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dami
dami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854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五论:《边城》与《桃花源记》

(2009-01-21 17:59:23)
标签:

杂谈

 

                                       佩瑶  覃武陵

五论《桃花源与武陵蛮》摘要:湘西旅游的魅力源于沈从文著作,特别是《边城》。《边城》的魅力源于其反映的独特文化现象,将此文化现象和桃花源文化一一比较,无论是生态文化、制度文化、物质文化、精神文化,无不处处相同或相似。

关键词:《边城》和《桃花源记》的原型都是武陵山区武陵蛮及其后裔的生活现实,桃花源文化把《边城》、《桃花源记》两个相距千多年时空的社会距离拉得很近了。武陵山区是我国罕有的内陆文化沉积带。《边城》文化是千年桃花源文化的沉积。

 

    我的案头放着一本湘西旅游书,首页赫然写着“湘西”这个词有三个概念,一个是地理概念,另一个是先生区域概念,第三个概念,那就是沈从文笔下的湘西……相信许多人来湘西,就是为了追寻沈从文先生的足迹,寻找《边城》里的故事……所以去湘西,首先要准备的不是旅游装备和行李,不是旅行社和导游,不明车票和金钱,而是应该找来沈从文先生的文字——尤其是《边城》——静静的体会……。“茶垌”(《边城》的写作原型)这个地方,因为它使湘西闻名于世,吸引了千千万万的游人,带动了湘西的经济……

     我不禁为之惊诧,《边城》压倒一切成为旅游的先决条件,驱使千万游客如痴如醉、梦寐以求。这强大的诱人魅力来自何方?我重温《边城》,细细口味,终于悟到了其中缘由:沈从文用他手中的笔,把他印象中美丽的故乡描绘到千千万万人的心中,构筑了一个朴素、恬静而又神秘美丽的湘西。神秘美丽的湘西如桃花源般使世人梦寐以求,希冀一睹芳容。是《边城》反映出来的异域文化的强大魅力驱动了千万旅客,使人如痴似醉。湘西茶垌的文化犹如桃花源文化一样产生了强大的魅力。茶垌——湘西——武陵山区,这里是1600年前陶渊明《桃花源记》的写作原型。茶垌的文化实则是千年前桃花源文化的沉积。武陵山区是我国罕有的内陆文化沉积带,桃花源文化历经千年沧桑后在这里沉积下来了。茶垌文化是桃花源文化的闪光。《边城》——《桃花源记》相隔千年时空,其文化内涵却一脉相承。

    我们在前四论曾将桃花源文化分解为生态文化、制度文化、物质文化、精神文化来论述。现在我们就按此分析看看《边城》是如何体现桃花源文化的沉积。

一、生态文化

     从仅有的数百字的《桃花源记》中我们也能体会到良好的桃花源生态文化:“武陵人捕鱼为业,沿溪行,忘路之远近,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林尽水源,从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豁然开朗,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自云先世避秦时乱……来此绝景。”桃花源是生态良好、风景美丽、与世隔绝神仙般的境界。

     我们再看看《边城》对茶垌生态环境的片断描述:

     “茶垌地方凭水依山筑城……小溪流下去,绕山  流……溪流如弓背,山路如弓弦……小溪宽约二十丈,河床是大片石头作成,静静的河水即或深到一篙不能落底,都依然清澈透明,河中游鱼来去都可以计数……住处两山多竹篁,翠色逼人而来,老船夫随便给这个孤雏,拾取一个近身的名字,叫作翠翠。那条河水便是历史上知名的酉水……溯流而水,则三丈五丈的深潭可清澈见底,深潭中为白日所映照,河底小小白石子,有花纹的玛瑙石子,全看得明明白白。水中游鱼来去,全如浮在空气里。两岸多高山,长年作深翠颜色,逼人眼目。近水人家多在桃杏花里,春天时只要注意凡有桃花处必有人家……”

