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字里行间
字里行间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7,191
  • 关注人气:1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家乡的秧歌

(2009-01-30 09:56:06)
标签:

秧歌

唢呐

家乡

才子佳人

白娘子

北京

娱乐

分类: 生活随笔

家乡的秧歌


家乡的秧歌

   清早或黄昏的北京街头,经常会看到一些中老年人的秧歌表演,他们便衣或华衣,都手执彩带红扇,舞的人兴高采烈,看的人指指点点,而我却很少驻足观看,因为在我眼里,它和我家乡的秧歌没办法相比。小的时候,农村正是物质和精神生活都极度匮乏的年代,那时候一到冬天,我就一遍又一遍的问母亲离过年还有多少天,和现在的倒记时差不多。母亲总是笑着说:“过年不如盼年好啊,你别急,年转眼就到,转眼就过去了。”而那时的我,却无论如何也搞不明白为什么“过年不如盼年好。”因为过年的好处是实实在在的呀,既有好吃的,又有好玩的,那好玩的节目之最,就是看秧歌了。

 

  扭秧歌的行头是年前就准备好了的,一般过了初五探亲完毕就开扭了。我们那里的秧歌之所以好看,是因为一场秧歌就是一场戏。场地一般为圆形,观众们围圈而站,里三层外三层,最外层的一般需要站在椅子上。演员们也是在观众围出的圆圈内边走边扭。一场秧歌里有许多角色,打头的一位穿着大氅,头戴官帽,气度轩昂洒脱。他是全场的总指挥,掌握着表演的节奏;他的身后是两行年轻的才子佳人鱼贯而行,走在外层的打扮成青衣模样,叫做“拉花”的,白娘子、崔莹莹、秦香莲应有尽有,她们气质文雅,风情万种;与之相配的打扮成英俊小生模样的走在内圈,叫做“斗丑”的,他们动作干练而奔放,拉花的和斗丑的两两组合,在表演中无论是动作还是眼神都配合默契,集秧歌、戏剧、交谊舞为一体,煞是好看。另外还会有几个幽默搞笑人物,扮做媒婆的叫做“老kuai”(kuai字为三声,不知道有没有这个字),还有傻丫头、傻小子等等。这些人一般不跟着走圈,而是在圈子的中央满场乱窜,往往是场上最吸引观众眼球的角色。比如那老kuai,拿着俩棒槌到处巡视,看到有的“才子佳人”感情过于“缠绵”,他/她就立马飞奔过去,当头一棒打得鸳鸯四下逃窜,他嘴里还说着:“好家伙!老娘我一转眼你们就敢这样!”逗得全场观众哈哈大笑。一场秧歌约四十分钟,笑声中感觉这四十分钟好短暂啊。


    家乡的秧歌之所以有感染力,还在于配上有如“天做之合”的唢呐声和锣鼓声。锣鼓的节奏和北京的差不多,唢呐却是独有的,它的曲牌有多种,或如泣如诉、或情谊绵绵、或诙谐幽默,锣鼓与唢呐配合,造成一种听觉上优美的震撼,而演员风格各异的表演,给人视觉上的愉悦,在这视觉和听觉的双重愉悦中,我们是看了一场又一场,站得双脚麻木,笑得喉咙干痛都毫无知觉,直到曲终人散,演员和观众们才恋恋不舍地回家。

 

  那时候我们也“追星”。我们一群小姑娘都有一个共同的偶像,“她”(实际是他)就是走在领头后面第一个的“拉花“的人。是个身材高挑的男人,那时候大约30多岁吧,脸很清秀,脸上擦一层厚厚的白粉,鼻梁上架一副黑黑的墨镜(大约是眼睛长的不怎么好看),嘴巴抹的很红,身上穿一套”白娘子“的衣裙,白色的衣裙下露出一截兰色裤子,还有一双穿着黑布鞋的大脚。他扭起秧歌来身姿阿娜,步伐灵活,眼飞秋波(虽然戴着墨镜,但我们都坚信他有秋波 ^_^ )。但是据说,这个偶像扭秧歌已经成痴,已经到了影响家庭团结的地步。他天天扭秧歌到深夜,把老婆孩子都抛下不管,气得他老婆晚上不给开门,而他每天只好大冬天的跳窗户到一间不生炉子的冷屋子睡觉去。那时候的我们根本不懂得一个男人家庭的责任比扭好秧歌更加重要,而是责怪他老婆亏待了我们的偶像,气哼哼的说:“怎么娶这样的老婆?冻坏了他我们看谁扭秧歌去?”


    几十年过去了,春节回家都是来去匆匆,家乡的秧歌就只好一场场的在梦中上演了。时隔多年,家乡的秧歌是否还是旧时模样?当年的偶像,如今已是老者了,他还扭的那么好吗?假如他的老婆还是反对他扭秧歌,相信他也跳不动窗户了吧。家乡的秧歌啊,永远是我心中最最喜庆的年!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