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dami
dami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854
  • 关注人气:2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一论:揭开“桃花源”神秘的面纱

(2009-01-21 17:31:06)
标签:

杂谈

珮瑶  覃武陵 

《一论桃花源与武陵蛮》摘要:桃花源的强大魅力驱使世人千年以来万般寻觅,始终未能揭开桃花源神秘的面纱,桃花源成为中华千年悬谜。以桃花源的特征,与东晋时武陵蛮生活的武陵山区腹地——比较,无不处处相同或相似。武陵蛮的生活现实具备有桃花源的充足条件。

 关键词:《桃花源诗并记》并非虚构之作,武陵蛮的生活现实是作者的写作原型,武陵山区腹地是桃花源的典型原型,桃花源居人是避秦时乱的巴人后裔,桃花源经济、文化是历史悠久、良好的巴文化的延续。

 却怪武陵渔,自洞口归来,把古今游人忙煞;

 欲寻彭泽宰,问田园安在,惟桃花流水依然。(1)

  我国东晋末年,伟大的文学家陶渊明的《桃花源诗并记》问世以后,一千六百多年以来,“桃花源”像美貌仙子深藏玉宇琼闺,其强大魅力驱使人们万般寻觅,如痴似醉,把古今学者、游人忙煞。

 四百余字的诗文面世以来,震动文坛。唐代诗人王维并将其改写成“桃源行”,广为传颂。后列为我国大学中文系、中学语文必读教材。世界各国无度有译著,不少国家有专门机构或专人研究,尤以日本、韩国、新加坡为最。桃花源风糜全球,“世外桃源”成了“人类美好地方”的代名词,全人类无人不无人不晓,四百多字的诗文,引发了超过其不知有不下数十万倍文字量的歌颂、评论文章。它的文字容量只是文学天空的一颗小星星,而它的光芒却像月亮般照亮了文学、历史学、民族学、人类学、社会学等广阔无垠的天空。

 千百年来,人们一直想揭开“桃花源”神秘的面纱,一睹真容。从南北朝初开始,便有人寻觅“桃花源”。现湖南桃源县沅水边的“桃花源”原来是武陵郡鲜为人知的荒僻之地,因其形似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而引起世人关注。南朝梁、陈明,便有言无二价到此涉足山溪,探寻灵秘,后寻踪者络绎不绝,桃花源名声大震,震动朝迁,唐玄宗李隆基诏令“桃花源”当地居民“三十户蠲免(免除)税赋,永充洒扫,守备山林。”后建寺观,宋朝鼎盛,元末毁于火,明清续建。瞻仰者赓续不绝,历代文人墨客在此题咏,成为我国文化胜地。但后来人们发现,此地小范围的生态环境虽酷似桃花源,但放眼大范围时,这里既没有与世隔绝的封闭环境,更没有避秦时乱的居人后裔,世人对此地桃花源产生了置疑。虔诚地到桃花源瞻仰的游人,“只见桃花不见人”,不得不带着“恨满桃花一溪水”而倜伥离去。故古人在“桃花源”写了一首对联“绝景此何来,版图原非刘氏土(2);避秦意休问,世家不是晋时人”,表明此地并不是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唐代韩愈说:“桃源之说诚荒唐”,世人对“桃花源”的真实性产生了置疑。

 事情并非就些了结,桃花源的强大魅力,千百年来驱使人们万般寻觅。自古以来,凡有“桃花源”的地名或和桃花源相近相似或稍有瓜葛的地方,历代均有人一一加以考证,但是仍未能揭开桃花源神秘的面纱。

 到了二十世纪初,我国社会出现考证热,桃花源考证进入高潮。三十年代,陈寅洛先生《桃花源记旁证》考证影响最深。陈先生在考证中说:“西晋末年戎狄盗贼并起,当时中原避验证之人民远离本土,迁至他乡……不能远离本土迁至他乡者,则大抵纠合宗族乡党,屯聚堡坞,据险自守,以避戎狄寇盗之难。”陈先生解释:“坞,小障也,一曰庳城也。”陈先生认为,当时中原地带有大大小小不同规模,众多割据独立的“坞”,这些“坞”是没有君王的小王国,和没有君王、与世隔绝的桃花源社会相似。

