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素璇-
-素璇-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64,612
  • 关注人气:20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古本山海经图说》感想(转)

(2008-01-01 21:12:54)
标签:

文化

分类: 国学/文化

 

《山海经》的前世今生

《古本山海经图说》感想(转)

《古本山海经图说》(增订珍藏本,上下册),马昌仪著,

广西师大出版社2007年1月版,168.00 元。

  《山海经》图的出现

  《山海经》是一本怪书。说它怪,有两层理由。该书包含大量的神怪异物,这些怪物,据说还有预兆吉凶的超自然功能。这些非现实的内容出现在《山海经》这本基本结构形态为所谓的"自然地理志和人文地理志"中,所以显得怪诞,古人并不重视它。明代以前,只有东晋的郭璞认真研究它并做了注解,但是仍然留下许多"不详何物"的字句等待后人破解。

  郭璞在注解《山海经》的时候,为它配了整套的插图,还写了30 3篇《图赞》进行解说。这就是陶渊明《读〈山海经〉十三首》中所说的《山海经图》。此后,梁武帝时期张僧繇画《山海经图》十卷。唐张彦远《历代名画记》卷三记载到在唐代业已失传《山海经图》。北宋舒雅于咸平二年(999年)根据皇家图书馆保存的张僧繇之图(已破损)重画《山海经图》十卷。著名画家郭熙的儿子郭思也有《山海经图》。

  然而,这些古老的《山海经图》都亡佚了。

  今日所见之古图均为明清以后所画。明代有胡文焕万历二十一年格致丛书本《山海经图》、蒋应镐武临父绘图万历二十五年聚锦堂本《山海经(图绘全像)》、王崇庆万历四十七年《山海经释义。图像山海经》。清代则有《古今图书集成。边裔典。禽虫典。神异典》插图、吴任臣近文堂藏版《增补绘像山海经广注》、毕沅光绪十六年学库山房图注本《山海经》、郝懿行光绪十八年石印本《山海经笺疏》、汪绂光绪二十一年立雪斋印本《山海经存》等等。日本刊本的《山海经》图全部采用蒋应镐、武临父绘图,但是另有一部《怪奇鸟兽图卷》则是目前所见唯一的《山海经》手绘彩色画卷。

  由于这些图画散布在各图书馆,系统阅读颇为不便。2001年,马昌仪《古本山海经图说》由山东画报出版社刊行。该书从十个版本中选编了1000幅图画,并依次解说,为关注《山海经》图像世界的人们提供了极大的便利,风行海内外。2007年,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推出了此书的增订本。收录范围扩大到十六个版本,选图1600多幅,其中特意收录了一些相关的上古时期出土文物图像,更加贴近《山海经》的实际年代;解说部分也有修订。这是目前最全、质量最好的一部古代《山海经》图选集了。

  《山海经》与图画的关系

  《山海经》与图画的关系涉及两个方面。其一,从创作过程看,《山海经》是否是据画而作?其二,《山海经》成书之时是否是图文并茂的?

  朱熹首先发现《山海经》描写异兽多静态描写,并判定该部分是据画而作(《楚辞集注。楚辞辩证》卷下)。一些古代学者也判断《山海经》全书都是根据古图而作。马昌仪系统研究了《山海经》与图画的关系,于2000年在《文学遗产》发表了《山海经图:寻找〈山海经〉的另一半》一文,此后陆续推出《古本山海经图说》和《全像山海经图比较》(2003)两部专著,在学界引起广泛震动。

  马先生推断:"……《山海经》的母本可能有图,它(或其中一些主要部分)是一部据图为文(先有图后有文)的书,古图佚失了,文字却流传了下来,这就是我们所见到的《山海经》。"这引发了争论。

  汪俊《〈山海经〉无"古图"说》承认《山海经》在创作时受到某些古图的启发,但是他认为那些图并非是独立、系统的古文献,汉代以及汉代之前不存在文献学意义上的《山海经图》。

  郭璞注解《山海经》的时候几次提及所谓"畏兽画"(或"畏兽书"),以至于不少学者认为它就是古代的《山海经图》。马先生就认为郭璞所说的"畏兽书"就是有图有文的古《山海经》。对此,汪俊也予以否定。他认为郭璞曾经做过《尔雅图谱》和《尔雅图赞》,由此推论郭璞为《山海经图》制作了最早的插图以及《图赞》。汪俊的推论有一定道理。

  明清《山海经》图的价值

  当今传世的《山海经》图均出自明清,年代较晚,和原始的《山海经》存在巨大的时代差异,学术界一直忽略了它们。马先生承认这些图与远古的《山海经》图存在本质区别,同时也创造性地指出:"明清古本山海经图以《山海经》的文本为依据,以形象的方式反映了原始初民对世界以及人类自身的幼稚认识,自然也反映了明清时代的民众以及作画者、刻工对《山海经》的理解,一神多图或一神多形正是不同时代、不同地域、不同作画者的不同理解的结果,为我们了解《山海经》神话的多义性、歧义性、变异性提供了生动的形象资料。"

