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情系官太尉桥

(2018-11-26 21:48:32)
标签:

情感

分类: 随想

情系官太尉桥

 

 

官太尉桥,对于不熟悉苏州古城街巷名称的人来说,可能认为这只是座桥名,实际它既是桥,更是巷。官太尉桥是位于苏州古城东南、靠近相门的一条临河小巷,原先长512.3米,宽33.4米,北通濂溪坊(现为干将东路一段),南连叶家弄,整条巷子自北向南,西侧为紧相毗邻的民居,东边则是与巷平行的官太尉河(系第三直河平江河的南段),小巷显了千百年来苏州独具的 君到姑苏见,人家尽枕河 水城风韵。

我对官太尉桥一直怀有深厚的感情,我在这条幽静的小巷出生和成长,从童年、少年到步入青年,一直生活、居住在这里,去昆山插队、工作后也经常回家,大学毕业回苏州工作,又在这里居住了四年多。尽管光阴荏苒,物是人非,完全离开此巷已有三十多年,但我一直眷恋、思念当年在这条巷子的生活和经历,仍不时要到这里走一走,看一看。

一、

我对官太尉桥一直怀有深厚的感情,缘于它是苏州古城内众多富含文化底蕴、留存水城风貌的水巷之一。

情系官太尉桥

巷、桥得名有着历史的渊源,巷中段有一座跨河的单孔有阶平桥,与巷同名就叫官太尉桥,通唐家巷。据南宋范成大《吴郡志》记载,此桥建于南宋,因宋代一位姓官的太尉曾居住在此,而得桥名、巷名。文革期间官太尉桥也遭受破四旧冲击,曾改称益民巷,实际是丢失了历史的传承,1980年后才恢复原名。官太尉桥经后世多次修缮,仍保留有原桥的武康石、花岗石构件,是苏州古城不可多得的宋代实物留存,具有较高的文物价值。

巷北端前往濂溪坊需经架于干将河上斜坡石板平桥——白显桥,此桥原名白蚬桥,唐《吴地记》、宋《吴郡志》、清康熙、乾隆《苏州府志》等均有记载,《平江图》就标注有白蚬桥,苏州有盛产白蚬的白蚬江,此处为其集市,出售白蚬,有蚬壳堆于此,故名白蚬桥,后讹传为白显桥

走至巷南是吴王桥的西堍,吴王桥与官太尉桥并行也跨越官太尉河,此吴王非春秋吴国之王,据传是由吴、王两族居此,故名吴王桥,吴王桥建于南朝五代周广顺二年(公元952,已有千年以上的历史,《平江图》上也标有吴王桥。原为条石板梁桥,1980年改建成钢筋混凝土单孔平桥,条石桥栏。

此巷中段的1517号是清代后期著名诗人袁学澜的故居——双塔影园,是具有三百年历史的苏州传统园林风格的古宅。袁学澜又名景澜,字文绮,号春巢,嘉庆至光绪年间人(1803—1894年)。原世居苏城东南尹山乡袁村,家底殷实,但他并不满足于优越的家境,年少苦学,然而仕途总不得意,于是转而留意风俗民情的调查搜集,并把它们写入诗中。咸丰二年(1852年)袁公购官太尉桥卢氏旧宅,奉母迁居城中。因园宅西南毗邻双塔,名以双塔影园,并撰双塔影园记序其始末。袁公诗文,脍炙人口,着声吴下。所著《吴郡岁华纪丽》为记岁时苏州风土人情节令时俗之作,《南宋宫词》、《姑苏竹枝词》、《苏台揽胜百咏》等尤为传诵。袁百年之后其园宅几经易主,年久失修,日渐颓败。二十世纪后逐步散为民居,可谓有数十家房客。

我在官太尉桥居住期间,曾听老人讲过巷名、桥名的来历,却并不知晓15号中建筑的典故,因有同学居住其间,也曾入内玩耍,小学时还曾响应学校布置做好事,和同学多次去15号的第二进大厅前拔除杂草。在这故居中确也见过雕刻精美的砖雕门楼,到过高大宽敞又空空如也的厅堂,走过幽深的陪弄,但众多的房屋已分隔成居民住房,更未曾看到厅堂上高悬的匾额,进门的轿厅也成了一家裁缝铺,完全看不出昔日园林建筑的风貌,只感觉这里曾是大户人家的住宅。

