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南方人物周刊
南方人物周刊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15,175,192
  • 关注人气:36,634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正文 字体大小:

维稳副市长举家上访罗生门

(2011-07-15 17:25:31)
标签:

262期

田小龙

周世立

副市长举家上访

杂谈

分类: 新闻

这位意外蹿红的田副市长断然否认曾经上访,

甚至不承认自称因遭强奸全家进京上访的继女是自己女儿

对方和他的继女在是否发生过强奸一事上各执一词,

但与田妻均一致表示要起诉刊登《副市长举家上访》一文的媒体


维稳副市长举家上访罗生门
六盘水信访局


 

本刊记者  陈磊 刘珏欣  发自六盘水、桂林、北京

 

田万昌万万没有想到,在病床上躺了两年的他,突然之间,以一种让人意想不到的方式红遍中国。

作为贵州六盘水市已隐退多年的副市长,多年来,他深受糖尿病困扰,至2009年62岁时,病情已经让他每周必须到医院透析。

最终,他不得不通过换肾来寻求生机——2009年9月动了手术。之后,他的大多数时间在医院度过。

7月初,“昔日维稳副市长举家上访”的消息传遍互联网:田万昌的女儿田小龙(化名)称,她于2009年1月8日在贵阳被强奸,对方是贵州省政协常委、青利集团董事长周世立。几个月后,田小龙报案,未得调查结果。于是,两年来,前副市长父亲和国安局警官母亲陪着女儿多次进京上访。

7月10日中午,面对本刊记者,躺在桂林一八一医院病床上的肾移植患者田万昌,先是表达了对《副市长举家上访》的愤怒,继而称,对“继女田小龙被强奸”之事,“我不知道”,同时还称,“没有去北京(上访)。”

“我只有两个女儿。”这位父亲说。显然,他并没有把田小龙这位继女,算在自己的女儿之列——田万昌和前妻育有两男两女,1998年,二人离婚。之后,田万昌和带着田小龙的单亲母亲龙某重组家庭。

与女儿向媒体主动爆料截然相反,母亲龙某低调地婉拒了所有媒体的采访请求,而且一再表示,她“要维护家人隐私”,“个人隐私是受国家法律保护的”,“谁侵犯我告谁。”

“谢谢你们,但请尊重我!”这位处于舆论涡流中的母亲说。

7月7日,田小龙向本刊记者表示,她会配合见面采访。一个小时后又表示,她要先问问母亲,随后拒绝了见面。

而周世立在北京高调现身,称他当时和田小龙是情人关系,不是强奸。还称正在找律师取证,要起诉田小龙及刊登文章的杂志和记者。“我得把我的清白收回来。一个电话,给一点钱,多少人都会来,用得着强奸吗?”

局面陷入罗生门。

 

副市长女儿称被强奸

田小龙在自述中说,她和周世立相识于2008年圣诞夜,而周的说法则是当年11月的一个周末。那时,她正在中央戏剧学院读预科班,去工体的一家迪吧玩。晚上11点左右,她临走取包时,遇上陌生的周世立,递给她名片。

2009年1月8日,田小龙在贵阳参加省联考。她称,那天在铭都酒店,周世立强奸了她,她极力反抗,跪在地上恳求,还是没用。她小心地保留下床单,还被周打骂,强行冲洗了床单。“他拍下了裸体录像,说如果我敢报警,就把录像放到网络上去,让所有人知道,让你们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对此,周世立称,他没有打骂和拍录像。“那天事后,我们怕她母亲来,又去喜来登酒店开房间。她说自己是第一次,要喝红酒,要送玫瑰花。一起喝了红酒后,我就睡觉了,醒来她不在,我看到了她从铭都带过来的床单。在铭都我问过她为什么留这个,她说《还珠格格》讲了,女孩子第一次要作纪念的。我觉得不好,就把它洗了。过一会儿她回来了,说刚才去洗了桑拿,看到床单被洗挺生气的,吵了几句,还埋怨我只买红酒没买玫瑰花。”

2009年5月初,事隔4个月后,田小龙到北京交道口派出所报案,“因为他去我住的地方砸门,还一再恐吓和纠缠我。”6月13日,田小龙又到贵州省贵阳市中华北路派出所报案。田小龙将床单交给警方作DNA鉴定,鉴定结果与周世立的DNA对比完全吻合。

田小龙说,这几个月她假意接近周世立,有录音为证,周世立数次承认强奸了她,还要求私了但被她拒绝,录音大概内容为:“你说我强奸你我就强奸你,那又怎么样呢?我现在只想见你……”“你又来了,我强奸你,强奸判不了几年,你也不能解气的……”“不管你怎么恨我,警察把我判多少年我都可以接受,我都愿意,怎么判都可以,反正我是真的喜欢你……”

对此周世立的解释是,就算提到强奸,他也不是承认,只是想安抚田小龙,让她别再闹了,而DNA只能证明两人发生了性关系,不能证明强奸。“她提交证据的床单不是铭都那次的,那次的已经洗了。那次之后我还跟她好了一个多月,直到她打电话找我老婆,我就不怎么理她了。大概发生了八九次关系,那床单是最后一次的。”

周世立还称:“她经常给我打骚扰辱骂电话,还给我们公司好多人打。我的宝马车被泼油漆。我去酒店睡个觉,居然被她举报嫖娼,弄到我和她都得去派出所录口供,我们公司好多人来派出所围观这女的到底什么样儿。”