陈先生经众多考证后,论证要点如下:

1.    真实的桃花源在北方之弘农或上洛,而不在南方之武陵。

2.    真实的桃花源居人先世所避之秦乃符秦,而非赢秦。(3)

3.    《桃花源记》记实之部分乃依据刘裕率师入关时戴延之等所闻见之材料而作成。(4)

4.    《桃花源记》寓意之部分乃牵连混合刘磷之入衡山采药故事。(5),并点缀以“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等语所作成。

陈先生严密考证的精神值得人们钦佩,但是他考证的结论仍给桃花源蒙上一层厚厚的面纱,故其结论也没有被世人采纳。

神秘的桃花源在哪里?记实《桃花源记》的原型何在?

我国民族众多,幅员辽阔,既有繁华的城市,又有不少人迹罕抵的深山密林。解放前,在崇山峻岭生活的少数民族,千百年来都过着闭关锁族的自然经济生活。解放后,这些山区的学子在读到《桃花源记》时并没有认为桃花源是虚幻的仙境,而是贴近生活看得见、摸得着的生活实在。如《没有国王的王国》一书的作者邓敏文、吴浩研究员便以黔东南侗族子弟的亲身经历,感慨地说:“假如今日的桃源县果真是古代的《桃源仙境》,那么今日侗族人民的家乡就应该是古代的《桃源深处》了……历代封建王朝鞭长莫及,生活在这里的民族祖先只能结款(条款、团约)自治,联款自卫,过着一种有款元官(6)的社会生活,所以我们将这里称为《一个没有国王的王国》。”

下面我们引述作家石英教授在《桃花源的魅力》一文中的一段话:“桃花源是我三十年前初读《桃花源记》时就心向神往的地方……在大学读书时,还有的同学因为不经意流露出想一见桃源仙境而遭到批判,被拔了‘白旗’。但在我内心里,桃花源却并未因为这些不分青红皂白的诛伐,减弱了引人的魅力……在大学里学文学史,教授断然告诉我们说:陶渊明笔下的所谓桃花源完全是子虚乌有。在那个社会中,根本不可能有一个与世隔绝的仙境。而今我觉得:仙境果然是没有的,绝对的隔离状态是很难的。但我今夏以来先后深入闽西山区和湘南山区,却发现了不少与中心城市和交通要衢远相隔离的幽深地带。譬如闽西北区武夷山腹地,在一个三五户的丛林山村与一老年农民谈起,他肯定地告诉我说:他的祖先是宋江末元初为避元兵侵害从北边迁过来的,有世代相传的家谱为证。从那时起,数百年间未受到战火侵扰,直到解放前夕却遭到国民党残匪的祸害,最后还是解放大军解放了我们,才传来了山外世界时代变迁的风信。湘西山区是否也有类似情况,似乎不可断然否定吧?……我认为,任何形式文学作品,如果完全脱离了现实生活,一味胡编乱造,不可能有其长久的生命力,而《桃花源记》的引人魅力历久不衰,就绝不是偶然的。”

类似石英教授对桃花源认识的知识分子,在校园、文艺、史学圈中为数也不少吧!笔者是石教授提到的湘西山区土家族,我从初读《桃花源记》那时起就倍感亲切,数十年来想为世人揭开桃花源神秘的面纱。今天,隐藏玉宇深闺千余年的“桃源仙境”已呼之欲出,愿有识之士和我们一道,共同揭开她那神秘的面纱吧!

解剖《桃花源诗并记》便清楚看到,桃花源是一个与世隔绝、和平安定、丰衣足食、民风淳朴、生态良好、没有王税、山地型农业经济发达的社会。桃花源必须充分具备这些社会环境,同时要受到时间:晋太元中,地点:陵渔能够到达的地方,人文背景:避秦时乱等条件的制约。

我国早在战国时代便进入了封建社会,东晋时代,封建社会已很成熟。“晋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在大一统封建王朝的强权下,在“五胡乱华”的烽烟岁月存在一个“与世隔绝、和平安定、没有王税、农业经济发达、民风淳朴的社会”,似乎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使人容易产生这样的结论:“桃花源只能是现实生活中不可能存在的乌托邦社会,是仙境,是诗人理想的寄托和对现实社会的批判、发抗。”