     茶垌、酉水流域、武陵山区腹地,直到今天,仍有片片原始森林,群峰重叠、河谷深切,交通严重阻隔,信息很难到达,外界的风云要迟缓很早方能传到,这里依然像仙境般恬静。这里的地质、生态酷似千年前的桃花源。

     其实陶渊明由于《桃花源记》篇幅所限,同时他虽熟悉南蛮事务,却因历史所限,始终没有亲历真实的桃花源——武陵山区腹地。武陵山区腹地神仙般的生态环境远胜于《桃花源记》的描述,我们不妨看看作家王影对武陵山区的描述:“在陶渊明时代,神秘而广阔的武陵远非古人的想像的脚力所及,即使到了今天,这当中仍隐藏着许多秘密。说到武陵,人们透出的仍是神秘。对于‘世外桃源’中的隐居者,陶渊明这样描述着:‘男女衣着,悉如外人,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这是一些既陌生而又生动的面孔,很久以前,他们的生命或许真实地存在过。武陵,一片难以穹尽的峡谷、河流、森林和洞穴的迷宫。渔人们的独木舟仍然穿行其间,很难想象,许久以前的那片背景与现在有什么不同。洞穴、峡谷、山林、河流将整个武陵连接起来,即使是高明的地理学家,面对这片神秘的土地,也会显得无所适从。正因如此,陶渊明带给我们的神秘感觉持续了一千多年。位于湘鄂交界处的酉水河谷,几乎让人相信就是当年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酉水在山谷中蜿蜒曲折,经过长久的等待和沉静后,突然向一个巨大的门户狂奔而去,这个门户就是‘卯洞’。 ‘卯洞’是酉水河谷的惊世洞穴奇观。但民间更愿将它附会成神话传说中的门户。洞中的世界恍若隔世,水势平缓的日子里,在洞中仍能看到捕鱼者的独木舟和鱼鹰。渔人们好像生活在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岁月中。当年陶渊明笔下的渔人们从这里撑船出洞,他将发现另一个世界。河水在狭窄险峻的谷地中越发幽深碧蓝,峡谷逼仄处天空仅存一线,万籁俱静,令时间停顿。顺水而下,峡谷尽头却豁然开朗,两岸林木叠翠,楼台时隐时现,人畜相闻、炊烟袅袅……在武陵,无处不在的洞穴包含着最为难解的疑团。以鄂西巨洞‘腾龙洞’为首的‘黄金洞’和‘卯洞’三大巨洞分别与巴人的生命之河清江、乌江、酉水、唐崖河相依并存。”

     《汉唐地理书钞》的《荆州记》载:“武陵郡酉阳县,水酉山上石穴中有书千卷,相传秦人于此而学。”这是武陵山区关于避秦时乱藏书的传说。酉水上游的大酉洞自古以来就传说此地是东晋桃花源。这里的地质、生态酷似桃花源。

     现已列入世界自然遗产,闻名于世的“张家界国家森林公园”。居然能够像一个深居天宫闺房的少女,历经亿万年无人知晓,直到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才姗姗来到人间,成为人间仙境。神秘的武陵啊,你至今究竟还有多少个深藏的秘密未被世人发现?

二、制度文化

桃花源社会是一个无君统治、没有税收(秋熟靡王税),不使用中原王朝的纪元和历法(草荣识节和、木衰知风厉。虽无纪历志,四时自成岁)的社会。这里无压迫,人人自由、平等,怡然自乐地生活着。

   我们在前《四论》中谈及,东晋时代,中原王朝对武陵山区实行羁縻制度,皇权统治没有到达这里,这里虽纳入中原版图,但无君统治,没有税收,当然也不使用中原王朝的纪元和历法。这里属酋邦社会。各氏族、姓氏首领、垌主分别管理各自的聚落群体。主要生产资料,山林湖沼归氏族所有,生产品由氏族公平分配。这里无压迫,人人自由、平等,怡然自乐地生活着。

    历经千年沧桑后,武陵山区的制度文化如何呢?我们看看《边城》的描实:

    茶垌是湘川黔商贸的交接处,水码头对当地来说就尤其重要。“掌水码头”这一利益攸关的重要职务的产生过程,《边城》是这样记述的:“……(顺顺)为人却那么公正无私。水面上各事原本极其简单,一切都为一个习惯所支配,谁个船碰了头,谁个船防害了别一个别一只船的利益,照例有习惯方法来解决。唯运用这种习惯规矩排调一切的,必须一个高年硕德的中心人物。某年秋天,那原来执事的人死去了,顺顺作了这样一个代替者。”

    自清初改土归流后,武陵山区已非“化外之地”,已编为皇民,归属中原王朝派来的流官治理。两百年后的民国也直接统治这里。但是,当地像“掌水码头”这样报重要职务的产生仍沿袭这里的民族传统,由“高年硕德”的长者自然民主产生。管理裁判的依据并非民国的法律,而是当地民族的“习惯规矩”。这样的制度文化,正是千年前这里的桃花源制度文化的沉积。

    《边城》里老船夫和社会上层人士顺顺的儿子有一段发人深思的对话:

    老船夫:“……这世界有的是你们小伙子分上的一切,应当好好的干,日头不辜负你们,你们也莫辜负日头!”

    “伯伯,看你那么勤快,我们年青人不敢辜负日头!”

    两代人多么精辟的对话!原来制约这一民族行为方式的并非“王权”、“王法”和“民国法律”,而是“日头”!这是千年前桃花源人世界观的沉积。

三、物质文化

桃花源位于与世隔绝的山区,其经济是封闭式的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桃花源中“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桑竹垂馀荫,菽稷随时艺,春蚕收长丝,鸡犬互鸣吠”一派和平安宁、农业、饲养业良好。而东晋王朝是“荒涂无归人,时时见废墟”(《和刘柴桑》)“井灶有遗处,桑竹残圬株”(《归园田居五首》四),处处有战乱的创伤,时时有荒凉破败。桃花源人忙于“往来种作”、“相命肆农耕,日入从所憩”,经济发达、丰衣足食。而东晋王朝是“田家岂不苦,弗荻辞此难”(《庚破  岁九月中于西田荻早稻》),“耕植不足以自给”(《归去来会辞》序)“寒馁常糟糠”(《杂诗十二首》八)处处辛苦伴肌寒。

我们在前《四论》中述及:东晋时武陵山区闭关锁族,是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这里没有受到战祸的摧残,社会和平安宁。内部由于有历史悠久、文明良好的巴文化的作用,民族团结、和睦相处、同舟共济,农业、饲养业良好。当地根据山区地广人稀,山林湖沼众多且属氏族公有的特点,采用复合式经济,即农业、渔猎经济并举,谷地的水稻和坡地的畲田并举、农业和山林从多经济作物并举。使武陵山区物产丰饶,人民丰衣足食,安分乐生。

我们再看看《边城》中描述的以茶垌为主酉水流域一带的物质文化;自东晋以后,历经千年沧桑,武陵山区早已结束闭关锁族的状态;清初改土归流,中原王朝直接派流官治理。从辰州治沅水溯流而上到达酉水,沿酉水穿过武陵山区到达湘川黔三省的交通要道。茶垌便是这三省货物交流的转运站。商贸进入了武陵山区,打破了其自给自足自然经济的状态,武陵人有的也加入了商人的行列,当兵吃粮出身的顺顺便是靠这条水路运输而发家的“掌水码头”。但是,武陵山区实在太大了,滩多水急,运输量少的酉水并不能打开武陵山区的封闭状态,社会的物质风貌依然如故。《边城》里有这样一段描述:“酉水中游如王村、岔泵、保靖、里耶和许多无名山村,人家房屋在悬崖上的、滨水的,无不朗然入目。黄泥的墙、乌黑的瓦,位置却永远那么妥贴,且与四围环境极其调和,使人迎面得到的印象,实在非常愉快。一个对于诗歌、图画稍有兴味的旅客,在这小河中,蜷伏于一只小船上,作三十天的旅行,必不至于感到厌烦。正因为处处若有奇迹可以发现,人的劳动的成果,自然的大胆处与精巧处,无一地无一时不使人神往倾心。”至于社会上普遍的建筑物,至今武陵山区仍处处皆可见独具风格的民族吊脚楼,千年如故。

