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个人资料
_高月明
_高月明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56,996
  • 关注人气:4,018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第133篇:《心经月明说》第5讲:“色不异空,空不异色”是什么意思?

(2021-05-31 12:23:03)
标签:

佛学

高月明

心经

心经月明说



第005讲:“色不异空,空不异色”是什么意思?


【原文】

“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


【讲解】

这一段非常重要,在《大般若波罗蜜多经》中经常出现类似经文,理解了“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也就理解了《大般若波罗蜜多经》以及《心经》的核心要义!

为了能够深入理解原文原义,本文将鸠摩罗什译的《摩诃般若波罗蜜经》和玄奘译的《大般若波罗蜜多经》中的相关章节与《心经》的全文作对比分析,联系上下文来解释相关语句。

在讲解之前,我们先来理解一个重要比喻“虚空华”(也做虚空花,古语为华)。在佛经中,我们经常能够看到这个比喻,理解了这个比喻,也就理解了色与空的关系。

虚空华是由于眼睛生病了(或者将眼睛捏住),就会在虚空中看到有幻华的存在,也就是幻觉影像的存在。这个幻华不是在虚空中真实存在的,幻华是在你的心里看出来的。对于你所看到虚空中的幻华,在虚空中没有真实的生灭,幻华是在你心里生灭的。

但是这仅仅是比喻,如果没有理解这个比喻要表达的义,就会陷入思考的误区,认为色与虚空是可以分开的两个事物,灭除色后,应该单独存在一个虚空。

正确的理解是,幻华与虚空是不可分开的。例如,你不能说离开幻华单独存在有虚空,也不能说离开虚空另外单独存在幻华。为什么呢?因为只有虚空的存在才能体现出“幻华”,幻华在虚空中生灭,所以二者的关系可以表述为:“华不异空,空不异华;华即是空,空即是华。” 代入即是“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不异”“即是”要表达的是:“五蕴非实有,如同虚空花。虚空华是心生幻象,五蕴也是心生幻象。”



第一,《摩诃般若波罗蜜经·习应品》中译为“非色异空,非空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原文:佛告舍利弗(玄奘译为舍利子):“菩萨摩诃萨习应七空时,不见色若相应、若不相应,不见受想行识若相应、若不相应;不见色若生相、若灭相,不见受想行识若生相、若灭相;不见色若垢相、若净相,不见受想行识若垢相、若净相;不见色与受合,不见受与想合,不见想与行合,不见行与识合。何以故?无有法与法合者,其性空故。舍利弗,色空中无有色,受想行识空中无有识。舍利弗,色空故无恼坏相,受空故无受相,想空故无知相,行空故无作相,识空故无觉相。何以故?舍利弗,非色异空,非空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如是。

“舍利弗,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是空法非过去,非未来,非现在。是故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眼耳鼻舌身意,无色声香味触法,无眼界乃至无意识界,亦无无明,亦无无明尽,乃至亦无老死,亦无老死尽,无苦集灭道,亦无智,亦无得,亦无须陀洹,无须陀洹果,无斯陀含,无斯陀含果,无阿那含,无阿那含果,无阿罗汉,无阿罗汉果,无辟支佛,无辟支佛道,无佛,亦无佛道。舍利弗,菩萨摩诃萨如是习应,是名与般若波罗蜜相应。”


讲解:相应,即是与正理等相应之状态,也就是与正理相符合!

为什么佛说在修习认识七种空时,不要分别色与七种空相应或不相应?在《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初分相应品》中,有如下经文:“舍利子,修行般若波罗蜜多菩萨摩诃萨与如是等空相应时,不见色若相应、若不相应,不见受想行识若相应、若不相应。何以故?舍利子,是菩萨摩诃萨不见色若是生法、若是灭法,不见受想行识若是生法、若是灭法;不见色若是染法、若是净法,不见受想行识若是染法、若是净法。……”

在这段经文中多了一句话,“何以故?舍利子,是菩萨摩诃萨”,加上了这句话,就很好理解了。这段话的意思是:“为什么呢?舍利子,大菩萨不分别色有实有的生,不分别色有实有的灭。不分别受想行识有实有的生,不分别受想行识有实有的灭,不分别色有实有的污染,不分别色有实有的清净,不分别受想行识有实有的污染,不分别受想行识有实有的清净。”