但是,在我国这个民族众多、幅员辽阔的国家里,这件不可思议的事在我国历史上却又实实在在地存在着。上面提及的闽西山区丛林山村的黔东南桃源深处的侗乡便属此例。下面,我们从东汉、三国至两晋的历史来验证一下东晋时当时武陵蛮聚居腹地——武陵山区是个什么社会,是否具备“桃花源”那些社会环境和特定制约的条件。

在我国的中部版图上,从北到南有一座绵延湘、鄂、渝、黔四省市,面积10万平方公里的大山脉,那就是巍巍的武陵山脉。它处于我国西部云贵高原、四川盆地和东部平原的接合地带。山体高耸,一般海拔高度在1000米以上,最高峰梵净山海拔2570米,山势险峻,山套着山,山衔着山、山抱着山、山蛮重叠、群峰耸立、沟上壑纵横、河谷深切。地形十分复杂,植被非常良好。直到今天,境内还保存着成片的原始森林,有举世瞩目国外已绝种誉为“活化石”稀世之珍的多种孑遗树种,如古水杉、银杏树、珙桐、香果树等,有二十五种属于国保的珍稀动物,由此可知,东晋时武陵蛮地人烟稀少、鸿蒙末辟、    榛榛(7),禽兽满山、交通阻隔。如此险恶的地形和自然环境,正如清人顾彩描述:“武陵地广袤数千里,山环水复,中多迷津……夫以地广人稀,山险迷闷。入其中者,不辨东西南北……其险处一夫当关,万人莫入。”(8)古代,武陵蛮利用这些地形、环境与王朝官军周旋,取得了军事上的优势。如东汉王朝与武陵蛮的战争。“光武中兴,武陵蛮夷特盛。建武二十三年(汉光武帝刘秀时代,公元47年)遣威武将军刘尚率兵万余人,乘船溯沅水入武陵击之。尚轻敌入险,山深水疾,舟船不能上。蛮氏知尚粮少入远,又不晓道径,遂屯聚守险。尚食尽,引还,蛮缘路缴战。尚军大败,悉为所灭。”(9)光武帝遣宋均火速往援,但当宋均兵到,刘尚已全军复殁了。

建武二十五年(公元49年),光武帝派名将伏波将军马援等率兵四万余人出征五溪。马援率军溯沅水而上,至清浪滩,滩险水急,船不能上,蛮军据险阻击,马援困守壶头,“三月进营头。贼(指“武陵蛮”)乘高守隘。水疾,船不能上。会暑甚;士卒多疫死。援亦中病。遂困,乃穿岸为室,以避炎气。”蛮军常常“升险鼓噪” (10),面对武溪之险恶,威镇南疆名将马援作“武陵深行”歌哀叹曰:“滔滔武溪一何深,乌飞不度,兽不敢临,嗟哉,武溪多毒淫。”(11)数月后,马援卒于师,一代名将,“马革裹尸”而还,军士多温湿疾病,死者大半,官军已无力再战。

查,这两次战争,武陵蛮酋是相单程。后一战争中,有人沽算武陵蛮兵实际上只有四千多人,却打败了由名将统帅、武器精良,数量多于其十倍的官军,在我国战争史上,恐怕也称得上少胜多的典例吧!只由于武陵蛮无文字记载此事,大一统的王朝又不熟悉蛮情,文人也羞于王军败于蛮军之故吧,故史书上对这一战役记载寥寥,鲜为人知。武陵蛮能够取得如此辉煌战绩,这和蛮夷民族俗善弩射、依林走险、若履平地、骠悍勇猛的素质,机动灵活的战术和充分利用武陵山区险恶的地形、环境不无关系。

当伏波将军病殁于二酉山,军心涣散,监军宋均担心官军又遭全军复殁厄运之际,派人以皇帝的名义前往“招抚”,许以优惠特迁。武陵蛮本只图闭关锁族,互不相扰。加上武陵蛮军出现了粮缺人困的现象,故愿意归顺朝廷。这些战争,官军付出了沉重的代价,客观上遏制了以后的统治者深入武陵蛮腹地,直接统治的欲望,加速了武陵山区羁縻(牵制、束缚)制(12)的形成。同时加深了武陵山区闭关锁族,与外界严重隔离的环境。