武陵山区到处山高谷深、森林茂密、公路奇缺。直到今天,公路没能到达的山村、深寨,其封闭状态尚依然故旧。看看《边城》的一段描述:“两省(川湘)接壤处……人民莫不安分乐生。这些人,除了家中死了牛,翻了船,或发生别的死亡大变,为一种不幸所拌倒,觉得十分伤心外,中国其它地方正在如何不幸挣扎中的情形,似乎就不曾为这边城人民所感到。”外界信息的到达仍如此闭塞,武陵人仍生活在半封闭的状态之中,武陵人的文化千年不变。在这里,人们可以处处品味到千年前桃花源文化的沉积。

四、精神文化

精神文化是桃花源文化的核心,也是千百年来世人梦寐以求的灵魂所在。因为桃花源人的精神文化和中原王朝的精神文化回然相异(淳薄既异原)。我们不妨先从陶翁的著作中看看这两者的相异之处;东晋豪强贵族和封道君王长期倾轧,社会中处处设“密网”、“宏罗”,从而造成社会“八表同昏”(《停云》),“祸亦易来”(《命子》)的实际。东晋王朝“雷同毁异,物恶其上”到处是尔虞我诈,机关算尽。桃花源社会则“怡然有馀乐,于何劳智慧”,毫无机心,不须在防人侵害上动脑子。“村中闻有此人,咸来问讯”处处关心别人,把来客视为亲友,“便要还家,设酒杀鸡作食”而且延客成俗“余人各复延至其家,皆出酒食”。

东晋社会现实是“冰炭满怀抱”(《杂诗十二首》四)热衷仕途,“得欢当作乐”(《杂诗十二首》一)强作欢笑,“且为陶一觞” (《杂诗十二首》八)自我麻醉,这些,都带有病态的精神枷锁。而桃花源中却是“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童孺纵行歌,斑白欢游诣。”随处都可闻发自心底的欢笑声。当渔人离开之际,桃花源人只用委婉语气说“不足为外人道也”,言语十分谦逊。足见桃花源人高度的精神文明。

我们在前《四论》谈到,东晋时的武陵山区到处有武陵蛮民族规模宏大、庄严肃穆、神圣威严的摆手堂、鼓楼。这里是民族自觉自愿参加的精神文明、信息技术传承的主要场所。在这里,通过轻松愉快的集体歌舞传承古训,传承行为准则、道德规范,传承信息技术。在这里,自我教育、自我约束的精神得到升华,激发了丰富的民族情感,全民共识,从而使社会呈现出民风淳朴的社会风尚,也就是桃花源精神文化。

武陵蛮民族还把歌舞和劳动、生活结合起来,使整个社会劳动、生活处处时时充满纯朴的歌声,随处都可以闻发自心底的欢笑。

《边城》对茶垌人的良好精神文明有大量的描述,我们仅摘录一些:

“老船夫活了七十年,从二十岁起便守在这小溪边,五十年不知他把船来去渡了若干人。年纪那么老了,骨头硬硬的,本来应该休息了,但天不许他休息,他仿佛便不能够同这份生活离开。他从不思索自己职务对于本人的意义,只是静静的很忠实的在那里活下去,代替了天。”茶垌人把劳动视为人生乐事。

“渡头属公家所有,过渡人本不必出钱,有人心中不安,抓了一把钱掷到船板上时,管渡船的必为一一拾起,依然塞到那人手心里去,俨然吵嘴时的认真神气,‘我有了口粮三斗米,七百钱,够了!谁要你这个?’但是,凡事求个心安理得,出气力不受酬谁好意思,不管如何还是有人要把钱的,管船人却避孕药不过,也为了心安起见,便把这些钱托人到茶垌去买菜和草烟……过渡的谁需要这东西必慷慨奉赠……茶叶则在六月里放进大缸里去用开水泡好,给过路人随意解渴。”