既然色没有实有的生灭,而七种空义(细分有十八种空)是为破除众生种种邪见而说空,此空义本身也是“空”的。因为色是空的,七空义本身也是“空”的,所以不能说色与七种空相应或不相应,也不能说受想行识与七种空相应或不相应。因此,不能说五蕴与七种空相应或不相应。修习认识五蕴皆空与七种空都与般若波罗蜜相应,而二者不存在相应或不相应。


解释:佛告诉舍利弗:“大菩萨摩诃萨修习认识七种空义时,不分别色与七种空义相应或不相应,不分别受想行识与七种空相应或不相应。(为什么呢?因为)没有实有色的生出,也没有实有色的灭失;没有实有受想行识的生出,也没有实有受想行识的灭失;没有实有色污浊现象的存在,也没有实有色清净现象的存在。没有实有受想行识污浊现象的存在,也没有实有受想行识清净现象的存在。因为色受想行识是虚幻的,所以不要分别出色能与受相互结合在一起,不要分别出受与想能够相互结合在一起,不要分别出想与行能够相互结合在一起,不要分别出行与识能够相互结合在一起。为什么呢?因为没有法与法能够相互结合在一起。一切法的本性都是无自性,皆是空的。

舍利弗,因为色是空的,所以没有实有的“色”。因为受想行识是空的,所以没有实有的“识”。舍利弗,因为色是虚幻的,所以没有由色身引起的实有愤怒怨恨苦的存在。因为体验感受是虚幻的,所以没有由体验感受引起的实有体验感受苦的存在。因为分别想象是虚幻的,所以没有由分别想象引起的实有执着分别苦的存在。因为意志行为是虚幻的,所以没有由意志行为引起的实有作业苦的存在。因为识别了知是虚幻的,所以没有由识别了知引起的实有觉知苦的存在。为什么呢?(下面分别解释)

非色异空:不是说色与空相异,色的本质如虚空华一样是幻象的。色如果与空相异,那么色就是离开空而单独存在的了。如果色可以单独存在,空也可以单独存在,那么色与空就都是实有的了,这样就违背了“五蕴皆空”的究竟义。

非空异色:不是空与色相异。空是为色而说空,离开了色就不存在所谓的空。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如同幻华与虚空一样,幻华与虚空是不可分离的现象。从色(幻华)的角度说,色在虚空中,从空的角度说,空为映色而存在,色与空不可分离。

色蕴是这样的,同样受蕴、想蕴、行蕴、识蕴也是这样的。


总之,为什么要说“非色异空,非空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如是”?目的是为了解释前面“色空故无恼坏相,受空故无受相,想空故无知相,行空故无作相,识空故无觉相。”

所以,之所以说“非色异空,非空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就是破除众生认为五蕴与空是可以分离开的两种事物。如果是可以分开的,五蕴与空就是各自单独存在的。如果是单独存在的,五蕴与空就都是实有的。如果是实有的,一切苦就都是实有的了。如果苦是实有的,就无法获得对苦的究竟解脱。所以,之所以说五蕴与空“不相异”,以及二者“即是”的目的就是为了说明五蕴如同虚空华一样是心生幻有的,而不要另外去求一个“空”的存在。


第二,在《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初分相应品》中,玄奘翻译如下:

“舍利子,修行般若波罗蜜多菩萨摩诃萨,与如是等空相应时,不见色若相应若不相应,不见受想行识若相应若不相应。何以故?舍利子,是菩萨摩诃萨不见色若是生法、若是灭法,不见受想行识若是生法、若是灭法;不见色若是染法、若是净法,不见受想行识若是染法、若是净法。舍利子,是菩萨摩诃萨不见色与受合,不见受与想合,不见想与行合,不见行与识合。何以故?舍利子,无有少法与少法合,本性空故。所以者何?舍利子,诸色空,彼非色;诸受想行识空,彼非受想行识。何以故?舍利子,诸色空,彼非变碍相;诸受空,彼非领纳相;诸想空,彼非取像相;诸行空,彼非造作相;诸识空,彼非了别相。何以故?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不异空,空不异受想行识,受想行识即是空,空即是受想行识。何以故?舍利子,是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染不净,不增不减,非过去、非未来、非现在。

