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作家,著《乡村里的路》等,获全国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 头条文章作者

散文《东乡平伙》发表于2020年4期《民族文学》,备忘。

转载 2020-05-04 19:34:36
标签: 撒尔塔 锁南坝 钟翔 流川 东乡平伙 杂谈

目 录

卷首语

思想性与文学形象  关仁山(满族)

长篇纪实

沙卜台  胥得意(蒙古族)

[佳作点评]边地故乡:一个村庄的心灵史

黄菲菂

中短篇小说

秋分    金昌国(朝鲜族)

[佳作点评]无疆的大爱和分裂的性格 孟繁华

树影扫街  梁志玲(壮族)

时间交易·雨夜

塞力克·胡鲁加汗(哈萨克族)

周文琴 译

散 文

生死隧道   李俊玲(布朗族)

石桥上的缘  陆祥红(壮族)

东乡平伙   钟翔(东乡族)

诗 歌

烟墨        张远伦(苗族)

在母语的暖流中跌宕起伏

娜仁琪琪格(蒙古族)

醉了,就唱哭嫁歌  吴兆娥(苗族)

深红色树      那萨(藏族)

聚焦新时代

军人与老人(散文)  谢家贵(苗族)

南沟,地理中的光芒(诗歌)

顾伟(锡伯族)

抗击新冠肺炎疫情专辑

我们没有退路(诗歌)  白庚胜(纳西族)

江城战“疫”赋(赋)    潘琦(仫佬族)

火神山(诗歌)     侯健飞(满族)

逆行者,昼夜兼程(诗歌)

芦苇岸(土家族)

纪念碑:春天是他们的名字(诗歌)

杨启刚(布依族)

妹妹去了武汉(诗歌)  孙玉平(蒙古族)

背影(诗歌)     斯日古楞(蒙古族)

大爱无边(诗歌)      马克(回族)

黑暗终将过去(诗歌)   韦武康(壮族)

武汉疫情亲历(纪实)  李传锋(土家族)

回家的路(散文)      活石(苗族)

强大的祖国是我们的靠山(散文)

吾买尔江·斯地克(维吾尔族)

评 论

发出别样声音的可能与方法  张柱林

封面美术作品:陈新民

插图:安玉民 徐沛君 郭兰莹 崔晓华 律相银

篇名题字:梁永琳 郑训佐 布 衣

美术编辑:徐 冉

       东乡平伙

       忆及常年吃过的各种美食,真可谓酸甜苦辣咸,各种滋味都有。最令人难忘、绵甜可口的,是民族风味浓郁的东乡平伙。

  外来者听到这一名称,不懂什么意思,觉得云里雾里,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当地人却明白,这是好吃的羊肉,肉质鲜嫩,吃法独特,营养丰富,又称平火,有平均分享,平熄心火,和平相处之意。

  东乡平伙究竟源于何时,流传了多久,有怎样曲折动人的故事,因找不到确切资料佐证,谁也说不清楚。东乡平伙虽没有东乡手抓名气大,流传范围广,吃的人数多,但在偏远落后乡间,还很流行,常吃不衰。

  19世纪60年代,人们在搞集体经济,农民常去队里劳动,整天匆匆忙乎。一年辛苦下来,分得的粮食,还是吃不饱肚子。在此境况下,人们手头没钱,吃不起平伙。后来政策慢慢放宽,农民承包土地,亲自耕种,做着小买卖,才逐渐好起来,偶尔吃一半顿。

  当初吃平伙,多是调处邻里间的矛盾,由好事者发起,脾性相投者参与,才促成的。邻里之间,常因鸡毛蒜皮的小事,出现这样那样的纠葛,结下不大不小的仇怨,见面连话都不说。活络者知道后,当起了和事佬,做通双方的思想工作,安排在吃平伙人家见面,劝说一番,熄掉心火,关系就顺了。

  刚吃时人少,就二三人或四五人,因为没有余钱,付不起分摊的肉价。有句话叫吃饭穿衣随家业,意思是家境好的吃好穿暖,建大房屋,随便花钱。家庭困难的精打细算,一分钱当两分花,勉强凑合。

  吃平伙要选人家,男人通达活络,正直大方,媳妇勤快能干,茶饭做得香,卫生也干净。人们长期没吃肉了,是凑钱来的,若是灶火小了,肉没煮熟,或调料少了,味道不鲜美,都不满意。

  吃平伙有个不成文的规定,辛勤付出的东家,得用最好的茶饭,来招待人们,自己免费得一份羊肉,算应得的报偿。某些地方情况不同,还可得到羊皮、蹄子、内脏等东西,划得来。

  那时农家都养羊,一两只或三五只,来产羔育肥,长大卖掉赚钱,换来吃饭的粮食,油盐酱醋,勉强过活。羊有母羊、公羊或羯羊。羯羊是长到四五岁,发育成熟,阉割而成的公羊。儿童放牧时,一般不赶羯羊上山吃草,而是静静拴在圈里,精心喂养。一年后膘肥体壮,肉质细嫩,可以吃平伙了。

  如人们说的物以稀为贵,数量较少的羯羊,价格比公羊或母羊的高,出售时非常抢手,慢了就得不到。在找不到羯羊时,就用口轻的母羊或公羊代替。吃平伙图的是热闹,团结和睦,其它是次要的。

  到了农闲的下午,吃平伙的人,三三两两来到选定的人家,开始张罗起来。东家男人请来阿訇或满拉,诵经宰了买来的羊。年轻人趁热剥掉羊皮,掏出脏腑,清洗干净,拿到厨房,煮上了肉。