三国时代,蜀国诸葛亮对蛮夷实行招抚政策,不直接统治蛮地,故五溪蛮倾向蜀国。刘备率军东征,遣马良“招纳五溪蛮夷,蛮夷渠师皆受封号,咸如意指。”蜀亡,吴、魏争夺五溪,但也未能实现在五溪地区的直接统治。

西晋末年,公元301年,由于赵王司马伦废黜皇帝而引起的藩王互相攻伐的“八王之乱”。公元304年,匈奴人刘渊在北方立国,称汉王,大动乱的十六国时代从此开始。公元313年,汉刘聪攻陷西晋城洛阳,抓获晋怀帝司马炽,放火焚烧洛阳,这一变故史称“永嘉之乱”。公元317年,琅邪王司马睿在建康(今南京)即位称帝(晋元帝),偏安东南一隅的东晋时代开始。公元304年——452年,我国北京处于十六国时代,一百多年历经七个民族,分别建立过23个政权,连年战乱不息。晋太元八年(公元383年),北方强大的前秦符坚率90万大军南侵东晋,在今安徽和八万晋军展开了有名的“淝水之战”。东晋末年,南郡公桓玄兵伐京师,废帝篡位,刘裕内戡桓玄,对外收复青、齐,清除关、洛,直至公元420年刘裕建立宋,南朝从此开始,战乱从未停息(13)。陶渊明(公元365——427年)就是生活在这样一个大动乱、人民大迁移的时代。《桃花源记》所写的“晋太元中”就是指晋太元年代(公元376年——396年)但是,就是在我国东晋北方和南方大动乱,大迁移,无一片净土的战乱时期,武陵蛮居住的腹地却没有受到战争的侵扰。石亚洲博士也在《土家族军事史研究》一书中说:“两晋统治的150多年间,武陵地区蛮夷民族相对比较安定。”这样的一个和平安定环境,对当时惨遭战争蹂躏的人民来说,无疑像仙境一般。《桃花源诗并记》中记实的“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鸡犬相闻。黄发垂髫,并怡然自乐。相命肆(致力)农耕。日入从所憩。鸡犬互鸣吠。童孺纵行歌。斑白欢游诣。”正是当时武陵山区腹地一派和平安定、欢乐环境的写照。

武陵山区位于我国中部的大山区、北、东、西三面皆是历代王朝争霸之地。武陵山区,《禹贡》将其划为荆州域。自禹以后,属巴方领地。巴子国强大时属巴子国黔中地。春秋时,公元前361年巴楚战争后属楚黔中地(郡治在今常德市)。战国时,公元前316年秦灭巴,接着灭楚,属秦黔中地(郡治在今沅陵县西)。西汉属武陵郡(郡治义陵,今溆浦县)。东汉属荆州、武陵郡(郡治临沅,今常德市)。三国时代,湖南属吴,湘西属吴荆州(州治南郡,今湖北江陵)武陵郡和天门郡,酉水流域属武陵郡(郡治今常德市)。两晋,湖南属荆州(州治襄阳,今襄樊市),湘西属武陵郡和天门郡,酉水流域属武陵郡。西汉以后,酉水流域在武陵郡下置迁陵县(沿用到南北朝的宋代),酉阳县(沿用到南北朝)、黔阳县(三国蜀置,沿用到南北朝梁代)从形式上看,武陵山区早就纳入我国大一统王朝的版图。但是,如上所述,历代王朝从未直接统治这一大山区的蛮夷。武陵山区的蛮夷由当地蛮酋直接统帅。西汉末和东汉时期,酉水流域的武陵蛮酋有资料记载可查的主要有田强、相单程。两晋时代,由于武陵山区“蛮夷”民族相对安定,没有大的战争,故史无记载。但是,透过土家族影响深远的史诗——摆手歌词可以看出,当时武陵蛮民敬仰、歌颂的是八大王,大一统王朝的皇帝是被鞭鞑的对象。当时的武陵蛮酋,也非世袭,有着较强的民主性质。没有君王,自然没有君王的年号纪历了,正像《桃花源诗》记实的:“草荣识节和,木衰知风厉。虽无纪历志,四时自成岁”了。