“舍利子,如是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无地界,无水火风空识界;无眼处,无耳鼻舌身意处;无色处,无声香味触法处;无眼界,无耳鼻舌身意界;无色界,无声香味触法界;无眼识界,无耳鼻舌身意识界;无眼触,无耳鼻舌身意触;无眼触为缘所生诸受,无耳鼻舌身意触为缘所生诸受;无无明生,无无明灭,无行、识、名色、六处、触、受、爱、取、有、生、老死愁叹苦忧恼生,无行乃至老死愁叹苦忧恼灭;无苦圣谛,无集灭道圣谛;无得,无现观;无预流,无预流果;无一来,无一来果;无不还,无不还果;无阿罗汉,无阿罗汉果;无独觉,无独觉菩提;无菩萨,无菩萨行;无佛,无佛菩提。舍利子,修行般若波罗蜜多菩萨摩诃萨,与如是等法相应故,当言与般若波罗蜜多相应。”

讲解:上文出自玄奘译《大般若波罗蜜多经》,与他《心经》译文中“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表述是一致的。列出此文,只作为参考,其他段落与鸠摩罗什译的基本相同。



第三,在《摩诃般若波罗蜜经·奉钵品》中,鸠摩罗什译为“离色亦无空,离受想行识亦无空,空即是色,色即是空”,同时解释了原因:“只是起个名字叫做空。”

原文:舍利弗白佛言:“菩萨摩诃萨云何应行般若波罗蜜?”佛告舍利弗:“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时,不见菩萨,不见菩萨字,不见般若波罗蜜,亦不见我行般若波罗蜜,亦不见我不行般若波罗蜜。何以故?菩萨、菩萨字性空。空中无色,无受想行识,离色亦无空,离受想行识亦无空,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空即是受想行识,受想行识即是空。何以故?舍利弗,但有名字故谓为菩提,但有名字故谓为菩萨,但有名字故谓为空。所以者何?诸法实性无生无灭、无垢无净故。菩萨摩诃萨如是行,亦不见生,亦不见灭,亦不见垢,亦不见净。何以故?名字是因缘和合作法,但分别忆想假名说。是故,菩萨摩诃萨行般若波罗蜜时,不见一切名字,不见故不著。”


解释:舍利弗对佛说:“大菩萨们应该如何修行般若波罗蜜?”

佛告诉舍利弗:“大菩萨修行般若波罗蜜时,不分别在菩萨相上,不分别在菩萨的名字上;不分别有个实有的般若波罗蜜,不分别我修行般若波罗蜜,也不分别我不修行般若波罗蜜。

“为什么?菩萨以及菩萨这个字其本性都是空的(虚幻的)。在空中没有实有的色,也没有实有的受想行识。离开了色也没有另外存在的空概念或状态,离开了受想行识也没有另外存在的空概念或状态。空是为色而说空,凡是色都是空的。空是为受想行识而说空,凡是受想行识都是空的。

“为什么?舍利弗,只是起个名字叫做菩提,只是起个名字叫做菩萨,只是起个名字叫做空。为什么呢?因为一切法的实相是没有实有的生、没有实有的灭,没有实有的垢、没有实有的净。

“大菩萨应该这样修行般若波罗蜜,也不分别一切法的生、也不分别一切法的灭,也不分别一切法的垢、也不分别一切法的净。为什么呢?名字只是由因缘和合造作出的标记,只是随着分别回忆想象出的假名说法。因此大菩萨修行般若波罗蜜时,不分别一切法的名字是实有的。因为不分别其为实有的,所以不会产生执着。”


第四,在《大般若波罗蜜多经·观照品》中,玄奘译为“色不离空,空不离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在这一段中,佛陀解释了为什么是“色不离空,空不离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原文:舍利子白佛言:“世尊,菩萨摩诃萨应云何修行般若波罗蜜多?”佛言:“舍利子,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应如是观:’实有菩萨不见有菩萨,不见菩萨名;不见般若波罗蜜多,不见般若波罗蜜多名;不见行,不见不行。’何以故?舍利子,菩萨自性空,菩萨名空。所以者何?色自性空,不由空故,色空非色,色不离空,空不离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自性空,不由空故,受想行识空非受想行识,受想行识不离空,空不离受想行识,受想行识即是空,空即是受想行识。

