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关于天文与坤舆万国全图

转载 2019-07-29 17:50:05
标签: 财经 教育 历史 文化

    关于坤舆万国全图,我刚刚思考到三条比较有说服力的证据,先放出来看看。这几天有空再详细写文章。

一 文献粗略综述   

    李兆良先生对坤舆万国全图提出了新的观点,认为坤舆万国全图原本就是中国所绘制,利玛窦在坤舆万国全图上增删信息,改为欧洲传来。李兆良先生提了诸多证据,例如1)地图上欧洲的诸多地名为中国对欧洲特有称呼;2)地图上有方位含义在内的地名系以中国为中心。例如今天的红海,在地图上被命名为西红海,然而红海在中国之西而欧洲之东南;今天的阿拉伯海在地图上被命名为小西洋,而阿拉伯海在中国之西而欧洲之东;且“小”与“大”相对,小西洋对应大西洋,说明地图绘制者知道更西边有大西洋,才有小西洋之命名;然后在今天的美洲加利福利亚湾,在地图上被命名为东红海,而加利福利亚湾应在中国之东而欧洲之西(地球为圆形)等等;3)坤舆万国全图中,东亚地形细致而欧洲地形粗略,若为欧洲绘制,不合逻辑;4)利玛窦时代的欧洲政治文化中心地名没有,不合逻辑。特别有一断代依据,地图上西班牙附近有一条注:“此欧逻巴州有三十余国……去中国八萬里,自古不通,今相通近七十余载云”。如果此图是利玛窦原创,以他来华的1583年计算,上推70年即明代海禁时期,是不可能与欧洲有海上通联。实际上,中西最重要的一次交通,应指教廷于1338至1353年派遣五十位教士来元朝大都,以此下推70年,是1408至1423年,也即朱棣的永乐“下西洋”时代。因此,注文所指“今相通近七十余载”,应是中国人在十五世纪初的记载。5)其它如黄河改道的时间等等。   

    事实上,天涯上一位“听伟哥讲山海经”网友也指出(只要发表了就有著作权,所以哪怕网文,也必须标明参考来源)坤舆万国全图中说“奴儿干都司皆女直地,元为胡里改,今设一百十四卫二十所,其分地未详”,而奴儿干都司始于永乐七年(1409年),于宣德九年(1434年)废除,共二十五年,废除后,属地改成建州三卫,属辽东都司。距离利玛窦一个半世纪以上。如果是利玛窦在欧洲地图上,添加明朝的地理知识,他肯定不会写奴儿干都司,会写建州三卫和辽东都司。这个地图断代是铁证了。

二 对既有证据的看法

    以上证据都非常有价值。不过在想敲死坤舆万国全图一定是中国所作这方面,还是给了反方一定的强辩空间。例如利玛窦在地图上也说了:“乃取鄙邑原图及通志诸书,重为考订其旧译之谬,与其度数之失,兼增国名数百”,因此还真不能完全否定利玛窦拿明朝领土及其周边的旧地图,与欧洲及美洲地图合在一起的说法,换言之,这个坤舆万国全图各个部分的年代是不同的,能够断所在地名的代,不一定能断整个地图的代。利玛窦取旧图,搞新修订,必然又是欧洲特色的张飞杀岳飞,新信息与旧信息混杂。而关于地图上欧洲、非洲和美洲中的中国特色地名,若要强辩利玛窦为中国而专写的地名,虽觉此实为强辩,但亦对其奈何不得。   

    但是,我这样说,绝无否定李兆良等人既有努力的意思,相反,我认为其说服力是很强的。欧洲部分地图的粗略、没有利玛窦时代欧洲政治文化中心的地名等信息,说明这不应该是一份来自欧洲自身绘制的地图。

三 我的三条证据   

    所以我提出三条证据,自认为是中国制作欧洲部分地图的铁证。当然了,如果欧洲部分地图都是中国作的,那其他部分地图是谁作的也就不言自明了。先搁在这里,详细内容待我发正式文章来阐述。

1“去中国八萬里”是中国绘制欧洲部分地图的铁证   

去中国八万里地图部分 

    地图上西班牙附近有一条注:“此欧逻巴州有三十余国……去中国八萬里,自古不通,今相通近七十余载云”,李兆良先生从“自古不同,今相通七十余载云”考证这条注的时间是1408至1423年,也即朱棣的永乐“下西洋”时代。这很有道理。但是注上毕竟没有说“七十余载”的时间起点,作注的人是否把“教廷于1338至1353年派遣五十位教士”来华作为第一次相通的时间起点,毕竟无铁证。   

    事实上,本条注的确是中国绘制欧洲部分地图的铁证,这就是“去中国八萬里”。为什么呢?   

