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京剧之糟粕

(2009-08-22 03:35:19)
标签:

京剧

糟粕

男旦

同性恋

京胡

杂谈

    不是讲拿来主义,也并非要取其精华,去其糟粕。京剧本身就是一个矛盾的载体,有优点也有缺点,把糟粕全都剔出来然后去演剧,那就不叫京剧了。新文化冲击的时候,山雨欲来风满楼。刘半农说,“凡一人独唱,二人对唱,三人对打,多人乱打以及一切报名,唱引,绕场上下,摆队相应,大小起霸等各种恶腔死套,均当一扫而空”。钱玄同则说,脸谱之离奇,舞台设备之幼稚,无一足以动人感情,所以对京剧,也还是“全数扫尽,尽情推翻”。胡适批判得广泛,从脸谱、嗓子、台步、把子到唱功、锣鼓、马鞭和龙套,统统打倒。这种论调,按说另类,这却是当时中国最有文化的一群人。

    然而京剧终于没有倒,但封建成分,前前后后剔除了不少。下猛药的时候,《四郎探母》都是不让演的,叛国通敌,关乎节义。建国,文革,时至今日,论其糟粕。

    一,男旦

    妓从小为培养,戏子从小也是“写”给科班的,一纸文书,“打死勿论”。所不同者,最初京剧班里全是男孩,包括旦角。四大名旦,四小名旦,全是男性。女子有阳刚之气,尚可为美。男人扭捏之态,叫人生厌。周信芳说,还是男演男,女演女好啊。周总理同慨,对张君秋说,希望男旦到你为止。

    如此一说,科班是不该再培养男旦的,但现在中国京剧院还有几支新秀,可算是人才,甚至国宝!

    小孩子没有性别概念,从小以女子姿态,女人装扮去教导男孩,必受荼毒。但专业院团的男旦是越来越少,我爱沈阳京剧院,它没有男旦。既说荼毒,可非孩子本意。然而票界,男旦多多,并非从小培养,心趋神往,这完全出于自愿。陈永玲在台上大抛媚眼,尚不为美,况乎男旦票友之做做,而且流露生活之言行举止,其习气让人痛绝。中国之人妖,大多“进化”不全,没经过大手术,不够专业,然负有其表,自需事先大肆装扮改编。舞台之男旦,扮戏包头,凤冠霞帔,歌舞取乐,与人妖何异!

    二,坤生,坤净

    此与男旦同理,皆为逆天而行。生为女儿身,无可更改,这没有什么不好。女子之态,安工老生主静,然饰张飞、李逵、单雄信,颠倒乾坤。然而男旦坤生,皆不乏人才,齐啸云可谓生为京剧而来。

    三,踩跷

    封建社会的糟粕,小脚其一。跷工说是为了表现三寸金莲之美,爱小脚者,旧时之男性,常秋月出场踩跷,给你缠个小脚试试。小脚演搬到舞台上,裹脚布要不要。  

    四,同性恋

    男旦坤生,性格培养之差异,导致性取向之迷离。见惯不惯了,别说有这种鲜明特征的舞台以辅助,即便常人,同性恋又有多少,那完全是与京剧无关的。然而,男性的花脸演员,也是同性恋,你见过吗?

    五,大烟

    跟毒品差不多,金少山、裘盛戎、谭富英皆抽,这是梨园陋习。马连良为了几箱烟土,来伪满洲国演出,结果定了一个汉奸罪。最可恨者,新中国政府曾特批,马连良上场前可以扎一针。体操运动员翻飞,短跑运动员疾奔,设若之前服了兴奋剂,任由多么精彩,还有何可看!一群正常的观众,去看一个病态人演出唱戏,是一种悲哀,还是犹如看吃了药的猴子上窜下跳一般的可笑。

    六,洒狗血

    李宗义唱《斩黄袍》,逢高必上,这是嗓子的优势(而且还没抽大烟),这是态度,也是艺术。动辄使嘎调,一板非要拖出几里地,长鸣笛,洒狗血,以激起掌声,过犹不及,谓为无聊。关老爷大耍大刀,做戏时浑身哆嗦,凡一切不合身份之过火行为,皆在洒狗血之列。奚中路之武戏,拔尖夺魁,我最爱之,然其《恶虎村》天霸走边,金鸡独立长时不动,还落了彩声,亦为洒狗血。天霸走边,乃为了搭救施公,刻不容缓,半天不动,卖份儿,不合情理,应该挨一个倒好。

    七,水词

    意义不大,甚至有的毫无意义的几句话,这个戏里也用,那个戏里也能用,是为水词。以及大量使用排比,多见于慢板,堆砌文字,充凑唱词,《逍遥津》之“欺寡人……”。最常见的,是“好比”,比喻本是很好的一种修辞,这里用滥了。《坐宫》之“我好比笼中鸟有翅难展,我好比虎离山受了孤单……”,你可比的地方太多了!《骂殿》之“贼好比……”,以及《文昭关》之“我好比……”。

    八,以讹传讹

    旧时演员没有文化,许多地方皆不通,无道理可讲,以讹传讹,世世代代。《艳阳楼》之“力大身躯貌堂堂”,念了几十年,“力大”者,主谓短语,“貌堂堂”者,主谓短语,“身躯”,有主无谓,三人同行;《挑滑车》之“杀了半日,也不知杀死多少番兵番将,也不知他们逃奔何处”,“他们”何指?杀死了,还往哪逃奔?如此种种,不胜枚举。

    九,食而不化

    新编戏搞花样,用杂技,用武术,不伦不类,杂耍立异,真枪实弹,皆非京剧特色。

    十,演唱会     

    以前演剧,不管是在戏园子里,还是应堂会,不搞清唱的,更没有清一色清唱的演唱会,京剧是舞台艺术,舞台艺术不是有个舞台,一戳一站就算可以的。不管多大的戏,扮上,彩唱,这是正道。杨小楼之戏票一毛,扮相值5分。梅兰芳之戏票一毛,扮相值6分。清唱,哪有扮相可言?一身身西装旗袍,争奇斗艳,演员,你可是来参加服装展销会。 

    十一,京胡独奏 

    看戏不叫看戏,叫听戏,听就听了。偏偏幕后的乐队,也要出来凑一份子,京胡独奏!京胡的地位是什么,是托腔保调,为演唱服务,而绝非自立门户,占山为王。旧戏班里,龙套戏份单开,京胡演员不单开,都是角儿从自己的戏份里拿出一部分,给京胡演员。杨宝忠有地位,表现有二。第一,水牌子上除了写角儿的名字,会写上特邀杨宝忠操琴;其二,宝忠入乐队席之前,先从下场门上台,跟观众致意,观众必然鼓掌,算是亮个相。但也不见得占着台不放,大脸不惭一屁股坐那儿去拉独奏, 独奏,你不是民族乐团!姜克美拉独奏,无可厚非,他是乐团,而非京剧演奏员。

    十二,京胡过门花活儿

    此谓乐队之洒狗血。王少卿初给梅兰芳拉琴,梅兰芳说,可以,但是不要加花。一点都没错,知道你是干什么的,你是傍角儿的,不是来要风头的。有一回演出,周总理给京胡鼓了掌,王少卿下台来,特意去找梅兰芳道歉。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
已投稿到: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不良信息反馈 电话:4006900000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