“何以故?舍利子,此但有名谓为菩提,此但有名谓为萨埵,此但有名谓为菩萨,此但有名谓之为空,此但有名谓之为色受想行识,如是自性无生、无灭,无染、无净。菩萨摩诃萨如是修行般若波罗蜜多,不见生、不见灭,不见染、不见净。

“何以故?但假立客名,分别于法,而起分别;假立客名,随起言说,如如言说,如是如是,生起执著。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于如是等一切不见,由不见故不生执著。


解释:舍利子对佛说:“世尊,大菩萨们应该如何修行般若波罗蜜多?”

佛说:“舍利子,大菩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应该这样观察思考:’菩萨不分别有菩萨,不分别菩萨的名字;不分别般若波罗蜜多,不分别般若波罗蜜多的名字;不分别修行般若波罗蜜多,也不分别不修行般若波罗蜜多。

“为什么呢?舍利子,菩萨的本质是空的,菩萨这个名字也是空的。为什么呢?色本身就是空的,不是因你去空它才让它变成空的,因为色是空的,所以没有实有的色。色不离空而单独存在,空不离色而单独存在,色是空的,空为色而说空。受想行识本身就是空的,不是你去空受想行识才让它变成空的,受想行识是空的,没有实有的受想行识,受想行识不离空而单独存在,空不离受想行识而单独存在,受想行识是空的,空为受想行识而说空。

“为什么?舍利子,只是标记个名字叫做智慧,只是标记个名字叫做有情众生,只是标记个名字叫做菩萨,只是标记个名字叫做空,只是标记个名字叫做色受想行识。像这样所谓菩提、萨埵、空、色受想行识,究竟来说,都如同是虚空中的幻华一样,没有实有的生、没有实有的灭,没有实有的染,没有实有的净。大菩萨都应这样去修习认识解脱生死的究竟大智慧,不分别生、灭、染、净是实有的。

“为什么?只是暂时假立出名字对佛法进行分别,因而生起了思维分别。只是暂时假立出名字,随机随时而说的法,此说法终归正智所契之理体而说。如此这般进行的言说,结果人们又在名字上生起了执着。大菩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对于以上假立客名本身都应该不去分别,不去分别,就不生起执着。”



小结:“色自性空”是说色如虚空华一样是虚幻的。对“色不离空,空不离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的解释,关键是要理解虚空华的比喻。对虚空中的幻华来说,幻华与虚空是不可分离的。色不离空是说,色是空的。空不离是色是说,空是为色而说空,离开色不存在一个空。因为幻华(色)与空是比喻中不可分开的现象,所以从这一角度说,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对于五蕴来说,因为有了色(物质)存在,才出现了四大六根,以及在此基础上出现了觉知感受和妄心分别,所以世界的本质只有色(物质),受想行识是基于物质存在基础上而出现的。理解了“色是空的”,受想行识也就随之空了。

究竟来说,色受想行识以及空都是为分别于佛法而假立的名字,如果在名字上再做分别执着,就如同是空花求空果,又怎么能有所得,这就是实相。


第五,在《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初分譬喻品》,佛陀明确地说明,一切法本性空,不是你去空它,它才空。


原文:“善现,若菩萨摩诃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作如是观:’非空色故色空,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非空眼处故眼处空,眼处即是空,空即是眼处,耳鼻舌身意处亦复如是。非空色处故色处空,色处即是空,空即是色处,声香味触法处亦复如是。

非空眼界故眼界空,眼界即是空,空即是眼界,色界、眼识界及眼触、眼触为缘所生诸受亦复如是。非空耳界故耳界空,耳界即是空,空即是耳界,声界、耳识界及耳触、耳触为缘所生诸受亦复如是。非空鼻界故鼻界空,鼻界即是空,空即是鼻界,香界、鼻识界及鼻触、鼻触为缘所生诸受亦复如是。非空舌界故舌界空,舌界即是空,空即是舌界,味界、舌识界及舌触、舌触为缘所生诸受亦复如是。