武陵蛮的先民之一——巴人,历史悠久、文化发达,对我国历代王朝有过贡献。在我国商朝末年,“周武王伐纣,实得巴蜀之师,著于尚书。巴师勇锐,歌舞以凌殷人,前徒倒戈,故世称之曰,武王伐纣,前歌后舞也” (14)。秦昭王时,白虎伤人为患,武陵蛮先民  人应募射杀白虎,立下大功,成了秦国的义人。汉高祖刘邦,曾招募  人共定三秦,在平秦时,为汉前锋,冲锋陷阵,以歌舞迷敌制胜,立下功劳。为此,历代王朝给予巴人以优惠待遇。汉高祖嘉奖  人,免除  人七胜的赋税。在武陵山区,如前所述,王朝的直接统治并未到达,王朝只对蛮酋施加影响,对蛮酋,以抚为主,只求降服,纳贡,“赋役未行中国法”,没有向王朝直接纳税。一直到五代公元939年发生的楚马希范和溪州刺史彭土愁(彭氏统治湘西长达八百多年)的“溪州之战”后建立的溪州铜柱也铭文记载;“王曰:尔能恭顺,我无科徭;本州赋租,自为供瞻;本都兵士,亦不抽差;永无金革之虞,克保农桑之业。”这些,和《桃花源诗》“春蚕收长丝,秋熟靡(无)王税”是一致的。

今天的土家族是由古代多个民族交融而成的。东晋时代,土家族的先民既有远古原始社会就繁衍生息在武陵山区的土著居民,他们以渔猎经济为主生活着。也有着在各个历史时期进入武陵山区的巴人(含  人)。巴蜀文化在战国前就已独立发展成为我国长江中上游的主流文化,其文化形式独特,和中原文化大不相同。秦灭巴后,古巴子国的巴人大量向周围四散逃亡,大量流入楚国,其中一支,进入湘西北,流入五溪,也成为土家族的先民。他们在武陵山区腹地这块土地上,和睦共处,共同生活着,又彼此互相自然的交融着,经济、文化也在交融中发展着。一直延续到解放初期规模宏大的土家族“赶仗”(狩猎),更多地体现了土著先民和  人的遗风;持续千年之久,有着土家族史诗般的全民摆手歌舞,折射了巴人巴渝舞的光芒;发达的复合式农业经济、稻作文化是巴人经济、文化的延续;五彩斑斓的“土家织锦”是  布的延承发展……透过桃花源的经济、文化,让我们清晰地看到了当时尚未融合成土家族的先民们的经济、文化、思想和生活方式。

解放以后,特别是近年来在武陵山区出土的新石器时代的文物也说明了土家族先民早在石器时代就有丰富的农业文化,土家族是最早的稻作文化民族之一。巴人在秦汉以前便在武陵山区活动,并创造了灿烂的文化。秦灭巴后流入的巴人带进了先进的文化。更促进了秦汉以后武陵山区农业经济的发展。和《桃花源诗并记》中记实的“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鸡犬相闻”,“相命肆农耕,桑竹垂馀荫。春蚕收长丝,鸡犬互鸣吠”发达的农业经济是相吻合的。

秦灭巴后,流入武陵山区的巴人和当地的土著民族(含此前不同历史时期迁入的巴人)共同生活、相互交融形成以后的土家族。桃花源居人当然有着“自云先世避秦时乱”的历史背景。《桃花源诗并记》记实的“其中往来种作,男女衣着、悉如外人。”“俎豆(祭祀)有古法,衣裳无新制”正是当时流入武陵山区腹地的巴人后裔生活的写照。

土家族有着优良淳厚的风俗,人民勤劳俭朴、待人诚实、热情好客,来客必以酒肉招待。暑天路过瓜果园林,摘瓜解渴,不必问属何家,“利口之物,不分彼此。”竖屋上梁,婚丧喜庆,亲邻友好皆来相助,重情义而不计报酬。一家病痛灾难,大家康慨解囊相助(15)。这些淳朴民风,源于巴文化。故《桃花源记》中记实的“便要(邀)还家,设酒杀鸡作食”、“村中闻有此人,咸来问讯”、“余人各复延至其家,皆出酒食”正是巴文化淳厚民风的写照。

