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个人资料
流光
流光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75,121
  • 关注人气:69
  • 获赠金笔:0支
  • 赠出金笔:0支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谁看过这篇博文
加载中…
正文 字体大小:

月光下,那株盛开的红菊花

(2009-06-04 22:33:42)
标签:

平安

情感

休闲

祝福

文学

原创

小说

分类: 小说习作

 

月光下,那株盛开的红菊花 

 

    深秋的夜,月光皎洁,星光灿烂。 
    林松根站在阳台上,看着那盆九月菊。像是发呆,又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菊花的干不高,但粗壮。从上到下共有7片叶子,月光下,每片叶子都泛着光芒。菊花的花瓣有些细,向外伸展着,顶部往回勾着,像一双双手在阿护着花蕊。 
    看着菊花,林松根其实什么也没想。他只是在等,等那个约定的时刻到来。因为今晚,他要做一件上网以来最最重要的一件事。 
    当石英钟的时针和分针分别指向955的时候。他打开电脑,点开QQ,然后静静地等待。 
       22点整,林松根打开了超级视频。片刻,一个长发、清秀的姑娘出现在林松根的面前。 
    她叫菊子。刚进圈子做管理的林松根,为了加强交流与合作,他把每位管理员的博客都认真地读了一遍,菊子的博客是印象最深的博客之一。从她的文章里看出,她是个很懂事,很乖巧,很才气的女孩子,她在文章里倾注了她全部的爱,那悲悲的文字,每一行都是心灵的呼唤,读着让人心痛、心酸。出于好奇,林松根试探着同她聊天,并从聊的过程中,知道了她的一些情况。 
    菊子今年28岁,在当地一家物流公司工作。三年前,她和丈夫因为家庭锁事大吵了一架,丈夫便不声不响地走了,至今未回。在丈夫走的那段日子里,她难过、后悔,整日以泪洗面。她不明白丈夫为什么这么没气量,为什么离开4岁的女儿悄悄地走掉。她和女儿相依为命,在痛苦和企盼中度日如年。 
    丈夫走后一个月,菊子在网上开了博客,每天把忏悔和对丈夫的思念写下来,把自己的痛苦写下来,把过去夫妻之间的恩恩爱爱写下来,她希望丈夫能在什么地方、什么时间能看到,然后突然出现在她面前,拥她入怀。 
    菊子就这样天天的写,天天的盼,三年的时间一直没间断。 
    林松根比菊子长20岁,是叔字辈儿。当初聊天时因不知道林松根的年龄,菊子叫他哥,后来知道林松根年龄的时候,已经改不了了。 
    其实在林松根的心里,菊子就像他的女儿或侄女儿。他曾多次让她改口叫林叔叔,菊子就是不改,她觉得没什么必要。她说他在她心里是三种角色,一是长辈,二是哥哥,三是朋友。这三种角色合在一起,叫哥最合适不过了。 
    林松根没有固执自己的想法,他觉得无论叫什么都是一种情感、一种牵挂。 
    “丫头,今天是你的生日。哥无法给你送花,无法给你买生日蛋糕,无法给你做好吃的菜,无法给你倒一杯酒,无法面对面地祝你生日快乐。但哥用这种特殊的方式,相隔千里,给你过一个不同寻常的生日。”林松根依着过去他们聊天的惯例,没开语音,在键盘上敲出了这些沉沉的字。 
    “谢谢你,哥。”林松根看屏幕上这几个字,心里酸酸的,再看看菊子,她的眼里已经泪花闪闪。 
    看着菊子眼中的泪,林松根写到:“哥知道你是个苦命的孩子,父亲在你很小的时候就离世,母亲改了嫁,你跟外婆一起生活,她去世后,你就无家可归了。” 
    “哥,我们不说那些事了好吗?” 
    “哥知道,自从他走了之后,就没人给你过过生日。” 
    “是的,哥。每到生日这天,我的心都很沉重。晚上自己喝着闷酒,对着月亮发呆。去年生日那天,我喝了好多好多酒后,写了一首诗,自己读着那诗,哭了整整一夜。” 
    “能把那诗给哥看看吗?” 
    “你等着。”菊子很快把那诗发了过来。林松根读着,心痛得难受:

 

                        静静的夜晚

                        皎月如辉

                        那洒入杯中的银光

                        可是你的身影前来安慰


                      抖的双手

                           捧着红色的酒杯

                           两行清泪滴落

                           淹没了喜

                           凝固了悲

 

                               对着那洒,我问

                        你在天边吗

                        可曾感觉到为你留守的我

                        在悲伤流泪

 

                             酒啊

                        你点燃了我的孤独

                        把思念浇醉

                        冤家

                        你要是也在喝酒

                        就祝我生日快乐吧

                        哪怕你不回

 

                             思念一杯酒

                        悲伤酒一杯

                        碰一下心好吗

                        为了你能想起我

                        干杯,你不醉

                        我醉


                                                    

