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主持人韩云
主持人韩云 新浪个人认证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25,753
  • 关注人气:11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北京,在两极间摇摆前行的巨人!

(2008-02-20 10:56:45)
标签:

小韩说事

 很长时间没有到**广场了,朋友送了两张新开业的国家大剧院的演出票,去时乘车,回来坐地铁回来,让我有机会深刻认识一下北京。
豪华的大剧院
一个被称为大水泡的巨大半圆型建筑被水围绕着,出现在我和朋友一家三口面前时,引起我的惊叹。在我看来,这个建筑更像一只巨蛋半卧在水里。站在北新华街向东望去,这里是不同凡响的共和国心脏地带,不远处清晰可望**城楼,巨蛋正东面是方方正正的人民大会堂。沿着水边,绕着巨蛋缓缓向长安街方向走去,穿过冬日里依然保持绿色的松柏,在静谧的同时,会感到轻松和愉悦。这让我忘却了刚才在地下车场的不快,国家剧院的地下停车场很大,只是指示牌太少,我们和另外几位观众,整整转了一圈,才找到通向国家剧院的入口。
进入国家大剧院,会感到一种气派和豪华。进得检票口要过安检这一关,和进人民大会堂类似。服务人员全是青春靓丽的女孩子,温雅有礼,笑容可掬。通向演出场所的长长走廊的两侧是国家级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展览。
到达演出场馆所在圆球处,可以看见巨形的穹顶,抬头望去,顿觉一种浩大。站在圆穹下面,人仿佛站在天空的下面,上方是星星点点点的夜空,能体会到一种空灵,这是个体在中华文化面前的感觉,国家大剧院作为中国当代最重要的文化设施之一,是当代文化的重要载体,生命个体在历史与文化的星空下,显得非常渺小。
大剧院有三个场馆,分别是音乐厅、歌剧厅、戏剧厅,分别在三个区域,三个区域通过宽宽的过道隔开,大气磅礴,气势宏大,真正体现了一种世界顶尖级的演出场所的风格。
国家大剧院的演出价格不高,远低于周边各演出场所的票价,那天所演话剧的池座票仅300元钱,远远低于首都剧场,但服务、设施要好得多。正如国家剧院负责人所说,国家大剧院不求商业利益,将长期坚持平民策略,让更多的人都能到国家大剧院观看演出。这种思维彰显了一种历史进步,表明了国家大剧院作为国家文化公益设施的定位。
国家大剧院无疑正在成为一个标志,一个标志着中国最发达地区现代化程度的建筑,但从国家大剧院向西行千米,是一片平房和胡同。灰色的墙壁,红红的瓦片,逼仄的走道,古朴的门楼,平常的小卖店,熟悉的公共厕所,一切都普通而平常,那是北京这座千年古都的代表型建筑。
北京,正在现代与古朴的两极之间快速行走,虽蹒跚踉跄,却速度很快。
孤独的掌声
当天演出的是上海话剧团排演的夏衍的名剧《上海屋檐下》,一部经典的海派话剧。一幢房子里,五户人家,不同的人生历程、生活际遇、价值取向,穿织交插,还原了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乱世中国上海普通市民的生存图景。剧情跌宕起伏、表演酣畅淋漓、刻画细致入微,演员倾情演绎,这是一场质量优良的话剧。整个剧场近八百个座位,座无虚席,演出过程中,观众认真观看,效果不错,但有一位观众孤独而另类,引起大家侧目。
这位观众坐在贵宾席第二排中间的位置,总是莫名其妙地鼓掌。第一次鼓掌时,没有人响应,他就不鼓了,大家也不以为意。过了一会儿,他耐不住寂寞,第二次拍起巴掌,后面的一些观众都齐刷刷把目光投向他,当然他是看不到的。过了一段时间,他又鼓掌,已经有轻轻的笑声和嘘声了,他好像一点反应也没有。到九点时,这位执著的观众又莫名其妙地第四次拍起巴掌,观众席上传来轻微骚动。朋友附在我耳边低声说:“这人没病吧。”我低笑:“不知道。”好在他这次很知趣,只拍了四五下巴掌,就老老实实继续观看了。
北京的物质文明程度已经与发达国家的大都市没有分别,但是精神文明程度、国民整体素质却相差很大。
北京就在先进与落后的两极间,摇摆着快速前行,试图走出一条快速赶超发达国家的新路,只是文明程度不能仅靠经济这一个支点支撑。
多彩的地铁
在晚上九点半乘坐一下北京的地铁,你才能真正体会到,北京是当之无愧的人口大国的首都。在地铁里更能体会到这个全球发展最快、人口最多的发展中国家普通百姓的生命率动和多彩生活。
演出结束时已是九点二十,我和朋友随着人流走出戏剧厅,在国家大剧院里转了一圈,只看到有指向地铁的标牌,却找不到地铁入口,我带着对大剧院“硬件一流,软件三流”的感慨走上地面,找了半天才下到**西站地铁口。
这时已是晚上九点半了,地铁开到面前,吓了我一大跳,里面全是人。这场景和五年前环线地铁高峰时的情景相似。我和朋友挤上地铁,旁边内侧门扶手处,一对青年男女,忘情拥抱着。座位上以青年人居多,穿戴时髦,面带倦容,到建国门换乘时,只下来小部分人,这趟地铁的乘客大多是家住通州的年轻人。
换上环线地铁,人和八通线一样多。我紧靠着车门,挨着我的又是一对青年男女,个子都不高、年龄十八九岁的样子,显得很稚气,他们掩耳盗铃般地偷偷亲着嘴。车子停在东四十条站时,透过车窗,不轻意间,我又看见站台上一对青年男女拥抱接吻。我暗叹,看来拥抱亲吻是驱逐烦燥,调剂身心的很好方式,但那只是年轻人的专利。
正感叹间,耳边传来一阵悦耳的歌声,一位卖唱歌手正放声高歌。他的歌声阴柔而高亢。车厢里人很多,他每前行一步都要说声借光借光,然后找一个能弹吉它的空间,大约有人往他包里塞了钱,他说了声:“谢谢,我给大家唱一首我的未来不是梦吧。”吉它弹起,很有特点的歌声响起,大家面无表情地看着他,没有人掏钱。
他就站在我旁边弹唱,我有些尴尬,想掏钱给他,又不好意思。到东直门时,像逃跑一般下了车。
我暗叹:“在一个社会发达程度不够的国家,这种含蓄的寻求帮助方式,效果并不好,远不如花言巧语的天桥把式们,也不如直接厚着脸皮的行乞者。但我对他们很敬重,他们歌声悠扬,勇气可嘉,更为这个曾经古老而保守的城市增添了很多色彩。
从东直门地铁的东北口出来,没想到出口因改造已被堵住,而站内没有任何提醒和标识,害得我和朋友多转了好几圈,晚上十点钟才从银座百货的出口狼狈地绕出来。
我又在心里叹息一声,北京在硬件上已达到国际大都市的水平,软件方面差得很远。这就是北京,一个有些跛足,但行走极快的都市巨人。或许今年举办的奥运会,会对北京有一个大的促进。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