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我在昆山陆家的这六年

(2018-01-29 21:37:03)
标签:

散文

我在昆山陆家的这六年

  

在插队昆山石牌南北务农三年后,197110月我被上调到昆山陆家公社手工业联社工作。报到那天,一起插队在南北三队的位同学专程送我去陆家。到了陆家才知道同在石牌插队的校友陈辛培也调到同一单位,原本有点失落感的我顿时得到慰藉,总算在陌生之地又有了熟悉的校友(我和陈辛培早在母校江苏师院附中学习时,1965年起就已认识熟悉),也非常高兴。

陆家手工业联社下有铁业社、木业社、竹业社、服装厂和造船厂等五个单位,属小集体企业。报到后听说要将我分到服装厂,探询了各单位的业务情况,知道铁业社下有锻工、金工(即车、钳、刨等机械加工)、铸造、白铁等车间,当时我和陈辛培想当一名机械加工方面的技术工人,因此都坚决要求到铁业社工作,并找了铁业社主任提出请求,总算如愿以偿。那时起我和陈辛培就在陆家铁业社(后与木业社等合并,组建为陆家机械修造厂)工作,一直到19782月和8月我俩先后考上大学。我在陆家前后共64个月,并在那里入了党,成了家。光阴荏苒,岁月如梭,离开陆家镇已四十年了,回想在那里六年多的工作、生活,与陈辛培同学结下的真挚友谊,觉得还是值得留恋怀念。

一、

陆家铁业社主要生产各种农具、脱粒机、农民和市镇居民家用铁制件等,设备落后,许多工序操作均以手工为主。.到铁业社后,开始几个月单位安排我到锻工车间,跟一位技术精湛的老师傅学习当下手,学习挥动长柄大鎯头锻打烧红的铁件,给加热铁件的火炉添加燃煤等,即使隆冬季节在锻工车间还是热得冒汗,尽管自己也很努力,但一时半会掌握不了当锻工的要领,说实话当时我还是想进金工车间。终于愿望又得以实现,1972年初,单位派送我去昆山造船厂学习车工操作技能三个月,回单位后就正式进了金工车间。

车间当时设备也非常简陋,只有两台老式的皮带车床,一台牛头刨床和一台立式钻床。我认真学习掌握车床的各类操作,练习刃磨车床上使用的刀具和钻头等,逐步进入角色。当一名机械加工工人,必须能看懂机械图纸,好在我在学校已学过立体几何,有了一定的空间概念,再自学了机械制图方面的知识,较快就基本能够看懂各类机械零件的加工图了。以后又陆续购买、阅读了车工、钳工、铣工、齿轮原理与制造等机械加工方面的技术书籍,由于有了中学期间学习的数理基础,这些技术书也就容易读懂入门。在小单位人少事多,不可能从事单一工种,所以我除当车工外,还当过钳工、铣工、刨工等,在制造滚筒脱粒机时参加安装调试,一切都是从头学起。


我在昆山陆家的这六年

 

我进金工车间时共有12名工人,其中有78人是70届初、高中毕业生,车间主任姓祁,大家称他祁师傅,年纪大约三十岁左右,原是木工,转为从事机械加工,他虽然学历不高,但精明能干,技术上有一手,善于动脑出点子,也有闯劲。尽管车间设备落后,人员大多是新手,在他带领下,车间不仅每年完成了包括轴承座在内的所有脱粒机零件的加工、安装,还承接了难度较大的上海汽车制造厂的轿车水泵壳加工,为广西一林场制造了十多台钉箱机,自己安装了一台CA6136车床,该车床的传动系统全部由齿轮组成,电器控制设备也较完善、可靠,操纵灵活方便,当时在乡镇小厂已算是较先进的。CA6136车床有众多的零部件,自行组装时通过部分购置,部分自己加工得以解决。尤其是1975年起,车间开始制造石油行业使用的高压阀门,这种阀门零件虽不多,但加工难度较大、精度要求较高,为此祁师傅带着大家,制造了多套专用夹具、模具和量具。那几年车间也逐步更新增添了设备,除了自己安装车床外,还购进了齿轮箱传动的24呎半小车床、2CA6136车床、台立式钻铣床、台简易卧式铣床,淘汰了原有的皮带传动车床。我和其他工人技术上也有了很大提高,我逐步胜任了车、钳、刨、铣等加工任务,提高了自己的动手能力,应该说这与祁师傅的传、帮、带是分不开的。车间人员也有所增加,1976年后,祁师傅调去昆山工作,领导上要我担任了车间负责人。陈辛培同学原在铸造车间工作,他完全是在业余休息时间到金工车间观察自学,很快能在车床上独立熟练操作,令人十分钦佩,后铸造车间停办,他也调来金工车间,增加了车间的技术力量,支持帮助了我工作。

