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说说崔承衍这桩公案

(2018-09-25 21:36:39)
标签:

杂谈

分类: 随想

                      说说崔承衍这桩公案

                            ——姑苏渡暑录之一  

                                                                                      

     一九六五年上半年,江苏师院附中党支部组织全校教职员工及部分学生对教师崔承衍进行公开批判,这在文革以前的附中历史中,算得上一桩事件。

     崔承衍,是原江苏师院附中的语文教师,时任65届高三(5)班班主任。记得事件的起源是崔承衍在教工食堂没买到一只他想买的菜,好像为此还发生了一些口角,最后崔将他已经买好的饭菜都倒掉了。                                

     批判崔承衍主要集中在三个方面:1.倒饭菜行为本身;2.崔的资产阶级思想及行为;3.(有点不太好说),好像崔有流氓行为,又好像是对男同学的

     我接到通知,参加了第一次的全体大会,还参加了一次小组批判会,不过记得会议期间我好像没说什么。其实我是很想发言的,在党组织面前好好表现,这真的是当时我的愿望。但是仔细想来,我却觉得没什么可说的:崔倒饭菜,这当然是错误,大错特错,那时是1965年,我们刚从三年困难中走出来,浪费粮食不一定有罪,但确实应受道德上的谴责,更何况崔是为人师表的老师,然而,大家都看得出来,倒饭菜这件事,只是一个突破口(崔承衍自己对倒饭菜也一口承认错误,只是陈述了一下事件的经过),不需为此多费口舌;资产阶级思想及行为,虽然我不知道它的确切含意,想来就是贪图吃得好、穿得好、不劳而获,然而崔承衍住在学校,只是一个很小的单间,平时吃学校食堂,穿着似乎精致一点,但我也想到,崔没结婚,,用当时的话来说,就是没负担,生活宽裕一点很正常,不劳而获更是无从说起,也没听到他说过什么出格的话,虽然我很想批判崔承衍几句,但没有事实就不能瞎批,总不能无中生有吧!

     说到崔承衍的流氓行为,又是和男同学,   我更是莫明其妙,不知怎么回事。当时我还不到18岁,说起来还属少年,那时在性知识方面又控得很严,虽然我自认为知识面还算宽广(我看书比较杂),但这方面真的很嫩,后来我才明白,崔承衍有同性恋倾向。

     说到同性恋,我在很长的时间中一直认为,这是一种疾病,直到几年前,才在网上看到一些大V大喝,说同性恋是人的一种权利,并有根有据地举出美国最高法院(是美国啊,不是中国)哪年哪月哪日的判词,对这种权威性的教诲,我当然只能俯首倾听:这就是文明的进步!!我只是可惜,一个很好的词同志,又给同性恋占用了。

     回到批崔承衍上来。可能有关性的问题在青少年学生中大讲特讲太敏感,所以这个问题在公开场合没有展开,大概由专案组处理了,我不知道以后的进展如何,但等我搞清楚同性恋是怎么回事后,我倒发现崔承衍在这个问题上有可批之处:我们的校规好像规定,在校期间不准谈恋爱,就是说,不管是学生与学生,还是教师与学生,在学习期间谈恋爱都是不允许的,违反了就应受到谴责或者处分……不过,这里讲的恋爱是异性恋,同性恋又怎么处理呢?我毕竟不是学法律的,我自己都有点搞糊涂了!

     与对崔承衍公开批判同步进行的是行政处理,崔承衍的班主任被免去了,语文教师的工作被停职了,崔承衍向上面申诉,还以苏州市青联委员、江苏省音协委员的身份向有关方面申诉,都没有结果,最后崔承衍顶不住压力,辞去教师的公职回原籍杭州去了。

     再次见到崔承衍是文革期间,崔承衍从杭州被揪回附中批斗,那时附中已经乱了,社会也乱了。

     梳理一下学校领导对崔承衍的前后态度,我觉得这里有两种不同的使用方法:一种是徐天放校长所采用的,就是放手使用,让他充分发挥自己的才能,崔承衍不是学校的接班人,接班人是吴保安等根正苗壮的青年教师,但崔承衍长年担任帮助学生工作的学校共青团团分委委员,担任班主任把一个班级从初一带到高三,,并始终教这个班级的语文,这些安排都有点不同寻常(我们老三届中年级低的同学可能不清楚,所以要说一下:附中原来是试点中学,五年一贯制,到1963年改为普通中学,当时的试五就直接参加高考,试四直升高二,我们试三参加中考升高一,崔承衍带的试四(2)班改为高二(5)班,他仍当班主任并教语文,这样的安排全校只有他一人),看得出徐天放校长心里其实对崔承衍颇为欣赏;另一种是党支部代书记钱鸿寿(文革中改为钱锋)所采用的,那就是批判、打击。

     我赞成徐天放校长的做法,我认为这是当时最为妥当的使用方法。

     其实崔承衍可以说是解放后培养起来的知识分子,他比我大不了几岁,我是1947年生的,他好像是1936年生,解放时才13岁,解放后才读的中学。自己培养的知识分子,为什么不敢相信呢?

