茫的旷野进发,或许能闯出新路,向故乡和母亲汇报!

走出校门,大多数同学北上到了南通农场、新洋农场,南下去了吴江的菀坪、湖滨,东进落脚在昆山的城南、千灯、陆家和花桥。离别故乡,起初我们还以为是学生时代的“远足”,只是无法当天来回,于是眼巴巴地望着计数归家时辰的钟表。天真烂漫的我们,经受过“革命”的摔打,却没尝过田头的劳作和过度的卡路里消耗!

走出校门,我们也有人穿上了绿军装,在祖国的北大门枕戈待旦、无惧冰封雪飘;在连绵的大别山拋汗工地,完成专项建造;在秀美的江南城护卫百姓、勤练跑步出操……

走出校门,我们中少数人顶替双亲,留守故里,很难说是与幸运之神相交;也有人困居老宅,等候发落,一个个成了这个城市的配角。他们没能展翅远飞,却同样为未来的前程性急神扰!

我们都在远足:路漫漫其修远兮,却不知何时抵罗马?而我们已然不年少!

蓦然回首,我们的青春已化作了一串串脚印,真实而曲挠:洒在了收获双季稻的田埂上,步步辛劳;洒在了吴淞江边的纤路上,脚脚泥淖;洒在了奔赴灾区驰援的大道上,急如火燎;洒在了赶往场部递送通讯稿的小径上,伴着心焦;洒在了寻灭钉螺的河滩上,治病求效;洒在了修筑沪宁双轨的铁路上,车驶呼啸;洒在了向父老乡亲献演的舞台上,欣快跃跳;洒在了随学童追逐嬉闹的操场上,奔忙吹哨;洒在了和恋人约会的水渠边上,衷肠互道;洒在了迈入大学校门的沥青路上,再成李桃……

我们的青春足迹,发亮的扁担可以作证,磨破的球鞋可以作证,吱吱作响的踩水车可以作证,还有那颗滚烫的赤子之心可以向世人宣告:我们的步点没有踏空,尽管有点儿晃摇!我们的青春足迹,在晨曦中、在月光下,还是那么清晰可辨,散发出泥土的味道。我们的青春足迹,穿越时空、透析人性,好似一幅幅生命的心电图,那些刻写的印记留存着年轻人的律动,虽然未必是历史的荣耀!

八年、十年过去了,瞬间积聚的洪流终于迎来了退潮。我们为十月的美酒醉倒,我们为扭转乾坤的全会奔走相告,我们为姗姗来迟的科学春天擂鼓呼号!我们完成了远足的第一乐章,还远不能欢歌停跑!

我们回家了,告别了农场的宿舍,队里的土灶;告别了地头的犁锄,村口的小桥;告别了储粮的草窝、油灯的火苗;告别了求诊的呼喊、孩童的笑闹。告别了老农工、新伙伴、大妈、阿爷……还有小芳目送的远眺!

我们回家了,带上那一本本记录艰难岁月的日记本,页间还夹着恋人的舰照;带上那一封封传递各方音讯的家友信,信内还留有亲朋浸着深情的问号。

我们回家了,又见亲人又见惠荫园,还没能仔细将老巷旧园多看几眼,就匆匆去新单位签了到。且不说是否算好马,我们毕竟吃起了回头草。不过也有少数例外——这些同学早已把自己和客乡拴牢。多年劳碌,身心疲惫,我们好想喘一口气歌歇脚。然而不能,我们要构筑爱的小巢,我们要应付老人的唠叨,我们更要拧紧生活的发条……

我们回到苏州,将踏上陌生的征途,前方没有路标。我们将进行又一轮远足,现实在考量我们能否迈向时代的前茅。我们尝试着、践行着,在各自的空间努力适应城市新生活的轨道。

我们的求学之心未泯,求职之路难料,自由选择仍然还很缥缈,每个人都期待着好运会向我们伸出触角。大多数同学进了全民或集体的企业,二次就业踩出了知青全新的步调,我们隐忍着上下左右的挤压,一边在奋进的路上护卫着自己的羽毛。

我们走遍苏州六个城门,用推车把货品送到市郊;我们巡回在棉纺、丝织厂的织机前,日行数十里还伴着机杼声闹;我们勘探矿藏,踏遍大江南北,肩背着希望的地质包;我们奔波在铁、公路线上,贯通供销的脉络,以适应市场的需要;我们采煤于矿井下,井巷的长度和提升机的升降高度,可以验证矿工步幅的踏实与可靠!