解释:“善现(须菩提),如果大菩萨在修行般若波罗蜜多时,这样观察思考:不是你去空色然后才让色变成空的。色的本质就是空的。空是为色而说空。受想行识也是这样的。不是去空眼根然后让眼根变成空的,眼根本身就是空的,耳鼻舌身意也是如此。不是你去空色相而让色相变成空的,色相本身就是空的,声香味触法也是如此。

不是你去空眼界而让眼界变成空的,眼界本身就是空的,空是指眼界而说空,色界、眼睛识别界以及眼触、以眼触为缘所生出的一切体验感受也是如此。

不是你去空耳界而让耳界变成空的,耳界本身就是空的。空是指耳界而说空,声界、耳识界以及耳触、以耳触为缘所生出的体验感受也是如此的。

不是你去空鼻界而让鼻界变成空的,鼻界本身就是空的,空是指鼻界而说空,香界、鼻识界以及鼻触、以鼻触为缘所生出的体验感受也是如此。

不是你去空舌界而让舌界变成空的,舌界本身就是空的,空是指舌界而说空,味界、舌识界以及舌触、以舌触为缘所生出的体验感受也是如此的。”


小结:从以上我们可以清楚看到,佛说五蕴、六根、六尘、六识、十八界以及所生出的体验感受是空的。空就是指五蕴、六根、六尘、六识、十八界以及所产生出的体验感受而说空。因此,五蕴、六根、六尘、六识、十八界是空的,空即是五蕴、六根、六尘、六识、十八界以及所生出的体验感受。



第六,《摩诃般若波罗蜜经·幻学品》中的一段

原文:佛告须菩提:“我还问汝,随汝意答我。须菩提,于汝意云何?色与幻有异不?受想行识与幻有异不?”

须菩提言:“不也,世尊。”

佛言:“于汝意云何?眼与幻有异不?乃至意与幻有异不?色乃至法与幻有异不?眼界乃至意识界与幻有异不?眼触乃至意触,眼触因缘生受乃至意触因缘生受,与幻有异不?”

须菩提言:“不也,世尊。”

“于汝意云何?四念处与幻有异不?乃至八圣道分与幻有异不?”

“不也,世尊。”

“于汝意云何?空、无相、无作与幻有异不?”

“不也,世尊。”

“须菩提,于汝意云何?檀波罗蜜与幻有异不?乃至十八不共法与幻有异不?”

“不也,世尊。”

“须菩提,于汝意云何?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与幻有异不?”

“不也,世尊。何以故?色不异幻,幻不异色,色即是幻,幻即是色。世尊,受想行识不异幻,幻不异受想行识,识即是幻,幻即是识。世尊,眼不异幻,幻不异眼,眼即是幻,幻即是眼,眼触因缘生受乃至意触因缘生受亦如是。世尊,四念处不异幻,幻不异四念处,四念处即是幻,幻即是四念处,乃至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不异幻,幻不异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即是幻,幻即是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解释:佛告诉须菩提:“我现在问你,你随着你的理解回答我。须菩提,你是怎么认为的?色蕴与幻象是有不同吗?受想行识与幻象有不同吗?

须菩提答:“没有,世尊。”

佛说:“你是怎么认为的?眼根与幻象有不同吗?以至意想与幻象有不同吗?色相以至法与幻象有不同吗?眼界以至意识界与幻象有不同吗?眼触以至意触,以眼触因缘生出的体验感受以至由意触因缘生出的体验感受与幻象有不同吗?”

须菩提答:“没有,世尊。”

“你是怎么认为的?四念处与幻象是有不同吗?乃至八圣道分与幻象有不同吗?”

“没有,世尊。”

“你是怎么认为的?空、无相、无作(无因缘之造作)的概念说法与幻象有不同吗?

“没有,世尊。”

“须菩提,你是怎么认为的?布施波罗蜜与幻象有不同吗?以至于十八不共法与幻象有不同吗?”

“没有,世尊。”

“须菩提,你是怎么认为的?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与幻象有不同吗?”