  怎样看待明清时代的《山海经图》,关键在于如何看待神话的演化问题。《山海经》作为远古时代的"自然地理志和人文地理志",其中包含了不少神话。对于这些神话,后来的人们一直进行着不断的文字阐释和图画展演,这些阐释和展演是对远古神话的继承和发展。

  其继承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认识古神话,其发展也可以使我们更好地了解神话思想在历史上的发展脉络。

  延伸阅读

《古本山海经图说》感想(转)

《失落的天书:山海经与古代华夏世界观》,刘宗迪著,

  罗敏

  先有图画,后有文字,历代学者对《山海经》的形成过程充满想象。现代版的解读已将古老的《山海经》纳入社会学、天文学的领域,这无限伸缩的空间似乎更说明了《山海经》疆域之广阔

  “《山海经》不是儒家经典,在中国主流价值观中从未取得重要地位,它所触及的,正是《论语》等经典中避而不谈、视而不见的东西。”

  “《山海经》是历代文人尤其是非正统文人妙想方外、神游八荒的现成框架。”

  一千六百多年前,当文人陶渊明看到《山海经》时,《山海经》似乎还是一部有图有话的作品。于是,他写下了“流观山海图”这样的字句。他的《读〈山海经〉》,将“精卫填沧海”、“刑天舞干戚”之类的故事带进了文学的视野。

  现存的《山海经》共十八卷,其中《山经》五卷,《海经》八经,《大荒经》四卷。长期研究《山海经》的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马昌仪认为:《山海经》最特殊之处莫过于“既有写实、又有虚幻”,“集地理志、方物志、民族志、民俗志于一身,既是一部巫书,又保存了大量的原始神话”。

  对于一般人而言,作为祝融、西王母、雷神、女娲等众多人物典故出处的《山海经》,是一部神灵栖息、鬼怪出没、异类横行的图景,但对学者来说,问题还要复杂得多。

  “《山经》和《海经》成书时并非一本。《山经》依山川自然走向顺利写成,是古人对地理资源的考察实录无疑,而《海经》内容虚而不实,从行文风格,就可看出是述图之作。”中国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刘宗迪,在由商务印书馆出版的新著《失落的天书:山海经与古代华夏世界观》里,将《山海经》古图视作一本“失落的天书”。

  至少在宋代,《山海经》图已经亡轶,人们只能从文字之中,猜测想象它的本来面貌。随着秦皇汉武开拓疆域,一个与汉民族文化相异的四方世界展现在征服者面前;诧异之余,他们想到了《山海经》,于是,《山海经》中那些不着边际的地名,终于找到了其地理学意义上的“归宿”。

  马昌仪一直在寻找《山海经》的另一半——山海经图。在最近重版的《古本山海经图说》(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中,她所搜集的明清以降的山海经图版本达到16种。“通过明清,追溯战国,我想看看能否从现有的文献资料中,找出《山海经》古图的踪迹,再现图文《山海经》的叙事语境。”

  关于《山海经》图的诸多猜测

  “人面的兽;九头的蛇;一脚的牛;袋子似的帝江;没有头而‘以乳为目,以脐为口’,还要‘执干戚而舞’的刑天……”是鲁迅少年时最爱的“宝书”,它便是《山海经》的绘图本。

  由于《山海经》文字中出现了诸多奇特的名字,加以后世绘者的异想天开,在普通人眼中,它一直是一部摹神写鬼的怪书。飞鱼、人面鸟身神、三头人……是《山海经》最令人着迷又令人困惑的内容,为这部经典抹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

  “很多人认为其中有怪物,所以觉得《山海经》很有趣。事实上,原书原图应该不是描摹怪物的。”刘宗迪把《山海经》中所谓“怪物”分为两类:一类多为出现于《山经》中的怪物鸟兽,另一类则为《海经》部分的长相怪异的族类。

  《山经》中的怪兽,很多都以人面、鸟首、九尾等样子出现。“其实这只是人们描述这种动物的方式。可能他们之前从未见过这种动物,因而用打比方的方式进行比喻。后人误解了,便以为是怪兽。”在刘宗迪看来,《海经》则是另一种方式的夸张,“原图作者记录某一场景,试图强调某些因素,因而有夸张、变形,就像现在的漫画。”

  那么,遗落在文字背后的《山海经》古图,究竟蕴藏着怎样的故事?