改革开放的年头,我们的踪迹延伸得更远更深更高:有同学主导定制的舒适沙发,送到了北京人民大会堂,国宾满意,江苏自豪;有同学设计的阀门安装在潜艇上,游弋深海,不惧暗礁;有同学为飞机安上全新的零部件,让国内外的航班飞行安全,翱翔云霄……看!我同学将乒乓国球技艺带到了东方明珠,引领风骚;将精美绝伦的书画展览送到了塔拉哈希,墨趣独造。听!我同学让发电机的轰鸣奏响在巴基斯坦,传授诀窍;将抑扬顿挫的优雅汉语生根北美大陆,从容执教;把竹吹之声引入纳米比亚,悠扬轻飘……

远行路上,在澳大利亚墨尔本、美国波士顿、韩国全州、日本广岛,在伊朗德黑兰、泰国曼谷、南非约翰内斯堡……,都留下了我们忙碌的身影,都见到了我们过人的绝招、骄人的绩效!

回城后我们步步为营,展示新貌:有的摆弄陌生的工具,干起了车、钳、刨;有的挥动泥锹,挖土制坯,点火烧窑;有的操起炒锅汤勺,登上舌尖中国的堂奥;有的端着相机,拍摄众生相,让生活留下欢笑;有的拿下各类文凭,使学识和技能又一次冲高;有的掌管仓库钥匙,保证企事业资产进出合理,赢得交口称好;有的佩戴“人民代表”证,为民建言,奔走呼叫;有的心中装着全市的户口簿册,保障百姓的安居,说到做到;还有同学妙手出彩,举重若轻,在苏州建城2500周年之际,让全世界都把目光聚焦在姑苏水城市标。

回城后我们身份有变,昔日的知青,成了店员、警员、公务员,教师、医师、工程师,厂长、科长、局处长,商人、学人、传承人……许多同学半路出家,坚持不懈,古城换新颜,你我也曾是先导。更多的同学兢兢业业,虽不显山露水,其实已尽人事,同样无愧于开拓者的称号。我们每一位都是社会的勤务员、家庭的设计师、儿女的好家长,尽心尽责的纳税人咱最骄傲!职务不同,都是苏州造;岗位有别,都来自一初中母校!

我们和着改革开放的步伐走过了四十年,此后我们终究要成归巢的倦鸟。今天我们特别怀念一些折翅离群的伙伴,你们的灵魂将和我们同行,可亲可爱的老同学,我们为你们祈祷!

我们的同学在大洋彼岸的加国建造了中国古典园林—一“逸园”,那是在温哥华,距我们有万里之遥;现在我们有时间和精力构筑身边的精神“恬园”,让我们感受到那是“温中华”—一温暖、温馨的中华家园,乐在其中,静享晚照。

在恬园,我们可以揉一揉膝盖、直一直腰,回顾往日程、丢弃心烦恼;在恬园,我们可以清一清喉咙,运一运气,高歌行路难,慰藉半生劳;在恬园,我们可以理一理思绪,定一定神,展望前方景,坚信老来俏!

未来的日子,我们尽可休养身心,即便想老有所为,也应细工慢活,不再争分秒;我们尽可宁静澹泊,遇事保持平常心,少受名利扰;我们尽可回归家庭,含饴弄孙,老小互相扶持,感恩涌泉报;我们尽可过往街巷,勤访师友,喝茶加闲聊,情谊少不了;我们尽可迈腿出行,近则塞北、淅东、川西、岭南,远则尼亚加拉、圣彼得堡,志高世界小……

面对自然铁律,我们必须承认终有那一天:腿脚不便人木讷,常上医院不离药。但是只要心灵的恬园在,我们还会心系小巷,不忘远足,逢人开口笑。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情系官太尉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情系官太尉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