“没有,世尊。为什么呢?因为色与幻象不相异,幻象与色不相异;色即是幻象的,而幻象也是指色而说。世尊,受想行识与幻象不相异,幻象与受想行识不相异,识即是幻象的,幻象是指识而说。世尊,眼根与幻象不相异,幻象与眼根不相异;眼根即是幻象的,幻象是指眼根而说。由于眼根观看的缘故生出的体验感受,以至由意想分别缘故生出的体验感受也是如此。世尊,四念处与幻象不相异,幻象与四念处不相异;四念处即是幻象的,幻象也是指四念处而说。乃至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与幻象不相异,幻象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不相异;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即是幻象的,幻象也是指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而说。

小结:说色是幻的,那么离开色不存在一个“幻”,色本身就是幻的。受想行识也是一样。



第七,玄奘的弟子靖迈,在其所著的《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疏》中对“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受想行识,亦复如是”做了如下解释:


原文:“时众疑云:’一切众生,悉皆见知色等五蕴是其实有,今何以故言菩萨见空?’故今明遍计所执色等五蕴,本来空无。譬目热眩,而于空中现种种色。此色与空,一而无二,遍计执色亦复如是。烦恼热眩,于自心中有空现色,而此色性与空不异,都无所有。故告舍利子言‘色不异空’。

若色实有与空异者,空中应有五蕴。今诸菩萨,以真实正智,见遍计色蕴本自空无,故言’色不异空’。色既不异于空,空复岂当而得异色,故言‘空不异色’。既不相异,所以言‘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之与空,平等平等,无有差别。故知此色本来自空,非是菩萨强观使空。若色实有不空,菩萨强观使空,菩萨便成颠倒。凡夫见实,应非颠倒。而实不尔,故知色空。受想行识等亦复如是者。如色与空不二,余四蕴等理亦同然。”

解释:当时有人提出疑问:“一切众生,都认为包括色在内的五蕴是实有的,现在为什么说菩萨认识到它们是空的?”所以现在要说明众生周遍一切所执着的包括色等五蕴,从根本来说是空无所有的。

比喻说,这就像是一个人由于发烧导致头脑昏热,在虚空中看到种种色象。他所看到的种种色象的本质与虚空是一体的,不是可以分离开来的两种现象,众生执着的色蕴也都同样如此。

头脑昏热在心中看到虚空中有种种色象,色象与虚空是没有差别的(不相异的、不可分离的),二者在根本上都不是真实存在的。因此,佛告诉舍利子说“色与空不相异”。

假设色与空是有差别的(相异的、可以分离的),那么在虚幻中应该存在实有的五蕴。现今菩萨以真实正确智慧观察,认识到所周遍执着的一切色蕴本来就是空无所有的,因此说色与空不相异(不可分离)。既然色与空不相异,空又怎么会与色相异,所以说空不异色。既然二者不相异,不可分离,因此就表达为“色不异空,空不异色”。

色与空都是虚幻的,二者平等,没有差别。因此应当知道,色本来就是空的,不是菩萨强认为它是虚幻的,它才成为虚幻的。如果色本身不是虚幻的,而菩萨强认为它是虚幻的,菩萨就是颠倒的。凡夫认为五蕴是实有的,认为自己不是颠倒的,而真实情况不是这样的,因此应当知道色是虚幻的,受想行识也是如此情况。就像色与空不是可以分离的,其余四蕴的道理也是如此。


小结:用梦境来做比喻,把梦境中存在的一切现象分类为五种(五蕴)。因为五蕴在梦境中不是真实的存在,本身就是幻象存在的(其性空)。在梦境中如何表达五蕴的幻性呢?这时我们假设梦境中有一个人,因为眼睛生病了,看到虚空中有幻华的现象,他以此来比喻说明梦境中的五蕴是虚幻的。梦境中的其他人,如果理解了这个比喻,就不会执着在梦境中有一个空的状态。

因此,说五蕴是空的,是说五蕴是虚幻的,表达的是五蕴的幻性,也可以表达为空性,空性的意思是其性是空的,所以空性不是一个实有的事物,它是说五蕴的本质是“幻”的。

所以五蕴与空是一体的。为什么要强调二者的一体性?原因是,以空来说明五蕴的幻性,五蕴之外不存在一个空,五蕴本来就是空的,不是菩萨可以强行将之看成是空的。


理解了这个比喻,就要抛弃五蕴、空、空相、空法、空性、菩提、萨埵、菩萨、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的文字,不要执着一切法是实有的。这是大解脱!大自在!


