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停步不前

(2007-07-13 10:30:20)
 从卡塞尔回来,先不说倒时差,只是文献展都使我懵了。一懵又两日,才缓过神来。 
 记得最后的一天,从山上的博物馆回来(那里有鲁本斯、凡戴克和伦勃朗的上百幅作品),走得腿胀,坐于树下,于是在脑中默了一遍大展厅里的作品,第一件是铁丝网上用铁丝或铁条焊的鸟或文字,第二件是一个电视装置,第三是咱们中国人的书法,但没一个字是认识的,第四是一块草坪,上面插着拼贴的画,有自慰的,有男人把女人当马骑的,上百幅怪异图像。第五件是用油彩在画布上印刷字母的,如同印刷术一般。第六件是一面墙,用线缝一些几何图案,再后面是一间屋子,苏联时期的宣传画和照片,底下供着蛋糕。
 让人熟悉的是一幅国内画家在绢上用国画技法画的长安街长卷。
 让我觉得画画不过是尔尔的是把女人的下体和日常用品结合的系列画,比如阴户就是自动投币机的投币口。
 这是第四天看展,终于恶心,于是停步不前。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