“白日里,老船夫正在渡船上,同个卖皮纸的过渡人有所争执,一个不能接受所给的钱,一个却非把钱送给老人不可。正似乎因为那个过渡人送钱气派有些强横,使老船夫受了点压迫。这撑渡人就俨然生气似的,迫着那人把钱收回,使这人不得不把钱捏自手里。但到船拢岸时,那人跳上了码头,一手铜钱向船舱里一撒,却笑咪咪的匆匆忙忙走了……老船夫就喊小山头的孙女:‘翠翠,为我拉着那个卖皮纸的小伙了,不许他走!’翠翠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当真使同黄狗去拦着那第一个下船人,那人笑着说:‘请你不要拦我。’‘不成,你不能走!’正说着,第二个商人赶来了,就告诉翠翠是什么事情,翠翠明白了,更紧拉着卖纸人衣服不放,只说:‘不许走,不许走!’黄狗为了表示同主人意见一致,也便在翠翠身边汪汪吠着。其余商人都笑着,一时不能走路。祖父气呼呼的赶来了,把钱强迫塞到那人手心里。并且搭了一大束草烟到那商人的担子里去。搓着两手笑着说:‘走呀!你们上路去!’那些人于是全笑着走了。”

“祖父一到河街上,且一定有许多铺子上商人送他粽子和其他东西,作为对这个忠于职守的划船人的一点敬意……走到卖肉案的桌边去,他想买肉,人家却照例不愿接钱。屠户若不接钱,他却宁可到另外一家去,决不想占那点便宜。那屠户说:‘爷爷,你为人那么硬算什么?又不是要你去犁口耕田!’但不行,他以为这是血钱,不比别的事情,你不收钱他会把钱予先算好,猛的将钱掷到大而长的钱筒里去,攫了肉就走去了。卖肉的明白他那种性情,到他称肉时总选取最好的一处且把份量故意加多……”

从上可以看出茶垌人普遍的精神文明,公平、诚实、本分已成为茶垌人的天性。

普通人民如此,茶垌上层“权势”人物表现如何,我们看看《边城》的描述:

“掌水码头的名叫顺顺……辛亥革命时在著名的陆军49标做个什长……回到了家乡,把所积蓄的一点,买了一条六浆白水船,代人袋货在茶垌与辰州之间来往。气运好……数年后在这条河上,他就有了大小四只船。但这个大方洒脱的人,事业虽十分顺手……自己既在粮子里混过日子,明白出门人的甘苦,理解失业人的心情,于是凡因船只失事破产的船家,过路的退伍兵士,游学文墨人,到了这个地方,闻名求助的莫不尽力帮助。一面从水上赚来钱,一面就这样洒脱散去……凡帮助人远离患难,便是入火,人到八十岁,也还是成为这个人一种不可逃避的责任。”由此可见,茶垌社会普遍存在的精神文明,连上层社会也受到了如此深刻的渲染。

……

总之,是良好的桃花源文化把《边城》和《桃花源》这两个相距千年时空的社会的距离拉得很近了。《边城》和沈从文的著作中处处有桃花源文化的痕迹,由于《边城》和《桃花源记》的写作原型都是东晋武陵蛮及其后裔的生活现实,茶垌文化是千年桃花源文化的沉积。

                                                     2005年4月于中国绿城南宁

 

主要参考资料:

①《陶渊明全集》   上海古籍出版社

②《沈从文小说选集》  人民文学出版社

③《陶渊明评传》  魏正申著

④《湖南土家族社会历史调查资料选编》彭继宽选编  岳麓书社

 

 

 

联系地址:南宁  广西壮族自治区党委组织部  彭伊立

联系电话:0771-2989871

电子邮箱:1、pengyili360914@163.com

        2、pengwanhon2007@sina.com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