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看不见雪的熊
看不见雪的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465,369
  • 关注人气:12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蒋士铨巧遇红花女

(2007-10-07 18:29:22)
标签:

人文/历史

分类: 民俗风情
 蒋士铨巧遇红花女

  有一年春天,在京城翰林院任编修的蒋士铨回到了故乡铅山县,他听说县城(今铅山县永平镇)西北面风波岭上的风波亭出了鬼,就想独自去风波亭看看。
  蒋士铨在亭内坐了很久,却毫无怪异的现象,太阳渐渐地下山了,他站起身来准备回家。正在这时,风波岭头走下一群头戴红花,系绿穿红的采茶姑娘。蒋士铨急忙出亭,请姑娘们进亭来歇息,想打听出鬼的事。村姑们见亭内突然走出一个人,还是书生打扮,更兼最近闹鬼,都吓得呆了。愣了一会,一个大胆的村姑过来问士铨:“你是活人还是死鬼?”士铨一笑道:“我明明是个活人,怎么会是死鬼呢?”村姑们听说是活人,都松了口气。士铨接着又说:“我就是想知道风波亭出鬼是怎么一回事,故请教各位姑娘……”一听是这样,那群村姑就七嘴八舌地说了来来。
  原来不久前,有三个秀才在这座亭子里高谈阔论,吟诗作对。碰巧有一个打鱼草的经过这里,以为秀才是讲故事,也走进亭子去听。一个胖秀才不高兴地说:“你坐在这时干什么?我们吟诗作对,你又不懂,快去打草养鱼吧!”
  那个打鱼草的人听了胖秀才这话十分生气,思忖一番后说:“我不会写诗,但会出对子。我有一个对子,如果你们对得上,愿送鲜鱼三百斤,要是对不上,你们也不要满口之乎者也,装什么斯文,还是跟我去学打草养鱼吧!”
  三个秀才一听这话,不禁哈哈大笑起来。胖秀才抢着说:“你就出对吧,我怎么也能对上的。”打鱼草的随口说道:“真的?那就不客气了!我的上联是:青草鱼塘青草鱼口衔青草,你们来对吧!”三个秀才一听,一个个唉声叹气起……胖秀才直着眼睛,额头冒汗……很久很久,三个秀才都对不上来。打鱼草的挑起一担青草说:“我要回家养鱼了,你们慢慢对去吧。”
  胖秀才回到家里,日夜不停地念着“青草鱼塘青草鱼口衔青草”,可怜他坐立不安,饮食无味,后来竟忧郁成疾,病入膏盲……他临死时叮嘱家里的人说:“我死后,棺材停放在家里,等有人对上了那个对子才安葬……”
  自那个胖秀才死后,每天停晚,这风波亭里就隐隐约约有人在念“青草鱼塘青草鱼口衔青草”,大家都说是胖秀才的鬼魂在作祟。
  蒋士铨听完这段奇文,笑着说:“没有神鬼的,那个秀才太迂腐了。对不上就好好学习嘛……啊,时间不早了,我们都回去吧!你们住在哪个村庄?”村姑信手指着岭下答:“就是前面不远的红花村。”
  蒋士铨一听“红花村”三个字,又看看面前站着戴红系绿的采茶村姑,惊喜地叫:“妙哉,有了!”采茶村姑都吓了一跳,齐声问道:“有什么……”士铨“哈哈”笑着说:“是那个对子的下联有了,你们听着,着打鱼草的上联是‘青草鱼塘青草鱼口衔青草’,我的下联是‘红花村庄红花女头戴红花’。这样对好吗?”村姑们把“红花村庄红花女头戴红花”连念了几遍,又仔细一想,原来先生把她们写进对子里去了,又对得很好,大家十分高兴,异口同声地说:“先生对得好,对得妙哇!您真聪明。”士铨说:“你们教我帮我对起来的,谢谢你们……”
  蒋士铨对上这个对子后,胖秀才也就安葬了。从此风波亭不再闹鬼了。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