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国画陈芳桂
国画陈芳桂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34,203
  • 关注人气:383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驰无穷之路      饮不竭之源

(2008-12-22 18:10:21)
标签:

杂谈

分类: 专家评论

                             驰无穷之路      饮不竭之源

                                            -------读陈芳桂山水画近作

                                        贾德江

   从20世纪之初直至今日,中国画依然面临着双重困境,一是自身拓展的艰难,二是西画冲击的汹涌。中国画坛因而分成“传统派”和“融合派”两大阵营。在这种历史情境下,每一个艺术家都面临着何去何从的抉择。“黄宾虹热”的轰然崛起,有人评说这是对“中西融合”的厌倦,有人评说这是一种“回归传统”的固守,也有人就此说黄宾虹是“文化保守主义者”,其实不然。黄宾虹一直关注着世界艺术潮流变化,关注着中西现代精神的交汇,毕其一生都在变法求新之中。只不过,他走的是一条从中国画传统内部寻求突破的积极因素的变法之路。黄宾虹认为学术界对外来的欧,日学术“借观而容其选择”是“理有固然”,但于“借观”而外,须要“返本以求”。对于貌似复古的“返本以求”中国再生空间的取向,他表示:“鉴古非为复古,知时不欲矫时”。
  “借观”之余而“返本以求”,需要“板凳一坐十年冷”耐得住寂寞的心态,需要“读万卷书行万里路”竭一生之苦功的毅力。这对于生活在生存压力下的一般画家来说,是难以承受的。所以,现实留给黄宾虹的只能是条“踽踽凉凉”(黄宾虹语)的独行者之路了。
   陈芳桂也选择了这条独行者之路。但他是幸运的,一路上都有贵人的相助和名师的点拨,使他在这条路上并不孤单。他种过田,下过井,做过办公室工作,搞过群众美术指导,干过产品销售,当过没数编辑,还担任过艺校校长和纪念馆副馆长,最后来到部队成为军旅画家。刚过不惑之年的陈芳桂,在他成长的人生阅历中尝尽了人生的酸甜苦辣。当他从苦难中走出来,当他在艺术道路上一路前行的时候,常常以感恩之心回首往年旧事。他告诉我,他的绘画是从书法入门的,要感谢书法名家刘振涛先生让他早年打下了坚实的书法功底;又是著名人物画家钟增亚先生带他跨入绘画的门径,成为他的入室弟子,专功水墨人物画。钟先生不幸因病去逝前,嘱咐他应以山水为艺最好。此后又得到著名山水,花鸟画家周宗岱先生的教诲。周先生以过人的远见卓识,在黄宾虹不为世人所重之时,就要他的学生细细品读黄宾老的作品,有此陈芳桂进入了黄宾虹的艺术世界。遵师之言,陈芳桂阅览过黄宾虹卷帙浩瀚之画学文论,逐字逐句推敲感悟,也常常沉浸在黄宾虹作品的意境和笔墨之中。他认识到,黄宾虹的笔墨是他作品真正的生命舞蹈,是超以象外而跃然纸上的自由元素和生命张力。宾虹老也游历写生,观察草木华滋,山川浑厚,他也研究构成的疏密,虚实,所有这些并不重要,同笔墨相比,都属于外在于生命的东西。为了笔墨,山川草木可以随意扩大或缩小,增加或减少,挪前或移后,而不管作品与自然存在的相去甚远;为了笔墨,画面可以出现某些客体所无的东西,或多此一举的线条或墨块。黄宾虹的作品可以摆脱造型,构成,意境而纯粹从笔墨上静观其美的,没有“五笔七墨”就没有黄宾虹的“浑厚华滋”,只有黄宾虹才能喊出“中国绘画舍笔墨无他”的口号。黄宾虹山水画的最大魅力即来自于他特有的书法笔意所形成的笔墨语言风格。

