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加载中...

作家,著《乡村里的路》等,获全国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 头条文章作者

短篇小说集《敲人的雨声》已经出版

转载 2020-04-15 18:32:31
标签: 钟翔 敲人的雨声 河州 流川 临夏

后 记


  每个人对身处的这个苍茫世界,会有不同的理解和认知,现象或本质,粗浅或深刻,狭隘或宽泛,这样那样,不一而足。

  那些拥有话语权或善于言说者,总能找到适宜的时机,在特定的场会,及时表达出来。

  身为默默的笔耕者,阐释现实感受的基本方式,是深入社会生活,跟民众融为一体,搜集新鲜素材,寄寓独特的思考,进行文学创作,反映时代变革,迎受读者的检验,起到审美作用。多年来一直以为,写作者言说感受的最佳方式,是源自心灵的写作,以及留下的文学作品。

  扳指粗粗算来,在漫长的文学之路上,跌跌撞撞,痴迷不改,执意前行,摸爬滚打了多年。一度因环境的极度荒芜而被迫放弃,后又不忍轻易割舍,又继续笔耕,荣辱恩怨始终伴随,不觉到知天命之年。孔子曾在《论语·为政》中说,“五十而知天命”,意思是年过半百者,应遵从天命,尽力付出,不计较什么成败得失。

  真正的文学创作,是吸取中外名著精华,脚踩身处的大地,融入独特的思考,抒写熟悉的生活,体现出时代特色和民族精神,给人以鼓舞和向上的力量。不带功利目的的创作,如无心插柳柳成荫,往往在预料之外,会收到格外的喜悦。

  说起之前的创作,大多限于诗歌、散文领域,出版过几本轻薄的册子,是长期摸索尝试的结果,褒贬毁誉都有,属于正常现象。随着年龄增长,眼界逐渐开阔,阅历有所丰富,思考不断深入,又尝试起短篇小说写作。默默坚持了多年,不觉渐成气候,已够一本集子的量了。

  小说作为文学的另一表现方式,跟其他体裁不同的是,要设置跌宕起伏的故事情节,塑造典型的人物形象,反映复杂的社会内容,体现人间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

  不同的人文环境,影响着每个人的身心。极其漫长的一生,可使潜能得到极致发挥,抵达梦想的巅峰,也会被弃于无尽的荒漠,自生自灭,彻底沉沦下去。在老少边贫地区,文化教育不够发达,要坚持不舍的文学创作,显得愈加尴尬。

  自小被视为极为崇高、塑造人类灵魂、具有精神价值的文学,常被冷漠无情的现实击得体无完肤,支离破碎。又似夜路上引领的一盏烛光,尽力呵护,相伴相随,想走条光明的坦途,却常被袭来的大风吹得摇曳不定,甚至熄灭。有时甚至觉得,鲁迅“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话,似在鞭笞那时愚昧的国民,又在说当下的芸芸众生。

  我小说的主人公,也常有如此的遭遇,如《口唤》中的阿伊莎,《错位》中的胡塞尼、孙俪,《领导》中的赛里木等。

  也有因生计所迫、传统观念戕害而导致命运彻底转向的,如《善报》中的尔萨,《餐馆里的事儿》中的赫勒敦,《逝者如斯夫》

  中的加里卜等。这些凡常的生民,为艰难的生计奔波,心中的梦想抗争。

  曾有好友真心相劝,说在世风日下,人心不古时,要识得时务,该放弃的放弃,得过且过,了此残生,何必自讨苦吃。

  每每听到这话,对照历经的无尽坎坷,确也如此,使人焦头烂额,身心俱惫,其中甘苦,非三言两语就能道明,不觉陷入深深迷茫中,不知何去何从。

  正当此时,偶然读到马明·西比利亚克在《普里瓦洛夫的百万家私》中的一段话,“每个人总不免有所迷恋,每个人总不免会犯些错误,不过在进退失据、周围的一切开始动摇的时候,信仰就能拯救人。”读罢细细回想,这跟自己执着的信仰,学者笔墨胜过烈士鲜血等经训的濡染,为东乡民族出力的举念,一脉相承,相得益彰,及时得以“拯救”,又重拾拙笔,不懈前行。

  在拙作《乡村里的路》封底有一段话,“树挪死,人挪活。也许,人挪活的大半成绩,得归功于路,是由路来完成的。

  人不长翅膀,不能飞,只得在地上走,一步一个脚印,踏踏实实。人活出的或高或低的威望,或贵或贱的名堂,有路的份儿,有路的好建议和付出的心血,是路帮着人活下来的”,这用在我的文学创作上,也同样适用。我读了四年师范,外出闯荡打拼,经历无数坎坷,追求的文学创作之路,也是艰难的人生之路。

  收录集子的短篇小说,发表或没有发表的,在原有的基础上,对部分人物名称小说标题故事内容情节结构进行了酌情修改。

  出版作品是交出自己、袒露个人的真实情感、迎受读者的随意评说、接纳时间的严格检验。许多时候,小如蚁虫草芥的我们,对身居的这个变幻世界根本无法预测,更难以把控。作品的命运也是,如春天萌发的枝芽,在生命勃发的季节,或开出一树繁花,枝头挂满硕果,或遭霜雪扼杀,半途夭折,都是有可能的。好在一直谦卑谨慎,凭良心做事,怀有悲悯情怀,就不在乎什么了。

  在该书出版过程中,得到马虎成、曹正民、王建华、马小华、金有录、马义文、马丁、马学良、马健等诸友支持,也受不少同行鼓励,让人心生温暖。在偌大空寂的世上,爱我或我爱的人,虽近在咫尺或相隔万里,在不同领域谋事,但浓浓的情谊,淡淡的惦念,殷殷的祝福,如夜晚亮着的明灯,穿越时光隧道,在同一时空交相辉映,熠熠生辉。

  伏案的此刻,正是西部冬天的深夜,一切都寂静下来。

  透过楼房窗户玻璃,看到小城笼罩于沉沉夜幕中,皓月当空,繁星闪烁。远处阁楼闪亮的灯光,伴着跟我一样的难眠者,意犹未尽,继续心的长旅。

  匈牙利作家米克沙特·卡尔曼说过:“当你寻找出路的时候,千万不要忽略了黑夜。”想想也是。

                   2019 年11 月 深夜 于临夏

      链接:

      中国版本图书馆:https://www.capub.cn/pdm/business/CipInfoAction.do?method=checkApproveNo&isDecorator=false     

      中国图书出版数据库:http://www.cnpub.com.cn/2019/1544976.html

      甘肃省作家钟翔小说集《敲人的雨声》出版:http://gansu.gscn.com.cn/system/2020/04/30/012376099.shtml

      每日甘肃: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65411566072241792&wfr=spider&for=pc

    《民族日报》:http://szb.chinalxnet.com/html/2020-05/04/content_218055.htm

    文艺陇原:http://wyly.gansudaily.com.cn/system/2020/04/30/017422154.shtml

阅读(0) 评论(0) 收藏(0) 转载(0) 举报/Report

评论

重要提示:警惕虚假中奖信息
0条评论展开
相关阅读
加载中,请稍后
閽熺繑
  • 博客等级:
  • 博客积分:0
  • 博客访问:892,151
  • 关注人气:0
  • 荣誉徽章:

相关博文

推荐博文

新浪BLOG意见反馈留言板 电话: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键(按当地市话标准计费)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会员注册 | 产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