     其次,崔承衍的教学水平还是很不错的,我没听过崔承衍的课,但有一个细节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清代桐城派文人姚鼐的《登泰山记》是著名文言文散文,一直被收入初中语文课本,文中有一句亭东自足下皆云漫,稍见云中白若樗蒱数十立者,山也。一般老师都将樗蒱解释为骰子,赌博用具。

有一次我在黑板报上看到崔承衍的一篇文章,使我眼睛一亮,他写道,一般人打比喻总会选择自己熟悉的东西,姚鼐将云中的山比喻为樗蒱,说明他经常接触这些东西,经常赌博,这就暴露了封建文人的真面目。我们当时学古文,有一个要求是必须批判它的封建糟粕,大家在这时往往说些套话,十分苍白无力,崔承衍这样说,很是别开生面,把事情说活了。(顺便说一句,现在对樗蒱的解释是:出现于汉末盛行于唐宋的一种棋类游戏,常用于赌博,从外国传入。)

     崔承衍的工作态度也是不错的,当时红楼中间过道两边四块黑板中有一块是《教工园地》,崔承衍在一段时间中是其编辑,有一次《教工园地》刊出新文章,题为信托南飞雁,很是夺人眼球,文前有编者按,说此文是崔承衍从外地寄回来的稿件,崔参加青联组织的参观团在外地参观,不忘学校的工作,特地写了稿件从外地寄回发表,这种负责的精神值得大家学习。记得当时写黑板的是顾德林老师,我估计这编者按就是他写的。

     崔承衍的性格比较张扬,与当时其他老师比较,他属另类。坦白地说,崔承衍不是我崇敬的那类老师,我也不是他特别欣赏的那种学生,但是我承认他是我的老师,我们的老师不应是一种类型的,多样性同样适用于师生关系。

     如果他不遭批判,如果他不辞职,再过一年多文革爆发,他也会受到猛烈的冲击,就象学校许多老师那样。估计他能顶过来(因为当时他年龄还轻),等形势逐渐稳定下来后,他仍然可当一名语文老师,我想他是胜任的,总不会比苏州42中培养出来的教师差吧!

    可惜现实生活中不会有那么多的如果

    再次遇见崔承衍,已经是1994年了,他事先没联系,就跑到我单位来找我。我有点吃惊,当然以礼相待。没说几句话,崔就提出要看工厂,好吧,你要看就看吧!我问他想看什么?他说要看金加工车间,我就带他到金加工车间大院来。

    国有企业的设备都是无偿划拨的,所以车间里的设备还是很不错的,可惜几乎都是通用设备,基本上都停在那里,不少设备为了免提折旧,还被人为地封存起来。崔承衍一台一台设备仔细地看过去,我一声不吭跟在他后面。走了一圈,崔表示可以了,我们就朝大院的大门走去,这时,崔承衍一边回过头来面对我,一边喃喃地说:我在监狱工厂时当金加工调度,那时每台设备的参数我都能背出来。我听到这话,心头一震,他真的坐过牢!当然,具体情况我不会多问,除非他自己说。我真的很难将眼前这位目光凝重、满面苍桑、甚至略显猥琐的矮个子老头与我头脑中那个神采飞扬的崔老师联系在一起,事情真的很怪异!慌乱之中我只好这样对他说:你比我强,我刚从农村调回城市时,也当过金工车间调度,那时,我除了知道车床是车园的,刨床是刨方的,连铣床怎么工作都不知道,结果白天在厂里跟他们一起瞎胡闹、瞎指挥,晚上捧了一套金属加工机床读本拼命地学……”

    崔承衍登门当然另有所求,他希望我买他一批茶叶作为福利发给工厂的职工。这恰恰是我的为难之处,九十年代的国有工厂已经不是八十年代初的国营工厂,唐僧肉早吃光了,每个月工厂都要为凑满发工资的钱伤脑筋,哪里还有力量为别人放水?当我委婉地表示有困难时,崔的表现倒很光棍,他说不能买就算了,反而我为此事纠结了好几天。

    听刘荣孙同学说,崔承衍工农速成中学的学生聚会时曾考虑为崔翻案,后了解到崔是自动辞职,感到事情不好办,结果不了了之。

    崔承衍的后半生可以说是潦倒了,不知他现在是否还在人世?如还安在,应是八十多岁的老翁了,像他那样的情况,能否享受低保?

    有一次我做了个梦,醒来后梦中的情节居然还都记得,我梦见崔承衍和王以敬老师说相声,这一高一矮两位先生在附中大礼堂的舞台上妙语叠出,台下同学笑成一片,忽然,钱锋书记上台来了,他一边走,一边在讲话,两片薄薄的嘴唇皮翻个不停,但听不出他在讲什么,台上的表演停了,台下的笑声停了……,后来我就醒了。

 

 

    题记:有时忽然会想到一些事,我想这些事写下来只能算笔记。人们说:唐诗宋词元曲明小说清笔记,我手边有一本清代纪昀的《阅微草堂笔记》,纪昀就是前些年在电视荧屏上和乾隆皇帝戏说来戏说去的纪晓岚。《阅微草堂笔记》共二十四卷,前六卷为《滦阳消夏录》,滦阳者,滦水之北也,这里当指避暑山莊,纪大学士好潇洒!老夫懒惰,仿照纪大学士的模式,将夏天想到的一些文字总称为《姑苏渡暑录》。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前一篇:阿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阿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