    与众多黄宾虹的追随者不同的是,对笔墨的重视并未使陈芳桂以黄宾虹的山水为摹本。他认为,黄宾虹的山水图式是他集传统之大成后的创造,已形成无法超越的个性化特点。若一味沉迷于黄宾虹的画风,很难走出他的庇阴,显然是舍本逐末之举。追溯黄画本源,黄宾虹自述中有明确的表述:“有人说我写董北苑(源)其实不然。对宋画,我受益最大的还是巨然。我也学过李唐,马夏,我用功于元画较多。高房山(克恭),可以说是我的老师,对子久,黄鹤山樵画,在七十至八十岁间临得较多。明画苦梗,然而石田画,用笔圆浑,自有可学处,至清代我受石#影响自然不少,龚柴丈(贤)用笔虽欠沉着,用墨却胜过明人,我曾师法。”黄宾虹的这段话,如烛光独照,使陈芳桂学过宋画,研习过元画,也临过黄庭坚,沈石田的画,对石涛,龚贤也曾痴迷。与世人所见相悖,陈芳桂注力最多的却是清代“四王”的泥古画风。他服膺“四王”精湛的传统功力,在他们的作品中,历代名家理法皆备,各种风格应有尽有,可以说是研习传统笔墨的百科全书。在现代大家中,他歆羡黄秋园建立在北宗和王蒙山水图式基础上的满构图章法,将传统山水的笔墨丘壑之美推向高峰,达到一种惊世骇俗的地步。尤其是线的运用,线的组织,线的结构以及线型本身的特质经过画家的长期锤炼,已被提纯到一个很高的“语境”。进一步探究的话,陈芳桂发现,体现在黄秋园细密山水中的丘壑之美,笔线之美,并不完全得自纸上的传统,而是由传统和自然的结合中得来。黄秋园终身以庐山为他山水创作的母题,无疑表明他是有着“搜尽奇峰打草稿”的丰富写生经历。以此回望历史上自宋元至明清,乃至现代山水画大家,陈芳桂看到走进自然的创造力,也看到走出自然的失败。大凡有所建树的历代艺术家,无一不是师法自然的结果。自然给了他们灵感,自然给了他们智慧,自然给了他们永不枯竭之创作源泉。

    如果说,陈芳桂在黄宾虹那里得到的是“笔墨为上”,使他在传统的武库中精熟了刀枪剑戟,斧铖钩叉的十八般武艺的话,那么,他在黄秋园那里得到的是“自然为本”,便开始了撷取造化灵气的演练与创造。

    以外出写生为标志的拼搏,使陈芳桂从传统的形神规范中“脱茧而出”。在他的创作初期,就显示出“法备气至,纯任自然”的态势。那时,他的山水画主要以表现他家乡和南方的绿水青山为主,他不喜着色,多是以水墨表现灵山秀水的苍郁葱茏,浑厚华滋,用笔淡远而朴拙,清润而苍秀,一点一画均可畅其意达其形,内蕴的深沉与纯净,使人顿觉一派清新。用墨讲究滋润率意,自然生成;线与面,浓与淡,横与直,积与泼,相辅相成,灵动鲜活,他这种对笔墨的高度强调和随意而为,是在一种平和,宁静,超然的因境造境中达到了无法而法,奇趣丛生的境界。

    为了加强自己的蒙养,进一步提升自己的绘画品质,于2004年,陈芳桂负笈从湖南湘潭来到了北京,成为中国国家画院李宝林工作室的研究学者,再一次从“钩古”与“写实”两个方面对自己进行系统地冶炼和锻造。指导教师李宝林先生的豪放雄强,大墨淋漓的画风给予他很大的影响,风格个性化的追求已使他按耐不住内心波涛汹涌的激情。以黄宾虹的笔墨,取黄秋园的丘壑,扬李宝林的粗放,融石涛的刚柔相济,求龚贤的墨气丰厚,显石道人的焦墨骨力,多种审美取向的整合服务于自然景物的表现和意境营造的需要,陈芳桂又开始了他新的艺术之旅。