二、

调到陆家镇上工作,离开了农村,告别了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劳动,劳动强度降低了,但那年代仍处于文革期间,经济发展不快,物资匮乏,工作单位又是手工业小企业,设备落后,房屋简陋,上班条件很差,我们又经历了另一类较艰苦的劳动环境,一个月又只休息2天,感觉一直是在连轴转地上班,根本无法和现在每周休息2天的40小时工作制相比。

那时因电力供应紧张,小镇经常停电,致使上班时间也不正常,只能跟着来电时间安排,有时清晨45点就得上班,有时又需下午上中班,且金工车间一般都是两班倒,加工任务繁重时甚至三班倒,每月有近一半的时间需做夜班,一开始很不习惯。宿舍就在铁业社内,与锻工、金工等车间近在咫尺。上夜班后,白天睡觉,但车间里的鼓风机声、机械锤和手工鎯头击打声、机床运转声此起彼伏,可谓是声声入耳,在床上辗转反侧,难以入眠,后只得去药店购买安眠药服用,也总觉睡不深沉。

在金工车间工作,操纵车床也比较累和紧张,8小时连续站立,要完成每班的定额,中间基本不能休息,特别是加工小零件或车削螺纹时,需仔细观察、反应敏捷,适时快速进、退车削零件的刀具和操纵车床车头主轴正反向运转,不时进行尺寸测量,因为机械零件的精度一般都在百分之一毫米级,还有光洁度要求 ,稍不留神,就会造成加工的零件报废。偶而不小心,还会受到一些小伤,如车削铸铁件时,被车下的碎铁屑飞溅入眼中,车削钢件时被车下的卷曲的铁屑割破手指。刚学当钳工,使用鎯头、凿子加工零件时,右手所握鎯头总不听指挥,不时对不准凿子而敲打到左手上,红肿破皮是家常便饭

担任车间主任的那两年自己兢兢业业履行职责,但我也只是在前任奠定的基础上,努力用心组织好车间生产的正常运行。那时车间加工任务重,不仅需开两班,有时甚至要三班倒,我除了做好车间管理,制定进度计划,安排生产,联系业务,采购专用物资,维修调试机床设施,检测加工零件质量等,还经常顶班上车床,所以加班也较多,有时白天从事管理方面的工作,晚上再上夜班。为了加紧抢修或调试设备,有时甚至食不暇饱,就请同事从食堂带份饭菜来。这阶段对自己也是一个很大的锻炼提高。

生活方面,我和陈辛培同学同住一间低矮的小宿舍,大小与原先在农村的知青屋差不多,摆放了两张竹片床后就没有多余的空间。那年代,工资收入不高,生活水平仍较低,随着年龄的增长,总想要成个家吧,因此每月领取了20多元工资后,要存去一部分,还得购置点衣物,只能在伙食、零用等方面尽量节约,每月伙食费仅维持在10元左右。但生活毕竟还是比插队农村时有了一定的改善,8小时上班后也有了较多休息时间可自己把握。陈辛培同学专门购买了半导体收音机跟着广播自学英语,而我认为原先学习的俄语再不可能应用了,却也没跟陈同学一起学英语,只是阅读一些与工作有关的技术书籍,以后还是挺懊悔的。

三、

从事机械加工的经历中,我在中学期间的学到的知识(主要是数理方面的知识)在工作中发挥了作用,也为我打开了进一步学习知识的大门,培养了我的自学能力。在母校打下的知识基础,加上自学一些机械加工方面的专业书籍,帮助我解决了多个技术问题,能够画出机械零件图纸,设计制造了一些加工零件的工夹具、专用刀具,还逐渐懂得、并制定零件加工的工艺步骤,在陆家的那六年多确实学到了一些机械制造知识,掌握了一定的机械加工技能。有几件事,至今记忆犹新。