  从它亡轶的那天起,就开始有人追问《山海经》图的原型,也附会了许多传说。宋时,欧阳修把《山海经》与禹铸九鼎的传说联系起来,成为大禹治水系列神话中的一部分;朱熹则认为《山海经》源于屈原《天问》,与《天问》一样是摹写图画之作。

  “对《山海经》文字所据之图的看法,大致有地图、巫术图、壁画图等。”刘宗迪介绍说。东汉明帝时,明帝赐《山海经》等书给负责治水的王景,可见当时人们视《山海经》为地图。既为地图,便有人按图索骥地寻找、对照《山海经》中所谈及的地域,但直至今日,它依然“烟涛微茫信难求”。

  刘宗迪本人的解释,却带着另一种关切与追问。清末学者王国维曾通过《海经》与甲骨文的比较研究,认证《海经》图可追溯至殷商。而刘宗迪相信,在人们刻写记录还十分困难的当时,“所记录的往往是他们最真实的生活、对他们而言最真实实用的常识。”

  他想象远古时期的农人,每天观察太阳出入何处,用来定季节以便农耕的资料。因而,《山海经》中特意强调的七座“日月出入之山”,应该是世代居住在那里的人们观测时序的参照系,是他们赖以观照寥落世界的出发点。因而,诞生于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上古的《山海经》图,应当是一部“天文历法”。而那些被夸张的怪人怪物,应当是出现在岁时祭祀典礼上的装扮奇异的人。

  马昌仪则比较倾向于《山海经》是一部“巫术性的地理书”的看法。她提到,考古学上发现了十余种少数民族用以送魂的巫图,“它是为死者指路的,告诉他祖先在何处,去那里会经过哪些河流山川。”《山海经》图的作用与之类似。在中国文化中,“巫”相当于神权时代的知识分子,他们是那个时代最有知识的人,但又受到所处时代知识水平的限制,“所以他们写出的《山海经》,扑朔迷离、亦真亦幻。”

  “目前,无论认为是壁画、地图、巫图,都没有充分证据,都有猜测的成分。”马昌仪认为,正是《山海经》既虚且实的特点,引导着学者们可以不断探索、提出不同解释。

  海外地图:信以为真的错误

  源于误解,却最终成了奇异的思想之泉。据刘宗迪介绍,“基本可以确定,《海经》作者是战国时期人,他为何误以为《海经》图是海外地图?因为原图中夸张了的节日庆典、仪式等,非常符合他们对于远方的想象。”

  战国时期,汉人所接触的地域局限于中原九州,车马所及之处有限。“华夏之外的远方,在他们心目中依然还是一个充满魅力又危机四伏的未知之域”,对此,他们充满怪异的想象与恐惧。“因而,作者会将《海经》图误解为大荒海外的地图。很有趣的是,这本来是一个错误,后人却信以为真,据此对四方进行命名与想象。”

  秦皇汉武,中国历史上疆域扩张最为猛烈的时候,人们在遥远的四方之野发现了一个“山海经”的世界。南蛮北夷,本来就是汉民族对周边少数民族的不敬称呼,这时似乎成了《山海经》的真切图景。“昆仑、番禺、焦作等,都是用《山海经》命名的名字。汉人认为四方即为蛮夷,这种命名即代表了汉民族对他们的想象与占有。”

  “可以推断,原图形成的时代,中原的文化和政治交往比较落后,处于小国寡民状态。”如果按刘宗迪所说,《海经》图果为天文立法之书,那么它所描绘的世界,不过目光能及的方圆百里之内。而后,文字渐渐扩展了视线,随着文化交流的步伐不断向外延伸。“清末,西方地理学进入中国,中东、非洲等纳入了中国人的知识体系,进一步将中国人对《山海经》的理解扩展到世界。”

  到民国初期,有关《山海经》的猜测更加大胆,有人说《山海经》是印度人所作,有人认为是古巴比伦人所作。甚至,在美国人默兹的阐释中,《山海经》时代的中国人曾越过“大壑”——北美洲科罗拉多大峡谷,来到美洲世界。《山海经》如同一束光,早已超越它原始的界限,随文化交流而射向世界。

  在《山海经》原图消失后,后世根据文字不断描摹,出现了不同版本、不同形象的《山海经》图。马昌仪所收集的16种《山海经》图,始于明万历年间,讫于民国,尽管保留了原始图的粗犷的风貌,但亦有明显的明清特征。在画像造型、结构、意境与夸张手法的细微差别之间,人们也在不断重构关于《山海经》的想象。

  《山海经》传入日本后,江户时代的日本画家重绘其中形象,用笔柔婉细腻,与中国诸本有明显不同。有趣的是,日本人将向来以男性神出现的“烛阴神”画成长发披肩的日本淑女,重新定义了“烛阴神”的性别。

  “《山海经》不是儒家经典,在中国主流价值观中从未取得重要地位,它所触及的,正是《论语》等经典中避而不谈、视而不见的东西。”但刘宗迪说,《山海经》却为中国知识分子提供了一条博古的路径,“因其博古知识而为人所乐道”。

  “《山海经》是历代文人尤其是非正统文人妙想方外、神游八荒的现成框架。”刘宗迪说,误解后的《山海经》,成为历代文人作文的灵感来源。无论是神怪小说、还是诗词,《山海经》都提供了放纵想象力的广阔天地。

《山海经》《尔雅图谱》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