田小龙也称,她经常接到周世立的谩骂短信和来历不明的QQ威胁留言。发给记者的截图中,一位帮田小龙发帖求助的人说,他们“要我统统都删掉,并且站在他们那边答应给我多少多少钱。到后面就变成了如果再发,叫本地的警察抓”。发自周世立手机号的短信截图显示:“我会叫公安把你的短信调出来,告诉你的所有人。”图片被田命名为“让公安臭我”。另一条短信“我可以把我所有的话告诉给你的家人,同学和朋友。”被命名为“要去(找)我朋友臭我。”

田小龙还表示,她录下了周世立打牌时巨款行贿省级干部的证据。“每次打牌都是十几万地输”,还骂一些官员打牌时从他那里捆走太多钱。对此周世立称,他的确爱打牌,也经常输赢十几万,但只是跟朋友打,不是跟领导打。“让她把录音公布出来。”

 

省委书记曾批示查办此案

2009年夏天,田小龙开始在北京上访。

据知情人士透露,此案曾被贵阳市云岩区检察院认定为“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因为上访和当事双方身份特殊,贵州省委书记曾批示查办此案,之后省公安厅接手调查,至今没有做出结论。

田小龙称,父母曾和她一起进京上访,戴着口罩,在街上行走时与她保持距离。她还说,母亲和她担心父亲健康,向父亲隐瞒了事件后续情况,称周世立已被绳之以法。

而躺在桂林一八一医院病床上的肾移植患者田万昌,7月10日中午对本刊记者表示,对“继女田小龙被强奸”之事,“我不知道”,同时还称,“没有去北京(上访)。”甚至强调几次,“我只有两个女儿”,显然没有把田小龙这位继女,算在自己女儿之列。

7月初,有媒体刊登“昔日维稳副市长举家上访”,消息传遍互联网,人们被愤怒点燃。“副市长女儿都这么惨,普通人会如何?”

此后,田小龙关闭了手机,仅通过网络和手机短信偶尔接受采访。她称,这篇报道“造成我父亲病情危重,我母亲决定起诉”。她还称因为该报道,“我母亲可能要被开除了。”

对于田小龙母亲即将被开除的说法,7月8日,六盘水市国安局王政委向本刊记者表示,他没有听到这种说法,“根本没有的事情,上午小龙(田小龙的母亲)还来上班了。”

同时,周世立高调现身北京,称不会拒接任何电话,并表示正在找律师取证,要起诉田小龙及刊登文章的杂志和记者。他称已经提出申请,辞去贵州省政协常委等职务,“我们这本来是八卦的事情,给政治化了。”贵州青利集团的副总周成向本刊表示,几天来,客户、银行、合作伙伴,“产业链上的各方都纷纷向我们询问董事长被指控强奸的事,公司业务深受影响。”

“我当初和她在一起时,一直以为她是田市长的亲女儿,她自己说流淌着田家血脉。其实她的经济条件没有通常想的那么好。我去她租的房子,地下室,头顶的管子露在外面,为了好看还裹一层金黄的纸。站在床上,头能碰到管子。”周世立说:“她要我离婚,我才不会离。要我给她买两套北京门面房。我答应会买一套,还想着不买城区的,那得一两千万,就花个一两百万在郊县买,也能对付,算门面房了。”

 

“我爸妈被监控了”

人物周刊:能否和我们见面聊聊?

田小龙:好的,我会配合的。我什么都不怕,我已经被他(周世立)害得一无所有了。这些是立案文书。您接收了看看。

你知道吗,因为记者的报道,我母亲可能要被开除了!

刚刚(母亲)才训斥我一个小时,还有贵州的工作人员……您要万幸事出在我身上,说句难听的,如果受害人是您,可能还不如我呢。真是绝望。

我内心这种痛苦和煎熬,你们无法想象。怎么可能我一个19岁的女孩子处心积虑去勾引和陷害他快50岁的周世立。这样的话居然有人相信。

人物周刊:你爸妈不同意你把这事公开对吧?

田小龙:不是不同意,而是不敢同意,其中很多事情,无法说啊……还说我再联系记者就有生命危险……上访村长不是一样被杀吗?!

人物周刊:不会的,媒体已经报道了。

田小龙:可是那些背后的贪官一样恨我啊……很多事情怎么操作是有方法的,我父母干这个,我听得太多了。

人物周刊:你父母现在什么态度?

田小龙:他们都被监控了。

人物周刊:六盘水市监控他们?

田小龙:是。我母亲告诉我的。有媒体要去,但是我母亲拒绝了。

人物周刊:你现在还是东躲西藏吗?

田小龙:基本就是这种状况。网友留言说这个年代不以命搏是活不出来了。

人物周刊:关键你们家也不是普通人啊!

田小龙:就是,我们都活到这个份上了……我爸爸换肾退的,所以欺负我们母女。

人物周刊:现在你爸爸还蒙在鼓里吗?

田小龙:他以为人已经抓了,其他都不知道。爸爸身体如果好,事情也许好办得多……他(周世立)自己说他行贿了,也不是我用刀子逼着他说的。

人物周刊:你当时为何不立即报警呢,在铭都酒店他强奸你后?

田小龙:因为周世立毒打我还说拍了录像,说我报案就给我把录像放上网去。我就想尽量保留证据再和妈妈商量。

人物周刊:你爸妈后来知道后劝你报警,你为何没听呢?

田小龙:他们劝我不要报警。

人物周刊:想私了是吧?

田小龙:不是,想从其他方面报复他,觉得对我的名誉影响太大。他那点钱我们看不上。

人物周刊:周世立说,你很长时间去北京贵阳都是花他的钱,用他的信用卡,他的司机来接送你,还有发票什么的。

田小龙:如果有,请你让他提供证据……我可能不接受你们采访了,因为他多次承认强奸的录音我都有提供,但是上次那个记者没有提起,我母亲说记者肯定被收买了,不许我联络你们。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