说实话,与稍年轻的70届工友相比,我不如他们手脚快,操作中反应也不如他们快捷灵敏,但机械加工中需要进行计算时,我就略胜一筹。一次木工车间的锯板机维修,需重新车削加工一只蜗杆,那时许多老式机械的零件尺寸都是英制的,这只蜗杆也不例外,且蜗杆是与蜗轮啮合配套的,它的齿距(车削时相当于螺纹的螺距)还含有圆周率的因素,所以不是整数。车间使用的CA6136车床能车制的各种螺纹多是公制螺距,只需按该车床的走刀箱盖上的铭牌表中螺距,选择对应的挂轮和移动手柄,无需计算,而铭牌表上根本没有这只英制蜗杆的齿距选项。负责车削蜗杆的70年毕业的工人,操作技术水平也较高,但面对这一问题却无从下手,只得来找我。我对齿轮传动的计算和该台车床的传动系统已较熟悉,很快就计算出加工此英制蜗杆所需的4只外挂齿轮,进行调整,其中一只齿轮在CA6136车床所配套的挂轮中没有,我就从报废旧车床的附件中寻找到,略加改造圆满解决了问题。

在维修加工中,经常需测绘所要加工的零件,一般零件的测绘也较容易,齿轮、蜗轮等的测绘则要懂得齿轮原理方面的知识,才不会出差错。车间有一台自制的土锯床,靠外购的蜗轮蜗杆减速箱和凸轮机构传动,使用一段时间后其中的蜗轮磨损了,需要重新制造,蜗轮的齿需用滚齿机加工,因自己没有此机床,只得外加工。我重又仔细阅读了《齿轮原理与制造》一书中关于蜗轮蜗杆的章节,拆卸出这只蜗轮进行检测,由于要送外滚齿加工,所以格外认真地绘制成相应的图纸,按标准规范详细注明各类尺寸及公差,自己车削好蜗轮坯件,送往当时昆山机械加工能力最强的通用机械厂,接收外加工业务的业务员和操作滚齿机的师傅看到我绘制的蜗轮图纸,都很惊讶,连问这图纸是谁画的,我说明后他们仍将信将疑,似乎觉得在乡镇小单位不可能绘出如此标准的图纸。我的劳动终于得到了认可,就如学生通过了老师的考试而倍感高兴。

当时车间制造石油行业使用高压阀门,这是一种小型闸阀,其中一个零件是不锈钢材质的闸板,零件较小,加工也有较大的难度,尤其是有一与阀杆相配合的T字形槽,需用铣刀加工,记得闸板T形槽的横槽尺寸宽约20毫米、高约5毫米,厚约15毫米,铣刀相应也要小,由于是不锈钢材质,加工较困难,又买不到如此小的铣刀。我琢磨设计自制了一支镶硬质合金刀头的小铣刀,正巧手头有一些又小又薄的硬质合金块,就用普通钢料车制刀杆,上面连着比横槽稍小的刀头盘,在刀头盘上用锉刀锉出均布的4条小槽,放入4片小硬质合金,再用铜焊焊牢,通过刃磨就成了一把直径为20毫米的小铣刀。加工中先用圆盘铣刀加工出闸板T字形槽的竖槽,接着在立铣床上将45只闸板一起固定在夹具上,用自制的小铣刀,一气呵成同时铣制出它们的横槽。

由于我从事机械制造与加工时间短,单位小,业务窄,见识少,加之自己能力有限,我对这一行业还远谈不上精通,更无法与创造发明相比,只能说才入门。所幸我上大学所学专业为机械制造工艺与设备,恰与这六年多在昆山陆家的工作相衔接,这段经历使我在大学期间学习专业课程时就比较轻松,有点驾轻就熟的感觉,毕竟这六年多打下了初步的基础。

 

 

 (文中如有差错,敬请陈辛培同学斧正)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后一篇:阿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后一篇 >阿春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