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陈齐堃
陈齐堃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4,410
  • 关注人气:106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悼念恩师李玉昌

(2014-02-08 12:47:28)
标签:

感悟随笔

杂谈

悼念

情感

    2014年1月30日,我本想约春节期间看望李老师的。师母卞老师告诉我:李老师走了……我和师母在电话中痛哭……

    师母说:别怪我没告诉你,我没有告诉任何家属以外的人,李老师临终前的样子没法让你们看了……李老师临终前还对师母说:你有什么事儿就找齐堃,他能帮你……

    李玉昌老师生于1937年,2013年10月病故,享年76岁。生前为北京画院画家、国家一级美术师、原北京国际艺苑美术馆馆长,曾在中央美院附中、中央美院专业学习10余年,是董希文老师的研究生。在附中时任班长,因代表学生与校方谈升学相关事宜,被定性为带学生闹事,1957年被错划成右派。

    李玉昌老师是我1999年在北京画院研修时的导师。在进修前,我曾征求画院赵志田老师的意见,赵老师说:李玉昌很负责任,绘画功力很深,你跟他学吧。于是,我就拜到李老师门下,学了1年油画。当时,李老师共带4名同学,每周1次的面授课,我都会带着新的作业请李老师指导,别的同学则很少带作业。就变成了李老师给我一人上课,别人变成了旁观者。我们除了就作业谈作业外,还涉及了许多与绘画艺术相关的问题,我甚至把我的生活经历,我画这些静物的目的都向李老师如实介绍了。逐渐的我们从师生变成了朋友。在2004年,我对李老师说:您是对我比较了解的老师,您是否就我的画给我写点东西,以后,我搞个展或出画册时用。李老师毫不犹豫的答应了。那时,社会上的美术理论家们为谁写评论文章都要收费的,这些我也知道,但我觉得我和李老师之间如果变成花钱买吹捧文章的关系,不仅是我自己不情愿,也是对李老师的侮辱,我们之间不能如此功利和庸俗。过了大约1个月,李老师还没给我写完,我也没有催。我想:这是要有感而发才行,对我的人和画没感触肯定不好写,画家毕竟不是作家,不能强人所难,写不出来就算了。不料,李老师来了电话:齐堃,给你写完了,你何时来看一下吧!当我看到李老师写的《心灵的脚步》后,才发现李老师对我这么了解。李老师说:我是很认真的写的,因为,你是很认真的画的。

    李老师从2005年以后就疾病缠身。一种查不出缘由的疾病,影响得下肢行动不便。2008年以后,基本上就卧床不起了。我由于上班挺忙,休息时还想画点画,只是每年春节看望一下李老师。有时还带着画去,请李老师指点。

    2013年春节,我带着新画的水墨画让李老师看,还把我出的明信片和金融美协出的我的小册子给了李老师,算是汇报吧。李老师对我画的水墨画给予了充分的肯定。临告别,我说:李老师,您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我提到给韩亚洲老师拍作品的事。我觉得李老师现在不能画画,应该整理一下自己的资料、叙述一些艺术经历、梳理梳理艺术观点等。

    我万万没想到李老师就这么匆忙的走了,2013年的春节成了我与恩师的诀别……

    李玉昌老师的一生是坎坷和不幸的,这也是他与我成为忘年交的基础。我从北京画院的李老师同事那里略知道一些,那位同事对我说:玉昌这人挺好的,就是打成右派这点事,在他心里总过不去,太往心里去,该过去的就过去了,总过不去就是和自己过不去了。这些往事我从没问过,李老师也未主动提起过,但我知道,这个被别人看作一点小事的事,放谁身上也是一生的不能愈合的伤疤。

    老师肯定还有很多未了的遗愿,作为他的学生我有义不容辞的责任帮助老师完成。希望师母不要再和我客气。

                                                 陈齐堃 于2014年1月30日记

    初四,我看望师母,谈起许多李老师的往事,也知道老师的一些遗愿,我会尽自己的能力帮助完成,原李老师在天之灵安息吧!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