    弹指一挥间,四年过去了。当我看到陈芳桂一大批近作时,我的第一个感觉,就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用中锋屈铁之笔力,勾勒山体,疏朗雄健,笔笔狠辣毫不含糊,虽沉雄桀骜却无剑拔弩张之态或修饰涂泽之姿,赖骨力,拟生命,间以点擦皴染,完成了他对山石树木的全新塑造。他的运墨,浓,干,黑,淡,湿,白兼施,愈加自有挥洒,墨法日渐浓黑,且干湿浓淡中处处见笔。他要以“浓墨法”纠正平淡无奇的蓊郁朦胧之气,以墨显笔,以黑逼白,形成铿锵有力的节奏和秩序。其二是丘壑之变。黄宾虹曾说:“古代画家往往写他的家乡山水,因而形成了他自己独到的风格和技巧。”而陈芳桂却超越诸贤写家乡山水的局限,而是饱游饫看,模范天下山水,别构灵气,从而化裁成一己胸中丘壑。寻找,凸现,强化隐含在局限山水中的丘壑之美,使陈芳桂关注的焦点在于构织怎样的笔墨组合,却又完全剥离自然特征。南北山水的不同地貌和地域特征,自觉或不自觉地使他的作品兼有“南北两宗”的山水之优长,或强调南宗的气韵高华,或强调北宗的骨力雄强,他不是平面化的叠加,而是深度的融合,显示出傲岸不屈的生命力量。丘壑之变,实际上是山水画的图式之变,气象之变,使画面在多种结构的组合中,造成强化视觉的效果。而这一点正是黄宾虹所缺乏的。其三是色彩之变。我们注意到,在陈芳桂的近作中出现了一部分设色山水,妙将水墨写意与青绿重彩兼容结合,平添新意,展现着山水的色彩新境。色彩的引入是陈芳桂对传统文人画“独尊水墨”观念的突破,开拓了他的山水画新的表现空间。画中古厚姿媚,墨色共辉,唤起了“春山滴翠,秋山吐艳”的审美理想,焕发着时代精神。陈芳桂用自己手中的那支笔,体现了自己的意志,情感,认真的从传统中走来,以当代艺术家的责任感,在汲取传统文化丰厚的积淀之后在艺术这条路上打造自己的艺术人生。如果说,“驰无穷之路,饮不竭之源”是他的人生格言,我以为更像是他的人生写照。他像一匹骏马从古人“幽林曲涧”中奔腾而出,纵横驰骋在祖国辽阔的河山之间,“独与天地精神相往来”。

    叩问笔墨,直逼经典,使陈芳桂的山水画出旧阐新。在他的山水画中,他把中国画的线型结构的写意性发挥到了极致,在书写点染浑然一体的往复层叠中,绵延的笔意和松动的内部空间互为表里,在笔精墨妙中传达出中国传统山水画丰厚的文化内涵。概言之,苍茫的书法笔意和生辣的笔味,自然的鲜活情调和文人画的知性内涵,使陈芳桂融合多种美学旨趣而具有了非常个性化的面貌。如果说,黄宾虹的积墨达到了水墨山水难以逾越的浑厚境界,那么陈芳桂更加豪强自由的综合风格已使他在黄宾虹和黄秋园之间走出了自己的蹊径,而独树一帜的面貌同样蔚为大观。

    毋庸置疑,陈芳桂的笔墨来自传统经典,但是,他用一种当地人的智慧与心性把这份传统理发演绎成一个崭新的世界。我相信,在他的心灵中,于落笔之前就有了一个整体的山水的自然生命。那是一片由客观自然构成的生命意向,他必于营构和放笔之前去追寻;他进入的是自然生命状态的整体氛境和气象,因此在他的作品中显示出来的,不是自然的描摹,也不是自然的真实再现,而是自然生命生生不息的本质景象。

    在今日画坛,陈芳桂以如此客观的视觉透视自然,以统摄的方式把握笔下的世界,不能不说是他拉开了自己与传统,与当代褚家的距离,成就了自己的艺术境界。这种对自然的本质观取境造像的整体观,正是我们这个时代所需要的艺术方式,与我们所处时代的生活情境与现实结构相对应。多年的创作经验表明,正是那些理念,情感,独特感悟和认识以及对形式语言的不断发展和创新,形成了陈芳桂特有的大气风神的精神面貌和艺术风格。

                                                         2008年12月10日于北京王府公寓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前一篇:作品
后一篇:渌江朝晖图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 前一篇作品
    后一篇 >渌江朝晖图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