随着苏州对古建筑保护的日益重视,一九八二年苏州市政府挂牌列袁学澜的故居为控制保护建筑,一九九五年苏州市政府发起的旧街坊改造中,双塔影园的复古修缮得以实施,历时三载,动迁住户、清除搭建,鸠工修葺、浚池迭石,莳花植木,恢复粉墙黛瓦、飞瓴翘角之传统园林宅第风貌,又装饰匾额楹联,陈设几案桌椅,整个园宅占地四亩余。现该园已作为文物古建业内专家学者聚会交流之场所,并命名为吴都会馆

情系官太尉桥

二、

我对官太尉桥一直怀有深厚的感情,缘于当年水巷的风土人情熏陶、感染着我。

上学的日子里,我每天都要在官太尉桥走过,小学是向北到平江实验小学,中学是向南去江苏师院附中。见到的巷西侧民居大多系砖木结构中式平房或二层楼房,也有少量的西式洋房,虽高低不同,但粉墙黛瓦、错落有致,各具特色,透露着淳朴、敦厚的小巷气息。整条巷子没有一家商店,家用油盐酱醋酒都须到濂溪坊购买,白显桥北堍西侧有一家大饼油条店,烤制有老虎脚爪和梅花状豆沙大饼,其香甜酥脆的口味至今回想起仍直流口水,在官太尉桥东堍唐家巷口和吴王桥西南叶家弄口各有一家老虎灶,以稻谷的外壳俗称笼糠为燃料,每天傍晚来灌泡开水的居民络绎不绝。居住在这条小巷的都是普通百姓人家,居民抱素怀朴、和睦相处,邻里交往互助、敬老爱幼,很少见到争吵斗闹,给我留下较深的印象。

巷东侧的官太尉河筑以条石护岸,河水自北向南静寂又舒缓地流淌不息,犹如镶嵌在两条小巷间的银白色链带,天气晴朗时水面上可见对面石匠弄临河民居的清晰倒影。几乎每一门户前的河边都建有台阶式河滩,方便居民到河中洗涮,平时白天的巷子因人流车辆较少而静谧冷清,但每天清晨两岸河滩边妇女们洗衣,捶击衣服的棒槌声、河中漂洗衣物甩动的河水声此起彼伏,仿佛奏响了欢快的生活乐曲。

官太尉河也曾成为当时苏州城东一隅联结城乡的纽带,农民经常摇橹驾驭小木船进城,停泊在官太尉河边,带来种植的时令蔬菜、饲养的鸡、鸭、蛋等农产品,夏季还有西瓜、香瓜等,就在船上或岸边叫卖,吸引了巷子里居民和路过的市民,虽不象集市人声鼎沸,倒也热闹一阵,大家各取所需,选购船上的农产品,以聊补计划供应的副食品不足,也成为巷中一道风景。还有运肥船定时进城将巷中厕所的粪便运回农村施田,每年还有农船在官太尉河罱泥,既是积肥又清除了古城河道淤泥,真是一举两得。我在昆山农村插队务农的第二年,曾和插队一起的同学自己摇船到苏州,也进官太尉河到各家把父母节省下的煤球运至乡下,弥补烧草的不足。上世纪八十年代,古城区实施防洪 “大包围”工程,通外城河的河口建起了防洪闸,就再无农船进城。

三、

我对官太尉桥一直怀有深厚的感情,还缘于我家与双塔为邻的悠雅环境和经历的家庭田园生活。

我家位于官太尉桥11号内,与袁学澜故居相近。我家住房的南面有一个园子,园子呈东西长南北略短,四周建有围墙,围墙另一侧多为其他民居的后园,而西南面隔墙就是双塔罗汉园,在我家的二楼南窗和园中都能清晰见到双塔的全貌。定慧寺巷口牌坊上的内侧对联日出推窗喜见塔影,夜深闭户静听櫓声描写的美妙意境,正是对我家环境的真实写照。

建于北宋的双塔在新中国成立时已破败不堪,东塔的锥形塔刹倾斜欲坠,上世纪五十年代苏州市人民政府组织进行抢修,我曾亲眼见证了抢修的全过程,双塔的玲珑秀丽、古朴典雅的奇特魅力得以重现。

我最难忘的是在官太尉桥居住时母亲教我们从事农耕作业。我家后园面积约1亩多,四周种了多种果树和几棵花树,北面有柿子、枇杷、桔子,东面有樱桃、葡萄,南面有桔子、桃子及桂花、白玉兰花。东南面还有一小片竹林和一间鸡舍。园的中间则是种植农作物的土地。