第八,玄奘的弟子窥基,在其所著的《般若波罗蜜多心经幽赞》中对“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做了如下解释:

“大经说言:’所以者何?色自性空,不由空故色空非色,色不离空,空不离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此破二种执,’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者,破执世俗所取色外别有真空,不悟真空,执著诸色,妄增惑业,轮转生死。今显由翳所见花色目病故然,非异空有故,依胜义色不异空,如圣教说。因缘生法,我说空故。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者,破愚夫执要色无位,方始有空。于色于空,种种分别。今显依胜义色本性空,迷悟位殊义彰空色,如何色灭方乃见空?如翳见花,自性非有,岂要花灭彼始成空,故于色空勿生封执,应除倒见,究竟涅槃。”

解释:“依《大般若波罗蜜多经》所说:’为什么是这样的呢?色的本性就是空的,不是因你去空它,它才变成空的,色是空的,没有实有的色,色不离空而单独存在,空也不离色而单独存在,色即是空的(说色是空的,不是说色是没有的,而是说色如虚空华),空是为色而说空。’ 这是在破两种执着:

“色不异空,空不异色”是为了破除众生认为在色之外存在一个“空”的执着,而没有悟到“真空”(一切唯心所现),执着一切色法为实有,在虚妄中迷惑造业,轮回于生死。现今以眼睛生病了看见虚空中存在幻华是由病眼产生的比喻来说,幻华并不会离开虚空而单独存在,按照圣教第一义来说,色与空不相异。一切法都是因缘所生,所以我说都是空的。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是为了破除愚迷的众生认为,是要让色不存在了,才存在空的执着。在色与空上做出种种分别。按第一义来说,色本来就是’空’的,迷惑和悟道本来就不同,必须彰显色与空的真义。怎么会等到幻华灭失之后才能见到空呢?这就像是病眼见虚空中存在的幻华,幻华本性上是虚幻的,又怎么需要等幻华灭失之后才显示出虚空,因此不要在色和空上生出坚固执着,应该除去这种颠倒认识,进入究竟涅槃。



【译文】

(色自性空,意思是色如虚空中的幻华一样是幻象)

色不异空:色在虚空中,所以色与空不相异。

空不异色:空为色而说空,所以空与色不相异。

色即是空:色与空不可分离,色是空的。

空即是色:空与色不可分离,空是色之性。


总结:

在佛法中说一个事物为什么是空的,就会表达为“不可得故空”“生灭无常故空”“因缘所生法,我说即是空”。表达这个“空”用什么来比喻呢?或者说空是什么意思呢?

首先,五蕴是现象,而空不是现象,空是比喻、形容和说明。说明五蕴是虚幻的,也是说明五蕴的幻性。幻性用另一个词来说就是空性。空性的意思是其性是空的,或者叫做自性空,正如《般若波罗蜜多经》中所说“色自性空、受想行识自性空”。

当然,说五蕴其性是空的,不是说五蕴如同虚空一样,而是说五蕴如同虚中的的幻华一样,是虚幻的、不真实的,是心生的。

理解了“五蕴皆空”要表达的“义”,对于“空”的理解就结束了。如果按照比喻进一步分析,虚空是什么?幻华灭失以后,是否还存在一个虚空?虚空与幻华是怎样的关系?这就是没有理解比喻(法)要表达的“义”,在虚妄中做出种种的分别执着。

在佛法中,为了破除众生对所立出的“空”的执迷(破除认为的色外有一个空,以及破除认为在色灭后才存在一个空),因此以虚空华的比喻说明,说五蕴是空的,是说五蕴如虚空华一样,对于虚空华来说,幻华与虚空是不可分离的,二者的关系是“幻华不异虚空,虚空不异幻华,幻华即是虚空,虚空即是幻华”,把色带入这个比喻,就写作“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

因此,佛法中所说的空不是指没有,也不是指与有相对的无,而是指“幻”,更清楚地说是如虚空华一样,是心生幻有。

理解了虚空华的比喻,就要抛弃比喻,抛弃空的概念,抛弃一切名字概念,包括菩提萨埵、佛,以及般若波罗蜜也要抛弃,最终就理解了一切皆是心生幻象、生死亦幻,由此解脱生死,这是佛法第一义!


高月明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gaoyueming123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