  若要协调关系,和事佬及早告知二人,到吃平伙人家。年小者先向年长者问候,年长者在多人场合得顾面子,逼迫回了礼,两人算说话了。人们也说和气生财,抬头不见低头见之类的话。过后彼此想开了,心结逐渐散去,开始和好了。

  东家厨房顶上,冒出浓浓炊烟,女人正在做油香、长饭、荷包蛋等。油香黄灿灿的,碗口一般大,香脆可口。长饭是用白面做的。在麦面里掺进温水,撒上碱面,和成面团,擀为圆饼,切成细条,下到锅里。等熟后捞进盛浆水的碗中,放上咸菜和油泼辣子等调料,色香味美,很是好吃。

  过后拿来羊肝,切成杏核大小的碎块,放上葱花,以猛火爆炒。再剁碎肥肠、肺、心、脖子等瘦肉,配以切碎的葱花、羊油、清油等调料,做成发子,在蒸笼里蒸熟。

  天黑时茶饭好了,准备吃喝。东家拿来长方形炕桌,放在炕中间位置,端来各种吃食。羊肝每人半碗,香喷喷的,真如人们所说,先来的羊肝比后到的肉香。过后是发子,同样可口。人们吃着喝着,又说又笑,享受难得的美味。

  锅水噗噜噜滚沸,咕咚咚响着,肉正在煮熟。刚滚时水面浮一层泡沫,在锅边奔跳转圈,来往循环。主人拿来铁罩,不停地打捞碎木屑、羊毛、沙粒等杂物,清理干净。这样多次反复后,汤变清了,再放进辣椒、食盐、花椒、姜片、胡椒等佐料,美味渗进去,使肉更香。

  两三个小时后,肉香轻轻飘出来,满屋子都是,往人鼻孔里钻,肉差不多熟了。揭开圆锅盖,拿筷尖轻轻插插,试试熟了没有。若轻易插进去,说明熟了,反之还生着,得上下翻搅,互换位置,继续去煮。

  忙乎的东家,抽空找来一方大塑料,擦洗干净,铺在炕前的地上。塑料的边缘,放着锋利的剁刀,厚厚的木墩,长长的刀子。选出办事公道的二三人,已站在地上,绾起袖子,准备剁肉。

  熟肉抬来后,厨房里闲下来。东家媳妇和孩子,也来到人多的房间,看肉谁来剁,怎么搭股,还要什么。东家媳妇添着茶水,拿去空碗碟,说茶饭不香、招待不周之类的谦虚话。人们笑着说,茶饭做得这么香,非常可口,这不是反话吗?这样相互打趣,你一言我一句,惹得哈哈大笑。

  羊脖肉是挨宰的部位,按规定送给宰羊的人,算小小的答谢。余下的羊肉,按前腿、后腿、胸叉、背子、肋巴、尾巴等部位,分别剁下,每人一份。冒着热气的整羊,瞬时变成许多小块,堆在塑料布上。

  扑鼻的肉香,在房间四处飘散,人们早闻到了。有人禁不住诱惑,涎水都下来了,想早点吃到。东家小孩也等不及了,依在母亲身边,轻轻扯着衣襟,问肉股搭好了没有,什么时候吃。

  搭完了肉股,再仔细看看,均匀不均匀,合理不合理。负责的还张开十指,轻轻捏着每个肉股,掂量轻重多少。炕上的人们,也远远瞅着,发现不合适的,立马指出,减多补少,调整均匀。

  直到搭匀了,再没有异议,才安心地端上炕桌,放在人们眼前。在平常时,谁眼前的就是谁的,根本不会挑拣。而吃平伙正好相反,允许人们选择。有人干脆跪起来,伸长脖子,扫视桌面,挑走最为满意的一股。

  剩肉的是搭股人的,这是多年形成的规矩,谁也改变不了。这样做的目的,是防止搭股人偏心,搭得不均匀,这股多那股少。若真有此事,挑剩的自然归他,要说吃亏的话,也只能怪自己。

  人们分到了肉,夹一片送进嘴里,大嚼起来。此前已吃了香馍、长饭、羊肝、发子,喝了茶水,基本饱了。一两块下肚后,停下不吃了,把剩肉带回家去,让老人和孩子,也吃上一些,解解馋气。

  吃喝过后,招揽者按照羊肉价格,算出每股摊多少,五六元、八九元、十来元的,当众宣布。手头方便的立马缴了。身上没带的,答应三两天送来。剩下的用甘蓝叶或报纸包好,带回家去。

  喜欢谈论的,还不停地说着,古今中外,国际国内,什么话题都有,根本停不下来。谈得最多的,还是村里的事,如遵纪守法,团结上进,送孩子读书,当个正派人,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之类。想回去的,说你们聊着,我先走了。这样打断了话题,先后下了炕,给东家说谢谢,出门纷纷散去。

  此时夜已深了,四周黑乎乎的,什么声音都没有。人们的脚步声,惊得邻家的狗叫起来,这里一声,那里一声,打破夜晚的寂静。去吃平伙的人家里,还亮着灯,要等着吃上一片肉,才安心睡去。

就这样,在物质极度贫乏的年代,珍贵的东乡平伙,以其独特的吃法,可口的滋味,丰富的营养,为人们带来生活的甜蜜。

       阅读链接:http://www.chinawriter.com.cn/n1/2020/0503/c404018-31696388.html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閽熺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92,374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