母亲是一位慈祥、勤劳的家庭妇女,她出身于张家港后塍镇的农村,虽然曾长期跟随父亲走南闯北,上世纪四十年代末,到苏州定居后就一直没丢弃熟悉的农活。当时父亲在上海工作,收入有限,小孩又多,因此母亲就利用园中田地种些农作物补贴生活所需。她老人家操劳家务,抚育我们五个儿子已非常劬劳,还在园中辛勤耕种。家中锄头、钉耙、镐铲、水桶、扁担、竹匾、藤框等各种农具,一应俱全。一年四季园中的田块基本不空闲,轮流种植一些用工相对较少、管理比较容易的作物,如蚕豆、芝麻、糯玉米、黄豆等,蔬菜有丝瓜、南瓜、扁豆等。所种的作物收获后基本能自给自足,也经常赠送给周围邻居。上世纪的六十年代初我国遭受三年自然灾害,大家生活都较困难,我们弟兄几个也正处于长身体发育之际,为解决家中口粮和布、棉不足的困境,母亲在园中还种起山芋、小麦、高粱、棉花。在收种时节,母亲更是繁忙辛苦,尤其翻地时劳动强度、体力消耗都较大,经常干到很晚才休息。在我们渐渐长大后,大概是小学高年级和中学时,母亲就安排我们做一些力所能及的家务,并手把手地教会我们从事一些简单的农活,如拔草、挑荠菜、挖竹笋,浇水施肥,在收获季节帮助母亲采、剥蚕豆、黄豆,掰摘玉米棒,摔拍芝麻,拔除已枯黄的秸杆,上树采摘水果等。我们还应用在生物课上学到的知识,在玉米抽穗和南瓜开花时节进行人工授粉。从事家庭田园劳动,培养了我们勤俭节约的好作风,也为以后下乡插队务农打下一定基础。

可能由于园子里长满了树木、花草和庄稼,因而当时在古城的这个小隅内竟还呈现出一派自然生态景象。每到春、夏季节满园树木和农作物葳蕤翠绿,生气勃勃。荠菜、马齿苋、蒲公英、蟋蟀草等野菜或野草在周边小路和田间随处便能采撷。树上蝉叫声声入耳,上下飞舞的蝴蝶、挥动大刀的螳螂、翅翼晶莹的蜻蜓等昆虫不时可见,果树花开时节,又见蜜蜂忙碌采蜜。还有喜鹊、麻雀等光临,树上麻雀筑窝,双塔上就有更多鸟类,甚至有老鹰栖歇,时常翱翔在我家园子的上空。到了晚上在园中也曾见到萤火闪闪,蝙蝠来回飞翔捕食蚊虫,听到蟋蟀快乐地奏鸣。还有几次亲眼见识了动物界生存斗争的残酷,目睹双塔老鹰兔起鹘落般地飞扑直下,捕食小鸡,看到过黄鼠狼夜间偷袭家中鸡舍咬食母鸡留下的惨景。

情系官太尉桥

我家的后园也给我们弟兄的童年生活带来许多乐趣。小学时我们放学后,经常有同学来我家,一起做完作业就在园中玩耍,弟兄、同学在园子的四边和中间小路上奔跑、打斗、捉迷藏、做游戏。在暑假我们也曾翻砖逮蟋蟀,挖土捉蚯蚓,爬树掏鸟窝。夏天的晚上则在园中空地铺好门板,地上泼洒井水消暑降温,一边纳凉,一边数点天上的星星,一边听兄长读小说讲故事,阵阵南风吹来,吹散了燠热的空气,倍感凉爽舒适。在园中玩乐、休憩的许多有趣的情景现在仍历历在目。

 

现今重返经过上世纪九十年代全面改造的官太尉桥,从干将路走来,迈步巷间,洁齐美的小巷依然寂静,官太尉河流淌依旧静缓,而沿河苍翠树木枝叶婆娑、绵连成荫,巷南新建一座小亭供居民和游人小坐休憩,小巷西侧除修缮一新的袁学澜故居外,民居已多是新建的中式别墅,既延续了老巷的历史特色,又融入新的时代元素,成为新型居住小区,河畔枕河人家的生活方式也早已改变,但古石桥官太尉桥则历经了岁月的洗练,依然斑痕累累,透彻出昔日的痕迹,似在诉说着小巷的历史变迁。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