    这悲悲切切的诗文,让林松根热泪盈眶。 
    “哥,你哭了。” 
    “哥的心里好难受。” 
    看到林松根泪流满面,菊子失声痛哭起来。林松根的心被她哭得好痛。他觉得,眼前这个孩子就像是自己的女儿在对自己诉说不幸,想劝劝她,但不知道什么样的话能安慰她的心,任凭她放声大哭。任凭这哭声撕裂着远方那静静的夜。 
    林松根看着她,跟着她流泪。 
    “丫头,别哭了,今天这个生日哥陪你过。”说完,他发过去一张动感图片。图片上是一个漂亮的姑娘,两只大眼睛一眨一眨的,腮上的两个酒窝也会动。图片的下方有一行字:“漂亮的菊子生日快乐!” 
    看了这张图片,菊子的脸上露出了笑容。随手写到:“哥,谢谢你!” 
    接着,林松根又传过去第二张图片。这张图片上是一个大蛋糕,蛋糕上插满了腊烛,烛顶上的火苗一闪一闪的,烛光照亮了周围,一支九月菊花开在腊烛边。在图片的下边也有一行字:“为自己的明天许个心愿吧!”
    发完这个图片,林松根写道:“许完愿后,用左键单击图片,会有惊喜的。” 
    林松根知道,这张图片点击后,那蛋糕会自动分下一块,缓缓地向嘴边飞去。屏幕上,菊子笑着张开嘴,像真的吃到那块蛋糕一样,慢慢地嚼着,嚼着,泪,再次从眼角流了出来。 
    “哥,好甜,好香。” 
    “丫头,别哭,我们喝一杯酒。” 
    说完,林松根发过去第三张图片。这张图片上是两只盛着红酒的杯子。点击图片,两只杯子就会自动抬高,碰在一起的同时,图片上现出“生日快乐”四个红字。 
    看完了这第三张图片,菊子擦了擦眼泪,表情凝重来。 
    “哥,谢谢你一年来对小妹的关心和帮助。要不是你每天发短信提醒我吃药吃饭,我的的身体不会恢复的这么快。” 
    “你生活太没规律,对身体不好。以后要自己记着按时吃饭吃药。” 
    “要不是你借给我钱应急,妈妈的病不会治的那么及时,她可能就没有今天。” 
    “给你打电话听你泣不成声的样子,哥哪能不管呢?” 
    “还有,要不是你寄来电暖风,今年这个冬天还不知道怎么过。” 
    是的,一个月不到1000块钱的工资,既要供孩子读书,又要照顾妈妈,加上日常生活开支,自己治病的钱都没有了,艰难的程度可想而知。也就是因了这,林松根才给予她一定的帮助,对此,菊子说过她会莫齿不忘的。 
    “丫头,别这么说,这都是哥应该做的。” 
    “不,哥,上网后,你是真正关心和帮助我的人。你真的好像我死去的父亲,有时候真想叫你一声爸爸,躺在你怀里撒撒娇,哭个够,然后安安静静地睡上一觉。” 
    见到这句话,林松根的心流着酸泪。他不是没想过要认下她做女儿,也跟她提起过,但菊子不同意。她说,认下不认下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有他那份牵挂和关心就足够了。 
    “丫头,谢谢你的信任,谢谢你的那份情感。来,哥敬你一杯!” 
    “不,哥,我敬你,是你给了我帮助,给了我人世间的温暖,给了我网络上的真情。” 
    说是敬酒,其实只是图片上那两个酒杯在不停的碰撞,那一刻,两个人似乎都能听见那杯相碰的声音。 
    “喝”完了“酒”,林松根写到:“丫头,哥知道你的心思。他要是总不回来,你就再找个合适的人吧,自己一个人既带孩子又要上班,太难了。” 
    “不,哥,我等他,无论多久。他就是不在人世了,我也要等到有了消息。” 
    “丫头,你这么苦着自己,会很快变老的。” 
    “哥,老就老吧。我这辈子注定是他的人,他回来不回来,我都不走,我要把孩子带大,让她成人,让她知道妈妈的艰辛,将来做个好女儿,好妻子,好母亲。” 
    写到这里,菊子双手捂住脸,再次痛哭。 
    “丫头,你别哭,别……” 
    菊子收回手继续写道:“哥,我现在一身的病,虽说好了许多,但说不定什么又犯,特别心脏上的病,让我想起来好后怕。一旦有一天心不再跳动了,你能在路边为我烧几个纸钱吗?” 
    “别瞎说,你年轻,漂亮,老天爷不会不公平。好好活着,好好生活,有孩子在,你不会有事的,她是你的希望,是你的支撑。” 
    提到孩子,菊子不禁又泪如泉涌。 
    拭完泪,菊子写到:“懂了,哥。” 
    “那哥就放心了。” 
    “嗯,哥,我有一个心愿,就是等他回来以后,我们全家去看你,给你扣个头,当面喊你一声爸爸,你会答应吗?” 
    林松根按捺不住激动的心:“会的!会的!” 

        …… 
    两个人就这么说着,时而笑声不断,时而泪水涟涟,不知不觉到了下夜。 
    深秋的下夜,凉是凉了些,但很温馨,很迷人,很醉人。阳台上的那株九月菊花在月光下更显得娇艳楚楚,生机盎然。

月光下,那株盛开的红菊花



后记: 
    3000多字的文章,从动意起算,到成稿,历时半年多的时间,为了把平淡的故事写出一些情感来,榆木脑袋的我费尽了心思。在稿纸上写了一遍又一遍。今天写一段,指不定什么时间再接着写下一段,伤死的脑细胞比文章的字数要多好多好多倍。当把文章在WORD上编辑成今天这个模样的时候,自己竟也潸然泪下,为林松根,也为菊子,为他们之间的真诚和友谊。人间自有真情在,我信。网络上是不是也有真情?从众多博友的文章里,我读到了,自然也信。你呢?信吗?

0

阅读 评论 收藏 转载 喜欢 打印举报/Report
  • 评论加载中,请稍候...
发评论

    发评论

    以上网友发言只代表其个人观点,不代表新浪网的观点或立场。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