陶渊明记述的桃花源满溪桃林,临溪傍山“土地平旷,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阡陌交通,”生态良好,属山地型农业村寨。武陵山区群山起伏,溪河纵横,山与河谷之间有平坝。村寨多在近溪河平坝,依山傍水,寨前田园阡陌,寨后绿水青山,古木参天,风光旖美,属典型的山地型农业村寨。这些地形、地貌、生态和桃花源又何其相似乃尔!

总的来说,东晋武陵山区的武陵蛮有着《桃花源诗并记》中记实的与世隔绝、和平安定、丰衣足食、民风淳朴、生态良好、没有王税、山地型农业经济发达的社会环境,同时具备了《桃花源记》要求的时间:晋太元中,地点:武陵渔能够到达的地方,人文背景:避秦时乱等制约条件的要求。

虽然长期以来,武陵蛮闭关锁族、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生活,与外界处于隔离和半隔断状态。但是,从古至今,国与国之间的隔断也难以禁止边民们的交往。武陵蛮和汉族民间的往来从古以来从未间断。陶渊明生活在武陵毗邻的柴桑,又乐于和劳动人民广泛交往。在战乱不息的东晋,武陵山区腹地和平安定的生活自然会通过多种途径传给陶翁,从而记实成诗文。由于陶翁并未亲临桃花源,诗文带有作者的理想成份也是难免的。

总而言之,东晋武陵山区腹地的环境完全符合桃花源要求的全部条件,桃花源神秘的层层面纱至此已经全部揭开,因为结论如下:

1、   东晋武陵山区腹地是桃花源的典型原型。

2、   桃花源居人是避秦(赢秦)时乱的巴人后裔。

3、   桃花源的经济、 要是巴文化的延续。

 

                              2004年4月于绿城南宁

注解:

(1)这是民国初年湖南夏受棋的桃花源对联。

(2)刘氏:指《桃花源记》中的南阳刘子骥,他因寻找“桃源”未果而病终。

(3)赢秦:秦始皇姓赢名政,故其王朝叫赢秦。(公元前221——207年)符秦:东晋十六国时代,我国北方十六国之一的前秦,统治者符姓,故叫符秦(公元351——394年)。

(4)东晋末年,陶渊明朋友戴延之曾随南北朝时代宋朝开国皇帝刘裕入关灭姚秦,著有《西征记》二卷,记述西征沿途的见闻。陈寅洛先生在考证中疑陶公间接或直接得知戴延之从刘裕入关途中之所闻见。《桃花源记》之作即取材于此。

(5)刘磷之入山采药故事;刘磷之即刘子骥入衡山采药,见涧水南有二石  (古代圆形粮仓),失道问径,得还家。或说  中皆仙灵方药。磷之欲更寻索,不复知处。

(6)款,团约也。封闭的少数民族,无王法约束,同族人民集体议定条款,共同遵守,并服从款首之指挥。

(7)    :野生动物,榛:野生植物;    榛榛:满山原始森林,野兽出没。

(8)《容美纪游》(清)顾彩著

(9)《后汉书》卷86《南蛮西夷列传》(南朝宋)范晔

(10)             《后汉书》卷24《马援传》(南朝宋)范晔

(11)             《古诗源》武溪深行  马援

(12)             羁縻制:羁(音[ji]激),马笼头束缚;縻(音[mi]咪)拴捆、牛绷绳。羁縻制是王朝以蛮制蛮,给予民族地区一种较宽松的统治,以达到牵制强悍少数民族的目的。

(13)             以上史料选自史学泰斗吕思勉史学论著《两晋南北朝史》和《资治通鉴》。

(14)             《华阳国志》(晋)常璩

(15)             《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概况》《湘西土家族苗族自治州概况》编写组

 

联系地址:广西南宁广西区党委组织部彭伊立收

联 系 人:彭伊立  覃武陵

邮    编:530022

联系电话:0771-2989871

电子邮箱:pengyili360914@sina.com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