    在坤舆万国全图中,利玛窦多处反复强调,赤道上一度相差250里,因此地球周长为250*360=90000里=9萬里。显然,利玛窦绝对不会认为欧洲离中国距离8萬里,否则欧洲距离中国就几乎要绕地球一圈了——并且还是按最大圈周长而不是同一个纬度的纬圈周长来计算(以欧洲和中国同在40度的纬圈周长才“90000里*cos40度=68976里<80000里,所以这个8萬里够绕同一纬度的地球一圈多了)。

    这说明,这条注一定是在任何可能掌握地球周长数据的传教士接触坤舆万国全图中欧洲部分地图之前就产生的。在利玛窦这样掌握地球周长数据,并且在地图中反复讲述地球上一度弧长为250里的计算规则之后,不可能产生“此欧逻巴......去中国八萬里”的说法。因此毫无疑问,坤舆万国全图中欧洲部分地图是中国绘制,而不是传教士及其其它欧洲人绘制。   

    那么,现在来解释一下,为什么中国人会标注“此欧逻巴......去中国八萬里”这么荒诞的说法?哈哈,这就不得不佩服我们老祖宗的聪明实在无人可及。中国的天文啊,那自古都是国家机密。中国古代分内算和外算,外算就是九章算术这种纯数学,谁都可以学。内算就是天文地理,这是国家机密,只有宫廷内部可学,所以称内算。今天各国还是这样,地图与真实地理数据是不完全吻合的。一张地图就是国家之命脉,古今如此。张松给刘备献一张西川图,刘备就可以得西川,没有这张图,刘备就一筹莫展。所以天文地理归为内算,再正常不过了。因此你看现在很多反方在说,你看明朝这个官员也不知道,那个官员也不明白,这说明明朝没有这些天文地理知识——拜托,那是内算,是国家机密,正部级天文官员掌管,你个一般官员想问鼎么?   

    解释这八萬里,看看《周髀算经》,看看鄙人所著的《国计学》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在鄙人的《国计学》中,指出《周髀算经》中将所有天文地理数据扩张了十倍。因此这是故意为之,以确保内算之机密。而坤舆万国全图中“此欧逻巴......去中国八萬里”恰恰也是如此处理,将欧洲与中国的距离乘以了十倍,因此,这句话实际上是说,欧洲距离中国八千里。这就对了,地图上测量,欧洲距离中国就是八千里左右。这是中国天文黑话,利玛窦等传教士哪里懂呢?他还在地图上到处反复申明,一度是250里,地球周长是90000里,估计是故意留下这条注给大家看:“你看,中国的天文学真蠢,居然标注了欧洲离中国八萬里”。中国天文就是凭借这些切口暗语,才在各种文化摧毁中千辛万苦地幸存下来,其大约相当于孙膑装疯卖傻躲过庞涓追杀一样。   

    所以“此欧逻巴......去中国八萬里”,不折不扣是中国对世界地图的精确绘制,而这种绘制技术是利玛窦等欧洲人所不掌握的。而全图中欧洲部分地图既然为中国所绘制,其余部分是谁绘制,就不用再多说了吧?

2 杳那瓦(今摩洛哥)人“寐而无梦”也是中国绘制与欧洲今西班牙毗邻的摩洛哥附近地图的证据   

寐而无梦地图部分

        坤舆万国全图中,在欧洲西班牙毗邻的摩洛哥部分标注了“其人寐而无梦,此最奇”的注。我们知道,今天地球上没有哪个人类种族能“寐而无梦”,摩洛哥人也不可能。如果此部分地图是欧洲人绘制,欧洲人对跟西班牙毗邻的摩洛哥人会当做怪物一样,认为其“寐而无梦”?显然不可能。只有中国这样远道而来的测绘者,在当地呆的时间不长,道听途说以为轶闻,才可能标上“其人寐而无梦,此最奇”的荒谬的注。因此这部分地图亦只有中国才可能绘制。

3  谙厄利亚(今英国)之地“无毒蛇等虫,虽别处携去者到其地即无毒性”也是中国绘制谙厄利亚(今英国)附近地图的证据   

毒蛇变性地图部分

     坤舆万国全图上,在谙厄尼亚(今英国,看读音,似是爱尔兰)上标注说:“谙厄尼亚无毒蛇等虫,虽别处携去者到其地到其地即无毒性”。说英国这个地在那个时候没有毒蛇,我还没有时间去考证,但是如果说其它地方的毒蛇带到英国这个地方就成无毒蛇,这就显然是荒谬的。极北蝰遍布欧亚大陆北部,今天极北蝰每年在英国会咬伤大约一百人。因此这显然又是对欧洲不熟悉,道听途说而写的一条注,欧洲本地人是不会写这条荒谬的注的。因此这附件的地图亦只有中国才可能绘制。   

    欧洲部分还有其它荒谬的注,但看起来这几条最为荒谬,所以我就先说这几条吧。对比一下全图中大明部分的地图哈,那真是字字千金,各地的郡县设置、设几个卫、几个指挥使,都标明了。没有任何超越常识的荒谬的奇谈怪论。   

    本来已经有网友指出,全图中,欧洲部分地图上对当地人情风俗的注比较多,而大明部分对人情风俗的注很少,而主要是对行政区划和政府机构的说明,这说明欧洲部分的绘制是有外乡人绘制特征,而大明部分的绘制是本地人绘制特征。这也是有道理的。我的后面两条关于“无梦”和“毒蛇”的辨析,主要是进了一步,以注的内容的荒谬性,来指出绘制者对欧洲部分的人情风俗的确很不了解。这不可能是欧洲本地人绘制的。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绋嬬ⅶ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46,694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